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69章 阿萝,别这样看我
    今日天气不错,融融暖阳为寒凉的初冬添了几分温度,而在这个万物凋枯的时节,花园里精心培育的花草仍有绿意艳色。

    云萝一进小花园就看见了站在一株茶花前垂目观赏的景玥,他今日收拾得格外好看,红衣黑袍黑玉冠,墨色腰带上锦纹环绕,点缀着剔透润泽的白玉石,也将劲腰勾勒,蜂腰猿背,长身玉立,精妙无双。

    听到声响,他转头看向云萝,展颜一笑,一下子就把他身旁开得正艳的茶花都给比了下去。

    “这株十八学士开得正好,阿萝过来一同赏析?”

    云萝瞥了那茶花一眼,面不改色的说道:“这是用金钱堆积而成的,自然好看。”

    景玥眨了下眼,不禁莞尔。

    好好的气氛被她一句话就给破坏了,景玥伸手刮了下她的脸,察觉到她脸上被寒风吹出的凉意,又用温热掌心给她捂了捂。

    云萝目光一顿,垂眸瞥向捂住她脸的两只手,然后抬眸看他,问道:“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捂暖了脸,就又去捂她的手,握进手心里后才发现她的小手比他的似乎还要更暖一点,但抓住了,他就不想松开了。

    见她神色无异,他就放心大胆的抓着不放,还忍不住的揉了揉、捏了捏,并说道:“今日下聘,此后你再想反悔就不能够了,想到这个我便忍不住的心中欢喜,见不到你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云萝看着他低垂的眉眼,神色中不由得多了点异样,想起刚才在屋里时,叶蓁蓁说的那番话,便问道:“我是不是太冷淡了,总让人觉得我并不在意你?”

    景玥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会这样想?你对我分明是与旁人大大的不同,那些人不了解你,你又何必管他们说三道四?我知你是在意我的,就够了。”

    “所以,你并不需要我改变,表现得对你热情一点,多在意一点?”

    景玥可疑的沉默了下,随之轻咳一声,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云萝微侧头,不由得眉眼轻弯,浅浅的露出了一个笑。

    这个笑好看极了,仿佛三春暖阳,不娇艳,却在一瞬间使积雪消融,浮出了冰雪下的灼艳芬芳,那一双天生带钩的狐狸眼中都浮动着魅色。

    景玥忽然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捂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口,喉结滑动,然后倾身在自己的手背上小心的印下了一吻。

    “阿萝,别这样看我。”他哑声道,“我会受不住的。”

    他对她从来都毫无抵抗之力,之前她淡漠冰冷,他尚且能勉强控制自己不越雷池,此时她突然对他笑得这样可爱,让他怎么受得了?

    云萝忍不住的眨眼,睫毛在他的掌心拂过,一直痒到了他的心里。

    他的视线又不受控制的往下移,落到了他手掌下方娇嫩的嘴唇上,不由得呼吸一滞。

    虽然被捂住了眼睛看不见,但云萝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流连,又眨了两下眼,在景玥尚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往下一拉,然后踮起脚尖凭着感觉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景玥……景玥脑子里都是“嗡嗡”的,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再听不见其他的声音,被她亲吻的脸上也热辣辣的,一瞬间就全身都灼烧了起来。

    云萝却已经松手,并后退了两步,表情依然平静又淡定,仿佛刚才把景小王爷拉下来亲了一口的那个人不是她。

    远处传来孩童的嬉闹声,郑嘟嘟和太子殿下领着两个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小郎“哒哒哒”的跑了过来,风吹得他们鼻子尖儿都红通通的,他们却混不在意,只顾嬉戏打闹,身后还跟着一团圆滚滚的毛球。

    那毛球黑与白相间,比当初刚送到云萝手上的时候大了许多,已经是一只成年熊的模样了,却依然憨态可掬,不失萌性。

    毛团子走起路来慢悠悠的,却几步就能撵上一个小郎,但是每当它想对小郎们做点什么的时候,身后跟着的饲养人就会上前把它拉扯回去。

    养了快两年,这团子如今虽然一般不伤人,但其杀伤力仍是巨大且不可预知的,眼前这些小郎可都是各家的小祖宗,磕了碰了都是大事,所以看看行,在饲养人的看顾下摸摸毛也可,滚到一起打闹就免了吧。

    他们大呼小叫的冲进了小花园,就像是几只野猴子,太子虽比另三人多顾着几分仪态,却也衣袍散乱,发髻都歪www.zsttc.了。

    看到小花园里的两人,他们急忙停下了脚步,几双眼睛瞪大了看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郑嘟嘟下意识遮了下乱糟糟的鞋子,仰着脑袋冲云萝嘻嘻的笑,问道:“三姐,景哥哥,你们怎么在这里?”

