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恋:总裁趁〕〔至尊战神狂婿〕〔从签到开始制霸全〕〔怪兽:开局召唤哥〕〔极品透视民工〕〔签到从捕快开始〕〔权爷,你老婆是团〕〔重生六零幸福攻略〕〔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透视神医女婿〕〔至尊强婿林阳〕〔半步人间〕〔开局绑定女武神〕〔娱乐从龙套到神级〕〔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首富被当成小可怜〕〔苏小柠墨沉域〕〔大唐好伙计〕〔荒野求生之不小心〕〔这个天下我做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90章 刨坟
    景玥在街上的一番骚操作,惊呆了围观的京城百姓。

    看着被两个健壮的侍卫架起来拖走,不管怎么喊叫挣扎都没有用处的娇弱姑娘,有人忍不住起了怜惜之心,嘀咕一句:“这未免也太过粗暴了,怎么说也是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还能真让她去当牛做马啊?”

    说完后才猛地反应过来,瑞王殿下从来也没有对除了安宁郡主之外的姑娘有过怜香惜玉之心,他今日没有当街打死这意图攀咬他的女子,便已经十分难得。

    没错,就是意图攀咬,虽也有些不大好的言论,但大部分人都认为景玥做不出那样的事情,还特意叫人姑娘在这里等着他把安宁郡主带过来?

    别逗了,若只是买个丫鬟下人,哪里需要惊动安宁郡主?若说是对这姑娘动了心思,看上了……不不不,瑞王爷才看不上这样的小家碧玉!尤其是跟安宁郡主相比,这姑娘除了更加的楚楚可怜之外,连个小美人都算不上!

    人群中有不少目光或明或暗地落到了云萝身上,当即惹得景玥不悦的一一瞪了回去,大有一副再看就挖他们眼珠子的意思。

    云萝忽然伸手把他的脸扳了回去,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看他们做什么?比我还好看?”

    这当然是不能比的!

    景玥拉着她的小手手,说:“一堆歪瓜裂枣,哪里能跟你相比?”

    众歪瓜裂枣转头相互看看彼此,然后一哄而散。

    走了走了,已经耽误了半天,还有一堆活等着要干呢,哪里来的闲情逸致站在这里看别人的热闹?

    不出半天,京城里突然多了个奇怪的流言——瑞王爷怕极了安宁郡主,估摸着以后是个惧内!

    外面的流言风生水起的时候,长公主正在跟云萝说:“计谋虽拙劣,对陷于情爱的男女却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要你对阿玥稍有一点不信任,此事就在你心里埋下了影子,即便那女子被当场拆穿落个凄惨下场,对方也算是成功了。这样的算计,倒像是出自女子之手,意在破坏你和阿玥之间的情谊。”

    所以,果然是景玥的烂桃花吗?

    云萝第一个就想到了安如郡主宗玉,迄今为止,三番两次与她为难的也只有这一个人。

    但如果真是她,是不是过于明目张胆了?

    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对景玥的心思,且因此多次为难云萝的情况下,还使出这样不入流的滑稽手段,让人一下子想到她的身上,也会让云萝忍不住怀疑她的智商的。

    简王府金尊玉贵的郡主,以才貌著称的京城双姝之一,不会这么蠢吧?

    但她似乎已经做了不止一次蠢事,生动的演绎了何为爱情使人盲目,让人疯狂。

    而另一个双姝之一则婚前与未来小叔子勾搭、被退婚,然后私奔、未婚有孕,直到被长辈送回老家,从此似乎就要青灯古佛了此一生了。

    第二天,云萝特意往瑞王府去走了一趟,并在半路听见了那个说景玥惧内的流言,看着兰香“噗嗤”一声差点把嘴里刚吃进去的点心渣渣喷出来,云萝嘴角一抽,心情一言难尽。

    景玥却对这般流言没有一点意见,惧内就惧内呗,总比说他在外面勾搭别的女子要好。

    “阿萝是来看我的,还是来昨日那个女子的?”

    面对这个问题,云萝莫名觉得她若是说出真实答案,某人就会对她摆出委屈的模样来,于是犹豫了下,然后昧着良心说道:“看你,顺道看看那姑娘。”

    明知道是谎话,景玥还是觉得满足了,亲自带着她出了前院,七拐八弯的绕过了好几重院落,才到了大厨房。

    还没靠近,云萝就先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叫骂声,“多大个人了,还没生病的骡子一半能干!照你这速度下去,等你磨出麦粉下锅,我们这一府的人都要饿死了,还嫌石磨太重,不重能叫石磨吗?不重能磨得出粉来?已经给你换上最小的石磨了,还尽事儿!谁家的牛马像你这样干不出活来,都早已经被宰杀了一锅炖!”

    “哭哭哭,你哭给谁看呢?丧里丧气的东西!亲爹刚下葬,坟头的土还没干透呢,就惦记上男人了,还敢跑来攀诬我家王爷,真是个不要脸的骚浪蹄子!你当我家王爷也是外头那些酒色不拒的浪荡子?见着个女的、母的就走不动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就你那寒酸样儿,连给我们王爷提鞋都不配!”

