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1章 哪个更威风
    哭是不会哭的,就算为了面子,景玥也不会当着云萝的面哭。

    但之后无痕他们却总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还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说一些奇怪的话,归根结底就是让她对他们爷好一点,让云萝不禁怀疑,难道景玥当时在她面前忍住了,却又背过身在下属面前哭了?

    emmm……

    再见面,景玥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何这样看着我?”

    云萝默默的收回目光,想了想又转头看着他问道:“你昨日回去后,是不是哭了?”

    景玥……嘴角一抽,他似乎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反问道:“是不是他们对你说了什么?并没有。”

    云萝“哦”了一声,一看就是并不相信他的否认。

    景玥不由扶额,暗戳戳决定回头要弄死那几个混账,但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对阿萝解释清楚,可不能让她留下这样有失形象的印象。

    “我只是太高兴了,回去后就没忍住与他们多说了些,有些东西需交给他们去置办。大约是多说了几句话,又过于和颜悦色,不知叫他们乱想了些什么。”

    说到最后,他不禁咬牙切齿,也亏得那几人此时不在这里,不然怕是要被他一剑戳死。

    竟敢跑到阿萝面前来败坏他的名声!

    云萝微侧头,眼里染上了几分笑意,说道:“他们请我对你好一些,仿佛我欺负你,让你受委屈了。”

    景玥牵着她的手说道:“能被你一直欺负着,不知是我盼了多少年的事。阿萝,回京后我就请祖母去长公主那儿替我求亲,好不好?”

    云萝问道:“你干嘛总是问我好不好?”

    这不是怕惹你不快吗?

    景玥看着她,缓缓的笑了起来,桃花眼中似乎盛载着万丈光芒,把云萝都不禁看迷了眼。

    这果然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紧锣密鼓,景玥突然加快了拔营起寨的速度,也没空继续陪云萝出营跑马了,便派了一队将士护卫跟随,带着她踏遍这一方边境。

    &nbsluyunxiang.p;   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郑虎头。

    他探头看着云萝在纸上画出的一根根线条,虽知她是在画與图,却完全不知她是凭什么觉得这条线应该画在这里,且要画成这个形状的。

    云萝教了他两天,他仍一脸懵,在旁边一起听教的其他人也茫然又满脸崇拜的看着她,就是一副“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于是云萝就放弃了继续教他们,不会画就是不会画吧,只要以后能看懂就行。

    但他们虽然没有学会,安宁郡主在画边境堪舆图这件事却逐渐被人所知,还惊动了几位军中的将领。

    看到云萝画出的几张草稿之后,虎头这一份守卫云萝安全的工作就突然变得吃香了起来。

    千户、偏将,虎头都尚且能争得过,但是当胡子花白,前日傍晚还跟他抱怨忙得喝水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的朱老将军都跑来表示愿带队护郡主出营,她想去哪,他就带她去哪的时候,虎头当即气得跳脚。

    要不是这三年来,受这位老将军的赏识和照顾良多,虎头就要撸袖子跟他干架了。

    他已经打趴下了好几波人。

    老将军还美其名曰:“老夫在边境待了几十年,这周围的地势环境就没有一处是老夫不知晓的,这些小崽子们可比不上老夫。郡主既然要画與图,就该带一名像老夫这样的,您想去哪里,老夫都能给你安排得妥妥贴贴。”

    正说着,傅彰也悠哉悠哉的晃了过来,一来就先笑眯眯地摸了摸云萝的头,说:“我徒儿真不愧是天上下凡的小仙子,干啥都比别人干的好,如今竟连與图都会画了。你师父我小时候就是在边境长大的,哪里有座山、哪里有条沟都一清二楚,接下来就让我带你去吧,咱师徒两个还能说说话。臭小子不稳重,哪里能护得好你?西夷虽降了,但保不准有那不服气的还在附近转悠,出去可得小心。”

    然后特别趾高气昂的看了眼朱老将军和虎头。

    虎头不服气的说道:“您这是污蔑,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带人跟着小萝,哪里不稳重了?我也有许多话要跟小萝说呢!”

    傅彰挥挥大手,一脸嫌弃的说道:“就你们把小萝画與图这样重要的事传得人尽皆知,便已经是不稳重了。”

    朱老将军虽不高兴跑出个拦路的,但这句话还是颇为认同,看着虎头说道:“还是太年轻了,这样要紧的事情若是被他国得知,郡主恐怕要有危险。”

    與图许多人都会画,但画成安宁郡主这样,一眼就能把山川河流尽收眼底,而且位置、距离都极为精确,他活到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见。

    虎头瞪大了眼,哪里就人尽皆知了?不是只有你们这几位大佬得了风声吗?

