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6章 先定个亲
    皇后的一句话让泰康帝当即就偃旗息鼓了,想想又觉得皇后说得对,不过一妾室,哪里值得他一国之君放下身段去说媒?没得抬举了她,坑害的还是自己的亲外甥女!

    听说老太妃昨日还亲自登门长公主府,替景玥向安宁提亲,阿姐当时虽没有立刻答应,但这门婚事吧,八九不离十。这么一算,景玥这个臭小子,以后是不是得跟着安宁叫他舅舅?

    反正不论如何,安宁跟着景玥叫他姐夫,他是绝不答应的!

    泰康帝摸着小胡子,心里暗戳戳的莫名有点爽。

    皇后说了一句话后就不再理他,看了眼西夷三公主,又看着景玥说:“我们景家,从祖父到父亲皆不曾纳妾,你自己要想好,要不要往家里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身为皇后,说出这句话其实不大合适,显得不够贤惠,但是满朝文武谁也不敢说一句不好,管天管地,他们还能管到景家男人纳不纳妾?

    怕不是想被瑞王爷抽死吧?

    其实皇后打人也挺疼的。

    景玥正色道:“阿姐放心,我也不想让脏东西污了自家的地。”

    太康帝的心里有些酸酸的,这大约就是皇后愿意为他生为他死,却唯独不予他深情的原因吧?

    西夷的嫡庶之别并不很分明,但所谓入乡随俗,大彧人把他们的公主与小wuzhuyu.妾相提并论,还是让西夷使者和三公主恼羞成怒,变了脸色。

    况且,即便是在他们大漠,大妃和其他侧妃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只是差别没有大彧这般大,更何况是跟女侍女奴等同的小妾?

    这就是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羞辱!

    不仅仅是羞辱他们三公主,更是把他们整个大漠都给羞辱了。

    使者们站到了三公主的身后,愤然道:“彧皇陛下,您的子民正在试图再次挑起两国的战争!”

    今日进宫受赏,正坐着看热闹的几百名西北将士听到这句话,霍然站了起来,一双双怒目圆睁,瞪着他们,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把他们撕碎。

    西夷的使者们瞬间就怂了,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一次,是他们不敢直面大彧的锋芒,主动求和投降,而大彧并不惧怕跟他们继续战争。

    说不定,这些凶恶的西北战士还巴不得能跟他们继续打,然后立下赫赫战功,以此加官进爵、荣华富贵金满堂。

    头使看向了乖巧窝在云萝怀里的傅大姑娘。

    这个小丫头的父亲就是那个跟在瑞王爷身后的傅彰将军,作战十分凶猛,前后杀了他们大漠不知多少勇士,而今天,他被大彧的皇帝封为了伯爷。

    小嫣儿悄悄的往云萝怀里缩了缩,有些怕怕的看着这个长相奇怪的大叔。

    她不怕大胡子,却有些害怕他的眼神。

    然后下一秒,她就被云萝扭过脸护进了怀里。

    云萝抬头看向他们,说道:“你们的大彧话说得很好,但我们大彧有一个词叫自取其辱,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三公主忽然转头看向云萝,说道:“安宁郡主才是恼羞成怒吧?你害怕瑞王爷被我抢走,所以才故意这样羞辱我。”

    云萝淡漠的瞥她一眼,“你抢不走。”

    平静,却格外的信心十足,三公主脸色变换,忽然说道:“我要跟你决斗!”

    温如初突然在旁边嗤笑了一声,忍不住又插嘴说道:“你们西夷人真是奇怪,之前要跟我决斗,现在又要跟云萝决斗,我似乎记得两三年前,你们的大王子前来朝贡,想要求娶云萝,还说要跟瑞王爷决斗呢。你们是不是都不把人当人,随便打个架决斗一场就能把人赢当个物件似的回去?”

    温夫人又掐了一下乱插话的闺女,斥责道:“瞎说什么大实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温如初怨念的看了眼亲娘,下手这么狠,身上都不知青了几块,肯定不是亲生的吧?

    但反正她最想说的话也已经说了,闭嘴就闭嘴呗。

    云萝又把西夷三公主认真打量了一圈,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思说出要嫁给景玥的话,若我没有记错,来京城的这一路上你还几次三番的意图看望乌桢,反倒把自己的亲兄长放到了一边,想必是情深义重。”

    泰康帝忽然坐直了身子,“乌桢?”

