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74章 嫉妒让人 面目狰狞
    在刘氏陪着长公主说话的时间里,云萝不但把院子收拾了出来,布置好起居物件,连晚饭也一并做好了。

    当然不是她亲手做的,虽然她自己并不在意亲自下厨作羹汤,就怕其他人吃不下去,白白浪费她的一番心意。

    虎头叫人回家去说一声,然后也不客气的留在这边,打算吃了晚饭再走。

    在兰香领着人到灶房忙碌的时候,几个人一起蹲在院子里,总算是给云萝把爹为何受伤的疑问解答了。

    事情的起因还在虎头。

    或许再往前追溯,郑丰谷越过越好,去年还一家人到京城去住了半年,见了大世面,回tamckq.来时便是女婿高中进士,转眼就要去当官了,这件事也在有些人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名为羡慕嫉妒恨的种子。

    但主要还在虎头的身上。

    亲侄子比不上女婿,咬咬牙也就认下了,但是当发现隔房的堂侄子都比亲侄子更亲近更占便宜更有出息的时候,郑丰年对他二弟一家的不满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虎头回来时,虽然不如栓子金榜题名、衣锦还乡时的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就连知府大人都送上了贺礼,县太爷更是亲自到场恭贺,但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几十卫兵,带着一身的功勋和帝王赏赐,却是另一种独属于武将的威风荣耀。

    郑二福看到大孙子完完整整的回来了,没有缺胳膊也没有断腿,身上哪哪都没有少,还果真如他离开前所说的,建功立业,短短三年就成了一个将军,一高兴就摆开阵仗,亲自去请算命的先生挑了个好日子,然后在那天请来戏班子,设了三天的流水宴,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都跟着沾了喜气,比过年还热闹。

    乡亲们纷纷感叹,今年真是个好年景,上半年李宝根家的栓子考了进士,设宴搭戏台子,然后被乡亲们欢欢喜喜的送出去当官了。下半年,郑丰庆家的虎头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八面的回来了,从一个乡下小子变成了将军,又是设宴搭戏台子。

    如此轮番上演,真是把过年过节的风头都给盖过去了。

    白水村曾经最有出息的秀才相公郑丰年看着这些与他家有关又仿佛无关的热闹,心里没滋味极了。想想就连其他乡亲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好,而他却连镇上教书的工作都丢了,auto456.中举更是遥遥无期,儿子……儿子也不争气,娶个儿媳妇还天天闹腾没一刻安生的,心中烦闷就多喝了几杯,又说了几句不大中听的酸话。

    大喜的日子,郑丰庆不跟他计较,郑二福听了个耳风也没放在心上。

    有人羡慕说酸话,那说明自家的日子过得好啊,应该高兴!

    谁料,郑丰年见无人制止,郑丰庆也是一副听见了当做没听见的样子,心里说不上是畅快还是越发憋闷,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进肚子里,说话也越来越放肆难听。

    终于,坐他附近的村民忍不住怼了他两句。

    这就像是一点火星,瞬间引爆了郑丰年胸口的憋屈愤懑,仗着醉酒,抛开一身读书人的斯文,与那人对骂了起来。

    旁边的人看不过眼,从劝架到忍不住也加入到争吵之中。

    郑丰年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读的,这么多年的教书先生也不是白当的,一人舌战众乡亲仍游刃有余,把这些没读过什么书,笨嘴讷舌的汉子气得撸起袖子就要揍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嘟嘟的眼睛锃光发亮,挥舞着两只胖胳膊,又语带可惜的说道:“那么多人都吵不过大伯,可惜我没有看见,早几天回家就好了。娘说,读书还是很有用的,连吵架都比别人厉害。”

