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75章 装满
    当初一起背着长辈偷吃肉,一起看大房笑话的孩子们都长大了,这一次见面,云萝明显感觉到了云桃的拘谨和生疏,她早有预料,因此仿佛没看见的寻常对待。

    随着彼此境况和身份的改变,分离太久,再次相处时的心境改变总是在所难免,云萝虽依然愿意当对方是堂姐妹,但在云桃看来,她已经越来越像个高高在上的郡主,离她三姐的身份一步步走远。

    她捧着云萝给她准备的礼物和长公主的见面礼离开,出了大门就微微的垂下眼角,轻叹一声,笑容也不如刚才明媚了。

    云萝站在屋檐下,目送她离开,转身听见刘氏说道:“她爹娘给他actiondt.定了十里外桃花村的丁员外家的二郎,是她自己挑的,瞧着倒是个厚道老实的孩子,丁员外一家在这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慈善人,修桥铺路,造福乡里。”

    长公主听了便说道:“听起来,倒是个好人家。”

    “是个好人家,家中有良田千亩,养了不少佃户长工,很能过好日子了。当初也是丁家主动请媒人上门来说亲的,说是之前丁太太曾在镇上见过一次我家这个侄女跟人争吵,一眼就相中了她的这份泼辣。”

    长公主轻挑眉,赞同道:“找媳妇确实得找个厉害些的,不然容易被人欺负。”

    云萝转头问道:“娘也想找个泼辣的儿媳妇吗?”

    长公主扼腕,“我倒是想呢,就怕你哥哥不喜欢,听说,西南那边的姑娘们都泼辣得很,也不知有没有我儿媳妇。”

    刘氏笑道:“小侯爷那样贵重的人品相貌,殿下还怕找不着儿媳妇?先前在京城时,可是见过许多好姑娘中意小侯爷呢。”

    “只一方中意有何用?”长公主看了文彬一眼,转头对刘氏说道,“文彬如今也已十三了,过两年就要开始相看媳妇,您可有中意的人选?”

    这可把刘氏为难住了,她还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总觉得孩子还小,恍惚还是那个跟在小萝身后因为偷吃了一口肉就笑眯眼的小豆丁。

    而如今,小萝已定亲,文彬长成了一个斯文俊秀的少年郎,家里也很久没有缺肉吃了,那些忍饥挨饿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却已经离他们很远。

    等到天光微暗,灶房里急急忙忙整治出来的一桌菜也呈进了堂屋,饭后稍作歇息,就到了歇息的时辰。

    刘氏看着自家简陋的院子,再回想一下京城侯府、长公主府的富丽堂皇,不禁羞赧的说道:“家里简陋,怠慢殿下了。”

    长公主却对这样的环境很新鲜,充满了乡间野趣,尤其当想到这里是她家女儿长大的地方,更是莫名的激动。

    意外的,娇贵的长公主在这个乡下的简朴院子里一夜好眠,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清晨被一阵“笃笃”声叫醒的时候,打开窗户还看见了扑棱着翅膀飞走的鸟儿。

    她不由得愣了下,目光在窗外的院子里搜寻了一圈,跟蔡嬷嬷说道:“这样的风景,在京城可见不到。”

    蔡嬷嬷给她披上了一件大氅,说道:“江南温暖,即便冬日也有许多鸟儿不曾南迁,但在清晨傍晚的时候还是寒气很重,您得多穿件衣裳。”

    长公主拢了下大氅,“这儿的日头确实很暖,没了日头,那寒气就直往骨头缝里钻,怪不舒服的。浅儿起了吗?”

    “天不亮就起了,说是想吃板栗炖鸡,王爷和郑副将就陪她上山去摘毛栗子了。”

    长公主眉头一蹙,“想吃什么吩咐一声便是了,怎么还亲自上山去寻?都腊月了,山上还有板栗可摘吗?”

    “郡主想要的或许就是这一份亲自动手的乐趣吧,至于有没有,老奴也不知,郡主说有,那大约是有的吧。”

    长公主抬头遥望远处的青山,喃喃说道:“或许又要带回来一串兔子。”

    蔡嬷嬷的表情不由得有些一言难尽,从京城到江南的那一路上,她可真是吃够兔肉了!

    “这野兔怎么哪哪都有呢?”

    云萝此时已经攀上了又一座山峰,陡峭的山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障碍,但当站在山顶上的时候,虎头回望身后,忍不住跟云萝说道:“当年我跟袁承表哥爬到一半就走不动了,还被你用刺球撵下山,差点以为要没命回家。”

    云萝看他一眼,“所以你现在觉得自己变得很厉害了吗?”

    虎头将腰板一挺,双手叉腰的说道:“难道不是吗?我可是经历了战场厮杀、刀山血海的人,区区一个山坡,现在还能难住我?”

    云萝于是伸手一指,说:“那你去摘栗子吧。”

    这山顶上有一棵栗子树,成熟得格外迟,如今虽也过了成熟期,大部分毛栗都从树上掉了下来,但仍有一些顽强的挂在树上。

    金黄的毛壳离开,露出里面黑褐色的板栗,坚硬得能砸碎石头。

    但是破开硬壳,里面的果仁却又甜又糯,比别的板栗都好吃。

    虎头看着那满地的刺壳和头顶挂着的能反射出光亮的毛刺,又默默的转头看向了云萝。

    云萝也在看着他,对他眼中的怨念并不为所动。

    去吧,少年,今天的板栗炖鸡就靠你了!

