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02章 大师,你破戒了
    这边刚想到郑嘟嘟,紧接着云萝就在回府后收到了从江南来的书信,厚厚一沓,拿在手上更是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照例先开启祖母的来信,薄薄几张纸上承载的是老夫人对她大孙女的满腔慈爱之心和殷殷关切之语,还随信一起带来了好几箱子她老人家特意为云萝搜罗来的好东西,吃的、穿的、玩的一应俱全,未必样样都稀罕,却每一样都精挑细选。

    信中还提及了云萝的婚事,言道还有一批嫁妆正在筹备之中,等全都备齐了再装船运上京城。

    云萝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预估出她的嫁妆可能会相当的丰厚。

    她家公主娘之前就说了,景家纳征送来的聘礼她只留下几样,其余全都填充进她的嫁妆之中,还有长公主当年的嫁妆也一分为二,一半留给卫漓,另一半则留作云萝的嫁妆,另外,云萝自己院里的私房,长公主再另外给她置办的嫁妆……

    其实关于她的嫁妆,京城里早已经有许多猜测和流言,从前年,安宁郡主那个在乡下种地的养父眼也不眨的买了两个价值几千两银的铺子,许多人就被这大手笔给镇住了。

    虽然几千两银子在真正的高门勋贵人家眼里算不得什么,但对大部分士绅官宦人家来说,几千两银子嫁一个女儿是标配,当然,以云萝的身份,寻常官宦人家的女儿自然不能跟她相比,但是一个乡下种地的庄稼汉都能给养女置办近万两银子的嫁妆,还是把人们给吓到了。

    此事过了两年还被人时常提起,而那两个铺子的契书正被云萝妥善保管。

    跟老夫人的信件相比,另一封信就真的太厚实了。

    开篇几个字,一看就是郑嘟嘟写的,因为文彬的字没这么难看。

    他说,他二月时过了县试,排名二十三位,经过两个月的闭门苦读,四月府试低空飞过,恰恰好在榜上的倒数第二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虽然名次不大好,但他如今也是正经的童生了,八岁的童生,比哥哥文彬还早了一岁,放眼整个庆安镇都找不出比他跟小的童生。

    “我决定八月去府城考院试,虽然不管先生还是哥哥都说我登不了榜,但是万一呢?我觉得科举也没什么难的,我都没感觉到压力就过了两试,主要是我若是今年不参加院试,明年是乡试年,我再考就要等到十岁了,那岂不是跟哥哥一样?”

    这话中的意思,好像他十岁时候就一定能考中秀才似的。

    然而,文彬当年的名次可比他好多了。

    云萝盯着那“倒数第二名”看了好一会儿,差点就要把他跟郑虎头划上等号。

    她本身,从未经历过这样稀缺的名次。

    不过,考过了童生试,还是值得庆贺的……吧?

    反正看这信中所写内容,他自己是挺得意的,还说爹娘也高兴得不得了,请二爷爷等几个亲近人家来家里吃了一顿,当时大伯和大哥的脸色可难看了,爷爷自从生病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太好,但那天也撑着身子过来坐了好久,看他的眼神十分奇怪,郑嘟嘟表示,他反正看不懂。

    此事之后,唯一有点不如意的就是三叔家的两个小哥哥现在见了他就绕道走,不爱跟他玩,真是高处不胜寒啊!

    但是郑小虎还是会跟他打架,前天因为跟他抢一块花糕,竟然把他推进了沟里,真是一点都不把他这个童生放在眼中!

    “三姐你等着,我很快就会去京城找你!考过秀才考举人,然后进京赶考,金榜题名,你觉得我去哪里当官比较好?”

    这刚考过童生试就开始操心以后要去哪里当官的了?

    云萝已经打好了回信的腹稿,不打压一番,郑嘟嘟恐怕就要飘上天了。

    大概是太得意,郑嘟嘟写的几乎全都与此有关,其他的则被一笔带过,仿佛那并没什么要紧的。

    在他的厚厚一沓信纸下面,还有文彬的一封信。他就比郑嘟嘟靠谱多了,把家中、村里、学业上的事都罗列整齐,叙说清楚,并在信末把郑嘟嘟狠狠的吐槽了一遍。

    这一如既往的兄弟相处模式,让云萝的心情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知道家中一切安好,白水村也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她觉得是时候远程操控一下郑嘟嘟的教育了,为何练了半年,他的字还是没有多少长进?虽然过了童生试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但是倒数第二名是什么好名次吗?

