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0章 我想去西北
    随着天气渐暖,越来越多的消息从前线传回了京城,满城学子、全城百姓都在激烈的谈论此事,《大彧月报》更是用大篇幅的版面大肆报道,用词激昂,极具挑动人心。

    《长安轶闻》上则增添了许多褒奖之事,某人某日在街上掉了一个钱袋子,本以为找不回了,却没想到几天后有人找上门,将他丢失的钱袋送了回来;某某坊某条街巷上的某户人家,兄长在几年前病亡,嫂嫂扔下五岁小儿改嫁,他们就把侄儿接到自己家中,悉心教养、视如己出,三年前,当年的五岁小儿高中进士,为婶娘请封诰敕……

    所有的报道似乎都在说长安城是一个路不拾遗、安居乐业的太平之地、繁华都城,街上的车水马龙,路旁的商铺林立,白天的联袂成荫,夜晚的灯火如昼,只是看着听着,就让人觉得这简直是人间仙境,让人心向往之。

    这些报纸大部分都被仔细包裹,暂时封印,只等战事结束就要送去西北。

    此时送去的,是朝廷对边城的支持,无数的粮草兵马,对士兵的抚恤,对受战争牵连的百姓的安抚慰问,以及对西夷贼子的抨击,挑起了所有大彧百姓的满腔热血。

    据说,瑞王爷领着四十万大军再次进攻西夷,一路势如破竹,打得西夷大军节节败退;据说,西夷的赫木将军被瑞王一箭射落马下,至今生死未卜;据说,西夷的三王子被大彧生擒了……

    这些都是事实,而同样的,大彧军营里伤兵遍地,许多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伤后的感染,还有人自觉往后人生无望,选择自杀,也都是事实。

    云萝听说此事后,在房里想了一夜,第二天就去找公主娘了。

    “你要去西北?”长公主瞬间从软榻上坐直了身,面露惊愕,然后断然拒绝,“不行!”

    然而云萝既已经开口,便是想清楚后做了决定,岂会因为他人的阻拦而改变主意?况且,她也早就准备好了迎接长辈的反对,连劝说的话都想好了。

    “您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也会带上随行的侍卫,不往最危险的地方走。”

    长公主冷笑一声,“战场之上,区区几十几百的侍卫能顶什么用?胆子小一些的,怕是当场就要被那里的杀气吓到腿软,又如何还能拿起刀剑护卫你周全?”

    “所以我得带他们去见识见识,从战场上历练一遭,往后也能更好的护卫我安全,免得以后遇上危险就胆怯,还要我保护他们。”

    说得好有道理,长公主差点就要相信了。

    但终究还是不相信的,更说服不了她,想到自己白白嫩嫩的宝贝女儿要跑到战场上去经历风吹日晒、刀枪剑戟,她就心口发堵。

    “我不许!”她捂着胸口说,“你在庄子上折腾庄稼,开办报馆涉足朝政,甚至跟你舅舅狼狈为奸要去做那或许名传千古、或者臭名昭著的事情,我都能由着你,但你要深涉险境,跑到战场军营中去胡闹,我是绝不能答应的。”

    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太严厉了些,她表情稍缓,苦口婆心的说道:“浅儿,你在京城也有那么多的事情可做,何必要跑到西北去涉险?你之前在报纸上写的那几篇文章就极好,让所有的百姓都与我们同仇敌忾,激起他们的血性,想要从戎报国的儿郎都比往年多了不少。”

    满篇白话,读之却十分的激荡昂扬,读书人能看懂,普通百姓也能听懂,长公主看了都忍不住心血翻涌,恨不能披甲上阵与跟西夷拼杀一场,在报馆谋生的那些残兵们,如今越发的将云萝捧在手心上,看她的眼神都是闪闪发光的。

    可惜这些云萝都不在意,她做那些的时候也从没有想要让谁崇拜敬佩她,她只是想那么做。

    就如同长公主听不进劝,长公主说的话同样也劝不动云萝,她侧首凝神,格外认真的说道:“这些事情都不是多困难的事,随便拉个人都能做,并不耽误什么。我就想去战场上看看,走过一遭,我说不定还能写出更激昂的文章呢。”

    长公主气得眼发昏,手指轻颤、蠢蠢欲动,想要狠狠的拧她耳朵。

    她是想她写出更多好文章吗?她稀罕一篇好文章吗?身为郡主,她家浅儿哪怕不学无术、大字不识,又有什么要紧?

