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82章 讨公道
    景玥苏老夫人万万没想到她听见的会是这样一个回答,那安宁郡主不过是被看了一眼,不痛不痒,也没有少一块肉,何至于被瑞王府的老太妃如此郑重以待?

    分明是景玥心狠手辣,为了那么点小事就在她孙儿的脸上落下那样一道疤,大夫说,九成是好不了了。

    容貌若有损,以后还能有什么建树?

    虽然她也不盼着孙儿能有什么大出息,但是他还没有娶媳妇呢,她原本还想来京城给他挑一个真正高门大户的贵女。

    老嬷嬷可不知她想了这么多,好声好气,恭敬又不落姿态的把她请进王府,领到了老太妃的面前。

    老太妃此时正在仔细查看匣子里的一颗老参,坦然受了苏老夫人的礼以后,就挥手把她叫到跟前,笑盈盈说道:“你来的正好,快来帮我看看这颗老参是不是藏得太久,都不新鲜了?我身边这些人都是没眼力见的,连这点小事都不能为我分忧,我又老眼昏花的都看不清楚,正好你这个见多识广的人上门来,赶紧帮我瞧瞧。我那未过门的孙媳妇可是个能干人,这人参新不新鲜、好不好,她一眼就能看出来,送过去万万不能丢了我家的面子,还让她误会是我这个老婆子故意给她难堪。”

    开门第一句话就是安宁郡主,苏老夫人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在老太妃的下首位坐下,笑道:“您老倒是疼爱小辈,安宁郡主尚未进门就被你这样挂在心上,送个东西都要精挑细选的。听说去年纳征之日抬进长公主府的聘礼足足走了两个多时辰,宾相的嗓子都给喊哑了。可惜当时我尚在登州,未能有幸见到这个浩荡场面。”

    老太妃笑眯了眼,还带着点得意地显摆道:“能定下安宁,真是我家阿玥前世修来的福分。那丫头满身灵气,天生的气派,我第一次见到她就稀罕得不得了,心里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想着若是不能把她娶进门来当我的孙媳妇,就算闭眼都要觉得不甘心。”

    这话聊不下去了!

    苏老夫人嘴角抽抽,她今日并不是来听安宁郡主有多好,而是来给她被毁容的孙儿讨公道的。

    老太妃放下老参,又拿起一个胭脂盒,说道:“小姑娘嘛,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不好的心情都会有所好转,左右我一个老婆子也用不上这些,放久了还会放坏,就把这些东西收拾收拾都送去长公主府吧。”

    说着就把手上的胭脂盒交给了身旁伺候着的丫鬟,忽然转头跟苏老夫人说道:“说起来这事还跟贵府的世子有些关系,当街纵马冲撞了刚进gzjyjc168.城的长公主和安宁,当时的态度dahuawuliu.似乎也不怎么规矩?亏得长公主近两年来脾气温和了不少,这要是放在以前可没这样轻易的放过。况且,朝廷明令禁止在街上奔马,除非是有紧急要务、边关战报,不然轻则关进大牢,重则鞭笞也是有据可依的,你回头还是要多多的管束家中后辈,天子脚下,万万不能任性妄为。”

    这话就差明说苏珂被打了也是白打,苏老夫人想跟她来告状,讨那劳什子的公道,怕是不能够的。

    苏老夫人胸口一堵,然后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哀哀戚戚的说道:“都是被我和他娘给惯坏了,年纪也还小,难免有几份桀骜不服管教。昨日之事原本确实是他不对在先,但是就为了那么点小事,瑞王爷竟一鞭子打到他的脸上,划出了又深又长的一番伤疤,请了太医来也说以后恐怕都好不了了。他还是个孩子呢,连媳妇都没有娶,脸上若是落下那么个疤,以后的漫长日子叫他怎么过?”

    老太妃皱眉,一脸的不赞同,“纵马冲撞了长公主凤驾,你以为只是一点小事?那可是连皇上都捧在手心里敬重的尊贵人。”

    “可不敢对长公主不敬,瑞王爷动手打人也并非因为冲撞了长公主之事。”

    “那就是苏世子眼神不规矩了,我家阿玥是个霸道的,又把安宁放在心尖尖上,哪里能容许别人折辱了她?”

    苏拉夫人目光一暗,说:“哪里折辱了?不过看了一眼而已,难道瑞王还不许他人多看安宁郡主一眼?”

