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91章 断线的风筝
    不知是云萝的话提醒了她,还是她以为刚才只是吓唬她的,小白花姑娘突然对要刨她亲爹坟这件事表现出了激烈的反应。

    求饶、哭诉、赌咒发誓,真是唱作俱佳,表演得十分精彩。

    “本王见她不像是从外地逃难来京城投亲的,去戏园子查查,看有没有哪家少了人。”景玥下了令,又对那女子说道,“本王能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你信不信?“

    那女子的哭声突然就哽住了,然后低着头瘫坐在地上小声抽泣,仍然没有放弃她的表演。

    景玥不愿再看,牵着云萝转身就走,又把小白花扔给了因为爱宠生病,耽误了不少活而脾气格外暴躁的祝妈妈。

    祝妈妈一脸的慈悲相,对这攀诬她家王爷的贱人却毫不手软,逼着伤上加伤,几乎要耗光了身上所有力气的小白花继续推磨,真正是把人当成了牲口一般。

    不,她对牲口都不会这样心狠,那头叫大毛的骡子在招惹上王爷爱驹之前,在府里过得可舒坦了,简直是瑞王府一霸!

    如今受惊生了病,还有专属棚屋供它休养,简直是骡子界的巅峰王者。

    云萝说要去刨坟,那就是真的想去刨,如果不是景玥拦得快,她出了大厨房的门就想让人备马,带她出城去刨坟看个究竟。

    可惜被景玥拦下了,“我的姑奶奶,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你亲身上阵?吩咐下去,自有人替你办好,不然岂不是白养了那么些人?”

    虽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但既然有人效劳,云萝当然也是乐得清闲,然后不等景玥想好要如何度过这个与阿萝独处的时光,老太妃那边就派人来把云萝请了过去。

    景玥觉得祖母变了,自从定亲之后,她老人家就开始千方百计的把阿萝叫到跟前去稀罕,全然没有了之前怂恿他去追求,还坚决不打扰他与阿萝培养感情的眼色。

    这是觉得反正已经定了亲,这个孙媳妇跑不掉了,所以不需要他在行勾搭之事?

    心里虽老大的不愿意,但景玥还是顺溜的跟着云萝也到了老太妃的院子里,并祸祸了几盆开得正好的牡丹,惹得老太太大呼心疼,连忙把他赶了出去,云萝也受到了牵连被一起赶出门外。

    被赶了他还挺高兴的,在意图给云萝簪上一朵大红牡丹花被瞪之后,他把花往她手里一塞,然后顺势拉着她的手就去玩了。

    开春后,天气一日比一日更暖和,躲了一个冬天的人们纷纷换下厚重的衣裳,三五成群的出门放风,城内城外都越发的鲜活。

    景玥带着云萝出了城,踏春、赏景,远远的看到有人在放风筝,他也不知从哪里摸了一只风筝出来,和云萝一起把它放飞到了比所有人都高的地方。

    抬头仰望着高中只剩下一个黑点的风筝,云萝不由得嘴角微翘,又很快收敛了起来,侧头看着还在往外放线的景玥,突然觉得有点傻。

    景玥忽然把线圈递到了她面前,笑盈盈问道:“你也来?”

    云萝默默的接过,还没来得及收线或放线呢,就见突然从旁边窜出了另一只风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上了他们的,然后云萝只觉得手上一轻,线已断,风筝飘然远去。

    “……”

    云萝脸上的表情可见的怔愣了一下,抬头望着那两只纠缠着飞远的风筝,一根线从空中晃悠悠落下,软软的横在了草地上。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两个人绕过阻碍物走了过来,是一主一仆两个年轻的姑娘,那丫鬟有些气势汹汹的,看到他们就质问道:“是不是你们挣断了我家小姐的风筝?”

    “小荷,不得无礼!”那姑娘斥了丫鬟一声,然后朝景玥和云萝盈盈行礼道,“见过瑞王爷,见过安宁郡主,没想到竟在此处遇见您二位,丫头无礼,冒犯了王爷和郡主,还请恕罪。”

    叫小荷的丫鬟脸色一脸,然后“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景玥淡淡的看了一眼就直接收回目光,拿过云萝手里的线圈,把线一圈一圈的绕了回去。

