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84章 提前养老
    苏老夫人最终也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在景老太妃那儿告状不成还被反训斥了一顿之后,她咽不下这口气就跑到宫里来告状,然后又被皇后刁难,最后还下懿旨把她和儿媳妇一起给申饬了,说她们身为朝廷命妇却管教不好家中子孙,致使苏世子枉顾朝廷律令当街纵马,为祸百姓,在冲撞长公主之后不仅毫无悔改之心,还行为不轨,被瑞王教训之后更意图反咬一口,实在是蛮横之极。

    几乎同一时间,从含英殿内也送出了一份圣旨,一路送到北镇侯府,将北镇侯也申饬训诫了一番,并警告他往后若是再有跋扈欺凌百姓之事发生,必严惩不贷。

    一时间,京城里其他纨绔都跟着安分了不少,茶楼酒肆里皆在谈论此事,北镇侯出门与人吃酒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周围许多人对他的指点打量,这不禁让他十分恼怒,并怨怪到了他母亲的身上,认为若非她跑到景家人面前去闹,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转身又把整张脸都包成粽子的苏珂训了一顿,骂他色迷了心窍,看到个女人就转不开眼了,看谁不好偏要去看安宁郡主?还是当着瑞王的面!

    那景家的小王爷是好相与的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跋扈的,当街鞭打别家公子都不新鲜了,甚至高门贵女都是说打就打,而缘由仅仅是因为人家小姑娘爱慕他,对他使了点女儿家的手段。

    曾经有传言说景家的小王爷不爱女色,是个断袖,但是这样一个人却把安宁郡主捧在心尖尖上,下个聘还差点把自家王府给搬空。

    如今,皇后是他的亲姐姐,他手上还掌着西北的几十万大军,刚刚把西夷打得俯首称臣,连西夷王最宠爱的公主都送到大彧来和亲,这样的功勋,他就算平时再跋扈霸道,京城百姓都能当做什么都看不见。

    况且,他跋扈,是对那些招惹到他面前的贵族公子们跋扈,却从没有无故祸害到普通老百姓的头上,京城百姓对他其实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畏惧。

    这样的人,他们就算不去巴结,平时见了也应该远远的避开,老侯爷已经故去多年了,这里也不是登州。

    苏老夫人被亲儿子的一番话说得脸色难看极了,却又舍不得责怪这一块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正想着可以找谁撒气,就又听见苏契嘀咕着说要换一个世子。

    她顿时脸色大变,厉喝道:“你疯了吗?庶子袭爵是要降等的!”

    苏家可是和卫家一样的世袭罔替的侯爵!

    当年随太祖皇帝打天下,天下平定之后,共有两王一公四侯爵,皆为世袭罔替,几百年过去了,如今仍屹立着的就只剩下瑞王府、齐国公、镇南侯府和她苏家的北镇侯府了。

    东临侯绝嗣,由旁支袭爵,从此就失去了世袭罔替的尊贵;西京侯在百年前参与谋反被诛;近二十年前,先帝朝,西夷与北方其他部族联手攻打大彧,打死了一个瑞王和景家两位年长的公子,长乐郡王府更是一门死绝。

    所以,她怎么能容许苏家也退出这个行列呢?

    但苏契却指着坐在一旁的儿子,丝毫不顾忌他心情的说道:“他的脸都成这样了,哪里还能继续当世子?”

    苏老夫人转头看向苏珂被纱布包裹的脸,也不由得沉默了,心里对动手毁她孙儿脸的景玥越发怨恨。

    沉默了许久,苏老夫人拍着桌子说道:“不行!除非你跟静娴再生个嫡子出来,不然休要再提换世子之事。”

    苏契想到嫡妻那张衰老的脸和逐渐臃肿的身材,不由得满脸不情愿。

    但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若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让庶子袭爵降了自家的等级。

    苏珂坐在旁边,安静得像一尊木雕,脸藏在厚厚的纱布下面,也看不出是个什么样的表情神态。

    苏契看到他这样却更加生气,忍不住伸腿踢了他一脚,骂了句:“没出息的东西,因为你,老子现在出门都要跟着被人指指点点,你怎么不干脆被景玥打死算了?”