    老太妃笑了笑,“看自然是能看的,光明正大的看,谁又能说什么?但若是心里头藏着不好的心思,眼神鬼祟,想必只要是个血性男儿都容忍不了。”

    “您老说得跟亲眼看见似的,无非就是不想认你家小王爷毁了我孙儿容貌之事,还故意摆出这样的阵仗来说话给我听。”

    老太妃顿时脸色一沉,“我有什么好不能认的?倒是你,听了这么多话竟还能理直气壮的坐在这儿跟我辩论,仍觉得你家受了大委屈要求公道,那我倒是真要好好的跟你说道说道了!”

    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而此时,景玥已经到了宫里,刚与云萝碰上面。

    太子站在旁边,一副仿佛逮住了他错处的得意,说道:“舅舅,你来得也太迟了吧?再过一会儿,你就能直接先吃个午膳了!”

    景玥睨了眼从小就在挑衅他的路上疯狂蹦哒的太子外甥,抬头与泰康帝说道:“出门时遇到了上门告状的苏老夫人,还在王府门前表演了好一场撒泼的大戏。”

    泰康帝眉头一挑,神情中竟丝毫没有露出意外,还摸着胡子笑了一声,“你们刚回来还不知道,我却是已经见识过一回了。元宵那天,苏珂在街上撞倒了福慧县主,拒不道歉,被成王府上的几个公子围起来殴打了一顿,之后苏老夫人就是这么闹上门去的。”

    长公主皱了皱眉,“成王府是如何与她处置的?”

    “还能如何?成王叔膝下就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孙女,还从小身子骨不大好,一向捧在手心里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生怕磕了碰了,没想到只是去赏个灯会就被人撞倒又受了惊吓。当时陪她出门的儿郎们挨个的被成王叔罚了一顿,苏老夫人这时候闹上门去,差点被直接打出门来。”

    长公主轻笑了一声,“同样都是刚被征召入京,但成王叔如今统领京畿防务,你打算给苏家一个什么职务?”

    “初来乍到,还是等他们先熟悉一下京城的情况再说吧。”

    这是连个闲职都不乐意给得太痛快了。

    景玥在旁边悄悄的跟云萝说:“祖母得知你昨日受到惊吓,已经把几个库房都几乎翻遍了,要给你送些好东西压压惊。”

    太子殿下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听到这句话就撇了撇嘴,伸手意图把云萝拉走。

    景玥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云萝,并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泰康帝看着自家蠢太子这屡教不改的样儿,忍不住提醒他,“你还是安生些吧,凭他找你阿姐的殷勤劲儿,你往后隔日就要出宫一趟,还有得与他碰面的时候。”

    子忽然愣了一下,景玥也问道:“何以出www.somway.宫得这样勤快?”

    心知不妙,太子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阻止其他人把事情说出来,但他才刚有这个想法,就听见云萝说:“太子在战事的认识上有所欠缺,以后让他每两天出宫半天,让我教他。”

    景玥声音悠长,长长的“哦”了一声,若有深意的看着他,“怎么不来找我?”

    太子哼了一声,然后又听见云萝说:“舅舅的意思原本是要叫你进宫教导的,但太子不是很愿意。”

    这一瞬间,太子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满眼的控诉简直要从眼眶里满溢出来了。

    果然,定了亲的人都靠不住,轻而易举的就把他给出卖了。

    景玥笑了一声,然后摸摸太子的狗头,一脸温柔可亲的说道:“无妨,我会时常过去走动,总不能累坏了你姐姐。”

    太子……太子在心里重重的“呸”了一声,突然就明白了父皇之前看他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是觉得他太蠢了吧?

    绝对是!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蠢。

    之前完全把这个问题给忽略了!

    太子殿下满腔怨念,不忍也得强忍住,只想着以后总有让舅舅吃亏的时候。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长到这么大,他一直都是靠着这样的梦想和信念度过一次又一次来自亲舅舅的打击。

    云萝与长公主在宫里留到了午后,出宫门,登上马车,车门还没有合上,就看见一辆华盖马车远远的行驶过来,一直来到宫门前才停止,然后从马车内出来了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太。

    看到这个人,长公主忽然挑起了眉头,景玥则侧头跟云萝说:“这位便是北镇侯府的苏老夫人。”

    云萝看着被丫鬟搀扶着下马车的老妇人,好奇道:“她不是去你家跟老太妃告状了吗?难道是在老太妃那里没讨着好,又跑宫里来告御状了?”

    正说着,那边的苏老夫人落地后也抬头往这边看了过来,那眼神,烈焰灼灼的,还含着满腔的愤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