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86章 带你飞
    虽然说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苏珂即便被毁容,也依然www.xiangyaxuan.能继续当他的北镇侯世子,将来继承侯爵之位,但苏家能不能付得起代价,怎么让他们乖乖的付出这个代价,又是一个问题。

    爵位继承自有明文规定,但所有的事情都跑不过一个例外,比如卫老夫人当年曾以女子之身袭爵,史书上也有记载,本朝开国时,朝中有女将女爵,且不止一位,因战被毁容的、脸上有疤的更不新鲜。

    所以苏珂能够继续当他的世子,并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他有那个本事。

    一个纨绔浪荡子能有什么本事呢?比如向朝廷献上一份足够珍贵的东西。

    而如今他们能打动泰康帝和朝中诸位大佬的,大概就只有那份海图了,只是那份海图究竟在不在他们的手上如今还是个未知数,这么多年都悄无声息,没有露出丝毫异常,很有可能连他们也不知道当年老北镇侯曾留下这么一样东西。

    苏老侯爷连交给亲信下属送来京城都不放心,会放心他这不怎么靠谱的妻儿吗?

    但如今,他们是仅有的突破口之一。

    景玥虽然被云萝翻脸无情的赶了出来,但她提点的这一件事却还是上了心,回去想了一晚上,次日又一大早进宫找皇上商量了半天。

    过了两日,宫里突然往外广发请帖,皇后娘娘要在明园设春日宴,日子就定在三月十八。

    掐指一算,时间就只剩下五天了,虽然不明白皇后娘娘怎么会下帖下得这样匆忙,但该准备的还是一刻都不停歇的准备了起来。

    上好的胭脂水粉,珍贵的绫罗锦缎,精致的珠宝首饰,在京城的各大商铺里甚至出现了争抢事件。

    云萝在几年前开的那个脂粉铺子因为质量好,即使价格昂贵也向来供不应求,如今更是被直接抢断了货。

    翻着已经荣升成掌柜的兰卉送来的账册,云萝发现她家黑心掌柜都已经把价格提升到了原来的两倍以上,却依然被买断货,账上的金额也累积到了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不由得沉默。

    这真是一个促进发家致富的好办法。

    但很显然,长公主也是败家队列中的一员,云萝屋里的衣裳都快要放不下了,有许多甚至连看都没有被她看过一眼,而今,她又收到了几身新衣裳,以及配套的头面首饰。

    长公主对于打扮自家闺女这件事,向来是不吝啬且兴致勃勃的,无奈云萝并不十分的配合她。

    也亏得云萝不太配合,不然天知道会被她的公主娘打扮成怎样一个富丽堂皇的模样。

    别看长公主如今穿戴得素净简单,还柔柔弱弱,偶尔装出一副病西子的模样,但据说年轻的时候最爱华服,还是能一脚把人踹下马,把先帝后宫的妃子当着先帝的面按进水池子里的狠辣女子,而先帝不爱正宫与嫡子,却很宠爱这个嫡公主。

    但长公主似乎并没有多把先帝放在心上,先帝驾崩,她第一件事就是把胞弟推上位,出孝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换上她的华haiyu1688.服,护着幼帝对付起曾深受先帝宠信的老臣更是毫不手软,直到卫侯救驾而死,除了宫装正服,再没人见她穿过别的华衣。

    而今,她把这个兴趣延续到了云萝的身上,可惜云萝不配合,她也只能遗憾放弃,却时常在给闺女准备的新衣裳中夹带一些私货,暗暗期盼着宝贝女儿突然心血来潮,把自己打扮得艳光四射。

    年轻的小姑娘,就是应该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美的!

    云萝倒是无所谓素净还是华美,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过于引人注意,最好是能够隐匿于众人之间,所以她每次都是这种选择。

    不过长得好看,穿什么都比别人更好看一些,十七岁的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亭亭玉立,也长出了她曾经期盼的大长腿,身材在众多的名门贵女中算得上是高挑的,与景玥站在一起,端的是天造地设,一下子把周围所有人都比了下去。

    明园并不在宫里,而是相距几里的一处皇家别院,占地十分广阔,内有亭台楼阁,蜿蜒廊道,如今阳春三月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明园内已经有牡丹竞相开放。

    春日宴就设在明园内,阳湖的湖心岛上,前往那里,需要乘坐画舫游船。

    云萝已经在阳湖边站了好一会儿,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艘运载客人的小画舫。

    画舫虽小,却做得十分精致华美,雕栏画栋一样不少,上面已经或坐或站了好几个人。

    她的站立不动吸引了船上人的注意,一个二八年华的姑娘不由得出声问道:“安宁郡主,你不上船吗?”

