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81章 她孙儿闯了点祸
    北镇侯府的苏老夫人亲自带人闹上门来,在瑞王府大门前对着景玥撒泼、哭丧已故多年的老北镇侯,想要以此来给她“无辜”毁容的“可怜”孙儿讨要公道。

    这边的热闹吸引了附近的行人,逐渐聚集,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对着指指点点的人也越来越多。

    事情发生虽然还不足一天,但京城的流言向来传得飞快,就算有人孤陋寡闻,还不知昨日之事,但在周围人的普及之下也很快明白了事情的究竟——原来是长公主和安宁郡主昨日回京,刚进城就被人冲撞了马车,那北镇侯府的世子更是胆大包天,竟敢觊觎安宁郡主的美色,惹得长公主和瑞王爷大怒,将他扯下马背抽了一鞭。

    不巧,那一鞭子正好抽在了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又深又长的血痕,怕是以后都见不得人了。

    瑞王爷练的可是战场杀敌的武艺,一鞭子抽下来,那威力能小?

    “哎呦喂,那苏世子是吃了多少雄心豹子胆,竟敢觊觎安宁郡主的美色?瑞王爷真是长大了,性子脾气都好了不少,竟然只是打了他一鞭子而已,这要是放在几年前,怕是要把他生生地打死过去。”

    “自从这一家人来了京城,街头巷尾就没安生过,大家伙看在老侯爷的面子上,对他们多有忍让,如今可算是撞上铁板,叫瑞王爷亲自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苏老侯爷英雄一世,怎么出了这样的后代子孙?”

    “老侯爷忠君为国,到死都在守护沿海百姓的安危,自然分不出精力管教子孙,这都是苏老夫人教养出来的!”

    众人看着在瑞王府门口如同市井泼妇般撒野的苏老夫人,纷纷摇头,并对她投以谴责的目光。

    这样蛮不讲理的粗俗刁妇,能养出什么好子孙来?

    几乎一面倒的谴责惊呆了苏老夫人,让她哭诉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有点哭不下去了。

    倒不是她有什么廉耻之心。

    以她的身份,又活到了这么大岁数,却还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她就不是个寻常人。而她之所以停了下来,是因为觉得继续这么下去只是白白的浪费力气,她并不能因此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是她低估了景玥在京城百姓心里的地位和威望。

    可她之前明明打听得清清楚楚,景玥在外面的名声不大好。

    京城百姓的脑回路,实在是让她费解。

    她坐在地上,哭得发髻都乱了,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但是低下头去,眼珠子就骨碌碌一转,然后扶着腰“哎呦呦”喊了起来。

    “我这个老寒腿呦,实在是不争气,走两步就受不住了,站也站不起来,活着也是遭罪,景小王爷可否扶老身一把?”

    说着,还把另一只手递给了景玥。

    景玥却并不上前去接,只垂首轻笑一声,“老夫人这唱念做打的,真是比戏台子上表演的都要精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戏子出身。”

    苏老www.jskwang.夫人的脸皮子抽了一下。

    景玥又抬眸看向她,说:“而且你的老寒腿竟长在腰上,老夫人果然非寻常人。”

    苏老夫人的手一下子从腰挪到了腿上,搓着膝盖满脸的隐忍疼痛。

    站在景玥身后的无痕简直叹为观止,真想抬起手来给她鼓掌。

    果然是人老成精,做什么都比他们年轻人厉害!

    景玥侧目斜睨了他一眼,指责道:“傻站着做什么?没看见苏老夫人坐在地上?还不快把她老人家扶起来,若是万一在王府大门前着凉,倒是我家的罪过了。”

    无痕嘴角抽搐,硬生生把笑憋了回去,上前两步走到苏老夫人跟前,伸手去搀扶。

    苏老夫人本来还想为难他一下,却尚未付诸行动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气作用在她的手臂上,一下子把她从地上扶……不,是拎了起来。

    她挣了下手臂,身子往后倒,却再一次被无痕拉了回去,扶着她站得稳稳的。

    苏老夫人:“……”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大概就是——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抬头就对上了景玥的目光,似笑非笑中透着几分讥诮,显然是已经把她的心思和目的看得明明白白,并且应对得游刃有余。

    苏老夫人目光一狠,盯着他愤然道:“瑞王那般心狠手辣,竟生生毁了我孙儿的一张脸,看到老身,难道都不觉得心虚吗?”

    景玥侧首道:“莫非老夫人是希望我挖他一双眼珠子?”

    苏老夫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他怒喝道:“竖子!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tamckq.?还是说你景家已一手遮天?”

