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83章 海图
    这是云萝见过的、最粗野的老夫人,单只是从这个眼神里,她就感觉到了。

    一般而言,越是尊贵、有见识教养的老夫人,就越不会剥下脸皮做粗俗撒泼之事,即便是那些脾气火爆的……她们其实更不会与人撒泼,她们只会对你视而不见,或者直接理直气壮的训你一顿,而绝不是撒泼。

    那是市井泼妇才会做的事情,有品有级的尊贵老夫人们丢不起那个脸,也不敢给在外行走的后辈子孙们脸上蒙羞。

    但苏老夫人似乎全无这样的顾忌,在宫门口恰巧相遇,她直接就朝长公主迎了过来。

    她没见过云萝,长公主也仅仅在许多年前有过几面之缘,其实具体样貌她已经不大记得了,但是站在她们身边的景玥,她却在半天前才刚刚见过。

    她走过来浅浅一躬身,道:“老身拜见衡阳长公主。”

    长公主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别人连着封号的叫她了,目光一动,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说:“请恕我眼拙,不知老太太是哪家府上的?”

    苏老夫人脸色一变,说道:“衡阳长公主真是贵人多忘事,老身在十一年前还随我家老侯爷一同进京,与您见过几面。”

    “呦,十一年前?”长公主一脸惊讶,又凝神仔细的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恍然道,“原来竟是北镇侯府老侯爷的遗孀,本宫昨日才回京,不知北镇侯府的人竟然也来了京城,真是失敬。”

    你昨天还在街上扬言要挖我孙子的眼珠子,你说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北镇侯府苏家进京的事?骗谁呢?

    苏老夫人看了眼站在马车旁的景玥,说道:“上次来京城,还见过殿下的二公子,多年不见,倒是没想到又多了个好女婿,因为我家珂儿不小心冲撞了您,就挥鞭子打人,毁我孙儿的容貌。”

    长公主的脸色可见的沉了下去,冷冷的看着苏老夫人,说:“原来昨日在街上冲撞了本宫的登徒子竟是苏家的儿郎,我说怎么瞧着面生,在京城的地界上还敢如此跋扈嚣张,原来是刚来京城,还不知京城规矩。不过,府上的公子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懂规矩,老夫人你好歹也是随老侯爷来过京城的,怎么竟没有把儿孙的规矩教养好?”

    这简直就是直接对着她骂她的孙子没教养了。

    没教养怪谁?自然是怪没有好好教他的家中长辈!

    苏老夫人的脸色都青了,怒视长公主,有些话没有过一下脑子的就脱口而出,“十一年前,长公主对我北镇侯府可不是这样的姿态!”

    长公主顿时满眼的厉色,那是一段她甚至在午夜梦回时都不愿意回想的黑暗时期,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指着鼻子说了出来。

    当然,她感念苏老侯爷对他们姐弟的支持和为大彧立下的赫赫功劳,但这狂妄老妇算是个什么东西?

    长公主挺直了腰背,满脸的肃容沉怒,说道:“若没有老侯爷留下的功勋,就凭你们在登州做下的那些事情,早就够砍你们好几回了!到了今时今日,你竟还妄图拿着老侯爷遗留下来的功劳在京城横冲直撞,把你们在登州的行事习性全带了过来,真是好大的脸!”

    苏老夫人的脸色又是一变,“殿下这是觉得老侯爷不在了,我苏家已经没了用处,就想要赶尽杀绝?”

    说着,就已经做好了哭丧老侯爷,将之前在瑞王府门口施展的戏码在宫门口再次上演的准备。

    长公主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在她张嘴要哭嚎之前,就直接打断了她酝酿的情绪,肃然道:“仅仅是在这京城的地界上,比苏家更功勋煊赫的就不知有多少,可从没有哪家敢如你苏家那般行事。不过是仗着当年老侯爷对皇上和本宫的那点恩情,又天高皇帝远的以为无人能管束到你们头上,你在撒泼之前不如再去仔细的打听打听,冲撞宫门是个什么罪名,是不是如今的苏家能够承担得起的!”

    苏老夫人一下子就仿佛被掐住了脖子,脸上呈现出一个十分扭曲的表情。

    长公主又说:“忍了你们两个多月的飞扬跋扈,不过是大家伙看在已故老侯爷的面子上,或不屑于跟你们计较,你莫非真以为这满城的王公大臣都怕了你家不成?!”

