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49章 随便算算
    卫漓在给景玥添堵和设置障碍的事情上面越发的驾轻就熟和费心尽力,随着云萝及笄,离世人所认为的适嫁年纪越来越近,他看景玥就越来越不顺眼,那种妹妹将要被抢走的紧迫和焦虑感让他总想给景玥添些不痛快。

    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什么京城无数人眼中的乘龙快婿,在卫小侯爷眼里都是一头想要拱他家水嫩小白菜的猪。

    景玥深知他的心思,在几次与云萝独自相处的中途突现“大舅子”之后,一边咬牙切齿,一边也开始给卫漓找事做了。

    忙起来,就没那闲工夫来盯着他和阿萝培养感情了。

    皇上一直都有心把卫漓外放历练,却又顾忌他年纪小,又是长公主和卫家的独子,不敢轻易放他出去。

    但跨过年,他就弱冠了。

    岭南黔桂那边甚是混乱,各族混居难以治理,又山高路险,是仅次于西北的贫瘠险恶之地,但只要稍有成效就是耀眼的功绩。

    临近年底,朝中诸事繁忙,京城里也不平静,从王、杜两家的姑娘和顾二公子的风流韵事到齐老公爷和齐老夫人回京后大闹广平王府,听说广平王的一只眼睛都被齐老公爷打肿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消息从宫中漏出,说卫小侯爷将要被外放到黔桂。

    所有听闻这个消息的人都被惊呆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听错了,然后又觉得消息有误,皇上怎么可能会把亲外甥派到那样的穷山恶水去呢?长公主那儿就首先不能答应!

    然而,长公主在得知此事后,却只是问了卫漓一句,“你想先成个家,还是待你任满回京后再论婚事?”

    得到卫漓如今并不想娶妻的答复后,长公主想了想,又说:“听说黔桂那边的各族姑娘们长得都各有风姿,与我们大彧的姑娘甚是不同,你到了那边后若是中意看上个什么族长之女的,本宫也并不嫌弃,送个信回来,为娘定给你安排得风风光光。”

    话虽说得轻巧,但转头,她就挑出三百扈从,安排进了卫漓的随行护卫之中。

    云萝则把她去年的岭南之行仔仔细细的记录成册,将所遇到的各族风俗和禁忌详细陈述,还跟随行的大夫探讨了那边的各种毒虫瘴气,写下药方,做出了大量用于解毒驱虫的药物,忙到搭理景玥的工夫都没有了。

    景玥就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打转,帮她取药、研磨、烘烤……偶尔还要小心的观察云萝的脸色,猜测她有没有生气。

    虽然这也是皇上的意思,但促进卫漓这么快就被派遣到黔桂却也少不了他的手笔。

    那里百族混居,遍地都是流放的罪犯,几乎是所有为官者避之不及的险恶之地,历代以来,死在当地的地方官员也不在少数。

    云萝被他打量得莫名其妙,得知他想法后更是莫名,看着他说道:“既然是大彧的地盘,总要有人去治理,我相信哥哥他能做好。况且,他还不及弱冠就已位居四品知府,这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到不了的高度,等他日任满归来,必将其他人甩开更大的距离。”

    说得一脸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兄长将要去险恶贫寒之地受苦受累的怨愤不满。

    富贵安逸之地谁都想去,轻轻松松的加官进爵,不受苦不受累不受世事磨难,卫漓身为长公主之子,皇上的亲外甥,自然也是可以的,但这有什么用?若没有在朝堂上立足的本事,安心的当个富贵小侯爷就好了,何必要跑出去祸害他人?

    景玥看着她,逐渐莞尔,说道:“桂州府紧邻滇南道却又分属岭南管辖,而岭南总督叶诀去年几乎死在甄庆手上,被我所救之后,两人互成犄角,绝无联手的可能。”

    云萝便想到了住在温家的叶蓁蓁。

    但不等云萝去找,叶蓁蓁就递贴子来访,听说小侯爷年后春暖就要到桂州任职,想要拜托他帮忙顺带两车东西给她父亲。

    卫漓欣然应下。

    镇南侯府和衡阳长公主府在为卫漓的出行忙碌,就连过年送礼的事都被暂且押后了,外面的人也终于确定,卫小侯爷真的要被皇上外放到桂州去了!

