刚刚更新: 〔前一刻天堂,后一〕〔温情一生只为你〕〔死对头忽然拐我去〕〔七小姐驾到通通避〕〔豪娶天价小娇妻〕〔超级龙兵郝建柳如〕〔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傲世神婿杨凡〕〔战神狂婿杨凡〕〔龙婿杨凡〕〔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只会拍烂片啊〕〔混元武帝〕〔萱轩不离〕〔抬龙棺〕〔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首席继承人陈平〕〔至尊战神秦轩林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46章 都不是好东西
    兰若寺还是那个兰若寺,与前年腊月并无太大的改变,最大的差别或许就是今年要稍微冷一些,梅花才冒出几个花苞,开得不如前年旺盛。

    傅彰转身回去找他的媳妇和闺女了,云萝和景玥站在后山的入口,正要往山上走,就看到温大公子温墨探头探脑的从后门走了出来,那么巧的,正好跟云萝的目光对上了。

    气氛突然安静,他保持着半边身体露在外面的姿势朝云萝眨了眨眼,然后“嘿嘿”的笑了起来。

    温墨在上个月回京赶考,却刚一回来就差点被他亲娘打死。

    原来,得知卫老夫人十月便会进京,温夫人特意遣人送信,让温墨随卫老夫人同行回京,路上也能有个相互照应。

    这个时代出远门并不便利,还有可能遇上山贼土匪、黑店疾病,与人结伴同行,相互有个照应是最被人们接受和欢迎的出行方式。

    然而,温墨并没有与卫老夫人同行,还延迟了一个多月才和同窗一起上京,天寒地冻的,把温夫人担心得吃不好睡不好,一见到他就动手揍了一顿。

    此时在兰若寺,还是自他回京后的第一次碰面。

    他很快从门后跳了出来,十分熟稔的意图勾上景玥的肩膀,并朝云萝说道:“刚才还在寺门口遇见了老太妃和卫老夫人,此时应当正忙着烧香zzbazz.拜佛,你们却站在此处,莫非是偷溜出来幽会的?”

    景玥本想避开他的手,听到这话就勉为其难的让他在肩上搭了一下,侧目问道:“你又为何在此处?”

    他挥挥手,唉声叹气,一脸忧伤地说:“求神拜佛若是有用,还要我十几年寒窗苦读做什么?我是最不信这个的。”

    无奈娘亲很想来此求个安心,他只能认命陪同,天寒地冻的,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该有多好呀!

    三人说话的时候,卫漓也从兰若寺的后门走了出来,先是看了眼又意图拐走他妹妹的某人,然后问温大公子,“明年的春闱你可有把握?”

    温墨转了下眼珠,说:“大概是要比上一次多几分把握的,不然,这三年苦读就要白费了。”

    “不行就再读三年。”温墨如今刚过弱冠,对大部分考取进士的举人而言,其实还很年轻,虽然上一届的头甲三人都十分年轻,但那其实才是少见的例外。

    所以卫漓觉得这话没毛病,温大公子却觉得他真是魔鬼,对于明年必须要考中进士的心情也突然间迫切了起来。

    他可不想再苦读三年了!

    所以,回去后就继续读书吧,再辛苦三个月,一朝金榜题名,他就能入朝为官,还要娶媳妇了!

    四人上山踏入梅林,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姻缘。

    顾安庭虽凭空戴了顶绿帽,与蒋华裳退婚,颜面大失,但如今又与蒋四姑娘定亲,婚期将近。

    温墨是早有婚约的,因为未婚妻不在京城,又年纪尚小,他才等到现在,不过明年科考之后,也要成婚了。

    景玥早有目标,就差宣告天下,卫家的安宁郡主是他的意中人,搞得如今京城里许多有那心思的人家,都不大敢到长公主那里给自家儿郎提亲。

    就只有卫小侯爷,至今没有一点动静,还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之前还有人打着向云萝提亲的旗号上门,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卫小侯爷的婚事上面,热情的向长公主和卫老夫人推荐自家或亲戚家的姑娘。

    姑娘家矜持,双方若有意,总是要男方正经的请媒人上门提亲才好。

    他们这般年纪,似乎总是绕不开姻缘这个话题,云萝对此却没很大的兴致,脚步逐渐落在了后面,只听温大公子跟友人吹嘘,他www.lianxingblog.的未婚妻是怎样的娇俏可爱。

    卫漓总觉得他好像在跟他显摆,不由问了句:“白大人不是已经外放近十年了吗?这些年他一家都远在蜀地,祖籍又并非京城,你何时与白家小姐见过面?”

    温墨一噎,不服气的说道:“那小时候不是见过吗?我那时还常带着她玩耍,粉团团的不知有多可爱!”

    “女大十八变,她如今还能是十来年前的模样吗?此时便是站在你面前,你恐怕也认不出她。”就莫要在此吹嘘了。

    温大公子被他一堵再堵,气得想跟他割袍断义,这个朋友不要了!

