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04章 头顶有不得了的东西
    这天,北镇侯在街上偶遇景玥,发现这个平时对他不屑一顾、十分冷淡的年轻人竟接连看了他的头顶好几眼,那眼神古古怪怪的,让他恍惚以为头上多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还跑去问人借来铜镜照了照。

    铜镜中映出一个乌发玉冠白面郎,锦衣华服,就连唇上的小胡子都打理得整整齐齐,看不出丝毫不妥,虽然上了点年纪,但依然风流倜傥。

    所以,景家那小子看什么呢?

    想不通,他就只当景玥是故意作弄他,不由愤愤的哼了一声,甩袖到翠云楼找他的新相好去了。

    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京城的大小花楼都已经被他转了个遍,加上出手阔绰,很快就成了各家鸨母最钟爱的贵客之一,据说前两天还有两家鸨母为了争夺他而大打出手,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好几个花娘的脸都被对家抓破了。

    他今天就是去安慰其中一个受伤的相好。

    景玥目送他离去,侧头和隐在人群中的某个人示意了一下,那人便顺着人流朝北镇侯追了上去,很快就不见身影。

    给北镇侯号脉确诊似乎比获取www.yungtan.他的多年脉案还要更困难一些,毕竟人是活的,再是闲置侯爷身边也少不了护卫伺候之人,轻易不好下手,而脉案藏得再隐秘,终究只是个死物。

    诊脉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这种不易诊断的隐疾,不可能说摸一下他的手腕就能确诊,至于说估摸的猜测,那从脉案中就能大概看出来了。

    转眼就到了北镇侯府新生小公子的满月那天,原本只是个庶子,京城诸家也没怎么把他放在心上,顶多就是派个管事下人送上一份礼,求的是一份面上情,关注一个庶子,还不如打听一下北镇侯夫人到底求到子了没有。

    但那天,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瑞王府竟也派了管事来送礼,还受邀留下吃了一顿满月酒,跌落了一地的眼珠子。

    据说,那瑞王府的管事还跟北镇侯甚是亲热,仿佛两家之前没有一点龃龉,还把臂言欢,捧了北镇侯苏契足足一盏茶时间。

    但他们不知道,当管事带着人告辞离开北镇侯府的时候,还一起带走了一个不能被外人知晓的秘密。

    “北镇侯的确身子有损,坏了根基,恐怕已无法使女子受孕。不过,老朽从他的脉象中推断,他不仅仅是酒色过度,吃多了壮阳之物反受其害,他体内还有一丝晦涩之气,像是某种阴邪毒物,在一点点蚕食他的精气。”

    大夫说得委婉,其实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他被人下毒断了子孙。

    云萝第一个就想到了卑怯懦弱得像只鹌鹑的苏夫人,而显然,景玥也想到了。

    他轻轻的“嘶”了一声,下意识转头去看云萝,那眼神有些怯怯的。

    云萝默默的与他对视,嘴角微抽,“看我做什么?我没有这种药。”

    景玥轻咳一声,义正言辞的说道:“怎么能让这种阴毒之物脏了你的手?”

    眉梢微动,云萝眼里浅浅的浮现一丝促狭,说道:“下药这种事情,份量太多容易被人察觉,份量少了又需日积月累,费时太久,其实只要在两侧大腿上划上一刀就什么问题都serhuins.解决了,只要对准位置,刀子够锋利,不痛不痒的一点疤都不会留下。”

    那位大夫甚是好奇,下意识问了一句,“不知郡主说的具体是什么位置?”

    云萝随手在身旁某人的身上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个位置有一根很细的筋,只要切断了它们,别说生孩子了,连硬……唔!”

    景玥终于从一瞬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当即一手抓住她在他身上比划的手,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后朝书房里的几人发射死亡凝视。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无妄忽然一个激灵回过神,看到老大夫还无知无觉、满脸求知的看着郡主,想到他好歹也是他和许多兄弟的救命恩人,当即拉着他就头也不回的逃出了书房。

    书房门在他身后重重关闭,差点就拍上了他的脚后跟,耳朵一动,他听见他家王爷咬牙切齿的说:“阿萝说得这样头头是道,莫非亲手做过?”

    “嗯?你不知道吗?白水村的李大水突然不举,就是因为他欺负小姑娘被我撞见,我帮他切了两刀,他求遍大夫都没有找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无妄顿时深深的,深深的吸了口凉气,脚下似有青烟升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逃离了书房门前。

    书房内也安静了很久,直到景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意味不明的问道:“你亲自动手的?”

