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1章 你们是何人
    云萝想要去边关的事情几乎把家里人都炸了个人仰马翻,从长公主到卫漓,从郑丰谷到云萱,都意图劝说打消她的这个危险念头,反倒是文彬和郑嘟嘟两个小的,对云萝表示了支持。

    文彬转头看看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场的春闱,再看看不管家人同意不同意,都开始大肆收购各类药草的三姐,陷入了沉思。

    他以后人生要走的是文官之途,此时理应留在京城多看多学多长见识,但他也很想跟着三姐一起走怎么办?会不会给三姐添麻烦?

    郑嘟嘟就比他少了许多顾忌,直接眼巴巴的看着云萝,小手抓着她的衣角,想要跟随的意图不要太明显,吓得刘氏心惊胆战的,恨不得把他拉回去关起来。

    “小萝啊,边关那样危险,我虽不曾见过,但也听说过不少,那就是个人命最不值钱,有去难回的地方,你何苦放着京城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跑到那样的地方去历险呢?”

    刘氏一边想要把郑嘟嘟从云萝身边拉离,一边满脸忧愁的意图劝说云萝。

    &nb云萝也顺手把郑嘟嘟的胖爪子从衣角扒拉了下去,认真道:“这次不能带你。”

    又抬头跟刘氏说:“娘,我已经决定了,等药材收集够,我就立刻启程,你们若是同意,到时候就送我出城,你们若不同意,我就独自上路。”

    说得这样凄凉,刘氏不禁捂住了胸口,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云萝为何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多少人费尽心机和力气,也不过是想要过上富贵安宁的日子?

    郑嘟嘟鼓囊着腮帮子,一脸不高兴的说道:“三姐,你别看我小,可是也能帮你干活,保证听话,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刘氏一巴掌拍在捣乱的他背上,怒道:“你给我安生些!”

    云萝也垂眸看他,说道:“你太小了,我此行有要紧事,没工夫照顾你,你就留在京城继续读书。”

    郑嘟嘟努力挺直小身板,不服气的说道:“我可以照顾我自己的,还能顺便照顾三姐!”

    云萝依然摇头,“不能带你。”

    很平静的语气,透露出的却是最坚定的意思,郑嘟嘟虽调皮捣蛋还时时粘着三姐,却也深知她的性子,见此就知道三姐肯定不会改变主意,便当即耷拉下了脑袋,满脸失落。

    云萝又摸了下文彬的头,十三岁的少年郎身高已经快要赶上她了,不禁又在他头顶摸了两下,然后才说:“姐夫要专心春闱,二姐又即将临盆,你帮爹娘一起多看顾着一些,别的就不要多想了。”

    文彬……文彬能怎么办呢?只能点头答应。

    纵观两府,除了文彬和郑嘟嘟,也就只有祖母对她的决定不曾提出异议了。

    是的,老夫人并没有与其他人那样意图阻拦云萝的出行,她甚至还拿出了她珍藏的一副银丝软甲给云萝,说:“你想去便去吧,护好自己,莫要让我和你娘再经历悲痛。”

    长公主:“……”婆婆您竟拆我的台?!

    但不管如何,启程的日子终于还是到来了,他们也始终没有能够动摇云萝的决定,为了避免她凄凉的独自启程,还一路将她送出城,送了十里又十里。

    到此时,外面的人才忽然知道,安宁郡主卫浅竟要亲赴西北边关,带着她这段日子大肆收购的药材和紧急召集的大夫。

    几乎所有人都为她这大胆的行为感到震惊,更震惊的却是长公主竟然敢放她女儿出去!

    她不是一直把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看得跟眼珠子似的,捧在手心、放在心尖,还容不得人说一句不好?

    也有人在震惊之后燃起满腔妒火,背着人狠狠的骂着:“她倒是真狠得下心,追着景哥哥竟要跑去战场,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没有规矩、不知羞耻,这样跑过去,都不知要给景哥哥添多少麻烦!”

    还有人在家里对着夫人大发雷霆,“你竟让王熠跟着安宁郡主走了,我这个当爹的还是最后一个知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的存在?”

    王夫人武氏大病初愈,脸色蜡黄,之前又冒着寒风出门着了点凉,有些咳嗽,面对王尚书的指责,她捂在床上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淡淡的说道:“老爷又何曾把我们娘儿俩放在眼里?要不是我哥哥还算争气,我们娘儿俩恐怕早已经死在你王家了。可惜老爷也位高权重,我哥哥又常年不在京城,只留下一门子老弱妇孺,连想要给我这个出嫁的姑奶奶和亲外甥做主都显得力不从心。”

    王崇脸色阴沉,“倒是我亏待了你们不成?”