    景玥侧头看向身旁的云萝,他也有幸见过阿萝小时候的模样,胖乎乎小模小样的,却总是一本正经,不知有多可爱。

    云萝莫名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为何突然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总觉得他像是在想一些不那么正经的事。

    继续往前走,他们碰见了在梅林把臂同游的顾安庭和蒋四姑娘,见那两人姿态亲密,似乎并没有被蒋华裳闹出阴影,他们便也没有上前打扰,而是拐进另一条小路绕开了。

    温墨说起了前年腊月,在梅林中烤肉被抓之事,云萝却想起了三月青梅熟,她却一直都没有来摘上几颗。

    不由转头看了眼景玥,恰好他也正转头看她,两人对视,就从彼此的眼里看出了某些一样的东西。

    趁着前面的卫漓没有留意,景玥悄悄伸手勾住了云萝的手,见她没有挣脱,眼里的笑意就一下子绽放了开来,俯身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阿萝,我们往另一边走,不与他们一道。”

    热气喷洒在耳朵上,云萝不由得微侧脸,离他稍远了些。

    景玥见此,却眼中突然泛起一丝涟漪,浮动着奇异的光,甚至有一种想要伸手摸摸她耳朵的冲动。

    他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真是让他心慌意乱,口干舌燥。

    连忙把旖旎心思全部压下,压得他心里一片烧灼,连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

    云萝感觉到他的手心发烫,不由动了两下手指,却被他一下子握得更紧,然后拉着她飞快的拐进了另一条小道。

    卫漓察觉身后过分安静,转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一直安静跟在后面的妹妹和景玥都消失不见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冷冷的“呵”了一声。

    温墨还在旁边火上浇油,“阿玥把云萝妹妹拐去幽会了吗?都没有跟我们打个招呼,真是太失礼了!”

    卫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得温大公子甚是委屈,然后用力的瞪了回去。

    真是无理取闹,明明是自己没有看好妹妹,被景玥拐走了却迁怒到他的身上,这样的朋友要来何用?

    温大公子再次怀疑朋友存在的意义,总觉得他遇到的每一个朋友都略坑,不是啥好东西。

    坑了一个又一个朋友的景小王爷此时正和心上人漫步梅林,对于被他坑的朋友连点微末心思都挤不出空隙来。

    心上人就在身边,还要兄弟做什么?做拦路虎、绊脚石、电灯泡吗?牵着心上人的小手幽会过二人世界,难道不香吗?

    香不香的,反正卫小侯爷是丝毫感觉不到,妹妹被景玥拐走,他也就懒得继续跟温大公子在一块儿,两个男人把臂同游,以前从不觉得如何,现在却突然觉得怪恶心的。

    于是温大公子被无情的抛弃在梅林里。

    往前看,是一对少年小情侣,哪怕彼此相隔三臂远,弥漫在两人之间的酸臭味却依然飘散千里;往后看,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别以为袖子宽大,遮挡了袖中的风景,他就不知道两人正手牵手,对视一眼都让人觉得腻得慌。

    温大公子忽觉得心口发堵,甚是想念多年不见的未婚妻,也不知当年粉雕玉琢的小可爱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是娇俏可爱,还是千娇百媚?

    捂着受伤的心,孑然一人,温大公子也没了游玩的心思,枝头新冒出的花苞都突然碍眼了起来。

    百无聊赖的往回走,突然想回去寺里烧几根香,求个小小的愿望。

    沿着小路弯弯绕绕的往下走,他突然听见前面似有吵闹声,不由得脚步一顿,眼睛一亮,然后将衣摆一撩,飞快的朝那边跑了过去。

    然后,他看到了刚才无声无息的从身后消失的景玥和云萝两人。

    “咦?”了一声,他下意识往两人靠近,目光却看着争吵的中心,发现都是熟人,便越发的兴致盎然,轻声问道:“怎么当众吵成这样?”

    景玥看了他一眼,脚步一转就跟云萝换了个位置,面无表情的说:“自己看。”

    看见身边的人瞬间从软绵绵的小姑娘变成了冷冰冰的汉子,温墨轻哼一声,自己看就自己看!

    其实就算不听,他也大概能猜出为何争吵,因为吵架的双方一个是兵部王尚书家的二姑娘,一个是安平侯府杜家的六小姐。

    两个出身、教养都不缺的大家小姐,此时却像两个市井泼妇一般的争吵。温墨转头看了眼周围跟他一样看热闹的人,不由摇头“啧啧”了两声,“真不知那顾安城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又不是没见识的小户人家,竟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什么教养、脸面都不要了。”

    这也是云萝所好奇的,为什syppw.么会有人为了个原本与她们并无关系的男人把其他的东西全都抛弃了?

    不由转头看了眼身旁某人,无法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