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97章 要不您舔一口
    太子殿下自以为发现了他阿姐的生财之道,因此十分得意,之后又为了分银子的事情跟他爹争论了一番,最后却只拿到了少得可怜的一点点分成,他几乎要被气哭了。

    但是他很快就会发现,就算只是这样少得可怜的分成,也会给他带来巨额金银。

    不过他现在还体会不到那个感觉,因此气得眼眶发红,之后还跟他爹怄气了好几天。

    这种事情,云萝是不会掺和的,她在宫里转了一圈,混了一顿御厨做的午膳,然后就带着一堆赏赐出宫回家了。

    那些赏赐看得外面的朝臣们莫名其妙,不知好好的,皇上和皇后娘娘怎么又给安宁郡主赏赐东西了,而且她今日一大早进宫究竟所谓何事?总不能是皇上想念外甥女了,一刻都不能等的把她接进宫里去,连今日的早朝都迟到了吧?

    不管外面怎样的猜测和打探,云萝倒是又一次充实了她的小库房,在她寻思着要不要再开一间库房,不然东西都要堆放不下了的时候,还被公主娘给教训了。

    “缺心眼的,你可知你送出的一座金山银山?你舅舅却只给了这么几样玩意儿,真是越发的小气了!”

    云萝不在意的说道:“本来就是送给太子的,我又不缺银子花。”

    “还有嫌银子太多烫手的?”长公主点了下她的脑门,然后拉着她进了屋,说道,“这些东西交给下人们去打理便是,你进屋来陪娘坐着说会儿话。”

    长公主是很少这样特意找她聊天的,毕竟云萝也不是个多好的聊天人选,你说十句她都未必能回上一句,一个不好惹她不快了,倒是口齿伶俐,却是字字带刺。

    &nbnxmama.sp;所以长公主除了每日请安、吃饭、坐一块儿的时候唠上几句闲话,很少会这样正儿八经的把她拉进屋里去说话。

    因此,云萝也不由得郑重了几分,坐下后就主动问道:“娘找我有事?”

    长公主把她拉到身边,摸了摸手,又摸摸脸,神色中是满满的不舍,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昨日景老太妃来商量你和阿玥的婚期,你看你如今也十七了,娘就算想要继续留你在身边也留不了多久了,就合计着你哥哥任期的时间,先跟老太妃商议了一番,你自己看可有什么想法?”

    云萝摇头说道:“我没意见,您给我安排着就好。”

    说起自己的婚事,从来都没有寻常姑娘家的害羞赧然,长公主每次看到她这样淡定的模样都莫名有些心塞,让她感觉仿佛少了一点嫁女儿的乐趣。

    本来女儿要出嫁她就已经很不舍很难过了,还少了调笑逗女儿的乐趣,这不是让她更难过了吗?

    云萝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总觉得公主娘此时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怪的,让她心里直发毛。

    难道是她刚才那句话说得不对?

    于是,在心里斟酌了一下语言,云萝又说道:“您若是真舍不得我,就多留www.kdd56.我在家几年,早点嫁还是迟点嫁,我都没关系。”

    对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这样随意的吗?

    长公主更心塞了,忍不住语重心长的说道:“浅儿啊,你以后对阿玥可不能这样冷淡,就算做不来温柔小依,好歹对他稍微热情一点,不然会让人觉得你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云萝……云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不管做不做吧,先答应再说。

    只是看她这个样子,长公主就知道她在敷衍,不禁在她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似乎觉得手感不错,忍不住的又掐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你这丫头,也不知阿玥怎么偏偏就看上了你,还能尝出甜味来。”

    云萝把手伸到了她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不您舔一口,看甜不甜?”

    长公主一下子就被她逗笑了,把她搂在怀里稀罕了一阵,接着为她以后的日子操心,耐心教导道:“老太妃是个明事理的,做不出为难孙媳妇的事情来,但你也要记得敬重孝顺她老人家。她老人家一辈子不容易,年纪轻轻的守寡,生了三儿一女全都走在她前头,还送走了一个儿媳妇和两个孙子。这些年来,多亏她老人家护着你舅母和阿玥,才有他们如今的风光前程,辅助你舅舅平稳朝局,我和你哥哥也赖她多次护卫。”

    “原本,之前看出了阿玥对你的心思,我真担心老太妃会上门来提亲,叫我不知该如何开口推诿,但她却一直等到阿玥先在你那儿得了应承才请媒人上门,我真是……松了口气。”

