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4章 怎么打起来了
    花了一个多时辰,云萝仔细的将伤口附近化脓腐坏的肉一点点剔除,这个过程不仅伤患受罪,旁边看的人也会觉得十分恶心,兰香忍不住跑出去吐了两回,其他人的脸色也发白,似在强忍着什么。

    “这也太折磨人了,亏得他昏迷过去没了知觉,不然怕是要被自个儿吓死。”

    旁边打下手的一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惹来赵大夫的瞪视,骂道:“你们在前面打打杀杀的倒是痛lyshst.快,受了伤却还要我们这些当大夫的给你们治疗,不仔细着些,难道还能大开大合的在你们身上随便切几块肉下来?”

    躺在旁边扭着脑袋,却怎么也看不清的骨伤士兵听见这话就说道:“赵大夫这话说的让人心里不痛快,好像是我们愿意跟人打打杀杀似的。”

    赵大夫一噎,脸上却逐渐浮上了无奈和悲伤,然后叹息一声。

    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愿意打仗,但总得有人守在这里,挡住来势汹汹、怎么打都打不死的西夷贼人。

    他抬头看了眼专心致志,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他们对话的安宁郡主,看到她手起刀落,动作又快又轻,将坏肉飞快的剔除,然后抹上金疮药。

    他对她拿出的金疮药产生了兴趣,似乎比他之前见过的那些金疮药都更有效用,决定等事后去找她问问。

    一个时辰后,坏肉全部剔除,重新上药包扎,而那人仍在昏迷,却也仍然活着。

    云萝转头跟同一营帐内,躺着不能动弹的骨伤士兵说道:“你跟他说说话,说一些他舍不下的事情,有利于他早点醒过来。”

    那人一愣,“他都这样了,还能听见?”

    “能,你刚才说翠花的时候,他就有反应。”

    那人顿时用力的一拍身下床板,怒道:“真不是个好东西,都这样了竟还惦记着翠花,当初要不是我让着他,翠花能看得上他?”

    你先前可不是这样说的。

    云萝也没有管他说得是否前后相合,留下两人照看,就要转身离开。

    那人却突然喊住她,问道:“小哥,我叫李铁柱,我这兄弟跟我同姓,叫憨子,您咋个称呼?”

    赵大夫瞪了他一眼,说道:“胡叫什么?这是安宁郡主!”

    “谁?”安宁郡主是个啥名儿?官名?

    为了方便,云萝穿的是窄袖裿衣,一头长发也全部梳拢在头顶绾了个发髻,看起来就是个俊俏的少年郎。

    她没有跟李铁柱特意解释,只看一眼,然后就带着人转身出了营帐。

    刚一出来,就看见一人一马从远处疾驰而来,远远的看见了她,便挥手喊道:“小萝!”

    云萝微眯眼,几乎没把人认出来。

    骑马奔到跟前,被晒得黝黑的少年翻身下马,张着手臂就朝她跑了过来。

    但跑到跟前,却又把手收了回去,转而虚虚的在她身上比划,咧嘴笑道;“你咋好像变小了?”

    来人除了虎头还能有谁?

    分别两年有余,十六岁的少年如今也已经十九岁了,身形迅速拔高,比上次见面时足足高了一个头都不止,身板也越发的壮实,厚重的铁甲披挂在身上,站在面前就像是堵了一面墙。

    云萝刚扬起的一点喜悦瞬间被他的这句话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后退一步,然后www.dileepveg.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是你长得太快了。”

    他便叉着腰在她面前转了个圈,笑嘻嘻仿佛还是那个满腔热忱的乡下少年,得意的跟她说:“我这样才威风呢,只要往前一站,光凭气势就能压敌人一头。”

    “你这样的,以后恐怕不容易找媳妇。”

    虎头一呆,“为啥?”

    “看上去太凶了,以后若是万一吵架,怕被你打。”

    他撇嘴不满的说道:“真是瞎操心,我郑家的男人就没有一个是会打媳妇的!再不行,我找个你这样的不就行了吗?”

    云萝……什么叫她这样的?

    不等她回击,郑虎头就突然对她摆开了架势,一脸的跃跃欲试,“我现在已是千户,大小经历的战争也记不清有多少回了,身手跟以前可大不一样,说不定能打赢你了呢!”

    自信点,把“说不定”去掉!

    云萝眼角微扬,直接挥起一记直拳就朝他打了过去。

    “嘭”一声,两拳相击的声音把周围的其他士兵都吸引得转过了头来,郑虎头却甩着手龇牙咧嘴的问道:“你的力气是不是又变大了?”

