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傻女〕〔黄河镇妖司〕〔重生后她惊艳了全〕〔混沌天帝诀〕〔万古第一神〕〔逢春〕〔江湖枭雄〕〔大明1551〕〔七零炮灰是个狠人〕〔红龙皇帝〕〔背锅大掌门〕〔秘战无声〕〔我的二十四诸天〕〔军嫂重生记〕〔顾九墨离辰〕〔超强狂婿〕〔上门为婿〕〔求求你当个妖吧〕〔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之我有灵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3章 老太妃和孙媳妇
    时隔五年,景玥再次大败西夷,今日凯旋,全京城的百姓都涌上了街头围观,万人空巷,从西城门到皇城的西元街上却人山人海,比过年时还要更热闹。

    大军入城,威威赫赫,冲天的血气和杀意震得人们瞬间静默,然后轰然沸腾。

    不知是哪个胆大的小娘子起的头,绣帕、香囊,随身佩戴的一些小饰物如雪花般的从街道两边飞向了中间的将士们。

    作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景玥自然也是无数小娘子投掷的目标,不过他之前几年在京城小娘子群中有着一个怎么不好的名声。

    五年前,他少年风华,惊艳了全京城。

    五年后,他也不过才将将成年,却再次带着他的将士们败西夷,凯旋入城。

    看他一身戎装,高居马上,明明谁都没有看,却俨然是所有人注目的焦点,让年轻的、年少的小娘子们仿佛忘记了他是怎样的辣手摧花,对娇弱的小娘子也从不手软,让她们又爱又恨,恨他不懂怜香惜玉。

    郎君们也在看他,看着他身后气势如虹的将士们,仿佛看到了战场厮杀、金戈铁马。这让他们忍不住的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能从戎护国,到沙场上撒一腔热血。

    “看到这些小姑娘热情的样子,仿佛看到了五年前的场景,一扫小王爷之前在小娘子堆里的坏名声,恐怕又得让他烦恼上一段时日了。”

    街边的某个茶楼雅间里,景老太妃正坐在里面看孙儿回京,听到身旁老仆的话,她的目光却始终落在窗外景玥的身上,含笑说道:“他能平安回来比什么都好,别的,我一个糟老婆子就无需管那么多了,也管不了。”

    老嬷嬷躬身说道:“安宁郡主前日傍晚就回城了,在家歇了一晚,昨日一早进宫,至深夜才回府。”

    老太妃神色一动,侧头朝两边和对面的雅间张望。

    那老嬷嬷见状,便说道:“长公主几日前就定下了雅间,老奴来迟一步,两边的雅间都被人先定走了,便就近定了这里,我方才还听人说长公主一早就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了,就在我们左边隔了两座雅间的品芳阁。”

    老太妃把头探出窗外往左边看去,就是那么巧的,正好看到了趴在窗台上,兴致勃勃的胖嘟嘟。

    他不知在吃些什么,小脸鼓鼓囊囊的说话的工夫都没有,一双眼睛倒是亮晶晶的看着从远方绵延而来的大军,忽然转头不知跟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

    老太妃似乎还能看见他说话时,从张开的小嘴里往外喷洒点心碎末。

    只是这里太过嘈杂,她老人家的耳朵不大灵光了,没能听见他的说话声。

    但随后,她就看见一只白嫩小手伸了出来,直接捂住胖嘟嘟的嘴,云萝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窗前,低头似乎在训斥他什么。

    老太妃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congshixd.nbsp;  稀罕地看了两眼,然后一脸心疼地说:“西北那边的日头总是格外晒人,这丫头瞧着被晒黑了不少。”

    老嬷嬷也看了两眼,说道:“老奴瞧着倒是没多大差别,还是比别家小娘子更好看。”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老太妃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她说了一句废话,却又说:“他们年轻的小娘子跟我们这些老皮子不一样,平时脸上多冒出个红疹子都跟天塌了似的,安宁她瞧着确实黑了不少,回到京城之后,周围都是白白净净的小娘子,又娇生惯养,真正好性儿的可没几个,手段更是千奇百怪,她出去玩耍的时候也不知会不会被人嘲笑欺负。”

    真是操碎了老太太的心!

    老嬷嬷也是担忧的一皱眉,随之展颜笑道:“您就是多虑了,有陛下和长公主殿下在,哪个敢欺负安宁郡主?再不济,咱小王爷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心上人啊。”

    说到心上人,老太妃也不由得展颜,好奇道:“这大半年相处下来,也不知那两个孩子有进展没有,老身的这个孙媳妇何时才能抬进门?”

    &ngdhxmetal.bsp;  “咱小王爷人品样貌都是顶尖的,之前是没遇上钟情的小娘子,也是那些姑娘自个儿没规矩,才会惹他动怒,行事略微出格了点,还被那起子小人传出些不好的名声来。但如今他有了意中人,恨不得把人捧在手心,哪个小娘子挡得住?”

