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2章 安宁郡主回京了
    西夷三公主的行为并没有对云萝造成多大的影响,虽然她之后又几次想要入营见她的情郎乌桢,但那已经跟云萝没有一点关系了。

    云萝正忙着整理她这些日子画出来hbhzh.的一叠又一叠草稿,安静等待景玥把边境诸事都安排妥当,然后和进京受封赏的将士们一起踏上了归途。

    此时已是九月初,距离停战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善后工作才终于暂告一段落,大部分将士仍留在西北大营之后,景玥只带了不到五万人进京。

    这不到五万的将士中,其中有大半还是他去年出征时从京城带出来的,只要活着的,皆需全部带回。

    行军的速度很慢,即便都有战马骑乘,从西北到京城也走了大半个月。

    云萝在距京城约百里的时候就与大部队分离,带着她的人单独上路,率先回京。

    对此,几个将军们是有意见的,他们认为安宁郡主救了无数将士的性命,功劳并不比他们小,理应与他们一同进城。

    yitaofan.

    而且她画的那份舆图以后定也要用在军中,他们可是眼馋很久了。

    但不管如何,云萝却没有想要与他们大张旗鼓的一起进城的意愿,景玥知她性子,虽不舍,却也放她先一步回京了。

    此时的京城也已经十分凉爽,策马奔腾,微凉的风从衣领子的空隙往里钻,整个后背都感觉冰凉冰凉的。

    扎紧氅衣的系带,云萝还往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脂膏,预防脸上的肌肤被迎面刮来的凉风吹出裂痕皱褶。

    穿过城门,走过街巷,越过鳞次栉比的商铺房舍,京城还是她离开时的那样热闹,甚至似乎比平时还要更热闹几分。

    街头巷尾、酒楼茶舍,到处都在议论瑞王爷即将凯旋的事情。

    根据最新消息,大军已经到了三百里外,若无意外,最早明日,最迟后天就能进城。

    云萝从他们身旁经过,刮起一阵风吹动了行人的衣袂发梢,有人被扬起的灰尘眯了眼,不由转头想要骂上一句,却忽然顿住。

    用力揉了揉眼,那人指着已经远去的一群人说道:“那好像是安宁郡主,安宁郡主回京了!?”

    其他人转头看去,只看到几个背影,不由怀疑道:“传说安宁郡主带人去了西北,怎么会现在就进城回来?定是你眼花了!”

    另一人也说道:“你这街头卖馕的小贩,还能见过安宁郡主不成?你知道她长得什么模样?”

    小贩不服气的说道:“我自是见过的,去年腊月里,安宁郡主还带着她养父家的弟弟来我这儿买了两个肉馕,那郑小公子长得喜庆又机灵,极得安宁郡主的喜爱,前两日还领着几个小公子来我这儿买饼吃。”

    是的,虽然郑家人已经随老夫人回江南去了,但郑嘟嘟小朋友却依然留在京城没有回去。

    云萝在长公主府内看到这个小胖子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郑嘟嘟看着突然出现的三姐,也是惊呆了。

    半晌,他忽然惊叹一声,“三姐,你咋这么黑了?!”

    正想说话的云萝闻言后,顿时嘴角一扯,什么喜悦之情都没有了。

    胡说八道,她只是肤色略深了一个度,哪里就黑了?明明还是军中最白最嫩的崽儿。

    但对郑嘟嘟来说,三姐虽然变黑了,但看到她突然出现还是很开心很惊喜的,回过神后就立刻从软榻上跳了下来,直往云萝的怀里冲。

    大半年不见,他长高了不少,身上的肉虽还是有点多,但总归是个灵活的小胖子,一头就撞进了云萝的怀里。

    也就是云萝,若换个人,怕是要被他撞得直接坐到地上去。

    “三姐,你可回来了!我怕你回来的时候看不见我会难过,都没有跟爹娘和哥哥姐姐们回家去呢。”

    说着时还眼巴巴的抬头仰望着她,满脸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似乎还在等着她夸他几句。

    云萝一点都不想夸他,只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郑嘟嘟也不在意,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三姐,她什么脾气,他心里有数得很。

    不管云萝回不回应,郑嘟嘟自己就能说得很开心,巴巴的跟她分享从她离开到现在,他遇上的各种大小事情,还说:“爹娘原本是不愿意我留在京城的,但是瑾儿哥哥都亲自邀请我留下了,爹娘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说起来,真是超得意,“虽然瑾儿哥哥不能经常出来玩,但我也每天都要上学,只休沐的时候才有空到外面玩耍。我还认识了许多其他的小伙伴,他们都说以后要去我们乡下玩耍。”

    yimengspace.  云萝把越粘越紧,都快要爬到她身上来的郑嘟嘟撕开,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打算要长居京城了,原来还要回乡下吗?”