    “不然呢?”她看到他眼里瞬间闪过杀意,才悠悠的加了一句,“可惜隔着裤子,没有找准地方,流了不少血。”

    景玥无奈极了,揉揉额头,然后用力的把她捁进了怀里,“你就气我吧!”

    云萝挣出一只手,抬起来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按在他的脑后,踮起脚亲上了他。

    他轻轻的“唔”了一声,声音低沉,自带几分旖旎,微眯的眼睛里有流光乍现,像只勾人的妖精。

    妖精勾着云萝,把这一个亲吻的时间不断延长,直到两人皆气息不稳,情动心动。

    他弯下腰,把脸深深的埋在她颈窝里,嗅着她身上的迷人香气,许久都平静不下来,心里仿佛有一只猫爪子在不停的挠着他,挠得他想把云萝揉碎在怀里。刚才被她手指比划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似乎还能感觉到她指尖的跳动,激得他浑身都有种住不住的战栗。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他们明明在讨论正经事。

    是阿萝先不正经的,而他总是挡不住她的一丁点诱惑。

    书房门再次开启已是大半个时辰后,无妄从墙角后探出了一颗脑袋,见两位主子脸色平静,身上也整整齐齐没有一点不妥当的地方,不由失望的暗叹一声。

    多好的机会啊,王爷怎么就一点都不晓得把握呢?

    不过想想安宁郡主的杀伤力,他又觉得,王爷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安全!

    回到家,云萝继续一头钻在书房,仿佛丝毫不关心外面的风雨。

    而外面也不平静,北镇侯在某日上午从花楼相好的床上爬起来,刚踏出花楼大门就被扔了一封信在怀里,吓得他宿醉后的脑袋都清醒了不少。左右打量,却见左右两边除了与他一样夜宿花楼,此时正摇摇晃晃准备回家的寥寥几个人影和他们的随从伴当,再没有别的值得人格外关注或多看一眼的一场。

    这不会是大半天的遇见鬼了吧?

    他本想把这来路不明的信扔了,手都已经抬起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把信打开了。

    说不定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内容呢。

    他这么想着,然后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

    只一眼,他的脸色瞬间大变,脸上宿醉的红晕也在顺便转化为铁青。

    随侍的小厮关切中还带着几分讨好的的问道:“侯爷,出什么事了?这这这信好像是突然飘过来的,不如让小的带几个人去把那装神弄鬼的家伙搜出来?”

    苏契忽然转头看了随身小厮一眼,这一眼充满了警惕和怀疑,两只眼袋耷拉着,更显出几分颓然和阴沉。

    小厮被他看得心头一跳,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对视,不知这信中写了些什么,竟惹得侯爷这样生气,仿佛要杀了他似的。

    苏契把打开的信纸重新折叠起来,叠了一折又一折,直到再也弯折不过来,他才将它藏在手心里,暗沉沉的一双眼睛里有暗芒不停闪烁。

    他又转头往周围扫视了一圈,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点曾经位高权重的威慑。

    可惜,他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而他在这儿站了这么久还不离开,也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身后花楼的鸨妈扭着腰肢走出门来,娇声问道:“侯爷可是舍不得鸳鸳?不如就别这么急着回去了,上楼再让鸳鸳伺候您睡个回笼觉?”

    说着,她便自顾自的率先娇笑了几声。

    若是平时,苏契定要与她调笑一番,然而如今却满脑子都是信中的内容,心里又惊又怒,一边觉得是被人戏耍了,一边又忍不住怀疑是否当真如信中所言?

    他一把推开想要把他拉回花楼里的鸨妈,在鸨妈的“哎呦”声中大踏步登上了马车,又将门帘子重重一甩,驱逐了想要跟进来伺候的小厮,“走,回府!”

    马车缓缓驶出花街,朝着北镇侯府走去。

    日上三竿,此时街道上车来人往的十分热闹,这些市井嘈杂却www.0755shimian.让苏契太阳穴突突的疼,宿醉的眩晕又涌上了头。

    他把刚才被他折叠成小块的信又一点点摊开,努力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看得十分用力,突然将它揉成一团又狠狠撕碎,朝外面喊道:“掉头,去京城最好的医馆!”

    贴身小厮在外面问道:“侯爷可是身上不舒服?不如赶紧回府叫董大夫来看看。”

    “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本侯的事何时轮到你来做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