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95章 每个人都在挣他的银子
    虽然被云萝怼了,但太子殿下还是很高兴,直到云萝把学堂规划、费用清单给他看,并且还把管账的工作都交给了他。

    “统领一军并不是只要会领兵打仗就够了,还得负责手下将士们的衣食住行,区区一个学堂和整个大营相比算不得什么,管账更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就交给你当作是历练吧。”

    那册子上的金额犹如天文数字,把富贵堆里长大,从小都没有把钱财太放在眼里的太子殿下都吓坏了。

    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又傻愣愣的抬头看向忙碌的母亲,总觉得母亲的这点嫁妆好像有点不够用。

    听说,母亲当年出嫁的时候陪嫁了半个瑞王府,看来瑞王府也不是很富裕啊,那舅舅之前抬到长公主府上的聘礼,是不是也只是面上好看?其实那些大箱子里面并没有太珍贵的东西?

    他却不知,这些年来,皇后娘娘的嫁妆已经被用了大部分,说出来,泰康帝的帝王颜面就要保不住了。

    虽然朝中的诸位老臣皆心中有数,他们都知道,当今皇上就是靠着长公主的鼎力相助和皇后娘娘的嫁妆,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但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很多人都不知道,皇上的私库如今就掌握在皇后娘娘的手里,皇上想要额外多花点银子都得经过皇后娘娘的点头同意,就连逢年过节打赏后宫这种事情,自从掌权之后,皇帝陛下就再也没有做过了。

    对,就是这么抠门!

    皇后?皇上都不提的事情,她为何要多此一举给自己找事?能省则省吧。

    其实,她觉得后宫的嫔妃们挺有钱的,赏起宫里的奴才都是大把大把的往外掏银子,大概也不会很在意皇上赏下去的那三瓜两枣。

    毕竟,那些年靠着皇后接济的皇上是真的很穷,如今好了些,他又舍不得掏出去送人了。

    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不给人送礼的底气,于是反过来给他送礼的人更多了,逢年过节、寿辰良日,送进宫里来的东西也愈发珍贵。

    皇后娘娘对于云萝把账目交给太子之事并没有发表意见,但是,她把剩下的嫁妆清点了一番之后,却并没有真的交给太子殿下,而只是给了他一笔银子。

    太子拿着这笔银子,与册子上预估出来的巨大金额比对了一下,突然觉得他可能不是母后亲生的。

    这差得也太多了!

    皇后娘娘见他如此,便教训道:“做一件事情,有多少钱财是能够一步到位的?就算给了你这么多银子,你能一下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先生老师悉心教导,也曾跟着你父皇上过朝堂,我听说有不少大臣都称赞你行事有章法,有储君风范,那你就先把你姐姐交给你的这件事做好了,不要让那些称赞你的人丢了脸面,让人觉得他们只是在奉承你。”

    太子心里苦,他还只是个孩子,为何要他背负这样重的担子?

    云萝说让他负责,那就是真的放手交给了他,此后,太子殿下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放眼望去,仿佛每个人都在问他要银子,整理营地要钱,布置学堂要钱,制作各类沙盘模型要钱,云萝从自家书库里找出了几本兵书,还问他要了一大笔银子,拿不出银子就写下欠条,按上手印,其行为简直是丧心病狂,气得太子殿下当即去找姑母狠狠的告了她一状。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报馆承接了兵书的排版和印刷任务,长公主给他算了一个非常好看又吉利的亲情价,总计六百六十六两银。

    太子殿下觉得,每个人都在挣他的银子,才不过几天时间,母后交给他的银子就所剩无几了,甚至还在阿姐那里签下了一张昂贵的欠条。

    她再也不是他最喜欢的阿姐了,区区几本兵书已经让他看透了她,简直比舅舅还凶狠!

    “殿下,安先生求见。”

    太子殿下正在对着账册唉声叹气,想不明白区区一个学堂为何要花这样多的银子?忽然听见下面内侍来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跳起来,“本宫不在!谁来见我都说我不在!”

    又是一个来问他要钱的!

    然而他话音刚落,安先生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殿下,草民已经听见了。”

    太子殿下的心里头奔过千万只长相奇特的神兽,索性不管不顾的朝门外喊道:“本宫没银子!”

