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4章 赏功宴
    &nbs三天之后就是赏功宴,文武百官及官眷再次济济一堂,另一边就是三天前入城的部分西北将士。

    论功行赏,泰康帝对他们并不吝啬,赏银、升官,还册封了两个爵位。

    虽都是伯爵,但两位新晋伯爷还是得到了满堂恭贺和羡慕。

    一个爵位就是至少三代的富贵啊。

    这两位新伯爷,一个是已年近花甲的朱老将军,另一个就是傅彰。

    封了爵之后,朱老将军就要从军中退下了,之后就留在京城含饴弄孙,颐养天年。而傅彰仍镇守边关,此次并未随大军回京,册封的圣旨还是他夫人季千羽代为领旨的。

    但季千羽并没有入宫赴宴,因为她还在月子里。

    是的,在傅彰出征后的一个月,季千羽诊出了身孕,如今刚刚生下一个儿子,尚未满月。

    圣旨送到傅府,傅夫人领旨后虽不能亲自入宫谢恩,但天使却把傅大姑娘抱进了宫里。

    从寻常将军府小姐到伯府千金,反正小嫣儿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差别。

    她如今已经走得很利索了,从天使把她交给云萝开始,她就一直粘着没有离开,还趴在云萝的腿上,跟她探听爹爹的事情。

    爹爹什么的,她其实不大记得了,但还是问得很认真,听得很仔细,表示回去后她还要好好的跟娘转述。

    看着她说话都还打磕巴的样子,云萝对于她是否能够把话转述清楚表示怀疑,但听到她稚言稚语询问的时候,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了她。

    小姑娘虽还是懵懵懂懂的年纪,却十分机灵,察觉到师姐没有像其他大人那样,总是用糊弄小孩子的态度对她的问题敷衍了事,就……就更喜欢她了!

    于是她越问越多,又是不知收敛、不知天威的年纪,很快这周围的一片都几乎是她叽叽喳喳稚嫩的声音。

    许多人都被她的声音吸引,转头望了过来,然后对她善意一笑。

    景老太妃就在旁边,招手想要把她叫过去,她还不乐意,靠着云萝说道:“阿太您自己玩。”

    老太妃见状笑道:“这么喜欢你师姐,不如跟她回家去算了,她家里还有个小哥哥,也能陪你玩耍。”

    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拍着手说:“我知道,嘟嘟哥哥,他不好,老是欺负我。”

    说到后面,两根小眉毛都皱到了一起,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云萝察觉到总有视线落在她身上,转头看去,就看到了坐得板板正正的郑虎头。

    他虽然坐的端正,两只眼睛却咕噜噜的一直往云萝这边张望,对上目光后,又朝她咧嘴一笑。

    云萝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拘谨和不自在。

    他身边和他一样第一次进宫的其他人,也是和他几乎一样的表现,肃容端坐,瞧着就是一副让人不好亲近的样子。

    云萝忍不住嘴角轻扬,然后被西夷使者觐见的通禀声拉回注意。

    一直到封赏结束,在外面等了半天的西夷使者才被带进宫殿,觐见大彧的皇帝陛下。

    这并没有给他们减少丝毫亲身经历打败了他们大漠的将士,却得到敌国皇帝封赏的尴尬,因为他们刚才站在外面,已经把所有该听的都听见了,此时在大彧满朝官员的注目中进殿,只会更加的威压深重。

    这跟他们原先预估的有些不一样,天朝上国、礼仪之邦,不管是战败上供还是平常的两国往来,他们以前一直都是和大彧的官员一同进殿入席的,像今日这样让他们单独在殿外等了半天、听了半天的武将封赏才被宣召的境况,还是第一次。

    &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要如何接待他们这件事在这两天的朝堂上还闹出了点不小的风波,某些大臣认为,如此刻意的轻慢羞辱西夷使者,有失大彧的风度。

    可惜泰康帝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仁君,他跟历代的先祖都有一点特别的不一样,那就是脸面于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在他受权臣辖制,姐夫为保护他而命丧眼前,曾经活蹦乱跳的姐姐也成了病秧子,唯一的太子还差点莫名被害,移了性情的那些年,他就已经不把脸面这个东西放在心上了。

    现在,他就是想要羞辱西夷使者!

    因为这些背信弃义的东西,大彧死了多少英勇战士?又损失了多少钱财粮草?这一年来他吃不好,睡不好,提心吊胆到现在,就不许他给自己找点痛快?

    他还想把那一片草原纳入大彧的国土呢!

