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5章 姗姗来迟
    不到三年的时间,虎头从一介小兵到百户,再到千户,固然有景玥关照的原因,但他身上的功勋也是实打实的。

    自从西夷被景玥打得改朝换代,连王庭的位置都换了一个,直到去年冬,西北边境上都没有大战,但小规模的冲突却从来没有断绝过。

    西夷一边对着大彧俯首称臣,一边却又在边境上不断的试探,虎视眈眈。

    四年的时间让他们勉强缓过了气来,加上去年草原上干旱严重,他们就有忍不住的对大彧伸出了利爪獠牙。

    云萝到军营的第八天,修整了几天的大军悄然开拔,朝西夷大营主动攻打了过去。

    大战瞬间席卷了这一片广袤又荒芜的草原,云萝没有机会上前线去看看古代战争是怎样的血雨腥风,因为大批的伤兵被送了回来,伤兵营中的大夫们忙得连停下脚步喝一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上一场战争的伤兵尚未全部安置好,新的伤兵就又涌入了营帐,而伤势不重的那些伤患们更是再次投入了战场。

    遍地哀嚎,哪怕身处后方,云萝也真切的感受到了战场就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无情的收割着士兵们的血肉和性命。

    这与她曾经历的现代战争很不相同。

    更野蛮更粗暴更血腥,死伤的人也更多。

    刀枪剑戟的屠戮,每一个被送回来的伤兵都是血肉模糊,尚有战斗力的将士们哪怕受伤也不会轻易退回来。

    所有人都忙得跟陀螺一样,便是只学过包扎之法,刚开始入门接骨的那二百余人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独自应付伤兵。

    战场上,多一个士兵也是好的;伤兵营中,多一个略通医术的学徒也是好的。

    耳边就是前方战场上的杀声震天,云萝正在低头给一个被斩断了腿的士兵止血,忍无可忍的痛苦哀嚎宛若人间炼狱。

    一只沾满血污的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因失血过多已呈半昏迷的士兵费力的抬起头来,眼中的光芒暗淡,却仍固执的看着她说道:“别救了,没救了,不如就让我就这么死了吧!”

    没了一条腿,他便是活下来回到家乡也只会是父母兄弟的拖累,与其拖累他们到最后还被他们嫌弃,不如死了干净。

    哪怕被抓住手臂,云萝的动作却依然不停,头也不抬的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受伤退役后拿着抚恤金买两亩田地,土豆和玉米的产量比稻子麦子都要高,哪怕只有一条腿也饿不死自己。”

    抓在她手臂上的力气略松了些,她就又说道:“你如果识字,我的报馆正需要大量的人手,收的大都是你这样身上有疾的伤兵,你离开后可以去试试。现在不识字也没关系,专门安排了先生,只是识字而已,很简单的。”

    那只手又松缓了些,呐呐问道:“就像往日来送报纸的那人一样吗?”

    云萝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见过?”

    他咧着嘴似乎想要笑一下,又因为疼痛而使得这个笑容格外狰狞,说道:“我之www.zjjmsy.前轮到守门的时候见过一回,瘸着一条腿,听说也是从西北军中退出去的,走路不大灵光,总是迟到,将军们有时候会骂他,骂完之后又会留他吃顿饭再走。他总是说,报馆的主人是个好人,愿意雇佣他们这些伤残者,给他们一口饭吃。”

    云萝面无波澜,淡定的说道:“那报馆是我的,我还打算过些时候再开个驿馆,帮人们传递往来的信件和物品,腿脚健全的负责押送,不方便走动的可以分拣信件,所以你得识字,至少也要能认得出信件上书写的各地地名。”

    那只手彻底的松开了,“你你你……您是郡主?”

    “我以为你应该一开始就知道是我才对,毕竟整个营地里,像我这样年轻又长得好看的大夫只有我一人。”

    说着,趁他忍不住咧嘴笑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把金疮药按进了他的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脸色刷白,然后眼皮一翻,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就疼晕了过去。

    云萝摸了下他的脉搏,然后淡定的给他把伤口扎紧,转身洗个手,就换了另一个伤重者,面不改色的把他拖出到外面的肠子清理干净后塞回肚子里,然后一层一层的迅速缝合。

    她的女红做得不怎么样,但伤口却缝合得十分漂亮。

    大战打了一日夜,云萝却在伤兵营中又忙了整整三天都没有把所有的伤患都处理完。

    三天后,被她落在后面的那些大夫和大批药材终于姗姗来迟,抵达了军营门外。

    他们似乎在路上遭了点意外,形容狼狈且不说,还有人身上带着明显的伤。

    看到云萝快步过来,正在给胳膊换药的王二公子当即就哭唧唧的扑上前,“可算见着您了,差点尚未抵达军营就要身先士卒!”