    “我虽然个儿没你长得快,力气倒是长了不少。”云萝面无表情的说完一句话,又迈步欺身上前,白生生精致小巧的一个拳头,挥出去的气势却极为惊人。

    当然,力气更惊人。

    虎头迅速回手抵挡,直被打得连退三步,然后瞬间提气猛扑了回来。

    两人久别重逢,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就已经上手打成了一团,“砰砰”的肉搏声听得人肉疼,也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听见动静朝这边围拢了过来,包括正在巡营的景玥和几位将军。

    看到中间打斗的两人,其中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将军不由皱眉说道:“郑文琰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回营就跟郡主打起来了?”

    语气是责怪的,表情却带着几分担忧,还小心的打量景玥的脸色,似乎担心他会因为郑文琰的莽撞冒犯郡主而心生不悦。

    尤其郡主看上去是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虽然有些拳脚功夫,但郑文琰这小子下手从来没个轻重,若是把郡主打出个好歹来,这刚坐上的千户恐怕立马就要丢了吧?

    然后,他看到娇滴滴的安宁郡主轻易挡下了郑文琰的一击后忽然欺身入怀,一拳打在郑文琰的肚子上,趁他吃痛弯腰的瞬间,另一只手勾上他的脖子,然后将他脸朝下的用力按在了地上。

    那声响,听着就觉得疼。

    郑文琰在第三扑腾着想要爬起来,又见安宁郡主抬脚连踢,把他的双腿交错着用膝盖压住,双手也被反扭在背后,当即把他压得动弹不得。

    老将军:“……”真是瞎了他的老眼!

    围观的将士们发出了一阵喝彩,鼓掌叫好,还有对虎头的无情奚落。

    郑文琰还在扭着屁股意图挣扎,嘴里也不满的叫嚷着:“小萝你太过分了,一见面就把我打成这样,我好歹也是个千户,军中比武第一名,你这样让我的面子往哪搁?让那么多败在我手下的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云萝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拍得他额头“咚”一声磕在了地上,瞬间红了一块。

    “打不过就认输,做什么扯上旁人?从小到大,你哪一次打赢过我?难道到现在都还没有习惯?”

    话音刚落,旁边就又响起了一阵哄笑,虎头翻着白眼不去看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混账,自觉挣不开就干脆卸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一副放弃反抗的模样。

    他还扭过头来委屈的小声说道:“我如今都能拉开六石的弓了。”

    “能使用吗?”

    “……不能。”

    “那有什么用?”

    景玥忽然轻笑了一声,走上前来说道:“用来吓唬人还是有点用处的。”

    云萝放开虎头站了起来,虎头也跟着站起来,拍拍身上沾的泥,拱手行礼道:“参见大将军,参见各位将军。”

    景玥拉着云萝,问道:“怎么打起来了?”

    云萝看了虎头一眼,却见郑虎头一脸无辜,完全不知道刚才有一句话惹恼了她,还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是许久不见,切磋一下。”

    嘴角一扯,看着郑虎头满身的泥,云萝暂且默认了他的这个说法。

    那胡子花白的老将军好奇地问道:“文琰与郡主相识?”

    虎头就说:“小萝是我妹妹!”

    老将军:“……胡说八道!”

    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说大话了?还是当着人的面说。

    虎头看了眼云萝,说道:“确实是我妹妹没错,虽然她经常都不肯www.aozidao.叫我哥哥。”

    想想就觉得好气,便伸手抓着她的衣角扯了两下,似乎想让她喊一声哥哥来听听。

    这一看就是皮痒的征兆。

    景玥在他抓着云萝衣角的手上看了一眼,不着痕迹的上前把他挤到一边,问云萝道:“听说你在治疗伤患,情况如何?”

    云萝说:“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能不能撑过来就要看他自己。”

    景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你来之后就一直忙于替人疗伤,连吃个饭的功夫都没有,当心累坏了身子。眼下将近午时,不如先歇一会儿再去忙其他?”

    郑虎头也颠颠的跟我后面,说:“我今日一回营就听说你来了西北,立刻就跑来找你,可不像你,到了这里都没有跟我知会一声,还要我从别人那里晓得你的消息。”

    “你不是出去了吗?”

    “那不也一直有互通消息吗?你让人给我带个话又不费啥事,我晓得你来了还能早点儿回来。”

    “公事为重。”

    “其实也不是很要紧的事情,只是这两天暂且休战,我在营地里无事可做,就跟着他们去四处巡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