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傻女〕〔黄河镇妖司〕〔重生后她惊艳了全〕〔混沌天帝诀〕〔万古第一神〕〔逢春〕〔江湖枭雄〕〔大明1551〕〔七零炮灰是个狠人〕〔红龙皇帝〕〔背锅大掌门〕〔秘战无声〕〔我的二十四诸天〕〔军嫂重生记〕〔顾九墨离辰〕〔超强狂婿〕〔上门为婿〕〔求求你当个妖吧〕〔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之我有灵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77章 作践福气
    衡阳长公主不是生活在象牙塔里不谙世事的公主,而是一路护着当今皇帝从年幼到成年,并一步步执掌朝政权势的大彧朝最尊贵最功勋煊赫的长公主,当她对乡间琐事产生了兴趣之后,那么整个白水村都将对她没有丝毫隐秘。

    大到今年庄稼地里的收成有多少,男人出门做活能挣多少工钱,妇人的工钱又是多少,小到一般人家里的成年男子每天能吃上多少饭,能吃几分饱,多久能吃一回肉,甚至李宝生家里养了两头猪,一公五母的六只鸡都在长公主的小本本上记得清清楚楚。

    而白水村是整个庆安镇数一数二的富裕村子,李宝生家亦是白水村里算得上数的宽裕人家。

    不知不觉中,白水村几十户人家的家底全都被长公主摸得清清楚楚,且记录在册,或许过不了多久便会出现在皇帝陛下的案上。

    当云萝想要带她去别的村子走走看看的时候,她却对郑家的那一桩桩闲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面上却说:“若当真亲自把所有村子都一个个的走过来,得走到什么时候?身边养的那么些人都是吃闲饭的不成?”

    云萝没有戳穿她的小心思,还特意跟虎头交代了一声,老屋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过来说一声,给长公主殿下调剂心情,逗个闷子。

    虎头欣然答应,他反正闲得很,待在家里还要时刻面临被拉着说亲的风险,如今村里最安全、安生、安静的就是二叔家了,他恨不得晚上都宿在这边。

    他觉得,是时候离家回营了。

    没过两天,村里果然传出了一些郑玉莲的闲言碎语,身为近几年白水村话题的中心,她虽已出嫁一年有余,乡亲们对她的关注依然超乎寻常。

    谁让她每次闹出的都是些让人津津乐道的大事呢?

    人们从猜测那孩子到底是何姑爷的还是周大郎的,到猜测究竟何姑爷是隔壁周老汉的儿子,还是周大郎是何老汉的种,只可惜两家的老汉都已经过世,不然还能继续滴血验亲。

    这事情一出,连郑丰谷他们都不禁再次觉得面上无光,郑大福也在天黑之后悄悄的摸上了门来,为这个被宠坏的小闺女操碎了心。

    “不管咋样,孩子都生了,总不能叫她退回娘家来,以后再想嫁可没那么容易。”郑大福忧心忡忡的,看着郑丰谷意有所指的说道,“就她那性子,跟你们亲兄嫂都处不好,若是回来了,还要闹腾得你们也没个安生。”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生日子,也不能让郑玉莲被夫家休回来。

    话就是这么个意思,郑丰谷听了后也不由得跟着担心起来,虽是血脉相连、最亲近也没有了的亲妹妹,但郑丰谷还真的不想看她回来。

    文彬却觉得爷爷在逮着老实人欺负,皱了皱眉,忍不住说道:“爷爷,我们早已经分家,小姑就算回家来,也是跟着您和大伯他们住,对我家的影响并不大,却不知大伯是怎么个意思?”