    门外安静了一下,然后安先生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进来,“殿下放心,草民这次不是来问您要银子的。”

    太子顿时松一口气,脸色舒缓,并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理一理略凌乱的衣襟和袖子,端端正正地坐好,然后朝候在旁边的内侍说道:“请安先生进来。”

    安先生总管建学堂之事,本是军中文士,后来因伤离开边关,一直以幕僚的身份被养在瑞王府中。

    这次被王爷派遣事务,他十分上心,凡事亲力亲为,短短几天时间就跟太子殿下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而太子殿下是不是高兴见到他,就不是他一介草民能管的了。

    太子殿下很快就发现他被忽悠了,说什么不是来问他要银子的,但是给他看这几天花费的清单,跟他说还缺些什么东西,难道不是在变相的跟他讨银子吗?

    把事情交给安先生,景玥是放心的,云萝就更不会管这种事了,她只是从自己的私库里扒拉出了一大笔银子,在无人看见的时候塞给了皇后娘娘。

    她那天也看到了舅母剩下的嫁妆,说真心话,身为一国之后,怪寒酸的。

    云萝几乎从没有缺过钱,就算是在白水村的那些年,忍饥挨饿,她却真的没有为挣钱发过愁,只在于她想不想挣。

    所以她把银票塞给皇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上更没有一丝心疼之色,让皇后娘娘也不禁以为这是她作为姐姐暗中贴补给太子的,因此收得没有一点负担。

    但看到金额之后,皇后却一下子改变了注意,觉得暂时还是别交给太子了,之后还在老太妃进宫的时候拉着她说悄悄话,暗暗发愁:“这丫头也太实诚了,这么一大笔银子,别是把她的私房都掏空了吧?之前还听阿姐说,她在大彧各地给报馆置办屋舍院落的银子都是卖豆油现挣的,如今豆油的秘方被她自己公之于众,还大笔大笔的往田庄里投钱,干的都是家国大事,花的却是她自己的银子。”

    老太妃又骄傲又担忧,思量着说道:“这丫头的行事确实与众不同,我们家能讨着她,真是赚大了。我回头让阿玥给她多送些东西过去,总不能让她有所短缺,委屈了她,但她做过些什么,你和皇上心里也要有个数,别仗着她不居功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皇后笑了声,撒娇道:“您真是多虑了,皇上把这个外甥女看得比自己的女儿还要贵重。”

    说到女儿,老太妃就关切的看着皇后,问道:“后宫近来可太平?两位公主也渐渐大了,性子可还和顺?”

    皇后垂眸,淡淡的说道:“都是养在生母身边的,是和顺还是跋扈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不过好歹叫我一声母后,我也不至于去跟两个孩子为难,她们也闹不出幺蛾子来。”

    老太妃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你这丫头就是倔,当初我是不同意的。”

    皇后挑眉说道:“母仪天下,做这世间最尊贵的女人,是多少人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男女情爱于我而言并没那么重要,郎情妾意固然好,却有几人能走到最后?世间夫妻更多的还是相敬如宾,我就算嫁给一个寻常男子,就一定比皇上对我更敬重?”

    老太妃无话可说。

    她其实觉得皇上对她孙女有些不寻常的心思,并不仅仅只是皇后,但她不愿挑明让孙女陷入到帝王情爱的漩涡之中,其实相互扶持、相敬如宾也挺好的,比什么情情爱爱的更稳妥。

    自古以来,陷入情爱的皇后大都没有好下场。

    长春宫门口,泰康帝悄悄的走了出来,被命令等候在外的大内侍赵公公不由诧异的问道:“皇上,您这么快就出来了?”

    泰康帝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看得他瞬间头皮发麻,低下头去不敢再多看一眼。

    嘤,难道又被皇后娘娘骂了?

    听说老太妃今日进宫了,皇后娘娘应该不会当着老太妃的面骂皇上吧?

    就在心里思绪纷飞的时候,突然看见走在前面的皇上停下了脚步,转身问他,“你有过心悦的姑娘吗?”

    赵大总管眼角一抽,含胸驼背的说道:“奴才一个阉人,哪里能有心悦的姑娘?”

    “是吗?”泰康帝一脸不信,“可朕听说,宫里的奴才还有与宫女找对食的,小日子过得跟寻常夫妻也不差什么。”

    赵大总管膝盖发软,简直要跪下了,战战兢兢的问道:“皇上是遇上心悦的姑娘了?要不要奴才去把那姑娘接进宫里来?”

    泰康帝眼皮一落,抬脚就朝他踹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