    两只风筝已经飞得彻底看不见了,云萝收回目光,心里难免有些可惜,但还不至于为了一只风筝就跟人为难的,便免了那姑娘的礼,然后安静的看着景玥绕线。

    那姑娘愣了下,不禁有些踌躇,半晌说道:“小女子是北镇侯府苏家人,在姐妹中行二,之前曾有幸远远的见过王爷和郡主,今日趁着天气好,带着丫头出门踏青游玩,不小心挣断了郡主的风筝,心中惶恐,还请郡主降罪责罚。”

    云萝转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丫鬟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

    不过,她懒得跟这不相干的人闲扯,便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这位苏二姑娘迟疑的看了她一眼,又往景玥那儿一瞄,然后带着丫鬟告退一声后离开了。

    景玥已经把散落的线都收拢了起来,转头见云萝正看着那苏家主仆二人离开的方向轻蹙眉,略想了下,就跟站在远处的侍卫说道:“去查一下这位苏二小姐今日的行踪。”

    云萝听到声音回过神来,说道:“不至于,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苏家的马车已经停靠在山下,她比我们还要早来一步。”

    “那你看她做什么?还这么依依不舍的。”

    云萝直接不理他,抓过他手里的线团就朝着风筝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景玥紧跟其后,不甚在意的说道:“不过一只风筝罢了,哪里还值当你特意去找?你若喜欢,我让人给你扎上几只,你喜欢什么形状和花色的?”

    “就喜欢刚才那只。”她迟疑了下,说道,“虽不知为何,但我总觉得苏二小姐是故意来缠我们的。她那只风筝刚才一直在我们旁边晃悠,风向未变,却突然窜了过来,只是没有证据的事,不好乱说。”

    景玥“嗯?”了一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难道她也看上了本王的美色,想要借此来结识本王?”

    云萝……云萝默默的撇开了脸。

    景玥走在她身旁,又挑眉说道:“不过,她一个小小庶女,嫡兄长还被本王毁了脸,两家的仇怨难消,她得是多大的胆子才敢觊觎本王?”

    他忽然倾身到云萝耳边轻声问道:“阿萝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不轨心思,紧张了?”

    云萝一巴掌把他的脸推开,面无表情的问道:“能不能想点别的?除了觊觎你的美色之外就不能有其他目的了?”

    “从小到大,也就这一点最惹人惦记了,要不是阿萝也喜欢,我倒巴不得也在脸上划一刀疤。”

    话虽如此说,更多的却是对云萝的戏谑和调侃,并没有真把那苏家二女放在心上。

    两人穿过草地山坡,走出了将近三四里远,景玥都不知道断了线的风筝竟还这么能飞,但云萝的目标始终没有改变,也没有松动或迟疑的表情。

    穿行在山林树木之间,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和什么树枝被拉扯发出的“窸窣”声,两人当即加快了脚步,在一颗高耸的大树下看到了几个身穿灰衣的侍从门丁,身上还带着北镇侯府的标记。

    四个人围绕着树干站在树下仰头往上看,距地三丈高的树杈上,有个人正在伸长着手摘挂在树梢的风筝,只是风筝线与枝丫缠绕得有些紧,他扯了好几下都没有把风筝摘下来,又生怕把风筝弄坏了。

    “小心小心小心,别弄坏了!”

    “用刀,用刀把线割断了,再取风筝!”

    树下围观的人比树上那人还紧张,初春时节都忙出了一头汗。

    景玥和云萝站在他们的身后,也抬头看着挂在树梢的那只风筝,眯起了眼。

    树上的人忙活了半天也只割断了他面前的几根线,但长时间挂在树上让他有点吃不消,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会儿,擦一把汗。

    目光往树下一扫,忽然看到了站在后面的景玥和云萝,顿时整个人都僵了,手上没抓稳,脚下也跟着滑了一下,然后直直的朝树下面掉落下来。

    树下的几人惊呼一声,慌忙跑过去把他从落叶堆里挖出来,亏得地上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落叶,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他除了身上哪哪都疼之外,并没有断胳膊折腿。

    但他现在也管不了身上疼不疼了,挥手扒拉开扶他的同伙般,又重重的跪到了落叶堆里,脸色刷白,不知是摔的,还是吓的。

    其他人这也终于发现了景玥和云萝的存在,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一个跟着一个的纷纷跪了下来。

    “王爷饶命,安宁郡主饶命!”

    “饶命?”景玥笑得意味不明,问道,“你们跑了这么远,又爬到这么高的树上帮本王取风筝,何来要本王饶命之说?”

    几人讷讷不敢言,景玥就说道:“去,帮本王把风筝摘下来,若是摘不下来,或者哪里有了破损,有的你们喊饶命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