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8章 啧,渣男
    这是一场时间相对比较短的战争,从西夷陈兵边境发起战争到现在的结束,不到一年时间。

    但此战对西夷的打击,却比几年前的侵占王庭,灭了几乎整个王族还要大。

    &nbs三十万青壮大军,战死几万,剩下的二十几万全被逼入绝境束手就擒了!

    西夷诸部的首领听了使者带回去的话之后,不由各执一词,激烈的争论着到底要不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换回二十万被俘将士,不仅俘虏,还有该如何跟大彧讨价还价让他们停止继续进攻的脚步。

    而这个时候,景玥下面的人却已经给这二十多万人安排好了去处。

    大彧境内的各大小矿场急缺人手,西夷人普遍长得人高马大,有一把子好力气,而且他们身为战俘,不论怎么使唤都不用有顾忌,拉他们去矿场做苦力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但在西夷给出答复之前,这些人还都只是清册上的安排,尚未动身前往各处。

    万一西夷各部愿意把边境后移八百里来换回这样俘虏呢?

    而在西夷商议出结果之前,朝廷的嘉奖旨意就先一步到了边境大营,不仅大肆褒奖英勇无畏的西北将士,还把与西夷的战后交涉交给了景玥负责。

    景玥看着跟随圣旨一同前来,将要协助他与西夷谈判的使臣,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你们这一路是爬过来的吗?从捷报送出至今已有一月,西夷在半月前就遣使者来走了一趟,再迟几日,这里就没你们的事了。”

    使臣主官是鸿胪寺少卿——苏炽,虽姓苏,但他与尚书令苏成恒没有任何亲缘关系,而是出身大商贾之家,刚过而立之年就能稳坐鸿胪寺少卿之位,全靠他的满腹才华和一张厉害的嘴。

    面对景玥的不满,他神色不变,拱手说:“西夷往来不过几百里,从京城到此却有近三千里路途,确实比不上他们方便快捷。捷报送抵京城,百姓听闻之后皆欢欣鼓舞,京城里热闹得如同过年一般,皇上亦在朝堂上开怀大笑,只可恼微臣是个文弱书生,这一路紧赶慢赶,仍是走了半个月才抵达。”

    景玥随手请苏炽坐下,“我怎么听说苏大人文武双全,在外任地方官时还曾领兵围剿山匪?”

    “不敢当不敢当,跟王爷比起来,下官的确只是个没甚大用的文弱书生。”他顿了下,又问道,“听闻安宁郡主受伤了,皇上和长公主都十分惦记,临行前特意嘱咐下官看望郡主,不知郡主如何了?”

    景玥的眼里划过一丝暗色,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刚坐下就又站了起来,说道:“这个时辰她应该还在伤兵营中忙碌,苏大人不妨随我走一趟。”

    苏炽当即也站了起来,跟着景玥出了大帐,穿过半个军营,一直来到伤兵营中。

    休战近一个月,除了不治伤亡的,大部分伤兵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营地,还留在伤兵营中的都是当初伤势严重,至今没有痊愈,就算痊愈也大部分将会被退役回到家乡。

    景玥他们过来的时候,云萝正在低头给一名伤员拆解绑在腿上的夹板,检查断骨愈合的情况。

    “下官苏炽,见过安宁郡主。”

    随着云萝的抬头,左脸上的一道三寸长的伤疤就出现在了苏炽的眼前。

    苏炽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安宁郡主竟是伤在了脸上,这像花儿一样的小姑娘脸上若是落下这样一道疤,以后可该怎么办?若是被爱女心切的长公主看见,怕是要生撕了伤她之人。

    不等他继续往下想太多,云萝就伸手摸了下脸上的伤zhangyiji.口,伤口已结痂,但摸着硬邦邦的,凹凸不平。

    她表情不变,特别淡定的问了句,“吓到苏大人了?”

    看着她这淡定的模样,苏炽不由得一默,这反应有些出乎意料,怎么看她都好像是不太在意的样子?

    但在最初的惊吓之后,他很快恢复成了不动声色的模样,拱手朝云萝说道:“皇上和长公主听说郡主受伤,皆十分担心,特意嘱咐下官看望郡主,太子殿下还托下官给您送来了一大箱伤药。”

    这像是太子殿下会做的事情。

    “有劳苏大人。”云萝重新低头忙于手中事,淡然说道,“不过被刀尖划了一下而已,没什么要紧的。”

    苏炽莫名的操心,伤在脸上,再小的伤都是要紧的,尤其是姑娘家。

    想想自家正当豆蔻年华的闺女,脸上冒出个红疹子就跟天塌了一样,每每都把她娘和她屋里的几个丫鬟折腾得人仰马翻。

    云萝处理好手上的伤患,才与他们走出了营帐,又问苏炽:“京城里一切可好?”