    伴随着女子小声的抽泣,骂人者还在喋喋不休,“亏得郡主仁慈,不跟你这样的下贱坯子一般见识,不然若是惹得她不快,王爷定要活剥了你的皮!”

    “啪啪”几声,似乎是藤鞭抽在人身上的声响,一同响起的还有女子的尖叫和求饶,但她的求饶显然并不能让对方心软,还言辞严厉的说道:“休要磨磨蹭蹭的,赶紧干活!今日若不能把这一担麦子磨好磨细了,还有得你教训吃!”

    “妈妈,我磨不了这么多,我真的推不动了,从昨日到今天我就只吃了一个夹生的黑面疙瘩,又从凌晨推磨到现在……”

    “呸!祸害人的丧门星!老娘原本能一觉睡到天亮,却要陪着你凌晨起来干活,结果你推了大半天还没大毛半个时辰干得多,我都还没说啥呢,你倒是先嚷嚷上了?”

    大毛就是那只生病的骡子,乃是大厨房管事祝妈妈的爱宠,赶车拉磨皆都不在话下,前两天趁人不注意跑到马厩那儿去跟王爷的爱驹抢食,被撵着顶撞了好几下,还被咬了一身的口水,受惊过度就病倒了,又吐又拉的整只骡子都虚脱了,把祝妈妈心疼得不要不要,干活也哪哪都不方便。

    越想越气,祝妈妈举起藤条就有往小白花姑娘的身上又抽了两下,怒道:“黑面疙瘩咋的了?你知道老娘为了给你做这一个黑面疙瘩,费了多大的劲吗?特意到牲口槽里去舀麦麸糠皮,还要专门给你备个锅,埋汰死我了!”

    小白花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她不介意吃大白馒头大米饭的,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大厨房外,景玥略微不自在的摸了下鼻子,轻声解释道:“祝妈妈以前是祖母身边最温柔细心的大丫鬟,说话慢声细语,跟人吵架争执都提不起嗓音。但自从掌管大厨房之后,她因为不放心下面的人就时常亲自出门到集市上采购,与市井中人打交道多了,说话行事也变得有些不一样。”

    那这变化还真挺大的。

    云萝觉得,她已经没有进去看看的必要了,直接问他,“她交代了是何人指使的吗?”

    景玥眯眼笑得意味深长,“大约是吃的苦还不够多。”

    那就是还没有交代的意思了。

    云萝听着院子里的动静,想了想,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一天前还鲜嫩娇弱得犹如一朵摇曳生姿的小白花,此时却蓬头垢面的挂在石磨推杆上一步一跌,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狼狈得几乎要看不清她的脸,一身白衣也不见了,换上暗沉的粗布麻衣,全然没有了小白花应有的气质。

    看到云萝和景玥进门,祝妈妈顿时把脸上的表情一手,又随手把藤条扔到旁边,笑盈盈的屈身行礼道:“奴婢拜见王爷,拜见郡主。这里乱糟糟的,王爷怎么把郡主带这儿来玩了?”

    祝妈妈四十多岁的模样,小鼻子小眼睛,白白胖胖一团和气,看起来就是一个待人亲善的长者。

    景玥免了礼,那小白花却在此时忽然撒手扔开石磨推杆,直朝着景玥扑了过来。

    “王爷……”

    眼看着人就扑到了跟前,景玥吓得连忙往云萝身后一躲,同时,云萝抬起腿,一脚把她给踹了出去。

    人凌空倒飞一丈远,从捡了藤条冲上来的祝妈妈眼前飞过,让她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又默默的把藤条藏到身后。

    小白花一下子被摔得七荤八素,迷迷瞪瞪的躺在地上好久都没有缓过气来。

    云萝走到了她身旁,低头俯视着她,耐心的等到她缓过气,双目逐渐清明,才问道:“是谁指使你在街上演的那一出?”

    她目光垂下头去,捂着肚子咳嗽了几声,小脸一片刷白,气息短促的说道:“我不知郡主为何一定要我说出个人来,但您既然以为有,那便有吧,只是不知郡主希望从小女子的口中听到哪位贵人的名号?”

    云萝面不改色,又问道:“把你爹的坟刨了,你也说不出一个人来吗?”

    她缩了下肩膀,偏首道:“郡主做出这等有损阴德之事,就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什么的压根就吓不到云萝,倒是让景玥忽然夺过祝妈妈手里的藤条,直朝着她抽了下去。

    这一下抽得又快又狠,绝非祝妈妈的力气能够相比,瞬间就把人抽倒在地,惨叫打滚。

    云萝后退了一步避免被她撞到脚上,转头无奈的看着他,“我还有话没问完呢。”

    景玥随手把藤条还给祝妈妈,拉着云萝又后退了一步,冷眼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女子,说道:“这种事情何须你亲自审问?”

    云萝静默了下,说道:“我刚才说要刨坟的时候,她并没有太大反应,看来那爹也是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刨坟吧,看看是不是真有那么一具尸体,若真有,再去查最近城里有没有死了却找不见尸首的人。”

    景玥不由无奈的看着她,你还真要刨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