    “当然要回去啊!”郑嘟嘟瞪大了眼,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专门在等三姐回来的,不然半年前就跟爹娘回家了,我还要回家读书呢!今年的状元虽然被别的书院夺走了,但榜眼、探花都是从江南书院出来的。温家的大哥哥上次还落榜了,因为在江南书院读了三年书,今年就一下子考中了探花,可把温家的伯伯和伯娘高兴坏了。他们都说江南书院好,我以后也要去那里上学!”

    云萝不置可否,毕竟以郑嘟嘟这爱玩不十分专心学习的样子,等他能考进江南书院,还不知要多少年以后。

    文彬还更靠谱一些。

    长公主虽然没有打扰他们姐弟俩说话,但一双眼睛却已经在云萝身上打了个好几个转,此时终于寻着了插话的空隙,便说道:“瞧你这灰头土脸的,快先去洗漱,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吧。”

    郑嘟嘟被长公主的话转移了注意,煞有其事的点头说道:“三姐,你身上都有汗味了!”

    云萝……云萝真想打死他!

    但话虽那样说,郑嘟嘟却依然颠颠的跟在云萝左右,赶都赶不走的样子。

    大半年没见,他可想三姐了!

    他如今长大了,再不是那个半年不见就连三姐样貌都不记得的笨小孩。

    在进浴室之前,郑嘟嘟终于被赶了出来,他一脸无辜的站在门口,惹得身旁丫鬟们忍不住偷笑。

    他也不生气,看了她们几眼后就转身在门口的台阶上托腮坐了下来,还一点都不打扰他跟云萝说话。

    “三姐,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我还想去看你和大军一起进城呢,那肯定威风极了。”

    隔着屏风和房门,云萝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成千上万个人,你到时候恐怕都找不到我在哪里。”

    “怎么会呢?三姐肯定走在最前头,或者,往景哥哥的旁边找就对了!”

    长公主站在他面前,闻言不由伸手点了下他的额头,他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云萝这一洗,就洗了大半个时辰,几乎要把身上的皮都给泡皱了,还有些意犹未尽。

    洗干净,她脸上那道之前被脂粉和灰尘遮住的疤痕就露了出来,惊得长公主几乎要跳起来,捧着她的脸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脸上为何会落下这样一道疤?”

    云萝伸手摸了摸,不在意的说道:“之前与捷报一起送回来的信件上不是说了吗?敌军袭营,我受了点伤。”

    长公主的脸上闪过明显的怒气,怒斥道:“你也没说竟是伤在脸上!”

    云萝安抚的拍拍她的背,说道:“不用担心,疤痕已经很浅了,以后就会消失的。”

    长公主并没有被安慰到,手指小心的触碰这道疤痕,说道:“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这疤痕仍这样显眼,当初得是被伤成什么模样?”

    “就是这样细细长长的一道。”云萝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伤口略深,所以恢复得慢了些,现在就这样浅浅的一条,多擦点胭脂水粉就看不见了。”

    “擦什么擦?那是什么好东西不成?”长公主皱着眉头轻斥道:“又不是再好不了了,在彻底痊愈之前莫要往上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自己就精通医理,竟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云萝的眼里浮现笑意,乖顺的点了点头。

    郑嘟嘟用力的抬起头看她,此时也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安慰道:“三姐还是很好看,比以前更好看了。”

    长公主摸摸他的头,笑骂了一句,“马屁精!”

    他还不乐意,特别义正言辞的说道:“才没有!三姐本来就是最好看的,京城里那么多大姐姐小姐姐,都没有比三姐更好看的!”

    长公主被他这正经模样给逗笑了,这大半年来,郑嘟嘟留在她身边,可是给她带来了不少乐趣,也亏得他,让整个长公主府都鲜活极了。

    想到他不久后就要回自己家去,还真是舍不得。

    进了隔壁的花厅,长公主把云萝安置在身前,拿帕子给她轻轻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她这一趟去西北的情况,云萝皆据实已告。

    郑嘟嘟还对他之后不能在大军入城的时候看到三姐威风模样的事情耿耿于怀,连连问道:“三姐怎么先回来了?事先也没个通知,不然我还能出城去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