    指尖摸着这几天一直藏在袖子里的那份崭新與图,泰康帝飞快的朝景玥递了个眼色。

    拜见之后,西夷使者奉上了厚厚的赔偿单子,泰康帝虽然早已经知道了西夷要赔大彧些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当堂认认真真的又从头看了一遍,然后才邀请他们入座。

    这一通操作下来,西夷几位使者的脸色变了又变,但心里有再大的怨气也只能忍着。

    不忍又能如何?身为挑起战争却又被打败了的战败国,旁边还有刚从战场上退下来,身上的血气都没来得及散去,又对他们虎视眈眈的西北将士,他们从被景玥羞辱到如今的被大彧天子轻慢,都快要习惯了。

    宫女鱼贯而入,撤下了各位桌案上的盘盏,重新换上御膳房出来的美味佳肴。

    宴席从这里,才算是刚刚开始。

    推杯换盏,轻歌曼舞,一切都似乎十分的欢快和睦,直到酒宴过了大半,西夷的使者突然站起来说道:“彧皇陛下,我大漠的三公主亲自编了一支舞曲,要进献给您,人已经在殿外等候多时,请陛下欣赏。”

    泰康帝下意识侧头看一眼身旁的皇后,然后瞪一眼另一边的景玥,之后才淡淡的说了个“宣”字。

    景玥仿佛没看见,只与皇后换了个眼色。

    泰康帝气得捏紧了酒杯,却又有些无奈。steelsbook.

    他给不了皇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许诺,景玥这个小鬼就一直在暗戳戳的跟他作对,导致皇后把他当皇帝,当夫君,当亲人,但就是缺了点男女情爱。

    他敢毫不犹豫的说,皇后愿意为他去死,但一点都不敢确定,她对他有几分深情。

    放下酒杯,泰康帝有些气闷的想着,罢了,反正太子都生了,皇后到死都得跟他埋进同一座墓穴,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瞎矫情!

    但下面西夷的三公主究竟跳了个什么舞,他是一点都没有记住,恍惚好像是五颜六色的一片,甚是晃眼。

    一曲舞罢,西夷三公主跪在下面等待他的赞赏或垂怜,所有人都在等待他先开口,他们也好根据他的话意随时更换立场。

    泰康帝沉默了会儿,然后淡淡的点头说了句,“甚好,入座吧。”

    西夷使者有些懵,大彧的大臣们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皇上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们是该出言赞赏,还是轻慢奚落?

    脑壳疼!

    三公主坐在西夷使者旁边的座位上,刚经历激烈的舞蹈,她的脸上染着红晕,越发娇艳,整个人都似乎在闪闪发光,引得不少男子都忍不住往那边多看了一眼,然后被坐在身旁的夫人或姐妹长辈给掐了。

    云萝一下子看到好几张龇牙咧嘴、强忍疼痛的脸,还有三公主朝她投射出来的两道目光。

    那目光有些奇怪,打量中带着探究,还有毫不掩饰的恶意。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然后没甚兴趣的收回了目光,抓住小师妹意图伸进汤碗里去捉鱼的小爪爪,从另一个点心盘子里挑了个用萝卜雕刻而成的小花,给她玩。

    没有鱼,有一朵萝卜花,她也很满足,捏在肉肉的小爪爪里好奇把玩,突然张开嘴“啊呜”一口咬下了半边花瓣。

    下一秒,生萝卜的辣味充满了她的口腔,呛得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个包子的模样,急忙把萝卜花吐出来,一起从嘴角流出的还有连绵不绝的口水。

    这一番动作把旁边的几个夫人和姑娘都逗笑了,邻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忍不住凑近过来,伸手在她脸上戳了一下,一下子又戳出了傅大姑娘的满嘴口水,吓得她连忙掏出帕子给她擦擦,还好奇的看着小嫣儿手里抓着的另半边萝卜花,问道:“这个花儿是什么滋味?”

    满嘴口水忍不住,小嫣儿凑过去又在这个小姐姐的帕子上蹭了蹭,然后转身无情的投进了云萝怀里。

    小姑娘抓着湿答答的香帕,无措的看着小嫣儿的后脑勺,憋着小嘴还有些委屈。

    长公主给她递了一块奶糕,说道:“娴儿莫恼,妹妹这是害羞了。”

    她表情一缓,又有些羡慕地看了眼埋在云萝怀里的小嫣儿,捧着奶糕,细声细气的说了句:“谢过姑姑。”

    她身后的老太太摸摸她的头,笑着对长公主说道:“我们家里也没个跟她能玩到一处的姐妹,看到别人家的姐姐妹妹就喜欢得不得了。”

    “婶婶若不嫌弃,不如得闲时带娴儿来我家坐坐,只是我家浅儿是个闷性子,半天说不上两句话,恐怕会冷落了客人。”

    云萝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个老太太和妹妹,以前都不曾见过。

    这边其乐融融,对面的西夷三公主却气得堵心,这种用尽全力挥岀一拳,却绵软无力的感觉,就像是一口血堵在胸口,吐不出,咽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