    云萝的话语被打断,就淡定的接过舅舅的问题,“就是那个前几年从大彧逃回去的乌桢王子。”

    泰康帝似笑非笑的看向几名西夷使者,说:“若朕没有记错,几年前你们的大王子来使大彧的时候,说起乌桢王子,他说他们也不知乌桢从我大彧逃离之后去向何方。”

    使者们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头使便躬身说道:“彧皇陛下恕罪,此事我等并不知晓,或许是当时大王子为了保护他的表弟,而对陛下撒了谎吧!”

    这是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罪过都推到了他们的大王子身上。

    反正大王子如今还被关在大彧的牢房里,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大漠。

    三公主听了之后,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怒色,刚要出言反驳就被他们制止并强行拉回到了座位上,同时还向泰康帝赔罪道:“三公主第一次来大彧,还不知大彧的规矩,行事冲动惹了笑话,请陛下恕罪。她既然是我们大王送给陛下的诚意,那么一切安排都理当听候陛下旨意,大漠绝无二话。”

    他们现在也不敢让三公主继续胡闹了,自取其辱,更怕她坏事。

    之前还以为她能给景玥找点麻烦,没想到反而被大彧的两个小丫头给带头羞辱了!

    这个安宁郡主平时不声不响的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他们这一路过来也没机会跟她正面打交道,没想到她说起话来竟这样的让人招架不住。

    还有那个黄衣姑娘,简直比大漠的姑娘还要张扬。

    不是都说大彧的姑娘温柔如水,说话都轻声慢语的,听到大点的声响就会把她们吓坏吗?

    事情闹了一场笑话,到此时似乎又回到了原地。

    泰康帝的目光在殿下扫了一圈,从宗室子弟到勋贵世子,再到文武大臣家的年轻儿郎,最后看了眼西zhitd.夷三公主,总觉得不管把她许给谁,都是坑害了那一家人,怕是要对他这个皇帝心生怨恨的。

    赐给他看不顺眼的人家?他还怕他们内外勾结坑害了整个大彧王朝呢。

    景玥这个臭小子还真是给他找了个麻烦,他自己还不愿意接手。

    一边暗戳戳的决定散宴后找阿姐说说心里话,维持一下姐弟感情,一边,泰康帝说道:“那就留在宫里吧,封个……漠妃,皇后安排一下。”

    进吧进吧,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虽然这个封号起得有点随便,但紧跟着就是西夷谢恩,群臣恭贺,宴席上转眼又热闹了起来,只除了西夷三公主脸色惨白的被宫女从宫宴上带了下去。

    云萝对此没有丝毫同情,毕竟这个人刚才还想来跟她抢景玥呢,也不知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目的。

    尘埃落定,长公主就开始生气了,旁边座上的景老太妃拉她说话都不理睬,惹得老太妃笑声连连,指着她说:“孩子们都能娶妻嫁人了,殿下如今怎么反倒越发的小孩子脾性?”

    长公主轻哼了一声,扶一下鬓边的步摇,说道:“您老自然是高兴,一句话就把我家浅儿给定下了,我这个当娘的还连个意见都不好提。”

    “罢罢罢,确实是我唐突了,不如赶紧商量一下何时适宜纳采问名,我家定备上厚厚的聘礼,不叫安宁受一点委屈。”

    长公主……长公主好生气,还不能反驳,毕竟老太妃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自家闺女也没有否认,此时她这儿再反悔,岂不落了她宝贝女儿的脸面?

    便说:“您老挑个日子吧,不过事先说好,三书六礼,任何一样都不能减薄了我家浅儿,但凡是有一点叫我不满意的,我这儿都过不去。还有,我家浅儿年纪尚小,我得多留她在家几年,迎亲之事得往后挪。”

    老太妃笑眯了眼,只管点头全应了下来。

    定了亲就是她景家的半个媳妇了,还怕她跑?

    云萝坐在边上,往那边看了一眼又一眼,这种事难道不是该在私下里说,并且先问问她的意见吗?

    察觉到闺女的目光,长公主轻飘飘的瞪了她一眼。

    这门婚事,难道不是你自己先答应了阿玥?

    云萝……云萝无话可说。

    景玥坐在另一处,将士堆里,远远的看到祖母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大约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心里顿松一口气。

    突然有点感激西夷三公主闹的这一场了怎么办?不然单只是想让长公主点头答应定亲就不知还得费上多少劲。

    先定个亲,定了亲之后,成亲还会远吗?

    忽然觉得杯中酒都格外香醇,目光不受控制的直往云萝身上飘。

    &nb 虎头忽然悄悄的摸到了他旁边,轻声问道:“大将军,您真跟小萝定亲了?”

    虽然是大将军,但心里怎么就这么不乐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