    景玥顿时目光一冷,一直收敛着的气势瞬间迸发,如锋芒利刃,似幽暗血海,瞬间将苏老夫人团团包围,吓得她不由后退一步,若非无痕一直扶着她,恐怕真的就要往后栽倒了。

    那是在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杀气,又岂是她一个惯于撒泼的富贵老太太能抵挡?

    冷笑一声,景玥目光幽幽的看着她,说道:“我景家离一手遮天还差了点距离,不过我听说,你苏家这些年在登州倒是一手遮天的。”

    苏老夫人目光闪烁,不敢与他对视。

    气势又一点点收了起来,景玥垂首理了下袖子,悠然说道:“老夫人初来乍到,行事还是小心些为好,这里可不是登州,你家也gongshaohua.不是老侯爷还在世时的光景。”

    话落,他也又回到了翩翩公子的模样,不等她说话,只侧身给她让了个道,并对站在身后的门房说:“请苏老夫人进府,再跟我家老太太说一声,她孙儿闯了点祸,现在人家的祖母找上门来告状了,请她老人家多多担待,要打要骂,等我回来再说。”

    门房当即领命上前,恭恭敬敬地邀请苏老夫人进府,而景玥则与她擦肩而过,扬长而去。

    无痕直到把她的手交到从门内迎出的老嬷嬷手上,又躬身行了个礼,然后才转身跟上景玥的脚步。

    苏老夫人……苏老夫人已经许多年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和慢待了,回过神后,顿时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身旁的老嬷嬷似乎没有看见她的脸色,双手扶着她,姿态十分恭敬有礼,赔笑着说道:“别看我家王爷几番经历战场厮杀,身上也有了点不大不小的功劳,但其实还是个少年心性,稍不痛快就爱辉鞭子抽人,前两年几乎三天两头的就有人找上门来向老太妃告状。老太妃愁得是整宿整宿都睡不着觉,又怜惜他是景家仅剩的独苗,不舍得狠责罚他,责罚轻了,他又不痛不痒。原本,在遇上安宁郡主之后,王爷也稳重了不少,老太妃前两日还跟老奴感叹呢,没想到一转眼就又有人找上门来,让苏老夫人受累了。”

    说了这么多,就只有最后一句的区区八个字还算中听。

    老嬷嬷一边把苏老夫人往门里扶,一边根本不给她插嘴机会的继续说道:“老太妃得知苏老夫人上门,当即让老奴出来迎接,没想到老夫人竟先遇上了我家王爷。我家王爷他脾气不好,嘴上也不饶人,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还请老夫人千万别放在心上,我家老太妃回头定会好好的说他。”

    这样的事情,就只是说他几句而已吗?

    怪不得养出了这么个跋扈嚣张的性子!

    进了瑞王府之后,苏老夫人的两只眼睛就一直在四处打量,越打量,脸色越沉,嘴角抿出了两道深深的法令纹。

    她忽然回头看了老嬷嬷一眼,说道:“倒是我让老太妃受累了。”

    “不敢。”老嬷嬷连忙说道,“小辈闯祸,长辈出面赔礼道歉、收拾烂摊子也是理所应当的,万万没有别人家长辈找上门来,却让他们去跟个小辈为难的道理。”

    刚还在大门口仗着年纪跟景玥纠缠了一通的苏老夫人又被噎住了,然后问道:“嬷嬷在老太妃跟前多久了?能在老太太跟前伺候,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不过是一介奴才,哪里来的不寻常?”随之,话锋一转,说道,“我自小就跟随在老太妃身侧,算算时光,都有六十多年了。”

    这可真是个大人物啊!在这王府里说话,估计都能顶得上大半个主子。

    苏老夫人侧头认真的打量了她几眼,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这么大年纪了,老太妃怎么还留你在跟前伺候,不放你回家荣养?”

    老嬷嬷笑得眯起了眼睛,“我一个无家无室的人,能回哪里去?老太妃和王爷倒是给了我一个庄子好养老,还配了一堆的奴仆,但是我嫌冷清,还是在老太妃跟前更自在,就又回来了。平时陪老太妃说说话,偶尔跑个腿,也算是活动筋骨了。”

    苏老夫人的两侧面颊都抽搐了一下,“不知老太妃可曾听说昨日在南城门附近发生的事?”

    老嬷嬷愣了一下,而后恍然道:“您是说贵府的世子骑马冲撞了长公主和安宁郡主的事?老太妃听闻之后真是担心的不得了,长公主的身子骨刚刚见好,安宁郡主又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可经不起冲撞。她老人家今日一大早就进了库房,说要亲自挑一些好东西送去给她的孙媳妇压压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