    说完后,甩袖、关门,一气呵成,车夫驱使着马车缓缓离开了宫门前。

    景玥翻身上马,俯首冷睨了苏老夫人一眼,说道:“跋扈惯了,到了一个新的地界上,老夫人似乎也并没有学会要夹起尾巴做人。”

    随后策马,亲自护卫在长公主和云萝的马车旁。

    留在原地的苏老夫人脸色连连变换,转身看着巍峨雄伟的皇宫城墙,捏着手中帕子,咬了咬牙,忽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就哭了起来。

    听到声音,长公主打开窗户往后看了一眼,皱眉厌恶的骂了声:“真是蛮不讲理的泼妇!”

    云萝好奇问道:“听刚才在宫里舅舅的话,苏家在登州应该犯了不少事,还把一个好好的水兵大营弄得乌烟瘴气,但即便如此,还是只把他们召回京城,用荣华富贵养着,难道不正是因为此才会让他们觉得连皇上都不能对他们如何,于是就更加的有恃无恐,无所畏惧吗?”

    长公主可疑的沉默了一下,转头与马车旁的景玥递了个眼色,然后附到云萝耳边轻声说道:“苏老侯爷生前曾画出一份海图,囊括了东海几千里的海域,还上了密折,说等他凯旋,就把那份海图亲手送到你舅舅的手上,不然交给别的任何人他都不放心。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在追击海寇中遇难,那份海图也不知去向。”

    云萝讶异道:“海图?”

    长公主点点头,忽然神色一动,问道:“浅儿把舆图画得那样精细,可也知晓海上的情况?”

    云萝沉默了下,最终摇摇头。

    这确实超出了她所知的范围,她能复制出一份世界地图,也能将那几个很有名的岛屿位置大概的点出来,不止一次出现在课本上的几条重要航线也能描绘详细,但更精细的,就没有了。

    但一份海图怎么可能这样粗略?

    像她这种看到船就想吐的人,海洋简直就是她的禁区。

    几千里海域,那是不是把东瀛都给囊括进去了?

    云萝一下子对那份海图充满了兴趣,“你们是怀疑海图在苏家人的手上?”

    长公主却摇头说:“不知,老侯爷遇难后的这几年,你舅舅一直没有放松对登州的关注,但苏家人从跋扈的老太太到无用纨绔的苏契、苏珂,都没有露出丝毫知晓这份海图存在的异常。”

    “不在家中,或许在大营里?”

    这个问题如今却只有已故的苏老侯爷能回答,泰康帝派出无数的人寻找了近五年,花费巨大,却至今仍毫无收获。

    苏老夫人的声音逐渐被抛在身后,长公主丝毫都没有要转身回头去看热闹,或帮她的皇帝弟弟解决一点麻烦的意思。

    泰康帝……泰康帝在含英殿听说苏老夫人在宫门前哭,不禁头疼地扶额,眼角的余光忽然看见站在旁边板着一张脸,眼珠却骨碌碌乱转的太子殿下,便问他:“太子以为这苏老夫人该如何妥善处置?”

    太子说:“天下命妇皆归母后统管,儿臣能有啥意见?”

    泰康帝一愣,忽然就一脸轻松地坐直了身子。

    是了,此事归皇后管,他在这里头疼个什么劲啊?难道是让他在含英殿内接见一个外命妇?太没规矩了!

    于是他朝站在旁边伺候的奴才挥手说道:“你去跟皇后说一声,叫她准备接见苏老夫人,尽快把这件事给处置了。”

    太子的一只脚尖已悄悄地调转了方向,听见这话之后就连忙说道:“我去跟母后说一声便是,不必劳烦赵大公公。”

    赵大公公连称不敢,泰康帝则对太子殿下说:“你今日缺了半天学,功课都补上了吗?”

    太子殿下顿时一脸震惊,我请假半天,还得把功课补上,你是魔鬼吗?

    他的表情太明显,没有一点点掩饰,泰康帝见了,莫名的心中暗爽,随手翻开一本折子,悠然说道:“你以后每两日出宫半天,若是学得不好,回头就得把缺席的半天功课全都补上。”

    太子决定去找母后告状!

    岂料,一只脚还没有踏出门外就又被抓了回去,泰康帝指着另一边的太子专用席说道:“去吧,功课都给你放在桌上了,先把功课做好,之后不管你是想去玩还是找你母后,朕都不拦你。”

    等把功课做完,那边的热闹都早已经结束了,那他还去看什么?看母后给他布置更多的功课吗?

    憋着满肚子的不甘不愿,太子殿下挨挨蹭蹭的走到了书桌后面,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一点一点地静下心来。

    而此时,苏老夫人也被请到了皇后的宫中,看着与景玥有几分相似,出自景家的皇后娘娘,苏老夫人的内心其实是很不情愿来这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