    “亏不亏待的,老爷心里没点数?”武氏低低的咳嗽了两声,又说道,“你前头的三个孩子都是宝贝疙瘩,我的熠儿倒像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从小,你对他就非打即骂,似乎生怕他长大了会跟您的宝贝儿子争家产。”

    “你……”

    “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若非顾念着熠儿,怕他独自在王家被你们欺负时连个对他说关心话的人都没有,和离也好,休弃也罢,我早就不想跟你过了。他如今也十七了,老爷你以前既然从没好好的关心教养过他,他此去边关不管是死是活,都请你莫要再瞎操心。”

    王崇瞪大了眼,一副仿佛第一次认识武氏的震惊模样。

    她抬眸瞥了他一眼,眼里没有丝毫夫妻间该有的情谊,有的只是空茫茫如同看一个陌生人,微微上挑的眉梢显出几分冷峭,说:“对了,此后也请老爷管好自己的儿女,若再敢跑到我这儿来吵闹,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王崇一惊,“你想对大郎和二娘做什么?”

    “这就要看他们想对我做什么了。”她在床上缓缓的转了个身,语气幽冷,“我是个没本事的,不知道要怎么教育儿子,倒是把我的熠儿也教得没出息了。我哥哥如今虽有几分能耐,可惜老爷也不差,我是出嫁女,熠儿更是王家子,我娘家纵是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好干涉太多。但我听说安宁郡主虽性子冷淡,却很护着自己人,熠儿若是能乖乖的跟从她,想必以后也不能轻易的被人给欺负了。”

    &nbkaokuaixun.sp; 缓了口气,她继续说:“我没有一个好父亲,没有其他出身富贵的夫人有见识www.zogdispy.、有学识,更比不得老爷才高八斗,但后院阴私却看了不少,有些手段,老爷怕是闻所未闻。”

    王崇从心底窜起了一股凉气,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意,“你以前那软弱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不然难道让你毁了我儿子吗?”她一直在试图给儿子寻求出路,却求救无门,年前他冲撞了长公主,她得知后吓得当场闭过气,最后却没想到峰回路转,那孩子反而得了长公主的庇护。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不管长公主是真善良还是假慈悲,这都是她儿子从王家这个泥潭里挣脱的绝好机会,即便总是要受制于人,那不如挑一个更位高权重的。

    所以在听闻安宁郡主可能要去边关时,她拖着病体出府求见,请求安宁郡主把她的儿子带上。

    外人如何热闹,长公主全不在意,因为在云萝离京之后,卫漓也紧跟着要离京赴任了,她哪有闲工夫去管别人如何?

    而云萝一路往西北方向走去,随行带着的大批药材严重拖慢了她的行程,加上积雪未消,行路艰难,从日出到日落,却往前走了不足百里。

    第二天,她就把运送车队交托给随行管事,她自己则带着侍卫弃了马车,轻装上路,直奔西北边关。

    白天赶路,夜晚或投宿驿馆客栈,或在路边挑个空地就地驻扎。

    即便如此,前行的速度依然不快。

    日行三百余里,轮番换马,整整奔走了十天才赶到大军驻扎的边城。

    这十天,每当停下休息的时候,她就把所有人聚集在一处,教授他们如何快速有效的处理外伤,伤口如何包扎,骨折后该如何固定,脑子灵活的几个人连正骨的手艺都摸到了一点边。

    她随行二百多名侍卫,到了边城时,就是二百余名能简单处理外伤的学徒。

    他们中,一部分是一直跟着云萝的罗桥几人,一部分是长公主和老夫人派给她的侍卫,还有一部分则来自皇帝陛下。

    他们有的曾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有的却未曾见识过战场厮杀,边境荒凉,这一路过来,越靠近边关,入目所及的景色就越荒芜,他们也就越沉默。

    二月下旬,边关的积雪尚未融化,前方忽有飞马奔腾,扬起积雪飞散,一队几十人的兵丁打马而行,不知要去向何方。

    他们忽然调转马头,朝这边奔了过来。

    身边的侍卫们顿时紧张了起来,迅速的把云萝围在中间,手握刀柄,严阵以待。

    所有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战马盔甲上面都凝结出了冰霜,在惨白的日光中反射出冷光。

    他们奔到跟前勒马停步,领头人的目光在最中间的云萝身上重重的扫过,“你们是何人?来此做什么?”

    两方相互戒备,气氛凝重,云萝却在此时忽然拉下了面巾,喊道:“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