    老太妃听得高兴,又忧心的说道:“他爹当年就是凭着那股子不要脸的劲把他娘娶回家的,不过我瞧着他脸皮没他爹那样厚,在安宁面前也有些畏畏缩缩的,这追求意中人,脸皮太薄了怎么能行?”

    “小王爷那是真正把安宁郡主放在心上,才会小心翼翼,不然,您何时见过他在别人面前那般模样?”

    景玥终于走到了楼下,老太妃暂且放下聊天的事儿,忍不住站起来从窗户探出了半个身子,努力的张望着她挂心了近一年的孙儿。

    甲胄在身,遮挡了他全身上下的几乎每一个角落,就连脸也只能看见半张,但只这半张脸,就够老太太仔仔细细的看上许久了。

    郑嘟嘟也趴在窗台上往下看,忽然指着下方转头跟云萝说道:“三姐三姐,他们全部都骑着马呢,好厉害,我以后也要当大将军!”

    所以你是为了能骑马才要当大将军的吗?

    孩童的声音清脆又格外的有穿透力,即使环境嘈杂,周围还是有许多人都听见了他的话,转头看到一个圆头圆脑的小子,不管认识的或不认识,大都会心一笑。

    这个时候,嚷嚷着说以后要当大将军的小孩,可不止一个两个。

    景玥正走到楼下,从进城到现在一直目不斜视的他在听到这个耳熟的声音时却忽然转头看了过来,看到的却不是趴在窗台冲他兴奋挥手的郑嘟嘟,而是站在郑嘟嘟身后的云萝。

    这近一年来,他习惯了每天都能看见阿萝,突然两天不见,真是想念的很,梦里都是她。

    &97qqgw.nbsp;  所有附近的人都看见,景玥笑了,他冲着路边茶楼上的一座雅间,笑得不知有多好看。

    云萝突然感觉投向她这边的目光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善意的或带着打量的,还有更多的羡慕嫉妒,这些大多来自年轻的小姑娘。

    云萝默默的后退一步,至少避开了从两边投过来的目光,然后瞪了景玥一眼,眼里就差写上几个字——招蜂引蝶!

    景玥只看了一眼,就已经从楼下经过,郑嘟嘟几乎要把自己从窗户掉出去了,指着跟在景玥身后不远的虎头说道:“三姐,那个大哥哥一直在对我笑。”

    这话一听就知他肯定不认识虎头了。

    大军过后,集聚在街道两旁的人们也各自散开,长公主等到外面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起身带着两个孩子走出雅间,但还是遇上了有心等待的人。

    比如,景老太妃。

    长公主此时看到她老人家,莫名的有些怕,脸上也不加掩饰的露了出来,“您老怎么还没回去呢?”

    老太妃笑得格外慈祥,先是一把拉住云萝,然后空出手来摸摸郑嘟嘟的头,笑眯眯的说道:“隔着几间屋都听见了你发下的弘愿壮志,但大将军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郑嘟嘟回头看了云萝一眼,然后说道:“我每天都有练武,是哥哥教的,哥哥是三姐教的,可厉害了!”

    “是吗?练多久了?”

    他挠挠头,说:“我那时候还小呢,不记得了。”

    老太妃被逗笑了,摸着他的头说道:“你现在也不大啊,还要更小,那得是什么模样?”

    “我已经长大了!”他义正言辞,“小嫣儿那样的才是小孩子呢!”

    旁边的老嬷嬷笑着对老太妃说道:“真是个机灵的小郎,让老奴忍不住想起咱小王爷小时候,他那时也总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

    景玥若是听见这句话,大概是要叫屈的,他的确是大人没错,只是别人看不出来。

    老太妃顺着她的话头说道:“一晃眼,他就真的是个大人了,都到了该娶妻生子的年纪。”

    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云萝,“他自小就是个眼光高的,寻常人连被他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之前还传出些风言风语,我见他那行事作风和浑不在意的作态,差点就以为他这辈子都遇不上能让他钟意的姑娘了。亏得你出现,我就算现在闭眼也不担心无颜去见他爹娘祖宗了。”

    云萝:“……”

    长公主:“……”

    您老这目标也太明确了!这不能说得稍许婉转些?

    她那样精明的一个老太太,此时却仿佛看不见长公主不乐意的脸色,拉着云萝一个劲的说话,好话、坏话、埋汰话轮番上场,间或还装个可怜,抹一把辛酸泪。

    她一个年老体弱的老太婆拉扯大一对嗷嗷待哺的孙儿是多么不容易,如今想要给孙儿娶个媳妇,都怕姑娘嫌弃景家太过单薄。

    长公主想说,卫家也人丁单薄,这一辈就剩兄妹二人了,却怕老太妃接一句“绝配”,让她更加的无话可说。

    这位老人家什么话说不出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