    “大人说话,小孩子莫插嘴。”郑大福看了他一眼,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文彬啊,你如今也是秀才相公了,难道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都还不懂?我们再是分家,身上的血缘联系都是扯不断的,你小姑遭了难,你这个当侄儿的冷眼旁观,不伸把手,传了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文彬抿紧了嘴,缓缓的垂下眼睑。

    见此,郑丰谷便有些不高兴了,说道:“文彬说得也没错,十三四岁的少年郎都能扛起一家的重担了,怎么在自个的家里还连句话都说不得?小妹那遭的是什么难?全都是她自己不安分惹出来的。”

    郑大福的脸色一沉,“老二啊,玉莲是你的亲妹妹。”

    郑丰谷沉默了下,然后说道:“也亏得她是我亲妹妹,不然早不管她的死活了。这些年来,她闹出的事情还不够多?每次闹出事来,我们都要跟着丢脸,您嘴上说得再厉害,也没有真的狠心管教过她,我说她几句,您还要跟我闹意见,好像我咋虐待了她似的。”

    郑大福面皮子一抽,整个人的气息都沉沉的,不说话了。

    见他这样,郑丰谷心里也不好受,但还是说道:“这件事我管不了,那滴血验亲的法子虽然好像不大靠谱的样子,但那孩子我看八成就是隔壁周家的,小妹是个啥样的人……”

    接下去的话太难听,郑丰谷自动的收了回去,但即便不说,意思却都懂了。

    她可是曾纠缠过李三郎,吓得李三郎差点不敢来岳家,之后又跟郑云兰的相公勾连在一起,还怀上了孽种的人,连侄女婿都不放过,那个周大郎……郑丰谷之前送郑玉莲出嫁的时候也曾见过,长得怪好看的。

    郑大福忽然说道:“这何家可是你给你小妹找的。”

    郑丰谷不由得呼吸一窒,身子往后仰了一下,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老爷子,“爹,摸着良心说话,那何家是不是一个好人家?妹夫他虽然比玉莲大了一轮,下头还有三个孩儿,但配玉莲是不是绰绰有余?玉莲如今的这个事儿,是何家造成的吗?”

    郑大福嘴唇嗡动,缓缓的吐出一句:“你如今有能耐了,家里的兄弟姐妹都不如你,反倒不愿意伸手帮他们一把了。”

    看着丈夫憋屈的样子,刘氏忍不住说道:“爹,我家有现在的好日子全赖小萝,没有小萝,谁晓得我们是哪个?不如您跟小萝去说道说道?”

    郑嘟嘟眼珠一转,扭身蹬蹬蹬的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把云萝从她房里拉了过来。

    云萝手上还握着一支笔,笔尖一抹嫣红的朱砂似血,被郑嘟嘟拉进堂屋里,静默的看着屋里的人。

    郑丰谷瞪了小儿子一眼,又轻咳一声,问云萝:“都这么晚了,你还在写啥呢?不是很要紧的话,等明日天光亮的时候再写吧,当心被烟火熏坏了眼睛。”

    云萝把毛笔反手背到身后,说:“嘟嘟的那一手字实在差强人意,我给他圈一些出来,趁着过年放假没事干,正好练字。”

    郑嘟嘟瞪大了眼睛,这咋还有他的事呢?

    “三姐三姐,我以后想当大将军!”

    云萝睨他一眼,点头道:“那我给你找几册兵书,你争取早日读懂,但练字的事也不能放松。”

    郑嘟嘟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当大将军咋还要读书练字呀?虎头哥哥明明是个连《千字文》都背不下来的学渣!

    虎头不知他成了反面教材,但郑大福看到这场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然后他听见云萝对他说:“我母亲最近正对写话本故事满腔热情,就让小姑回来吧,我娘还能就近打听,等日后登上报纸,小姑也能一鸣惊人、流传天下了。”

    郑大福当即骇得脸色都变了,他并非不知道郑玉莲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他只是仗着他在村里还算有几分威望,寄予厚望的长子虽不争气,但次子却是村里比里正还要说一不二的人物,因此习惯了对小女儿的纵容,不愿改变。

    在这个时代,他算得上是年纪很大了,之前几年尚且还有几分清明,如今却是越老越固执,偏心得也更加明目张胆,郑丰谷对上这样一个老顽固还偏心眼的亲爹,经常一点办法都没有。

    云萝的一句话却一下子把他吓醒了,他甚至不用看就能想象出在长公主笔下的故事里,他的小闺女会是个咋样的形象,一旦登上报纸,岂不传扬得全天下都晓得了?

    这是要逼死人啊!

    他突然觉得次子家的凳子上都长了刺,扎得他坐立不安。

    云萝仿佛没有看见,又说道:“我母亲从未亲身经历过乡下人家的生活,兴致正浓,还打算将她的所见所闻写成册子送去京城。老爷子可有什么心愿想要上达天听?”