    虎头看看她,又转头去看景玥,似乎想要寻求他的帮助。

    景玥一挑眉,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蠢货。

    你竟然妄想我帮你?

    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虎头还是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了,不由咬咬牙,一脚踏进了满地的尖刺中。

    云萝利索的解下背上的竹篓子,朝他扔了过去,并特别冷酷无情的说了一句:“装满!”

    虎头狠狠的把竹篓子往地上一扔,又撩起衣摆朝栗子树踢了一脚。

    “砰”一声,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毛栗子顿时“噼里啪啦”的当头砸了下来,任是虎头躲得再快,身上、头上也挨了好几下。

    云萝就默默的看着他被砸得活蹦乱跳,然后折一根树枝,把一个个的毛栗子划拉出来,用脚把它们碾开,挑出完好的一粒粒黑褐色板栗。

    撬开硬壳,剥出一粒淡黄色的果仁,她拿在手上看了看,然后一口塞进了嘴里。

    即便是生的,板栗的口感竟也带着粉糯,回味一丝甘甜。

    于是又剥了一粒,反手塞进景玥的嘴里。

    景玥没想到他还有这等福利,嚼了两下,完全没嚼出别的味儿来,只觉得甜。

    虎头在栗子树下转头看到这一幕,莫名觉得嘴里也被塞进了什么东西,散发着浓浓的酸腐气息,噎得慌。

    他指着云萝,生气的喊道:“是你要吃板栗的,我陪你上山,你却啥也不干,倒是站在那儿自个儿吃上了?”

    “咔嚓”一声,坚硬得能砸碎石头的板栗直接被她用两根手指头捏开了,然后安静的、看上去格外乖巧无辜的看着他。

    虎头默默的咽下一口浊气,转身蹲下,特别乖的捡起了刚掉落到地上的新鲜毛栗。

    如此怂样,景玥忍不住轻笑一声,然后挑着长得最好看的栗子剥开,一粒一粒的往云萝嘴里喂食,喂得不亦乐乎。

    郑单身狗虎头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背过身,很不愿意看见他们。

    他到底是为啥要陪他们上山来的?

    殊不知,景玥这一路都在觉得郑虎头十分多余和碍眼,让他失去了一次和阿萝独处的机会。

    这样没眼力见的人,就让他被刺扎死算了。

    满满的一背篓栗子,付出的代价是虎头的满手红点和被磨薄了一层的几双鞋底。

    背着篓子下山,路过老屋门口的时候,还听见了门内院子里传出的一阵争吵。

    一个尖锐的叫骂,一个弱弱的分辨,还有一个从声音里散发着疲惫的无力劝解,热闹得像是在戏台子上轮番表演。

    云萝好奇的转头看了一眼,争吵的人没有看见,倒是正好与背着手一脸沉郁的从门内走出来的郑大福对上了视线。

    这一刻,门外格外的安静,云萝沉默了下,向老爷子问安道:“爷爷,刚从山上新捡了一篓栗子,分你一些。”

    郑大福嘴唇嗡蠕,表情十分的复杂,看着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摇头说:“老了,牙口不好,咬不动这些东西了,你们自个儿留着吃吧。你难得回来一趟,想吃啥说一声就是,咋还亲自跑到山上去?”

    云萝指着虎头说道:“都是虎头捡的,我就上山去看看。”

    郑大福看向虎头,迟凝的点了点头,又对云萝说道:“没事就赶紧回家去吧,你们又跑到山上去,家里大人都挂心着呢。”

    他身后的院子里,争吵声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是一阵脚步声急匆匆靠近,转眼屠六娘就出现在了门口,对云萝说道:“三妹妹怎么不往屋里来坐?该不会是当了郡主,就看不起我们这些乡下亲戚了吧?”

    说着便捂嘴娇笑了两声,眼角斜斜的勾向了景玥,眼睛猛的一亮,又说道:“许多www.taobao19.年没有见到景公子了,今日一见,便觉得越发英俊潇洒,听说您与三妹妹定了亲,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景玥默默的往云萝身后躲了一步,垂眸凝视着云萝,倾身说道:“阿萝,我觉得她好像在勾引你未婚夫。”

    虎头猛的扭头看向了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着不敢置信和深深的唾弃。

    脱下战袍的大将军真是像极了小白脸,总是对小萝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

    云萝也转头看着他,眼神里有着遮掩不住的难以言喻,然后似乎叹了口气,伸手把景玥往后推了推,却看也不看屠六娘一眼,只朝着郑大福肃礼一揖,“爷爷得空了不妨到我家去坐会儿,我就先告辞了。”

    景玥也朝老爷子一揖,与云萝一同转身离开,虎头挠挠头,然后拎着满篓子的板栗就追了上去。

    “小萝小萝,这样就完了?那……那女人不安分的想要勾搭王爷呢。”

    “想勾搭他的人多了去了,我哪里管得过来?”云萝十分的淡定,“郑文杰都不在意头顶一片绿草原,我更没兴趣帮他管教媳妇。”

    “那你管谁?”

    云萝瞥了景玥一眼,虽面色平静、没有说话,但又似乎已经把什么话都说清楚了。

    景玥挨近过来,手指勾动她的小手手,侧头笑道:“那你可得把我看严实了,不然总有人对我意图不轨。”

    这样不正经的话,云萝却毫不犹豫的点头说了声:“好。”

    虎头默默的捂住自己的牙,酸得整张脸都要皱起来了。

    www.ntmcjx.

    他为啥子要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