    带着丫鬟去逛街买买买不好吗?跟小姐妹弹琴论诗插花,凑在一起暗戳戳的说些小话不美吗?找看不顺眼的别家小娘子去显摆衣裳首饰、身世背景不香吗?

    便是纵马跋扈、惹是生非,长公主表示,她也都能给闺女兜住了!

    可她先是摆弄粮食,民生之大事,再开报馆挑动了无数官员的心弦,之前才刚悄默默的意图把手伸到西夷,现在又想跑到边关战场上去了?

    越想越气,长公主终于忍不住的伸手抓住了她的耳朵,把云萝一下子就拉到了面前,气冲冲的说道:“京城里的事情还不够你摆弄的吗?你要交给别人去做,你想交给谁?什么事你都只开个头,然后甩手交给别人,然后去折腾更大的事情!你能不能安分些,有个大家闺秀,千金贵女的正常样子?”

    正在最后检查行囊,过两日就要离京赴任的卫漓听闻消息后急匆匆赶来,一来就看见了母亲拧着妹妹耳朵训斥的模样,不由一惊,连行礼都忘了,飞快的进来先把妹妹的耳朵解救出来,然后对长公主说:“母亲息怒,妹妹若是哪里做得不妥,您说她便是了,怎能动手?”

    长公主冲他冷笑了一声,然后忽然一扶额,软软的倒进了身后的软枕里,唉声叹气的说道:“孩子大了,就有了自己的主意,哪里还能听进为娘的话?胡作非为的,我想教训一顿都不行,还要反受儿子的训斥。”

    卫漓神情无奈,“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儿子何曾敢训斥您?”

    长公主不理,还侧转了个身,气呼呼的说道:“罢了,总归你们兄妹俩才是最亲的,便是当爹当娘,也只各占了你们身上的一半血脉,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云萝揉着被拧的耳朵,嘴角轻抽,然后默默的看向了兄长。

    卫小侯爷扶额,他也不擅安慰人啊。

    但既然是妹妹有所求,他自是再为难也要上的,想了想便说道:“母亲一直对妹妹疼爱有加,今日怎么动起手来了?弄疼弄伤了,到时候心疼的不还是您自己?”

    长公主背对着他们动也不动,只气冲冲的吐出一句:“你自己问她!”

    对上兄长投过来的目光,云萝斟酌了下用词,说道:“我听说西北战况激烈,伤兵营中哀嚎遍地,许多士兵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挣下命来,却死于伤势过重和感染,我想去看看。”

    卫漓忽然就沉默了。

    长公主此时转回身来,冲儿子冷笑一声,又对云萝说:“你的胆子真是越发大了,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仗着一身力气和武艺就以为哪里都去得了?边关军营那是什么地方?你又经历过多少生死大事?怕是还没靠近,就先要被吓破胆了。”

    云萝放下手,说:“娘,我并不怕那些。”

    “你怎么会不怕那些?是人都会害怕的。你从小长在乡下,之后也不曾经历过凶险,战场上的凶恶是你不能想象的。”

    “可我确实不怕。”云萝想了下,说,“您忘了三年前去城外接应玉米种子的事吗?我可杀了不少人。”

    长公主一惊一呆,霍的转头看向了儿子。

    &n 卫漓也是一愣,看着云萝的眼神逐渐wuhanjs.带上了几分惊疑。

    他当时竟一点都没有觉得疑惑,此时再次提及才察觉异常,自小在乡下那样淳朴的环境下长大的妹妹,她是怎么能够在砍人的时候还面不改色?

    心里窜起一股凉气,他忽然伸手抓住了云萝的肩,皱眉问道:“你怎么会……难道是我们疏忽,未曾查到你在白水村经历了凶险之事?”

    不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吗?

    云萝目光一飘,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从小就不怕血腥,小时候第一次宰杀活兔子时没有害怕,后来在山上遇到景玥被人追杀,他杀了满地的刺客,鲜血飞溅的,我也没觉得害怕,只是担心被他发现可能会被灭口。”

    “还有此事?”卫漓脸色难看,咬牙问道,“所以你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山上?他当时发现了你,是不是还对你动手了?”

    云萝沉默了一下,感觉兄长的重点好像抓得有点不对。

      难道不是应该惊奇她天生不怕血腥杀戮吗?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看到兄长越发难看的脸色,不由替景玥多解释了一句,“但他并没有伤到我。他突然晕倒在地,还是我把他拖到山洞里给他包扎疗伤的。”

    “你还把他拖进山洞包扎疗伤?若他中途醒来,岂不是又要对你动手?”卫小侯爷心气儿不顺,冷着脸说道,“就该把他扔在山上让野兽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