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73章 娘们唧唧
    随着长公主的离开,原来安静的村口瞬间炸了开来,一个个的皆都神情激动,扭头与前后左右的人热烈讨论了起来。

    “那就是小萝的亲娘,我的个乖乖,好大的派头,长得也跟天上的仙女似的。”

    旁边的妇人用手肘戳了她一下,说道:“要叫郡主了的,不好再小萝小萝的叫唤,也是小萝不跟我们计较,不然我听说直呼郡主名讳,是要被抓进大牢里判刑的。”

    “你也别只光说我,都是叫惯了的,小萝都不计较,上次见面还叫我婶子,帮我拎了一路水桶呢,你还是先把自个儿的称呼改一改吧。”然后转身跟另一边的人说道,“这长公主咋就长得这样年轻?我们跟她站一块儿,就跟两辈人似的,又这么大的气派,刚才我差点连气都不敢喘。”

    “她可是皇上的亲姐姐,富贵日子过着,风吹不着,日头也晒不着,吃饭喝水都有人捧到她面前,天天人参燕窝的吃着,能不年轻吗?”

    “那小萝被接了回去,岂不是也天天过着这样的富贵日子?”

    “这还用说?瞧见刚才后头马车上下来的丫鬟了吗?一个个打扮得比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都要好看,都是伺候公主郡主的丫鬟。”

    “小萝前两次回村里来,也有带丫鬟,可没带这么许多的。”

    另一堆人则在说:“听见了吗?小萝跟景公子定亲了。”

    “这也没啥稀奇的,景公子之前几次来我们村里,都是因为小萝,那心思就差摆在脸上了。”

    一人突然摸出了一份报纸,展开指着头版摇头晃脑的说道:“瑞王爷率领我大彧将士杀得西夷贼子丢盔弃甲,血流成河,保得边境百姓一份安宁,这带着大军凯旋还没三个月呢,就跟小萝定亲,到江南来走亲了?”

    几颗脑袋瞬间凑了过来,不管认不认识字,都盯着报纸看得津津有loveonsen.味,其中一人问:“呦,你咋还随身带一份报纸呢?啥时候成文化人了?”

    那人得意的往下一指,正好点在了“郑文琰”三个字上,眉飞色舞的说道:“这不还有虎头的名字在这儿吗?我家大妮跟他从小一块儿长大,就是那啥青……青梅竹马的,他离开村子三年,我家大妮就等了他三年,我正打算找个空当的时候去跟丰庆说说两个孩子的婚事呢。”

    旁边的人顿时“嘁”了一声,都是一个村的,谁不知道虎头打小就不爱跟别的小丫头玩?要说青梅竹马,那也是跟小萝青梅竹马,轮得上你家那个怕是连话都没说上过几句的大妮?

    正说到虎头,就看见虎头从村里飞快的跑了出来,视线转了一圈,没见到想见的人,就远远的停下了脚步。

    看到他,村民也十分热情,包着一只手的李宝生朝他喊道:“虎头,小萝跟她娘回家里去了,不光景公子来了,连长公主都来了我们村里呢!”

    虎头一愣,然后掉头就往村西边跑去,让人想要拉住他聊聊天都没来得及。

    李宝生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感叹,“好心养了个闺女,他郑家算是发达了。”

    旁边有人嘀咕:“也不是每个姓郑的都跟着发达。”

    李宝生转头瞪了那人一眼,“你没跟着沾光?我们白水村如今成了十里八乡顶顶富裕的村子,以前无人问津,现在挑个媳妇都能挑花眼,这些可都是小萝的功劳,别做那些个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下作事!”

    那人被骂了个灰头土脸,也不敢反驳,只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正有老大意见的都在那屋里呢,我算个啥。”

    云萝此时已经到了家里,也看到了坐在屋檐下编簸箕,一只脚裹得跟粽子似的郑丰谷。

    郑丰谷听到动静,抬头看到这一群人,顿时就惊得要跳起来,却忘记了一只脚受伤,刚站起就因身子不稳又跌落回了小板凳,差点把小板凳砸翻。

    景玥几步上前把他连同小板凳一起扶稳,低头看着他被缠绕得严严实实的右脚,问道:“二叔怎么受伤了?伤势如何?”

    郑丰谷龇牙忍痛,听到景玥询问之后一下子收了脸上的表情,不自在的在小板凳上挪了下屁股,干笑道:“没啥,一点点小伤,崴了一下。”

    郑嘟嘟站在云萝身边,又咬着手指“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刘氏轻轻的拍了下他的头,郑丰谷也瞪他一眼,然后缓缓的站起来,朝长公主行礼道:“见过长公主,殿下你……您咋也来了?”

    长公主快走几步拦下了他的行礼,“郑大哥快别多礼,我就是随浅儿四处走走,看看这江南风景,郑大哥莫非是不欢迎我?”

