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96章 太子的生财之道
    景老太妃说要跟长公主商量云萝和景玥两人的婚期,那就一刻都不想耽误的找上了门来,她不仅亲自上门,还精心准备了礼物,看得正好出宫的太子殿下两眼放光,仿佛找到了什么发财之道。

    “阿姐,如果我在东宫设宴,宴请群臣,他们上门赴宴的时候是不是都得带一份礼?”

    虽然云萝之前逼他签下了一份巨额的欠条,他当时还气冲冲的打定主意,以后都不跟她玩了,但是真遇上了事,他还是下意识的来跟云萝商量,并且为自己想出了这个好法子而感觉得意。

    事情只要起一个头,他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更多,扳着手指头细数道:“年节生辰都不可错过,平时还能赏花赏景、吃喝玩乐。”

    这可真是个让人意外的生财之道,云萝听完之后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毫不手软的给了他一个脑瓜子。

    景玥坐在边上冷眼旁观,冷嘲热讽,“小小年纪不学好,不思经营,这贪腐之气倒是说得头头是道,你可知朝堂上有如今勉强还算平顺的局势是多少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成的?你这个歪主意一出,多少人的辛苦要付诸流水?”

    太子被他说得面上通红,但是他明知道是自己的主意不妥,还是想要顶上一句,“这京城的各家各户里,每天的大宴小宴都没有个断绝的时候,舅舅怎么不去管他们,倒是训上我了?”

    景玥抬了一下手,太子瞬间做出一个抵挡的姿势,那模样真是又可笑又有点可怜兮兮。

    这个没出息的怂样,景玥都不好意思打他了,便只是在他抱着脑袋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他们还在斗鸡走狗,不学无术呢,你要不要跟他们学一学?”

    察觉到没有威胁,太子殿下当即放下抱着脑袋的双手,微仰着脑袋一脸傲娇的说道:“他们是些什么身份?本宫又是什么身份?舅舅拿我与他们相比,这是看不起谁呢?”

    太子如今虽还只是个小少年,但却是一个被名师环绕、被帝王亲自教导,还上过朝堂的一国储君,知道的比寻常人多多了,见识也远非一般少年可比。

    但终究还只是个刚满十岁的小少年,最近为银子发愁,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也没有多想的就说了出来,但其实说完之后他就知道此事不妥了。

    不过,知不知错是一回事,认不认错又是一回事,要不要回嘴更是另一回事了。被教训了他还是不爽快的,尤其是竟然还拿他去跟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相比,简直是严重挑衅了太子殿下的尊严!

    痛快地回了嘴,该他头疼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头疼,最近这短短几天时间已经严重的刷新了太子殿下对金钱的感官,为了从各个地方抠出一点银子来,他简直要把自己的脑袋都愁秃了,躲避来问他要银子的人也如同躲避瘟神一般,翻窗爬墙的功夫简直一日千里。

    他眼珠骨碌碌一转,就又转到了云萝身上,收起脸上傲娇矜持的表情,格外乖巧的问道:“阿姐,你都是如何挣银子的?可否教教我?”

    云萝想也不想的说道:“你只要有没别人没有的东西,自然有人捧着大把的银子来跟你交换。”

    所以,什么东西是他有,而别人没有的呢?

    太子之位?

    高贵的血统?

    然而这些东西都是不能买卖的!

      他宫里倒是有些珍藏的古董字画、珍奇玩意儿,可惜母后不许他拿出来倒卖,他……他也丢不起那个人!

    堂堂一国太子竟然要靠倒卖宫中珍奇来过日子,不出两天他就会被大臣们弹劾他的折子压死。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来请教很会挣钱的阿姐了。

    可是她说的这句话就好像废话一样,根本就没有解他的疑惑和困境!

    当然有问题,请教人的时候这个态度是一定要摆好的,于是很诚恳的又问道:“你能说得更仔细一些吗?”

    “肥皂,豆油,各类胭脂水粉,甚至是农庄粮田里产出的庄稼粮食,都在源源不断地为我挣钱,报馆挣得不多,但也没有再继续亏损。”云萝说www.etongk.得一脸平静,大概是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不是她花费巨大精力,辛苦得到的,因此说起来的时候也显得格外的云淡风轻,停顿了一下之后,还又加上了一句,“哦还有葡萄酒,你舅舅如今每年都要与我分红,也有不少。”

    太子殿下一张冷漠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在说——本宫并不是来听你给我报家产的,你说的再多,难道还能分我几样吗?