    她感激老太妃,却也不愿意把女儿随意许配出去,所以老太妃如果那个时候上门来提亲,为难的必然就是长公主了。

    因此,她对老太妃越发敬重,得知云萝自己也愿意之后,并没有多少为难的就应承了这门婚事,虽然对景玥这个来跟她抢闺女的臭小子依然不怎么顺眼,但也只能自己嫌弃,别人若是敢说她女婿一点不好,她必然要拿出长公主的威仪,好好教他们做人。

    她轻轻拍打着云萝的背,继续说道:“阿玥这孩子能长到这么大也不容易,当年他爹和两位兄长出事的时候,他还不到五岁,紧跟着亲娘又离他而去,身边只剩下祖母和长姐两个嫡亲的亲人,被人叫着小王爷,但真正把他放在眼里的却没几个,都说,景家嫡支就只剩下这一根幼嫩的独苗苗,长于妇人之手,以后也恐怕没什么大出息。”

    &n “老太妃狠得下心,从不对他放纵宠溺,他自己也从小就格外的刻苦,虽性子不大讨喜,还时常跟同龄的小郎君们争执斗殴,却从没吃过亏,学什么都比别人快,学堂里的先生们对他又爱又恨,小小年纪就传出了神通、文曲星下凡的美名。当时还有人说,景家也终于不敢再把儿郎送上战场了,也学着卫家走文臣之路了。”

    但万万没想到,景玥年仅十三岁就突然披挂上阵,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收服西北几十万将士,把西北大军的掌控权重新夺回到了景家人的手中。

    那不仅仅是景家重新崛起的关键,也是泰康帝在皇位上彻底坐稳的契机,就算朝中仍有野心勃勃之辈,也在之后被一个一个的收拾了,如今还残留着的那几个,也自觉藏起了爪牙,生怕被皇上抓到把柄,落得个和前辈们一样的下场。

    “外人只看到他的风光,他如今的权势动人,说他年少成名、少年英雄,不过弱冠之龄就取得了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功勋,但是你不能这样想。”长公主就像是拍孩子一样的拍着云萝的背,语气轻柔却也格外的认真,说道,“成了婚后,你们就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娘知道你是个骄傲的姑娘,做不来温柔小意的那些事,但你要晓得心疼他。”

    “不是叫你事事以他为先,以他为天,女子就算成了亲,嫁了人也不能把一颗心全然托付到男人身上,世道不公,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移情别恋看上别的女子?但在他还一心一意对你的时候,你也不能冷了他的心,相互扶持爱护才是长久之道人,如果他哪天真的……”

    “那我就休了他,回家来陪您过日子。”

    这话真是大逆不道,长公主一下子觉得心里的伤感都消了几分,十分痛快的说道:“好,若真到了那个时候,娘亲自去接你回家!”

    婚期都还没有定下呢,这娘俩就连婚后景玥若是有负云萝的退路都商量好了,景玥若是知道,怕是要心塞到不能呼吸。

    话说到这个份上,长公主也没那么难舍了,反正闺女有她罩着,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嫁去别人家,谁想要欺负她都不行!

    心气儿舒畅了,长公主就又说起了别的事情,“你们这些小姑娘转眼就都长大,都到了能出阁的年纪,趁着还是家里姑娘的时候,就该好好的玩乐,你也可以在府中设个宴,请交好的小姐妹来赏花看水,便是坐在一起说些小姑娘的私房话也是一桩乐事。”

    但云萝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玩的,有这时间,她能看多少医书,研究多少草药,描画出多大的一片世界地图?

    再不济,请景玥出外面吃吃吃也挺好的。

    长公主真为闺女这不爱交友的性子捉急,虽说以她们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需要特意去与别人交际应酬,但年轻的小姑娘,身份若是没有几个能凑在一起八卦说私房话,一起骂人的小姐妹,岂不少了许多乐趣?

    “你不是跟温家的几个小娘子玩得很好吗?花园里的花都开了,你不如请她们来赏花?还有那个叫叶蓁蓁的姑娘,你哥哥如今在岭南,受叶总督的照拂,他唯一的女儿在京城,我们总也得多照顾几分。”

    云萝狐疑的看着公主娘,又想到远在岭南的哥哥,就点头道:“好,我下个帖子问她们什么时候有空来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