    长公主得知云萝异常介意那个倒数第二名之后,忍不住笑道:“名次不名次的有什么要紧?考过了就行。等日后步入官场,前十名和后几十名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若自身能力不足,朝中无人扶持,哪怕考中头甲前三名,起步比其他人高一两阶,也很快就会被人迎头赶上。也就说起来的时候,状元、榜眼、探花确实比进士要好听一些。”

    读书时期,从来都是和沈大小姐一起包揽第一第二名的云萝表示,倒数第二名在她的眼里就是个学渣!

    郑?学渣?嘟嘟还不知道远在几千里之外的他家三姐给他布置了无数作业,正在快马加鞭的给他送来。他今天休沐,趁着哥哥埋头读书、心无旁骛的时候偷偷从家里溜出来,跟小伙伴们一起在田沟里挖了满满的一大篓子泥鳅,打算回家后让娘清理干净,裹上面粉,然后把它们炸得酥酥脆脆的,或者油煎红烧也很好吃。

    要是三姐在家就好了,她一定会喜欢哒!

    不过三姐虽然不在家,但是三姐布置的作业正在过来找他的路上。

    他拎着装了泥鳅的竹篓子偷偷摸摸的回家,却在门口遇见了搬出小凳子在屋檐下读书的兄长,那架势,一看就是在等他,郑嘟嘟顿时……

    他如果说,是小虎硬把他拉出去的,哥哥会相信吗?

    这样拙劣的借口,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放弃这个愚蠢的决定,然后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递着竹篓子说道:“哥哥,我给你抓了好多泥鳅,三姐说,泥鳅比肉更补身子,你读书辛苦,爹娘和三姐都盼着你明年中举呢!”

    文彬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卷起书籍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说道:“你分明是想出去玩,还拿我做借口!”

    他捧着脑门不满的说道:“我如今已经是书院的学生,不是学堂里那些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你不能再这样动不动就打我了!”

    文彬冷笑一声,又在他脑门上连续敲了三下,“打你又如何?你还能还手不成?”

    郑嘟嘟好气,要不是人小腿短打不过,他真想……

    一篓子泥鳅被倒在木盆里养着,最终成了他们的盘中餐。云萝虽然没有吃到这一道油炸泥鳅,但她品尝到了兰若寺了尘大师做的一桌子肉菜,真是人间美味,比宫中的御厨都不差什么。

    了尘大师的脸色就相当的不善良了,不过,景玥不怕他,云萝也吃得面不改色,还毫不吝啬对大师手艺的赞赏,谁都不觉得跑到寺院里来请和尚大师给他们做肉吃是一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

    要说大逆不道,做得一手好肉菜的和尚才是真的大逆不道吧?这是杀了多少生才练出的一手好厨艺?

    了尘大师看着这俩心安理得的货,真是忍无可忍,于是念了声佛号后转身背转过去,眼不见为净。

    这行为无异于掩耳盗铃,让云萝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他一眼,下一秒,目光就被景玥夹到她面前的红酥肉吸引了回来。

    明明背着身,但是了尘大师就仿佛能看见一样,忽然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那声调冷硬,一点都没有慈悲的感觉,反而有些杀气腾腾。

    景玥又往云萝的碗里夹了好几块肉,一手支着脑袋,懒洋洋的说道:“大和尚,跟你打听个事。听说北镇侯府的苏夫人前日又往兰若寺捐了一千两香油钱,你可察觉出她有何异常之处?”

    了尘大和尚盘腿坐在蒲团上,背影巍然不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景玥抓过一旁的拂尘,反转过来以手柄戳了戳他的背,说道:“你若帮我留意,我下次让你三招如何?”

    大和尚转过头来,双目圆睁,无情的朝他骂了一声:“滚犊子!”

    “大师,你破戒了。”景玥换了个坐姿,伸手把云萝面前已经空了的盘子调换过来,还为她斟上一杯花茶,真是十分的细致体贴,然而对大和尚说话时却是另一副嘴脸,“北镇侯夫人求子,怎么天天往你们这些寺院里跑?难道是想跟你们佛祖生个儿子?”

    云萝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这话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好像曾经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了尘大师一下子涨红了脸,瞪着他怒斥道:“一派胡言!收起你那些龌蹉心思!”

    景玥面不改色,毫无顾忌的继续挑衅着大师,“想生儿子却不在家里待着,天天往寺院里跑,不是想生佛祖的儿子,难道是想跟你们这些大和尚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