    权势压人,虎头说不过他们,不得不转头向云萝求助,“小萝,你给评评理!”

    云萝……她对人选并没有特别的要求,谁去都行。

    当然,以亲近相论,她更倾向于虎头和师父,只是……

    她转头看向傅彰,问道:“师父,你不是正忙吗?”

    “那些事情交给其他人也无妨。”

    “那你之前为何不交给其他人,陪我出营?”

    那不是以为你是出去玩的嘛!

    傅彰的一句“孽徒”在嘴边打转,终于还是舍不得骂出口,只是瞪了她两眼。

    云萝又看向朱老将军,说道:“我们并没有走出很远,若是遇到意外,营地这边马上就能看见信号,请老将军放心。”

    虎头自觉小萝是站在他这边的,连连点头说道:“大将军也是中意我的,不然怎么会把这样要紧的事情交给我?”

    景玥其实一点都不想交给别人,但他想尽快回京,就抽不出空来陪云萝出营,二者选其一,他选早日回京跟阿萝定下婚事。

    这一整顿,就是大半个月,西夷的使者也带着他们的三公主和给大彧的赔偿过来了。

    &nb“我要见乌桢,你带我去见乌桢!”

    &nb云萝在回营的时候被人拦下了,一开口就是这样理直气壮的一句话。

    今天是云萝最后一次出营,接着就要把东西整理整理,准备回京城了。

    她坐在马背上,看着拦在前面的异域姑娘,沉默了会儿,转头问身旁的虎头,“这就是那个西夷三公主?”

    虎头瞥了一眼,说道:“应该是她没错。他们几天前就过来了,但大将军拒绝他们进入大营,只让他们在旁边自己扎营,等大军开拔回京的时候就自己跟上。听说,这几天他们一直在试图面见大将军,也不晓得有啥阴谋。”

    “什么阴谋?”三公主听到这话就瞪大了眼睛说道,“我们是仰慕瑞王爷的英武,才想要拜见的!”

    虎头当即翻了个白眼,朝远远站在后面的几个西夷人喊道:“看好你们的三公主,若再敢冲撞我们的安宁郡主,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几个西夷人往前走了上来,那三公主却指着云萝说:“你是郡主,我是公主,怎么就是我冲撞了你?”

    云萝俯视着她,说:“因为我是大彧的郡主,而你只是西夷的公主。”

    “什么西夷西夷的?我是我们大漠最尊贵的公主!”

    “或许,我应该说你是战败国的公主,才能让你更有自知之明?”

    西夷三公主顿时脸色一变,之后就不再继续纠缠云萝,往旁边退开了一步。

    看来并不是个横冲直撞没脑子的。

    云萝又看她一眼,打马从她身旁走过。

    擦肩而过时,她忽然伸手来拉云萝胯下战马的缰绳,说道:“我想见乌桢,你带我去见见他好不好?”

    “咻!”马鞭凌空抽下来,要不是她躲得快,必要被抽个皮开肉绽。

    虎头瞪着眼睛怒道:“乱扯个啥?惊了小萝的马,我就抽死你!”

    说着就又举起马鞭,似乎要朝她抽去。

    三公主慌忙往后躲避,云萝也拉住了虎头,拉着他就进了大营,忧心忡忡的说道:“你这么凶,对着个小姑娘都喊打喊杀的,当心更找不着媳妇。”

    虎头……我这都是为了谁?好气!

    “她这样冒犯你,你难道不生气吗?”

    云萝面不改色,“没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罢了,犯不着跟她计较。”

    又说:“在军营呆了几年,你这脾气怎么更坏了?回去后可要收敛着些,不然伯伯和伯娘会打死你的。”

    虎头呆了一下,问道:“我还能回家乡吗?”

    “这是自然,朝廷封赏之后会有假期。不过,江南和京城相距甚远,路上就要费不少时间,能在家停留的日子恐怕不多。”

    虎头当即就扔开了西夷三公主,琢磨起了回家的行程。

    半晌,他突然问云萝:“我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会不会比郑文杰考中秀才的时候更威风?”

    云萝……云萝说:“就算不再升官加爵,你如今也是个千户了。”

    “也是!话说,大伯和郑文杰他们怎么还没考中举人?”

    如果你把语气中的那一点得瑟减去几分,我或许还会以为你是在真的关心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