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71章 低调进城
    进入十一月,京城就已经十分寒冷了,风呼呼的似乎能刮下人的一层皮,即便出了太阳也感觉不到多大的暖意。

    等到进入腊月,大雪落下,还会更加的寒冷。

    但是随着一步步往南走,天气反而逐渐温暖了起来,尤其是白天太阳高升的时候,晒在人身上,暖得让人后背能沁出一层细汗。

    长公主就喜欢在这个时候掀开马车的帘子,让阳光从外面撒进来,而她坐在太阳底下,被暖烘烘的阳光烘烤着,一连新鲜了好几日。

    “这日头,怎么跟春秋时节似的?”

    话虽如此,但长公主还是着凉了。

    清晨、夜晚,和没有太阳升起的阴雨天里,那种要钻进骨头缝里的湿冷让一直生活在京城的长公主殿下十分不习惯,不过是太阳落山后晚披了会儿氅衣,晚上的时候她就觉得鼻子微堵,着凉了。

    蔡嬷嬷一下子紧张得仿佛要天塌了,自从殿下的身子被郡主调理好,她已经很久没有生病了,此时闷着声儿咳嗽几声,就让蔡嬷嬷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些整天担惊受怕的日子。

    长公主自己反倒不怎么紧张,云萝也甚至淡定,让人熬了一碗红糖姜汤,然后在晚上睡觉时往被子里多塞一个暖炉,暖暖的捂着,没两天就好了。

    蔡嬷嬷觉得郡主这个手法略粗糙,尊贵如长公主,是吃不起药还是用不起珍贵补品?

    云萝却说,是药三分毒,补品吃多了对身体有害无益,不过着凉而已,多喝热水就好了,用自己的身体扛过来,以后还能少生病。

    长公主毫不犹豫的决定听闺女的。

    长公主生病并没有耽误行程,该走的还是继续走,甚至在清晨太阳尚未升起来的时候,云萝还多了一个拉着公主娘散步的任务,让公主娘更真切的感受一下南方的冷。

    这也就是云萝,若换个人敢这样折腾长公主殿下,把她一大早从被窝里拉出来经受寒风霜露,每每都冻得瑟瑟发抖,回去还要被灌一大碗姜汤,长公主殿下早已经生气了。

    如此不过几天而已,细心的蔡嬷嬷就发现,殿下不仅身体恢复了,连胃口都大了不少,每日吃下的饭食转化为身体的能量,使她气色变好的同时,还长胖了一点。

    从未听说过谁长途跋涉还会长胖的,郡主似乎有特殊的养身技巧。

    仔细看,嘟嘟小少爷好像也胖了些,随行的侍卫们虽略有疲累之色,但气色不算差,毕竟就算在荒郊野外,也有郡主给他们找肉吃。

    郡主逢林必入,小王爷时刻相随,带回来的兔子那是一串一串的,偶尔也能猎到一二别的野物,但最多的还是兔子,然后煎的烤的炖的,吃得人满嘴流油,蔡嬷嬷都担心这沿路的兔子怕是要被他们给吃光了。

    郑嘟嘟耳朵灵,听到了蔡嬷嬷的嘀咕,就啃着一只兔子腿跟她说:“嬷嬷别担心,兔子一窝就能生十几只,多了不但啃坏山林,还会跑出林子咬坏田里的庄稼,我们这是在为民除害呢。”

    蔡嬷嬷虽是个奴婢,但她一辈子伺候在长公主身边,从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说法。

    云萝此时在看随行侍卫趁着休息时间硝制兔皮,这硝制的手艺还是她之前教给他们的,如今光是兔皮就已经积累了一大车,便对他们说道:“越州城里有专收皮毛的商行,他们每年都会派遣商队往北方去收购各类皮毛,我们亲自送上门去应该能讲个好价格。到时候我请卫府的管事给你们带路,帮你们讲价,得了银子就大伙儿分了吧,大约每人都能添一件新衣。”

    其余侍卫们面面相觑,相处日久的罗桥当即笑嘻嘻的拱手说道:“那小的就先谢过郡主了,不仅送了一堆皮毛,还教了我等一门手艺。”

    云萝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算不上手艺,将就着学吧,这些皮毛多是杂色,也卖不了多贵。”

    说着就拍了下裙摆,站起来走了。

    旁边一个景家的侍卫凑了过来,指着放在最角落的那满满一大车皮毛,惊奇的问道:“郡主当真要把这些皮毛全部送给我等?”