    “不敢不敢,只是我们小门小户的乡下人家,怕怠慢了殿下。”

    景玥把郑丰谷从长公主手上接了过去,又扶他在一旁坐下,长公主也看着他的脚关切询问,道:“郑大哥这脚,看起来可伤得不轻。”

    郑丰谷摸了摸腿,说道:“前两天不小心被人推了一下,一脚踩进身后的水沟里,没想到这样就崴了,都是孩子们不放心,硬是拖来了他们六爷爷给我包成这样,其实歇两天就好了的。”

    郑嘟嘟张嘴就想说话,被身旁的文彬一把捏住了脸,捏得他嘴巴都嘟了起来,想说话自然也是不能的了。

    长公主心知有内情,但见郑家人似乎不太想提,便也没有多问,只说:“这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孝心,自你们离京之后,幸亏有嘟嘟留下给我作伴,让我也跟着热闹了起来。”

    郑丰谷憨厚一笑,说道:“他就是只皮猴子,一刻都没的安静,跟他的哥哥姐姐们都不一样,怕是给殿下添了不少麻烦。”

    刘氏上前把长公主请进了堂屋,看看她身上丝滑的绸缎,再看看自家粗糙的家具,都不敢请她坐下,生怕刮坏了她金贵的衣裳。

    长公主倒是对这个农家庭院甚是好奇,随意挑了个凳子坐下,转头看到神色拘谨的郑丰谷夫妇,略一想就明白了他们的心情,便说道:“你们只管把我当一个寻常的亲戚就好,我这半辈子都活在京城里,只在成亲的时候来过一趟江南,对外面的事情仅从书上和他人口中得知,论见识,恐怕还比不上您二位。”

    “殿下太抬举我们了,我们就是个乡下人,哪里比得上您有见识?真是一丁点都不敢比的。”

    长公主能一路护着幼帝长大,逐渐掌权,与人打交道这种事情做起来不要太熟练,一切都只看她愿不愿意。

    她愿意,就能让人如沐春风,况且她与郑丰谷夫妇如今并不算是陌生人,好歹也在京城相处了几个月。

    谈儿女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从郑嘟嘟说到文彬,再从云萝说到云萱,郑丰谷和刘氏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也找回了与长公主相处的感觉。

    栓子考中进士之后,在老家待了大半个月,然后就带着妻儿到岭南桂州府下辖的启南县赴任,正好是卫漓的下属。

    这显然是特意安排的。

    那边不是富饶之地,相比大彧腹地的其他地方,那里还格外混乱复杂,难以治理,甚至一个不好还有性命之危。

    郑丰谷和刘氏不懂这些,栓子也没有跟他们详细说起,只告诉他们,那里贫困,但是容易做出成绩,有了成绩就能升官,又在小侯爷的属下,肯定能多得一些照顾。

    所以这边的家人亲戚都很放心。

    云萝在外面,正指挥着人把旁边一直空置着的院子收拾出来。

    这边的新房子原本就是两个并排的院子,不过一家人一直住在东边院子里,西边院子就空着,平时放一些东西或是有客人来的时候留宿,如今收拾出来招待长公主也正好。

    郑嘟嘟也跑前跑后的忙碌着,虽然他其实并帮不上什么忙。

    rgchuangrui.

    云萝和文彬站在一起,趁着空隙问他:“爹的脚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lqcgzx.nbsp;  文彬的嘴角抽了一下,刚要说话,就听见一阵脚步声飞快的靠近,转眼虎头就跑进了院子,探头朝堂屋里望了一眼,遥遥的一拱手,然后扭身进了西院。

    进了西院,他又朝景玥先行了一礼,然后跟云萝说道:“我在家听说你回来了,跑到村口才晓得你们已经回家里来了。”

    云萝还等着他也对她行礼呢,没想到他这么不见外,便斜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听说你这一个月在家里过得极滋润,瞧着是白胖了些。”

    虎头下意识捏了捏手臂上的肉,说道:“白倒确实白了些,胖却是绝对没有的,不过……”

    他忽然转头看向景玥,问道:“王爷,我何时能回营?”

    景玥一挑眉,“这是在家里待腻了?”

    虎头的两根眉毛全都耷拉了下来,一脸愁苦的说道:“家里人天天逮着我说成亲的事儿,乡亲们看我的眼神也跟看见肥肉似的,这一个多月,光是姑娘落水的戏码就在我眼前上演了三次,多冷啊,她们也真是敢往水里跳。”

    云萝好奇问道:“那你下水去救她们了吗?”

    郑虎头的白眼翻得高高的,冷哼道:“我又不傻,救了岂不是正好给她们借口赖上我?我见跟我回来的有几个士兵挺想找媳妇的,就让他们下水去救人了,没想到救上来之后她们竟然不肯以身相许,呸!白眼狼!”

    云萝……云萝能说什么呢?这个时代的女子大部分都不愿意嫁给当兵的,之所以对虎头献殷勤、使手段,是因为他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个千户……不,经历了与西夷的战争之后,他如今又升职了,已是裨将,也能被人叫一声将军了。

    他还在愤愤不平的抱怨着:“假装脚崴了往我身上倒,在我经过的时候故意摔倒在路上,偷偷的躲在路边然后突然跳出来跟我装偶遇,还有往我身上塞东西的!大人们也是如此,见了我就一副见到亲女婿的样子,我如今见着人都不敢靠近,就怕他们又拉着我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景玥轻笑了一声,问他:“你想娶个什么样的媳妇?”

    虎头飞快的看了云萝一眼,然后咳嗽一声,耳根子都红了。

    景玥的双眼微眯,嗯?这小子莫非是看上阿萝了?

    云萝也看到了他的反应,特别淡定的问道:“你难道看上了我?”

    虎头顿时一脸的纠结,一副不知道该说实话,还是先拿话哄哄她的表情。

    他怕说了实话,会被小萝按在地上打。

    人生艰难!

    他的心思就差写在脸上了,云萝不由得握了握拳头,面无表情的对他发射死亡凝视。

    景玥又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伸手摸摸她的头,看她的眼神软得能滴出水来。

    这一看就是个没眼光的,不过,阿萝有他一个人喜欢就够了。

    虎头看到他这个腻歪的眼神,不由得抖了一下,想不通在战场上宛若杀神的大将军,为何在小萝的面前总是娘们唧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