    跟着云萝一起过来的虎头眉心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往前一挡,就把王熠挡在了外面,狠狠皱着眉头说道:“你干啥呢?站着好好说话!娘们唧唧的,乱扑啥呢你!?”

    王熠看着比他高比他壮的虎头,默默的把到嘴边的骂咽了回去。

    纨绔也是会看形势的,此时此地,还有眼前的这个人显然都不是他能随意招惹的,若是把人惹恼了揍他一顿,估计也没人会站出来帮他。

    听说军营里是用拳头说话的,他娘怎么就硬是把他塞到了这里来呢?哪怕是去舅舅的麾下也比来这里好呀。

    悄咪咪的看一眼已经转身跟管事聊上的云萝,王二公子忧伤的叹了口气,然后笑嘻嘻的跟虎头寒暄道:“在下王熠,是跟安宁郡主一起押送药材过来的,兄弟怎么称呼?”

    好歹跟云萝有点关系,虎头勉强给了他一个好脸色,拱手道:“郑文琰。”

    “好名字,一听就不是个普通人。”至于好在哪里,怎么个不普通法,他就说不出来了。

    毕竟,他在过去的十多年岁月里,一直都只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但纨绔有一点好——脸皮厚。

    在云萝跟管事询问这一路过来的情况时,王熠也跟虎头和旁边的其他士兵们聊上了。

    主要是他说起了他们前两日在路上遇到流窜的西夷士兵,双方发生冲突,虽然西夷士兵只有区区不到一百人,但他们全都十分凶狠,没怎么见过血的两百多名侍卫还真差点没应付过来,幸亏遇上了巡逻的己方士兵,不然怕是还要死伤不少人。

    即便如此,也有十多名侍卫丧命,剩下的人中皆有挂彩,其中两名被保护在中间的大夫也在混乱中被砍伤了。

    三天前,西北军大胜,确实有部分西夷士兵往四处逃窜,张惶之中窜到了大彧境内,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哪怕前方交战得再激烈,在后方巡视的士兵也不能减少,就是防着这些流窜的小股敌军进入后方城镇村庄里去屠戮肆虐。

    &这些人,一旦遇上,却比他们在战场上的时候还要更加凶狠。

    而王熠他们倒霉,跋山涉水了两千余里,正是身疲神乏的时候,眼看目的地就在前方,就遇上了流窜的敌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从未经历过这些纨绔公子王熠几乎要吓破了胆,惊慌之中被人在手臂上砍了一刀,反倒激起他的凶性,捅了一人,事后回过神来,又不禁瑟瑟发抖。

    虎头见他说着说着就一副眼泪都要掉出来的模样,顿时嫌弃的后退了一步,转头跟云萝说:“小萝,趁着这两日休战,我得带人到后面四处看看。”

    一场大战之后一般都会有个修整期,不然敌方受不受得住且不说,己方将士们也要受不住的。

    而两场战争之间的修整期,也是休战期。

    休战期的结束,下一场大战的开始和能否占据主动及优势,则取决于哪方先修整过来。

    云萝目送虎头出营,又把物资交接的事情直接扔给管事和军需官,她自己则又回到了伤兵营。

    &nb景玥匆匆过来,也只和她打了个照面,话都没说上几句就有各自忙碌去了。

    当天夜里,云萝忽然从睡梦中惊醒,出了营帐又登上高地。天上的月光暗淡,但有未化的积雪反光,她影影绰绰的看到了一队骑兵披着白袍,静悄悄的离开了军营,也不知要去向何方。

    次日凌晨,天最黑暗的时候,她看到了西夷军营的方向突然间火光冲天,早已整装待发的大彧将士们在远处烟花炸开的时候,策马冲了出去。

    云萝犹豫了一下,也牵出了自己的马,翻身而上,缓缓的跟了上去。

    她到的时候,天已破晓,却还不够明亮,西夷的大营内乱成一团,火光映着一张张狰狞的的脸,杀声四起、哀嚎遍地,成千上万的士兵交错在一起,如同一锅翻涌着血肉的粥,几乎要分不清敌我。

    云萝坐在马背上远远的看着,手指顺着缰绳的纹理来回滑动,目光一点点暗沉了下去,直到似两团漆黑的墨点,反射不出一丝光亮。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古代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