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59章 原来郡主很斯文
    云萝空闲下来,正举着巴掌大的小铜镜在看自己的脸。

    铜镜昏黄,照不出太清晰的影子,她不得不凑到很近,还要用手指辅助感受,感受着脸上的血痂似乎确实有了松动脱落的迹象。

    莫名手痒,想要把这一条暗色又坚硬的血痂抠下来。

    兰香站在旁边看得莫名紧张,几乎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提醒道:“郡主,过两天它自个儿就会掉下来,你莫要一直抠它,当心又流血。”

    云萝默默的收起了镜子,又仿佛并没有听出兰香的言外之意。

    这段日子,她已经养成了随身带着一面小镜子的习惯,得空了就拿出来看看自己的脸,每看一次脸上的疤痕,心情就糟糕一分。

    七月的西北已经不那么炎热了,尤其今日还是阴天,小风吹着,甚是凉爽,清晨起来时候穿上的一件小袄,到了此时半上午,仍不觉得多余闷热。

    云萝难得偷闲,坐着发呆都觉得舒服,仿佛浑身的骨骼筋肉都软了下来,想要瘫着。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不似人的嘶吼,云萝转头看过去,然后轻轻的眯了下眼睛。

    “那似乎是关押几年前从京城逃离的西夷前六王子乌桢的营帐,就是那个伤了郡主的乌桢!”兰香站起来伸着脖子张望了一会儿,愤愤又忍不住兴奋的说道。

    突然叫出这种声音,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想去看热闹的心思几乎都要写到脸上,这个时候,又一声吼叫传来,似乎还骂了什么,只是隔得有点远,听不真切,但“景玥”两个字还是落入了耳中。

    兰香眉头一皱,带出了几分气恼,“这人莫非是在骂王爷?”

    云萝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一点想要站起来的意思。

    那边骂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任是兰香再侧耳细听都再没有听见别的声音,不知是乌桢骂得没意思了,还是被人制止了。

    看着仿佛无动于衷的自家郡主,兰香忍不住操心,怎么她家郡主真的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景王爷呢?

    等了一会儿,她拉住一个从那边走过来的士兵,问道:“刚才发生了何事?我怎么听见好像有人在骂大将军?”

    那士兵挠挠头,又悄悄红了脸,飞快的瞄一眼云萝,然后对兰香说道:“是大将军与西夷谈判,他们若想休战,其中一条就要把西夷王最宠爱的三公主送到我大彧去和亲,那乌桢听说之后就突然疯了一般,要不是我们拦得快,差点被他冲出营帐。”

    兰香“啊”了一声,转脸就愤然道:“活该,前年,他们还想要我们郡主去他们西夷和亲呢,真是不要脸!”

    那士兵愣了一下,脸上也涌起了怒意,说道:“咋能这样?他们分明败于我军,咋还有脸肖想我大彧的郡主?”

    兰香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更可气的是,当时朝中的某些大人竟还真动了这个心思,还美其名曰:安抚臣国。

    那士兵又飞快的看了眼云萝,皱着眉头脸色略阴沉,“呸!一个被我们几次打败的蛮夷竟妄想跟我们大将军抢心上人,难怪大将军这次定要他们送西夷王最宠爱的公主来和亲。”

    这是给安宁郡主报仇啊!

    他回头定要将此事跟兄弟们说上一说,西北偏远,他们身在此处竟完全不知道大将军在京城还受过这等委屈,竟被西夷人给挑衅了!

    整个西北大营几十万将士,都知道了安宁郡主是他们大将军的心上人,非她不娶的那种。

    一句“心上人”让云萝默默的捂脸,都怪景玥行事过于肆意,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的,以至于现在做点什么事都让人下意识往她身上想。

    战胜国要求战败国送公主和亲,这难道不是自古有之的传统吗?那些大彧的附属国们,不知有多想送公主来天朝和亲呢。

    至于和亲公主远离家乡亲人,孤身独闯他国可不可怜……她自家的事都忙不过来呢,哪有空闲去关心一个敌国公主过得好不好?