    太子转头,不高兴的看着他说道;“这是我舅舅,你怎么能叫哥哥呢?这样显得你好像还是我的长辈。”

    郑嘟嘟茫然说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啊,而且……而且景哥哥以后就是我三姐夫了,我三姐不也是瑾儿哥哥的表姐吗?那你以后要叫景哥哥舅舅还是姐夫?”

    太子的眼珠子滴溜一转,悄默默的看向了景玥。

    在几个小郎冲过来的时候,景玥就已经从旖旎中被惊回了神,此时对上外甥那个暗戳戳的小眼神,当即就冷笑了一声。

    太子……太子殿下当即就怂了,乖乖的拱手喊了声:“舅舅。”

    又喊云萝一声:“姐姐。”

    跟他们一块儿过来的另外两个小郎忽然“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好奇的看看云萝和景玥,又转头问太子,“太子殿下,你的姐姐以后要嫁给你舅舅吗?”

    此话一出,就连云萝都不由得表情古怪,这种差辈真是莫名的羞耻。

    景玥嘴角一抽,看向太子的眼神里都是嫌弃,然后对疑问的蔡嵘小郎说道:“这有何稀奇的?真论起辈分,你爹恐怕还要叫你娘一声姑姑呢。”

    蔡嵘小公子一脸的不相信,挺着小身板说道:“才没有!”

    景玥并不因这是个还没他一半年纪的小郎而轻易放过,“你的高祖母是卫家嫁出去的姑奶奶,与你曾外祖母乃是同一个曾祖的堂姐妹,论辈分,你母亲与你祖父是同辈的表兄妹,若不信,你大可以回家去问爹娘。”

    蔡嵘cpcjt.小公子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突然就“哇”的一声哭着跑走了。

    成功惹哭一个小郎,景玥又警告的看了眼太子殿下,太子慑于舅舅长年以来的淫威,心里抖了两下,不敢再继续扎刺挑衅,一左一右的拖着两个小伙伴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只是他们来了这么一回,小花园里的气氛却早已经被他们破坏得一干二净,景玥侧头凝视着云萝,心里有些遗憾,又有些火烧火燎的。

    伸手触碰刚才被亲吻的脸颊,只觉得格外烫手。

    此时阿萝还在他的眼前,四周无外人,他看着放在心尖上两辈子的小姑娘亭亭玉立,毛茸茸的一圈脖领随风轻拂,衬得她格外可爱,不禁轻唤了一声,“阿萝。”

    云萝转头看他,下一秒就被他扯进了怀里紧紧搂住,埋首在她的颈侧蹭了两下,轻声问道:“阿萝,你预备何时嫁我?”

    他就像是一个得寸进尺的坏人,明明之前还说只要先定亲就好,成亲的事他不着急,转眼就开始催促起了婚期。

    他真恨不得把她时时搂在怀里,揉碎到身体里,一刻都不舍得分离。

    他还想触碰她的身体,亲吻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和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想……

    云www.haojiasj.萝感觉他的双臂将她越搂越紧,也越来越热,直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飘进了鼻子,顿时眉心一蹙,伸手就把他推开了。

    景玥后退两步,一手捂着口鼻,目光闪烁,指缝间还有一丝血迹。

    云萝沉默了下,面无表情的问道:“上火?”

    说着,还迅雷不及掩耳的伸手给他把了个脉,景玥想躲都没来得及,那紊乱的跳动尽数落入云萝的手中。

    时间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缓慢,连空气都变得粘稠,但其实也就是几个呼吸之后,云萝往下瞄了一眼,特别正经的跟他说:“憋得难受也可以用手纾解,不然容易憋出病来,需要我教你吗?”

    景玥简直要落荒而逃,又忍不住的想问一句:你要如何教我?

    反手抓住她的手,景玥咬牙问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云萝依然谈定,朱唇轻启,缓缓说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身为一个大夫,知道这些事情很奇怪吗?”

    不,一点都不奇怪,只是你对着一个对你想入非非的男人说出这种话,难道就不知道他会扛不住的吗?

    景玥咬牙在她手上用力的捏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松手转身就要走,走出两步却又转回了身来,牵着她的手说道:“我先送你回去。”

    云萝看着他不敢往她身上落的目光,眉头一挑,忽然轻笑了一声,“好。”

    景玥的血槽已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对她做点不规矩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