    苏珂摔在了地上,眼里闪过怒气,然后却又自己默默的爬了起来,一声都没有吭。

    苏老夫人不悦的看了儿子一眼,但她虽然疼爱孙子,却显然更疼爱自己的亲儿子,尤其是在孙子没了前途之后,因此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并没有劝说和训斥半句话。

    皇上和皇后娘娘接连申饬苏家,这在京城里很是热闹了几天,言谈之中几乎无人为苏家抱不平,顶多叹一句苏老侯爷英雄一世,可惜后继无人。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从何而来,在议论苏家的话语之中出现了另一个声音,说景家出了个皇后,生下唯一的太子,景玥如今手掌几十万大军,又是世袭罔替的亲王,还即将跟镇南侯和长公主府联姻,恐怕以后的朝堂之上,连皇上说话都要看瑞王爷的脸色了。

    这个言论迅速的席卷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但让人意外的是,不管皇宫,还是瑞王府,乃至长公主府都迟迟没有动静,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太子殿下频频出宫到长公主府与安宁郡主和瑞王相会,一待就是半天,不知在密谋些什么。

    除此之外,什么异常都没有。

    不过,在私底下,云萝还是问了景玥一句,“景家势大,若是舅舅真的对你起了忌惮之心,你该如何处之?”

    帝王心思,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谁知道他面上笑嘻嘻的,心里是不是在想着怎么弄死你呢?

    景玥的反应十分淡定,但云萝主动关心,还是让他很高兴的,就拉着她的小手手说道:“那我就带着你找个清净地方,提前养老。”

    云萝一把甩开他的手,无情的说道:“你自己去吧,我并不想这么早就步入老年。”

    景玥把她的手拉回来捏了捏,一脸妥协的说道:“行行行,那我就陪你去游山玩水,踏遍这世间的每一寸土地,可好?”

    他是笑着说的,眼神却无比认真,仿佛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如今拥有的权势地位,随时都能撒手扔出去。

    云萝抿嘴,然后轻点了点头。

    他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愈发灿烂,倾身凑近了她耳边,说道:“其实,我早就把兵符交给皇上了,只是别人都不知道而已。”

    云萝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明显的怔愣,上挑的眼尾都瞠大了,那可爱的模样像一只受到惊吓却又故作镇定的猫儿,顿时惹得景玥忍不住心痒痒的伸手摸了一把,嫩滑的触感让他简直要舍不得松手。

    “嘤嘤嘤”的,一只黑白团子耸动着蓬松的毛朝他们滚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云萝脚边,伸出两只前爪子就要抱近在眼前的大腿。

    景玥垂眸睨着它,然后抬腿把它一脚踢了出去。

    毛团在地上翻滚了两个圈,然后抖抖毛,更加兴奋的朝景玥扑了过去。

    养了两年,它已经是一只真正的大猫熊了,直立起来有人那么高,浑身的毛茸茸、肉嘟嘟,让人想要把自己埋进这一滩软绵绵里面,全然想不到它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

    一爪子挥过来,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都立刻出现了几道凹痕。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那几道爪痕,忽然伸手朝正在跟景玥“玩”得欢快的团子抓了过去,一把抓住它后面脖颈上的毛,轻轻一拉就把它拉扯了过来。

    “昂!”它扭头朝云萝叫了一声,露出满嘴锋利又发达的牙齿。

    云萝抓住它的上下两颚,轻轻的把这张嘴合了起来,发出“咔”的一声脆响,似乎是牙齿与牙齿碰撞的声音。

    被封住了嘴,又抓住爪爪的团子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小眼睛,摇着肥嘟嘟的屁股,要多温顺,就有多温顺。

    云萝抓着它的爪子看了看,特别冷酷无情的说道:“野性未驯,立刻把它的指甲都剪了。”

    团子温顺的缩着爪爪,全然不知它威力巨大的指甲即将离它远去,还以为云萝是在跟它玩耍。

    景玥也伸手过来捏了捏一只毛爪子,笑道:“这东西,寻常人还真养不起,一个不好,恐怕连小命都要交代在它手上。”

    瞧这爪子黑黝黝寒光闪闪的,能挠碎坚硬的青石板,给人开膛破肚岂不跟玩儿似的?

    得是多锋利的刀,才能把这指甲剪断?

    云萝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捏着这爪子思考了一下,转头叫人去把她的长刀取了来。

    那把当年太子殿下送给她做生辰礼物的长刀,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锋锐的刀,吴国公府门前的石狮子都被其劈开了。

    长刀很快就被送过来,云萝接过后“锃”的一声拔出,刀身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刺目的光,团子浑身的毛都突然全炸了起来,开始挣扎起来。

    云萝不为所动,景玥更是十分温柔的把它两只爪子按在了地上,还十分贴心的帮它理了理毛,露出爪尖尖,“怕什么?又不是要剁了你。”

    “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