    有人盯着两府看了好几天,却遗憾发现长公主对于独子远行前往那个罪恶险恶之地显得格外平静,也没有进宫去找皇上或明或暗的反对。

    年关将至,景玥以为他只需再忍耐卫逸之一两个月就够了,腊月二十八那天,却忽然有快马急报送到京城,西夷扣边,有一队兵马穿过隐秘小道忽然出现在了西北大军的背后,虽被及时发现杀了回去,但西夷大军陈兵边关,大战一触即发。

    这不是之前的小股队伍骚扰边境百姓,而是大军压境,两军对垒,将要开打了。

    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打上了。

    泰康帝当时就摔了一只杯子,“狼子野心,就不该让他们有丝毫的喘息之机!”

    然而想要把那些人都灭了,谈何容易?历朝历代几百上千年,没有一个君主不想灭了那些对中原腹地虎视眈眈的外族。

    那天,泰康帝和景玥在含英殿内说了一整夜的话,出了宫门,景玥就直接出城去了城外的军营,只派了无痕过来跟云萝回话。

    仅仅只用了两天时间,五万大军整装待发,泰康帝亲自出宫壮行,送他们在严寒中奔赴边疆。

    这天,正是大年初一,昨日的除夕宫宴直接取消了,文武百官留在家里,却谁也没有过好这个年。之后,原本例行的年节假期也没有了,整个朝廷都飞快的运转起来,粮草、兵马,还要留意其他几方不能出乱子。

    这两年,某些地区虽也有灾情,但整体而言,大彧年年都是丰收,国库充盈,高产的玉米已经将要传遍整个大彧了,土豆的蔓延速度慢一些,但也正在逐步扩散。

    云萝把这几年来从自家庄子上散出去的种子合计了一番,然后预估出一个大致的范围和数值,得出如今国库中的粮草应该足够供应一支百万大军消耗一整年还有余。

    长公主看到这个数值都不由得惊了下,随之一脸稀罕的看着云萝zhitd.,“你就凭着从我们自家的庄子里撒出去的种子数量,算出了这个结果?”

    云萝显得一脸寻常,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她看着公主娘的脸色,眉梢微动,问道:“难道算错了?”

    长公主把那张纸放在火上点着了,说:“你没有算错,不过,你没事算这个做什么?”

    轻薄的一张纸,很快就在火焰中消失了,云萝看着飘飞到手背上的一点灰烬,抬头特别乖巧的看着公主娘,“我就随便算算。”

    长公主屈指敲了下她的额头,说:“撒谎!”

    厉害了我的娘,我这么无辜的模样,您竟然都能看出我撒谎了?

    不过,您说撒谎,那就撒谎吧。

    云萝把手背上的那点灰烬掸去,问道:“娘,有什么办法能把西夷彻底打压下去吗?”

    长公主又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除了打,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那一片雪域草原太大了,他们想要逃,随便找个地方往里一躲,我们想要把他们找出来就如同大海捞针,等我们走了他们再出来,缓过一口气就又来骚扰我边境百姓,如同杀不完的恶狼。”

    “恶狼能驯化,人也能吧?”

    长公主一愣,随之莞尔,笑道:“哪里有这样简单?历代以来,未尝没有想要将他们驯化的君主,但无论何种手段,一旦放松,他们就会迅速的回到原来模样,对我天朝土地的觊觎之心从不断绝。”

    云萝想到了前世,那么多民族被汉化、同化,这里怎么不行?

    她想了想,说:“打败后,让他们说我们的话,学我们的字,读我们的书,几代过后还有多少人记得自己的祖宗?”

    这话在这个时代说出来,可谓是十分缺德了。

    长公主都愣住了,仿佛没想到她善良可爱的闺女会说出这样意图断人传承的缺德话来。

    好一会儿,她忽然轻笑一声,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肃然说道:“这可不是一个短短几十年就能有成效的事情,付出极大,后代子孙若不消,瞬间就能将先辈的努力化为乌有。”

    “然而不试就永远都不能成功。”

    长公主抚着手指陷入了沉思,也不知脑子里进行了怎样的交战,许久,才又看向云woolweaving.萝,说道:“你进宫去找你舅舅吧,他才是大彧的天子,这些事要如何做,还得他来下决定。”

    不过,以她对阿弟的了解,听到这样的缺德主意,舅甥二人怕是要一拍即合。

    &nblnzty.sp;   当今天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皇宫里也长不出正人君子。

    云萝当即没有犹豫,转身就出门,进宫找皇帝舅舅去了。

    长公主看到她这不带一点犹豫迟疑的样子,不禁忧伤的叹了口气,这样耿直无畏的性子,多大的事都不晓得先仔细思量几遍,可叫她怎么放得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