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02章 被你亲得腿软
    景玥的一步步挑衅终于还是把大和尚彻底激怒了,两人全椒相击、迅速的打成一团,五年前遇到了尘大师还要扛着云萝跑的景玥,如今却已经明显的把大和尚给压制了。

    云萝安静的看着,大概明白了她此时的这炖肉也是这样换来的。

    等她把一桌子好菜扫空,这架也打得差不多了,了尘大师稍逊一筹,一脸憋屈的告诉了景玥一件事,“北镇侯似乎已经不能生了。”

    景玥顿时一愣,“什么意思?”

    了尘大师满脸的不耐烦,声音冷硬的说道:“不能生就是不能生,还能有别的意思?”

    景玥挑了下眉,问道:“你是如何得知北镇侯不能生的?苏夫人告诉你的?”

    对上景玥投过来的异样目光,了尘大师脸皮子一抽,要不是刚刚打了一场,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就又想挥拳头上了。

    “收起你那些龌龊心思!”了尘大师气得黑脸都要变白了,对景玥说道,“不过是偶尔听见苏夫人与苏二小姐说话时提及。”

    “这话你都能听见?莫非是躲在什么角落里偷看女客?大和尚,你如今还俗还来得及。”

    了尘大师再次忍无可忍,忽然抓过一旁的僧棍就朝他抡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破空呼啸,长棍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将青石板砸得石屑纷飞。

    大师怒目圆睁,瞬间又抡起棍子朝景玥杀了过来。

    景玥一路闪避,一直闪到云萝的身旁,将她往怀里一拉,说了声“今日天色已完,我就不跟你打了”,然后搂着云萝瞬间远去。

    一物飞快的袭来,了尘大师伸手一挡,一个白净的小瓷瓶就落入了手中,远远的又听见景玥带笑的声音,“这是我家阿萝送给大师的药膏,专治跌打损伤。”

    云萝收回手,转头看向搂着她跑得飞快的景玥,面无表情的问道:“我何时成你家的了?”

    “一直都是。”

    确定大和尚不会追上来,景玥才把她轻轻的放回到地上,然后牵着她的手慢悠悠往山下走,另一只手则捂着腰侧说:“大和尚毫无慈悲之心,下手太狠了,我身上不知有多少淤青,待会儿你帮我擦药可好?”

    云萝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堂堂瑞王爷,西北军统帅,怎么会畏惧区区几块乌青?擦什么药?药不费银子的吗?”

    景玥捏了捏她的小手,软绵绵的让他一丝脾气都生不起来,只能委屈询问:“我重要还是银子重要?”

    云萝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会面临一个这样的问题,不禁心情微妙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扭头撇开了脸。

    景玥顿觉得心灵受到了伤害,连站直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歪歪扭扭的往她那边倒过去,将脑袋倚靠进她的肩窝里,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阿萝。”

    前方路口突然转出了两个年轻公子,抬头看到这番场景,顿时就被惊呆了,傻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才猛的反应过来,慌忙拱手行礼道:“拜见瑞王爷,安宁郡主。”

    景玥从云萝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这两个羞得满脸通红的少年郎,不由得嘴角一抽。

    他都不羞,他们脸红什么?而且……“看到此情此景,有眼色的人不是应该扭头就走,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吗?”

    好好的气氛都被这俩人给破坏了。

    两个少年郎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锦衣华服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出来的,大概是好友相约来游玩,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场面,此时又听到景玥这般不要脸的话,脸更红了,急急忙忙的作揖后退,简直是落荒而逃。

    走出几十步,又忍不住好奇的悄悄转头往后张望了一眼,然后两人对视,挤眉弄眼的仿佛发现了什么稀罕事,然后脚步急促且欢快的跑走了。

    云萝不着痕迹的摸了摸微痒的耳朵,目送着那两道欢快离开的背影,几乎能预料到紧接着将会听到怎样的流言蜚语。

    扭头去看景玥,正好他也在看她,笑盈盈的两只眼里全都是她,忽然眼睑轻垂,软软的朝她倒了过来。

    云萝下意识的伸手一接,于是他就很顺利的直接倒进了她的怀里,歪头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道:“阿萝,我走不动了。”

    百多斤的份量撼动不了安宁郡主丝毫,这耳边的轻言细语却让她不由得心跳漏了几拍,一道激流从耳边瞬间传遍全身,连手指尖尖都是酥麻的。

    她垂眸,逐渐平心静气,然后悬空的手心才轻轻落到了他的身上,声音平静得仿佛丝毫没有被挑拨到,“要我抱你下山吗?”