    此事其实就发生在不久前,虎头虽比他们要早一个多月回家,但挑日子、搭戏台子、酒宴前的各种准备,还有邀请各路亲朋好友都是要花费时间的。

    文彬对着他的脑壳拍了一巴掌,在虎头的“哈哈”嘲笑声中,继续跟云萝讲述当日的事情。

    郑丰年与人越吵越厉害,眼看着就升级到了动手推搡的程度,郑丰庆这个主人家,郑丰谷这些当兄弟的自然不能再眼睁睁看着,纷纷挤进去想要把人拉扯开。

    但人怒气上了头就容易冲动,也不是谁嘴上劝说两句就能冷静下来的,郑丰谷就是在劝架的过程中被人推了一把。

    其实也没有特别用力,就是人在争吵的时候随手一推,郑丰谷被人群挤攘着没有站稳便往后退了两步,一脚踩进了院子边沿的排水沟里。

    他当时都没感觉,一心都在劝架上面,事后才感觉脚脖子疼得厉害,掀起裤管一看,都红肿了一圈,连忙请来六叔一看,说是崴了,伤了筋,需得仔细养上两三个月才能好。

    当日酒席上受伤的不止他一人,还有食肆隔壁的李宝生在推搡中摔倒在地,手按在了地上的碎瓷片上,血流了一大碗,直到现在都没有到作坊里去上工。

    他们是受伤最严17eng.重的两人,其他或是身上哪里青紫了一块,或是划破了一个小口子之类的人,已经引不起他人的注意了。

    这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归根结底就是郑丰年醉酒闹事,郑丰谷这些过去劝架的人受到了连累,受了点小伤。

    乡下人淳朴,但打架斗殴的事情也不少,夏季天热时,两个村子为了争水还有扛着锄头扁担打群架的呢,平时邻里之间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斗嘴动手也寻常,等那阵火气过后,就还是你好我好的好乡亲。

    但郑丰年的这件事闹得实在有些丢脸,身为兄弟,被人提起的时候还是会感觉难为情,当着贵客的面,更丢脸。

    云萝听完之后,沉默了会儿,问道:“此事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文彬摊了摊手,说道:“还能怎么处理?庆大伯出面给受伤的乡亲赔礼道歉,大伯醉得一塌糊涂,被人抬回了家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不晓得是在打斗中受伤严重,还是清醒后自觉丢脸不敢出来见人。”

    虎头“哼哧”一笑,两手扶着膝盖,撇嘴说道:“他受的哪门子伤?那些推搡都被我爹和二叔挡下了,也是我爹和二叔实诚,不像三叔,老早就远远的避开了,压根就不管大伯跟人吵成了啥样。”

    文彬看他一眼,幽幽的说道:“那是你家的酒席,客人打起来了,庆大伯能避到哪里去?我爹才是真实诚。”

    虎头伸手用力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咧着嘴笑道:“行,是我家让二叔受累了。”

    文彬甩开他的手,又捏捏一直偷笑个不停的郑嘟嘟,“你笑什么?爹受伤了你还这样高兴,当心挨打。”

    “爹才不会打我呢!”郑嘟嘟一点都不怕,还觉得这件事很有趣,“我从没见爹跟别人打过架呢,他们大人打架是不是也和我们小孩子一样?”

    皱皱鼻子,又说道:“爹竟然还打输了!”

    身为白水村一霸,郑嘟嘟跟小伙伴打架,从来就没有输过!

    这个问题,文彬表示他无法回答,应该让爹来管教一下郑嘟嘟。

    景玥看着那蹲成一圈的兄妹姐弟四人,抬头看向了门口,正好与从门外探头进来的云桃对上了眼神。

    云桃……云桃悄悄的又把脑袋缩了回去,缩到一半,看见虎头扭过身来朝她喊道:“小桃,你鬼鬼祟祟的在那儿干啥呢?”

    谁鬼鬼祟祟的了?

    云桃不由得瞪他一眼,然后挪着脚尖走了进来,朝云萝咧嘴一笑,叫一声,“三姐。”

    十五岁的云桃亭亭玉立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肤色因为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而呈麦色,没有富贵小姐的细皮嫩肉,但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瞪人的时候格外有威慑力。

    身为三房唯一一个身体健康的孩子,且是长姐,云桃既懂事又泼辣,护着下面的三个弟弟妹妹,让村里的孩子们都有些怕她。

    但此时,看到阔别已久的三姐,她却羞怯怯的连说话声音都下意识的放轻了。

    虎头和文彬都奇怪的看着她,云萝则站了起来,仿佛没有看见她神色中的那点生疏拘谨,跟她说:“你来得正好,我给你带了点东西,待会儿就自己拿回去,省得我多跑一趟。”

    说着转身进了屋,翻出一个一尺见方的木匣子,递给她道:“前两天才听说你定亲了,也没有特意准备,只随便拣了几样东西,给你贺喜。还有你出嫁的时候我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添妆也先给你,你自己收着,到时候怎样都方便。”

    云桃捧着沉甸甸的匣子,见三姐似乎还是那个熟悉的三姐,表情也一点点的放了开来,笑着道了声谢,说:“那我不跟你客气了。”

    堂屋里有说话声传出来,二伯、二伯娘的,还有一个从没听过却格外好听的女子声音,她忍不住好奇的往那里面瞄了两眼,然后问云萝,“三姐,你这次回来,能在村里住多久?”

    “不会很久,过年前就要回府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