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她抢了反派BO〕〔执着随风再不爱你〕〔快穿之女配化神攻〕〔无双赘婿沈默〕〔偏执首辅赖上我〕〔林家娇女种田忙〕〔寒门狼婿〕〔我在东京召唤妖怪〕〔人中之龙沈默〕〔史上最强炼气期方〕〔我家掌门太牛皮了〕〔神州战神叶君临〕〔靳封臣与江瑟瑟〕〔史上最强炼气期方〕〔龙王殿创始人〕〔异术强婿〕〔秦浩林冰婉〕〔重生花之梦〕〔青玉元夕传〕〔木叶拳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0章 你想跟我私奔吗
    在这个战事暂歇,等待回京的相对空闲时间,景玥带着云萝出了大营。

    鸿胪寺的少卿大人苏炽站在他自己营帐的门口,目送两人远去,不由“啧啧”了两声,“年少青春就是不一样。”

    捧着满怀东西的虎头从旁边经过,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传承自郑家祖上的那双大眼睛让他看上去就特别老实,问道:“苏大人咋一个人站在这里?你也年轻得很,做什么摆出好像已经年纪很大的样子?”

    苏炽“哈哈”一笑,说道:“我大闺女都已经十二了,哪里还年轻?也没了你们年轻人身上的那股子热乎劲了。倒是文琰小兄弟正当年少,此次想必也是要跟随大将军回京受赏的吧?回去后不知有何打算?要不要本官帮你引荐两个小娘子?”

    郑虎头顿时脸一红,羞恼道:“你一个当大官的,怎么跟媒人抢起了生意?”

    “这你可就错了,像大户人家给儿女说亲,官媒冰人大多数时候都只做个面上工夫,真正的媒人都是与他们家世相当,甚至是更尊贵的夫人太太。不过,本官家中确实有不少生意人,赚点小钱谋条生路,媒人红封,本官也眼热得很。”

    虎头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然后扭头说道:“这……这种事,自有我爹娘给我做主,就不劳烦苏大人了。”

    “哦?莫非是早就有了中意的小娘子?”苏炽厚着脸皮凑上去,还伸手帮虎头分担了些手上的重量,说道,“听说文琰小兄弟与安宁郡主从小一起长大,也当得上是青梅竹马……”

    虎头忽然跳了起来,急忙说道:“你可别胡说,小萝是我妹妹,什么青梅不青梅的?”

    苏炽一愣,然后“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说道:“兄妹之间也当得起一句青梅竹马啊,这又不是一个只能用在小情人身上的词。不过,你有个安宁郡主这样的妹妹,恐怕也瞧不上一般寻常的小娘子吧?”

    虎头仍是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一副“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的表情。

    但他这个年纪,正是对媳妇儿好奇的时候,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的跟苏炽搭话说道:“反正我们村里没一个比得上小萝的,小萝也从小不爱跟那些女孩儿玩耍,大概是嫌她们太笨了吧。”

    “哦?看来文琰小兄弟是比较喜欢厉害些的小娘子。”

    虎头忽然可疑的沉默了一下,飞快的转头四顾,然后压低了声音跟苏炽说道:“温温柔柔、娇滴滴的小娘子其实也挺好的。”

    可是小萝说,他长成这样,恐怕没有软绵小娘子会看上他,那……跟找不着媳妇儿相比,找个厉害些的似乎也不错?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让外人知道了。

    出营的两人不知郑虎头正在为找个怎样的媳妇发愁,反正景玥是不愁的,他在一开始就把目标对准了云萝一个人,唯一要愁的就是如何让她早日点头应下婚事。

    但他很快就发现,虽然说好了今天是出来跑马、游山玩水的,但阿萝似乎并不是正经出来玩的。

    她带了炭笔和一大叠宣纸,还有许多他甚至分辨不出用途的测量工具,策马出营,直往她之前尚未到达的远处奔跑,然后站在高耸的山坡上,一点一点的往纸上勾画线条。

    景玥……景玥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忙碌,偶尔还要给她递个尺子、换张纸,或者拿出小刀削一削被磨圆了的炭笔。

    似乎,也别有一番趣味。

    虽然有些工具他不知到底作何用途,但云萝在做什么事,他还是一眼就分辨了出来。

    这是把之前尚不清晰的边境舆图愈发详细了啊,把那边此时还属于西夷的地盘也尽归舆图之上,一看就是要干大事的。

    “皇上看到这份舆图,怕是要越发的坐卧不宁了。”

    因为照她这么画下去,国土辽阔的大彧恐怕只能占据天下的一角,这让从骨子里就认为自己是天朝上国,天下中心的君主如何平静得了?