    云萝侧目看了眼一脸无辜的站在旁边,将她领路到此的侍者,想问一句:我能游过去吗?

    她的沉默让询问的姑娘有些尴尬,羞得脸都红了。

    这时候从身后过来一人,站在船沿居高临下的看着云萝,说:“安宁妹妹,金小姐好心询问,你怎么毫无回应,这未免也太失礼了。”

    她身姿婀娜、妆容精致,一出来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正是简王府的安如郡主宗玉。

    云萝抬头往上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是在想要怎么跟她说,才不会让她和旁人以为我是不愿与你同舟才迟迟不上船,好歹也要给你留点颜面。”

    宗玉的脸色微变,飞快的看了眼与云萝并肩而立的景玥,说道:“你我好歹也是姐妹一场,你何至于竟说出这种话来戳我的心?”

    云萝直接撇开了脸,不欲与她争辩,但不想上船的意思却表现得明明白白,就好像她真的是不想跟宗玉同舟,而不是不想坐船。

    那位金小姐此时也不觉得尴尬了,上下看看宗玉和云萝,满脸好奇。

    然后,她被同行的另一个姑娘拉走了,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悄悄咬耳朵,半晌,惊讶的转头看向了宗玉。

    虽然没听见她们说了什么,但安如郡主想也能猜到会是些什么话,顿时面上火辣辣的,却又咬着牙不肯退缩。

    景玥俯身在云萝耳边说了句什么,云萝迟疑一下,看一眼在湖上晃荡的画舫,然后点了点头。

    下一秒,景玥伸手环上她的腰,带着她拔地而起,越过画舫,又在湖中借了几次力,如蛟龙腾挪,转眼就到了湖心岛上。

    身后传来一阵姑娘们的惊叹声,有人趴在船沿上一脸羡慕的说道:“有人若是能这么带我过湖,我我我就嫁给他!”

    “别做梦了,就你那分量,掉进水里浮都浮不起来,还想飞?”

    “我打死你!”

    同船之人一半看热闹瞎起哄,一半则悄悄的打量安如郡主。

    那芒刺一样的目光扎得宗玉眼眶发热,藏在袖子底下的双手死死的纠着帕子,明明是她先认识景哥哥的www.olinghua.,那时候卫浅还在乡下吃苦受穷呢!

    已经到了湖心岛的云萝并没有分给她多少关注,她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一个不甘心的跳梁小丑有什么资格让她费心费力?

    捂着被掐得生疼的腰间软肉,瑞王殿下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一路把她送到宴席上,然后才转身去了湖心岛另一边的场地。

    温如初飞快的蹭了过来,仔细打量着云萝的脸,皱着鼻子说道:“这么温柔体贴,不知多少人心里头泛酸呢。”

    云萝转头问她:“你也酸吗?”

    “酸!”她用力点头,从鼻腔里往外哼了一声,说道,“他以前可是连眼角都不往姑娘身上瞄一眼的呢,却独独只对你一人好,位高权重长得还这么好看,回头再看看其他郎君,都黯然失色了。”

    “张睿也黯然失色?”

    “emmm……”她眼珠骨碌一转,忽然说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就遇到安如郡主在湖边徘徊,过了好几条船都没有要上去的意思,好像在等人,是不是在等你?”

    “我跟她不熟。”

    “那就是在等你家瑞王爷了。”温二姑娘“啧”了一声,托着两边脸颊说道,“到了这个时候竟然都还没有死心,肯定是你对她的打击还不够大,让她以为你好欺负,竟敢当着你的面跟你家王爷勾勾搭搭。”

    她转过脸来看云萝,目光斜睨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好脾气?遇到这种不顾脸面的贱人,你就应该拿出你的本事,弄死她!我要是有你的本事……”

    云萝看到了她眉眼间的一丝轻愁,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她迟凝了下,然后摇头说“没事。”紧接着就再次把话题跳转到了别处,“蓁蓁那个没出息的,我前日晚上拉她在花园里溜了个弯,她竟然就着凉了,鼻子堵塞,声音沙哑,害我被我娘骂了一顿。之前从你那儿得了一瓶药丸,对着凉咳嗽十分有用,还有没有?”

    “有,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去。”

    “好勒!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等蓁蓁好了,再一起请你出去踏春郊游,让她给你当牛做马!”

    真是让人感动的姐妹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