    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能给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无需他人同情。

    三公主和亲大彧,大漠后退百里,还每年都要给大彧上供十万头牛和十万只羊,其余的香料特产若干,同时,大彧朝廷将会派遣使臣常驻大漠,协助大漠王治理这一片雪域草原和草原上的百姓。

    这就是大彧与西夷签下的停战协议,离开西北军营帐的时候,西夷使者们的脸都是绿的,但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一份停战协议。

    在还有路可走的时候,他们比大彧更不想鱼死网破。

    公主和亲,割地赔款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但大彧将要派遣大臣常驻大漠,协助大王治理臣民,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也是让西夷最不能接受的。

    如此一来,他们大漠在大彧的眼皮子底下岂不是连个秘密都要保不住了?甚至,这位大彧使臣还能插手到他们各部族里面。

    但最终还是签下了,因为景玥答应释放那部分不曾屠杀过大彧边民的将领,这其中,有好几个是各部族首领们的儿子。

    至于那二十万普通士兵,西夷已经付不起代价了,只能让他们继续留在大彧。

    但西夷的上层同时也在暗戳戳的等着看笑话,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么多人关在营地里,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到时候烦恼的还是该死的景玥。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摆好看戏的姿势,就发现二十万俘虏被分批送出了西北大营,朝着四面八方不知究竟去向何处。

    听说,景玥把二十万俘虏卖给了大彧境内各大矿场的东家,狠狠的赚了一笔。

    所以他们之前在西北大营看到的那些总是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们的大彧商人并不是做粮食、药材、布匹买卖的,而是来买他们大漠勇士的?

    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么重要的消息,他们之前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见?

    不管西夷各部族是摔杯怒斥还是咬牙切齿,西北大营中却是推杯换盏,一片欢欣鼓舞,因为景玥把卖战俘所得的银子全部都拿出来给将士们分了。

    有功者多得一份,受伤有疾者多得一份……剩下的再给其他将士们分享,最少也分到了二两银子。

    将士们突然觉得西夷人也不是那么可恶了,等下次他们再敢侵犯,就再把他们抓起来,卖了换银子!

    这个想法得到了大部分将士的护拥,哪怕他们其中有些将领并不稀罕这几两银子,甚至直接散给了手下士兵,但他们在负责分银子的时候就是感觉格外舒爽,此时还在扼腕叹息,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样好的法子?

    那模样就仿佛他们损失了万贯家财。

    景玥不由转头看向了云萝,目光含笑,却又在看到她脸上那道疤痕的时候一滞。

    血痂已经脱落,露出三寸长的一条粉红色细长痕迹,横亘在她的左边脸颊上,与她白皙的肌肤相互映衬,格外刺眼。

    桃花眼不适的眯了一下,景玥倾身到云萝的耳边,轻声说道:“正事已经了结,等西夷把他们的三公主和赔偿送来,我就要带着他们回京受封赏,趁着这几日空闲,我带你去草原上跑马可好?”

    从来到这里,云萝就一直在伤兵营里忙碌,偶尔出营也只能在附近打个转,不能走远,让景玥不由得心疼。

    “你虽斯文,不爱出门走动,但第一次来西北,总要四处看看才好,免得回京后皇上和长公主问起来,你除了战争就再说不出其他好的东西。”

    到时候,若长公主也觉得这里不是个好地方,更不愿意把阿萝嫁给他,又或者就算嫁给了他也不同意她离开京城跟他到边境,他该找谁去哭?

    他这几年虽一直留在京城,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常年镇守边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阿萝的。

    忍不住越想越多,也越想越远,却不知旁边www.jincao988.正好听见他话的一个中年将军正表情古怪的看着他,又转溜着眼珠子看一眼云萝。

    不巧,这位将军正是那日负责守营的,曾亲眼目睹安宁郡主一刀将人从头劈开却不占一丝血腥到身上的壮举,便是他这样常年镇守边关的人,当时见了都不由得心肝一抖,从此,安宁郡主在他眼里,再无斯文乖巧的印象。

    原来大将军还觉得郡主斯文吗?是不是因为他没有见过郡主不斯文的样子?那他要不要提醒一二,免得他将来若不甚惹恼了郡主……

    场面太残酷,他都不敢想象。

    突然觉得自家丑婆娘温柔得不要不要的,虽然平时的脾气不大好,但她不会一刀把人劈开,或是拦腰斩断两人,主要是她也没那本事。

    真奇怪,伤了郡主脸面的那个乌桢,当日究竟是怎么在郡主的手上活下命来的?

    将军端着杯子,黑脸严肃,脑子里却已经天马行空,自嗨得身旁同袍叫了他两声都没有听见。

    www.sdetu.&nb云萝不知这些,只是对景玥点头说了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