    老爷子腿一抖,不自在地在凳子上挪了下屁股,脸色灰白,讷讷的说道:“乡野村夫,不敢污了陛下耳目。”

    云萝按了一下郑嘟嘟乱转的脑袋,直言不讳道:“所以,您自己心里其实也明白,有些事情很经不起讲究,但您依然要拿这些事情来为难您的亲儿子。”

    老爷子涨红了脸,“兄弟姐妹之间相互扶持,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文彬忍不住反驳道:“您也说了是相互扶持,可没有一味的只叫一方付出的道理。圣人都说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可见这好不好都是相互的。”

    不知是哪一句话或哪一个词说的不好,郑大福一下子被激起了怒火,忽然站起来就朝文彬打了一巴掌,并指着他骂道:“我看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当爹的就算打死亲儿子都没人能说什么,我是你爹的爹,你敢不孝,我就是打死你,我看谁能把我咋样!”

    他突然暴起的速度太快,也太让人意外,云萝又离文彬有点距离,没能够阻拦下来。

    文彬被打得摔在了地上,伸手捂着嗡嗡作响的耳朵,表情从茫然到愤怒,一把甩开来扶他的刘氏,目光沉沉的盯着还想冲上来打他的老爷子:“郑文杰才是个废物,您有空不妨回家去管教他,看看他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了哪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挨打了,带小时候挨过的打却印在了骨子里。

    他再次推开过来要扶他起来的母亲,自己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看着老爷子说道:“你就是觉得我爹老实好欺负,仗着身份,自己不好好管教子孙,出了事就拉我爹出去收拾残局,大伯、小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惯的!”

    郑大福“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忽然眼皮往上一翻,直直的仰面倒了下去。

    文彬的怒火顿时冷却了,茫然的看着倒下的祖父,又隐隐带着希冀的看向云萝,“装晕?”

    云萝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就往他身上扎了几下,不一会儿老爷子便悠悠转醒,刚恢复点意识就听见云萝在他耳边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吃好喝好争取多活几年吧,父子之情并非牢不可破,不要把好好的福气作践没了。”

    他下意识转头寻找郑丰谷的身影,看到次子的眼睛里充满着烦恼和忧愁,却并无几分关心和担忧,忽然心凉了一下。

    现在再仔细想一想,也恍惚有些记不起来刚才怎么突然那样大的火气,仿佛失心疯了一般。

    他看向文彬欲言又止,文彬却直接别开了脸。

    蔡嬷嬷突然出现在门口,朝云萝屈膝说道:“殿下听见这边似有争吵声,叫奴婢过来看看,不知出了什么大事,可有需要她帮忙的?”

    郑丰谷面上臊红,忙说道:“没事没事,不过是老爷子担心出嫁的闺女,过来跟我们说道几句,打扰长公主殿下休息了。”

    蔡嬷嬷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闻言便笑眯眯地说:“说什么打扰不打扰?我们这么多人住在您家中,要说打扰也应该是我们打扰了郑二爷。”

    目光转向郑大福,又关切的问道:“老爷子看着似乎身体有些不大好,要不请大夫来看看?”

    郑大福连道不用,客气了两句,然后撑着身子站起来,让郑丰谷送他回家。

    一场争端就此平息,郑大福的上门更是虎头蛇尾,但他被郑丰谷送回老屋之后却病了,还病得很严重,短短的两天之内就连床榻都下不了了。

    病中时常有呓语,不是叫唤着郑玉莲的名字,就是失望于长子、长孙的不争气,把郑丰年羞得直接躲进屋里,伺候病重老父亲的事全扔给了两个弟弟。

    郑丰收朝门外唾弃了一声,虽伺候得不甘不愿,但好歹没有扔下郑丰谷一个人。

    老夫妻俩一个床内一个床外的躺着,如同两条咸鱼,就连亲生的两个女儿回来都只住了一个晚上就急匆匆的找借口离开。

    听说,郑玉莲回去之后,再没有因为夫家对她的怀疑和为难就叫嚣着要和离。

    而此时年关将近,云萝也要回府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