    “与郡主离京前无异,一切安好。三月春闱,四月殿试,郡主养父母家的女婿高中二甲进士。”

    “我已经从报纸上看到了。”

    “是,不过,郡主或许还不知道,郑家姑娘在三月中旬生了个大胖小子,琼林宴后将将满月,就一起随老夫人和您的养父母回江南了。”

    也就是说,等她从这里回京城,已见不到祖母、爹娘和姐姐弟弟了?

    景玥似乎知她心中所想,忽然牵住她的手握了握,“或许再过两年,文彬就又要赴京。”

    到时候就是赴京赶考。

    云萝轻点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这世上本也没有永不分离的亲人,于是就放开了此事,瞬间也不失落纠结了。

    景玥和苏炽还有要事商议,说上几句话就离开了,云萝也转身继续忙她自己的。

    自来到边境至今,她从没有意图去干涉插手军中之事,只做自己能做的,然后安安静静的围观这一场在此之前,她只在史书上看见过的大型血肉搏杀。

    如今两国交涉,战后谈判,自然也有更熟悉流程的人去做,她只需安静看着,然后把自己以为要紧的事情记录在小本本上,方便日后翻阅,以及计划要做的事情。

    她不是战争狂人,其实并不喜欢生死搏杀,但在有些时候,这却是一个必要手段。

    论如何进一步扩张边界,将广袤的雪域草原纳入大彧的疆域。

    她在忙于治疗伤兵的空隙,又把这半年在边境看到的景象绘制成一笔又一笔的线条,愈发的详细之前所画的大彧舆图,再将此地的风俗风貌记录成册,打算回京城后就送给皇帝舅舅当礼物。

    她其实一直都是靠脑子取胜的文化人,不像沈大小姐,只会打打杀杀。

    沈念……你又拉我出来瞎溜啥呢?

    两天后,西夷的使者又来了。

    如今两方休战,却也只是暂时的休战,西北军战力充足,继续进犯西夷也不在话下。但同时,西夷虽损失惨重,而若当真把他们逼急了,这个自小生长在马背上的族群依然能狠狠的撕咬下大彧的一块血肉。

    谁都不愿意鱼死网破,所以哪怕占据绝对的上风,景玥也不愿意拿手下将士的性命去继续拼杀,能不动兵戈就得到的东西,为何要去白白的牺牲性命?

    而且,将士们已经持续打仗近一年,也该让他们歇歇缓一口气,以免绷出毛病来。

    边境后退八百里,这虽然是景玥亲口说出来的,但他自己也认为这是不可能得到的结果。

    但有什么关系呢?谈判桌上也讲究一个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俘虏是不可能还给他们的,各大矿场上都等着他送人过去呢,但价格还是要开一下的,万一西夷真愿意不惜代价的换回去呢?而且,俘虏是俘虏的价格,西夷想要他不继续攻打他们,还得给出另外的代价。

    首先,他要西夷王把他最宠爱的三公主送到大彧来和亲。

    hmyshop.   这一点,西夷的使者听到之后,想都没有想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甚至还有点窃喜,因为他们原本就打算送一个公主到大彧和亲,现在不过是由他们原先定的另一个公主变成了大王最宠爱的三公主。

    西夷此次损失惨重,大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他送三公主和亲,就算他不愿意,各部族的首领也会让他同意的。

    鸿胪寺苏少卿却神色古怪的看着景玥,还下意识往营帐外张望了一眼,莫名的有点担心安宁郡主突然出现在门口。

    瑞王爷莫非看上那西夷的三公主了?不然何至于第一件事就是和亲,还指名道姓的要西夷三公主?

    啧,渣男,明明之前还一副非安宁郡主不娶的样子,如今却看上了别的姑娘,叫安宁郡主情何以堪?!

    听说那位三公主被称为大漠上最璀璨的明珠,也不知是沉鱼落雁,还是闭月羞花,而安宁郡主原本也是顶顶好的样貌,但脸上多一道疤,难免失色几分,不知还能不能比得过西夷三公主?

    呸,区区一个蛮夷公主,长得再好看,又如何能跟大彧最尊贵的郡主相比?把这两个人放在一块儿比较的他,简直就是个罪人!

    景玥侧目斜睨着苏炽,总觉得他端着一本正经的脸,脑子里却在想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