    舅舅?不要跟我提舅舅!我舅舅的眼里只有你,根本就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的容身之处!

    太子殿下很有自知之明的把自己归类到了“闲杂人等”的行列,连挣扎迟疑一下都没有。

    云萝摸了摸太子狗头,动作温柔,但说出的话却没有丝毫姐弟情,“你不如到外面去走走,看能不能找到挣钱的事,到时候若是银子不凑手,我可以资助你一些,只要谈好红利分成。”

    刚开始还有一点点感动的太子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落下了脸色,重重的哼一声,然后转身就飞快的跑走了。

    他再也不想来找他们了!

    虽然当时刺激了太子殿下,但是回过头来,云萝www.haojiasj.却又给他送了一张熬盐方子,把太子殿下吓得差点一头栽倒到地上。

    便是再小上几岁,他也明白,就算他是太子,是一国储君,这东西也不是他能够私下经营的!

    一个不好,就是太子之位不保!

    于是不出半个时辰,这张方子就落到了泰康帝的手上,惊得他当时就派人找来了不能食用的黑盐,然后紧闭宫门,叫人严加把守,连夜起锅从黑盐中熬出了洁白透明的盐粒。

    当时在场的几位帝王心腹都被惊呆了,看着眼前一罐子晶莹剔透的盐巴,就仿佛看见了一座光芒刺眼的金山银山,脑海里同时闪过三个字——发财了!

    一直耐着性子等到宫门开启的时辰,泰康帝才派人出宫将云萝紧急召进宫来,即便如此,路上遇到早起上朝的大臣们也纷纷对云萝的马车投来了惊疑的目光。

    这一大早的,安宁郡主为何进宫?

    云萝也觉得她皇帝舅舅怪麻烦的,一大早就叫人来接她进宫,把她的晨练时间都打乱了。

    泰康帝如今对这个外甥女却是越发稀罕得不要不要的,若不是还要注意影响,他甚至想要亲自出宫来见她,总好过在含英殿内一次一次的往门口张望,盼得脖子都要伸长了。

    同样坐立不安的还有太子殿下,他不仅盼云萝进宫,同时还在暗搓搓的算计着能从他爹手中抠出多少银子来。

    这银子怎么也得有他的一份!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起,太子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步朝门口冲去,把领头进来的大太监王福海撞得“哎呦”一声直往后倒。

    云萝在后面托了他一下,又把他给托了回来。

    王福海感激的看她一眼,然后松开撞进他怀里的太子,后退一步,躬身说道:“启禀皇上,太子殿下,安宁郡主到了。”

    并不需要他禀报,皇家父子二人已经绕过他把云萝拉进了殿内,泰康帝还稀罕的绕着她转了两圈。

    “浅儿,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个方子?”

    为什么一定要问她方子从何而来?说实话你们不相信,编假话她又嫌累,只能说:“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舅舅这么快就熬出盐来了?”

    太子已经把那罐被他们欣赏了半个晚上的盐捧了过来,得意的说道:“阿姐你看,我们一下子就熬出了这么多精盐!”

    罐子里的盐颗粒分明,呈现着半透明的色泽,其实仔细看还有些不太干净,隐隐透着一点灰,但以此时的标准,确实称得上是精盐了。

    云萝抓了一小撮到手上仔细打量,抬头问道:“不能熬得更干净一点吗?”

    太子瞪大了眼,“这还不够干净?阿姐你可知道精盐要多少钱一斤?”

    泰康帝拍了他一下,笑骂道:“你姐姐知道的只会比你更多。”

    这一点,太子殿下也表示没意见,但还是忍不住说:“这样的盐已经很精细了,比咱们宫里用的都不差。”

    云萝看着单纯的太子,直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精盐昂贵吗?那比精盐更精细,洁白如雪的盐是不是更贵?”

    太子愣了一下,说道:“那么贵的盐,老百姓如何能吃得起?”

    “老百姓本来就吃不起精盐,但是世家贵族、富商大贾定会竞相采购,在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卖得越贵,他们抢得越狠。”

    太子突然就有点明白他阿姐为何总是能轻易的赚到银子了。

    大概是因为她的心比较黑,毕竟对着他这个可爱的弟弟,她都能为了区区几本兵书而逼他签下巨额欠条。

    跟这件事相比,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