    他曾见过更完善的舆图,被泰康帝珍藏在含英殿后的密室里,都是阿萝这样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云萝头也不抬的说道:“这不是正好?安逸使人懒惰,一个懒惰的君王是麾下百姓的灾难。”

    时近八月,中原腹地正是秋高气爽,江南还有些炎热,但在这里,却已经裹上小袄和厚实的氅衣。

    草原上的风又猛又烈,吹动衣袂纸页,猎猎作响,一张没有被压实的纸忽然被风卷了起来,朝着远处飞去。

    景玥忙放下手里的小刀,纵身朝它追了上去。

    腾挪跳跃,身姿如鸿,跟随着风放肆游走,很快就把被卷走的宣纸抓了回来。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鹰唳,一只灰鹰束拢翅膀从空中冲了下来,然后将翅膀猛的展开,几乎贴着草原地面掠过,抓起一直野兔就又冲上了云霄。

    又一声鹰唳响彻云霄,它在空中如炫技般的飞掠,围着景玥绕了整整两圈。

    云萝忽然朝他说道:“它是在与你比试吗?”

    景玥摸摸下巴,他怎么觉得它是在挑衅呢?

    忽然将手里的纸往怀里一塞,反手取下背后的弓箭,箭搭在弦上,拉满弓,然后瞄准、松开一气呵成。

    “咻”的一声,声音才响起,箭已直冲云霄。

    受惊的鸣叫伴随着一阵翅膀扑腾声,灰鹰突然朝远处飞走了,那只冲上天空的箭则带着一团毛茸茸落回到了地面。

    是那只野兔。

    景玥走过去将它捡起,把箭拔出,擦干净后又放回到箭筒里,然后拎着兔子转身走回到了云萝身边,举着手说道:“午食也有了,不知你想怎么吃?”

    这是鹰爪夺食吧?

    云萝眨了下眼,回过神来就盯着送到眼前的这只肥兔子说道:“烤吧,方便。”

    &njckjweixin.bsp; 这荒原野外的,难道还能来一锅红焖兔肉?

    景玥将刚才被风吹走的纸从怀里拿了出来放回原位用石头压好,然后拎着已经死得透www.ntmcjx.透的兔子往旁边去寻找水源清理了。

    多年的边境生活,景玥并没有像京城里的那些勋贵子弟一样四体不勤,他能杀兔子能搏狼,还有一手还算不错的烤肉手艺。

    不过,狼肉不大好吃。

    一只兔子当然是不够他们吃的,所以他又去附近找了找,不敢走太远,没遇上别的稀奇猎物,只是又抓了两只兔子和一些可食用的果子。

    除了极少数,大部分果子都酸涩得直麻嘴,但挤出汁液抹到肉上面烤,那股酸涩味道就没有了,肉里还带上了淡淡的果香味。

    云萝被这股子肉香味勾得几乎无心作画,强忍着画完最后一笔,然后将东西收拾起来全塞进囊中,转身就顺着味儿找过去了。

    其实离得不远,就在她身侧的背风处,三只兔子全架在火上烧烤,“滋滋”的直往外冒油,表皮已经被烤成了酱褐色。

    划开面上的皮肉,撒上孜然粉末,在高温烘烤下散发出愈发诱人的香气。

    “咕~”肚子忽然有自己想法的叫了一声,云萝眼角一抽,然后格外淡定正经的看着景玥。

    景玥……他能说阿萝这一副假装正经的模样比她的肚子更可爱吗?

    说了恐怕要把她惹恼,于是就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只将一只烤得最好的兔子递到了她手上,“小心烫。”

    云萝接过,吹了两下,就抱着啃了起来。

    入口就是满嘴的肉汁混着香料的味道,表皮酥脆,筋肉饱满,讲良心话,比她烤得好。

    景玥侧头看她,眼里盈满了光,忽然倾身问道:“若哪天我不做王爷和大将军了,开个烤肉铺子,是不是也能养活你?”

    云萝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淡淡的看上去有些冷漠,嘴上却说:“我养你也行。”

    景玥顿时一愣。

    回过神后,他伸手按了按胸口,又带着几分委屈的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nbsdyjmhj.p;   云萝想了想,然后抬头看着他说道:“你一直在说要我嫁给你,却也一直没有请个媒人正经的上门提亲,难道是想我跟你私奔?”

    在景玥又愣住的时候,她摇头说:“我不会跟你私奔的,看看蒋华裳的下场,就知道私奔不会有好结果,尤其对女子来说。”

    说起这个,她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愿之色溢于言表。

    景玥终于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我怎会忍心让你与我私奔?自是要上禀祖宗高堂,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把你风风光光的抬进门。”

    说完之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些什么,景玥不由得红了耳根,又有些晕乎乎的不知今夕是何夕,似乎跟做梦一样。

    他悄悄的,在云萝看不见的角度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生疼生疼。

    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嘴角的一点点弧度到粲然绽放,手已不受控制的抓住了云萝的,又不敢用力,小心翼翼的。

    云萝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不由抿了下嘴,心里莫名的紧张,因此脸上的表情越发正经严肃,“你不会是想哭吧?”

    她可不会安慰人!→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