    景玥的目光却落在她耳朵后面那一片细腻的肌肤上,淡淡的粉红色正从白皙中一点点透出,仿佛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要把他的魂儿都吸过去了。

    在云萝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目光逐渐幽深,喉结滚动,忽然凑过去在那块肉上亲了一口。

    云萝不料他竟有此举止,瞬间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硬。

    耳后脖颈上的触感被不断放大,那柔软的、濡湿的触感激起她体内一阵阵的电流,她听见他逐渐急促的呼吸声,还感觉到那里被含进嘴里舔舐了好几下。

    下一秒,把她紧紧搂着的怀抱突然松开,他飞快的后腿两步,目光游离不敢看她。待到起伏过大的胸膛平缓下来,他轻咳一声,说:“如果我说是不小心碰到的,你信吗?”

    云萝反手捂着此时仍感觉异样的耳后,垂眸看不见她眼中的神色。

    见她这般,景玥不禁有些心慌,这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一直以来都只敢牵牵小手,搂搂抱抱,这上去就亲,还是亲在那样的地方……只在梦里做过。

    所以,阿萝觉得被冒犯,生气了吗?

    他带着几分心慌的去抓她的手,却被一把甩开。

    不由得怔了一下,然而不等更大的心慌袭来,他就被另一股力道推倒在了身后的山坡上,然后两只柔软的小手捧着他的脸,他曾在梦中亲吻过无数次的小嘴落到了他的唇上。

    一起一落,景玥的魂儿都要离体而出了,他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脸,看到她紧闭的双眼,看到她纤长的睫毛轻颤,似乎带着风,把他的心也吹动了。

    www.chenyaojin.   他再也忍不住,一手搂腰,一手紧紧的按在她脑后,从小心试探到疾风骤浪也不过是几息的工夫。

    辗转勾缠,满腔春情。

    “阿萝,你觉得婚期定在何时比较好?”

    还是那个地方,景玥坐在山坡上搂着云萝的腰不肯撒手。云萝挣了两下没挣脱,索性站着不动,说:“老太妃和我娘不是正在商议吗?”

    “我想早日娶你过门,多等一刻都是煎熬。”他的声音微哑,呼吸还有些急促,忍不住埋在她的肚子上亲了一口。

    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但云萝还是觉得仿佛被烫了一下,一手把他的脑袋推开,轻蹙眉说道:“你以前不是说,等一辈子你都乐意?”

    他双手环着她的腰,手指在她脊背上轻轻摩挲www.auto268.,眼角微红,仰头笑盈盈的看着她说:“你不知道我对你有多贪心,得到了一点就想祈求更多。”

    云萝不由得嘴角微扬,并且毫不手软的把他意图靠过来的脑袋再次推开,“起来,再不下山,天都要黑了。”

    景玥不问所动,还不要脸的说:“我被你亲得腿软,这回是真的走不动了。”

    &nbzhitd.sp;云萝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认真的问道:“要我抱你下山吗?”

    三百多斤的野猪她都能轻松的抗下山,区区一个百多斤的男人,更不在话下。

    景玥……景玥叹息一声,忽然松开了搂着她的手,转而将她打横抱起,“还是我抱你下山吧。”

    云萝晃了下腿,“你不是走不动了吗?”

    “突然又有力气了。”

    下山,再一路回京城,到长公主府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昏暗了,长公主亲自在门口接,责怪道:“都什么时辰了?再不回来,我就要叫人出去找你们了。”

    云萝看了景玥一眼,说:“了尘大师做的菜太好吃了,就多吃了一会儿。”

    长公主点点她的脑门,嗔一句“胡闹!”却并没有真的责怪之意。

    转头看到还站在旁边的景玥,长公主客套的邀请道:“阿玥在这儿吃了晚食再走吧,这个时辰你回家里去也过了饭点。”

    景玥就等着这句话呢,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拱手道:“多谢殿下收留。”

    长公主……本宫只是客气一下,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答应了啊?而且不过是请你一起吃顿饭,说什么收留?

    你难道还想留宿不成?

    留宿,景玥是不敢想的,但他也不想这么早早的回去,能跟阿萝多待一刻钟,他都能不顾长公主的冷眼,厚着脸皮留下。

    吃顿饭怎么了?从小到大,他在长公主府吃的饭食还少吗?丈母娘请女婿吃几顿饭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