    虽然一张皮毛不值钱,但是一车皮毛,还是能卖许多银子的。

    罗桥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有什么了不得的?我家郡主从不会把这些放在眼里,连榨豆油的秘方她都能刊登到报纸上告知给全天下的人,如今各地的油坊建了一座又一座,豆油的价格下降了不止一半,普通百姓都能吃得起,那个岂不是比这一车毛皮更珍贵chnmovie.?”

    何止是珍贵?油脂的摄入能在一定程度上节省粮食,且强健体魄。

    同时,以往不值钱的豆子如今虽依然比不上正经的粮食,但也能卖上一个好点的价格了。

    景玥看了凑一起议论的侍卫们几眼,转身跟上了云萝,“阿萝可知这一车毛皮能卖多少银子?”

    “一张灰兔皮在庆安镇上能卖二十多文钱,越州城要贵不少,应该能卖到三十四十文以上,挑出纯白毛色的,还能另外加价。这一车兔皮也就几百件了,给一百多侍卫分,勉强能添一件薄衫。”

    这是一个能用布替钱的时代,布匹是很珍贵的,即便是最粗糙的麻布,也要十几文钱才能裁上一尺。

    景玥忍不住摸摸她的头,然后就被她瞪了。

    他收手,倾身说道:“还有几日就要到越州城,拜见祖母和族中长辈之后,虽尚未成婚,但我也算是正经的卫家姑爷了吧?”

    云萝侧目,问道:“你何时是不正经的卫家姑爷?”

    景玥一默,然后就看着她眉眼舒展,缓缓的笑了起来。

    长公主远远的看着越凑越近的两人,用力咳嗽了一声,朝云萝招手说道:“浅儿,你过来一下。”

    等云萝走到面前,她拉住她的手就嘱咐道:“你们虽已定亲,但平日里也要多加注意,不可离得太近,省得有些人得寸进尺占你便宜,被人看见了还容易招惹闲话。”

    景玥:“……”他还站在边上呢,可否说得稍微小声一点?

    长公主就是说给他听的,说完了还瞪他一眼,眼里脸上都是警告。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但长公主看景玥,以前一直很顺眼,最近却越来越不顺眼了。

    景玥能怎么办呢?只有受着了,谁叫他要跟长公主抢闺女呢。

    云萝看了他一眼,手指在袖子底下轻轻的勾了他一下。

    触碰到那柔软的指尖,景玥不禁睫毛轻颤,反手就把这根手指连着整只小手都收进了掌心。

    长公主:“……”你们当我是瞎的吗?

    一路晃晃悠悠的往江南走,中途虽不停留,但也没有着急赶路,直到临近腊月,他们才抵达越州城门外。

    而此时,跟在车队最后面的毛皮已经有两大车了,以兔皮为主,也有零星的其他种类。

    看着这两大车皮毛,长公主不禁说了一句“作孽”,然后愉快的指使出城迎接他们的其中一个卫府管事,让他带人去把这两车毛皮卖了,好尽快给大伙儿分钱。

    卫府的管事也有些呆愣,疑惑的看看那两车东西,然后呐呐的领了命令,带着人去出售皮子,走到半路才想起来,卫氏也有专门收购各类皮子的商行。

    长公主低调入城,越州城内无人知晓她的到来,只以为是卫家大小姐又回江南了。

    在江南,卫大小姐比安宁郡主更为人所知。

    听说,卫大小姐和瑞王爷定亲了,此次回江南是特意领瑞王爷来拜见老夫人,还有拜访卫家的族老长辈taobao19.。

    越州城内的yanqingbook.官吏富绅纷纷递帖拜访,却全都被拒之门外,直到两天之后才有风声传出来,长公主殿下也来江南了!

    “上次长公主来江南,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有老人坐在路边茶楼里感叹,“当年长公主随卫侯爷回江南,皇家公主的仪仗浩浩荡荡的排出了十里远,老汉我活了这大半辈子,都没见过比那更有派头的排面。”

    旁边有人问道:“那这一次,长公主怎么静悄悄的就进了城?”

    那老汉睨了问话者一眼,说道:“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二十年前,是新妇第一次上门,开祠堂、上族谱、接见族人,自然要摆开阵仗不能失了皇家威严;如今,长公主就是卫府的主母,谁回个家还要敲锣打鼓的?”

    此时,长公主就坐在他们旁边的桌上,侧着耳朵把这话听了,转头笑盈盈的跟老夫人说道:“与二十年前相比,越州城内的百姓富足和乐,少了许多惶然困苦,这都是母亲的功劳。”

    老夫人摇头笑道:“是所有江南官场上的诸位大人的功劳,我在这里不过是起个威慑作用,其余事务皆不插手。”

    长公主笑了笑,没有再说,心里却清楚,有时候,这个威慑才是最要紧的,他能让人在想要做坏事的时候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