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2章 猫殿下
    ,!

    ——————

    衣服扣子跟树后面的黑影重不重要,她好像很矛盾,仿佛隐隐有一个人在告诉她这两件事必须引起重视。

    像是两个人在脑海里打架。

    但到底也是疲倦的,秦鱼迷迷糊糊回家就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精神总有些不对劲。

    昨晚又做梦了,不如说是重复那个梦。

    把她摧残得死去活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枕头湿了一片,脸颊也干干腻腻的。

    她压着声音躲在被窝里哭晕过三次。

    死去活来的。

    心里于是堵了事儿——她得查一查这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还未等她折腾出什么,就被拦住了,高了她一个头儿的秦母于笙给她准备了早饭,白米粥配上一个鸡蛋。

    昨晚的亲昵让平日里沉默寡言装小大人的秦鱼有些尴尬,因此低头默默吃饭。为人母的于笙其实也尴尬,但她本来就不会说话,于是就坐在边上默默看自己女儿吃饭。

    如果是以前,秦鱼肯定很不喜欢,会快速喝完粥吃了鸡蛋就回自己房间。

    但这次她只是默默吃着,吃完后抬头,温温吞吞得问:“妈妈,我能再要一碗吗?再加一个鸡蛋。”

    于笙:“.....”

    女儿真的变得不一样了——胃口变大了。

    但孩子胃口好了也是好事,家里没钱可也供得起粥跟鸡蛋。

    于笙隐隐察觉女儿对她不再那么排斥,虽然也不是很亲近,但起码会多看看她了。

    这是好事儿,她觉得很开心。

    三分钟后,开心的于笙脸红了。

    女儿为什么老盯着她.....而且眼神特别——沧桑?

    秦鱼其实是在想,自己母亲是真的极美,美得不像是出自乡野山村的村妇,但也只有这样的深山村野才能养出她这样的自然温柔。

    然而,这也不是好事。

    忽想起梦里的那些惨状,秦鱼忽梗了喉,差点被一口粥呛住。

    还好她丹田吸气,愣是挺住了!

    “爸爸今天是去种萝卜?如果他忙,你去帮他吧,不然他又要忙到很晚才回来,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末了还补上一句,“我不会乱跑。”

    虽然女儿一贯沉稳,但于笙有些不放心,只是她不知如何表达,因而只能摇头。

    秦鱼也不急着说服她,起身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后洗完手才出来。

    “我要做作业了,妈妈你长得太好看,待在这里,我会分心。”秦鱼很认真得说。

    本来看着自己女儿洗碗觉得有些奇怪的于笙顿时愣了,反应过来却是脸色大红,有些嗔怒得抬手轻拍了下秦鱼的脑袋。

    这是做母亲的本能,但她拍完后又后悔了,怕秦鱼生气。

    然而....这个平日里寡言冷漠的女儿反而笑了。

    清清秀秀并不出色的脸上笑容很是暖人。

    不像个小姑娘,但又是个小姑娘。

    或许是平时的秦鱼就很让家长放心,加上秦鱼的理由委实是让人招架不住,所以于笙最终决定去田里帮自己的丈夫耕种。

    然而她才一出门,某个一本正经调戏亲妈的少女就麻利得把作业本撕下一页撕出两片再揉搓成两个小团,且溜出了门,抄了小路往那废地风驰电掣而去。

    一边跑,一边往鼻孔上塞了小团。

    防毒必备之纸团!0.998,只要0.998,狐臭脚臭口臭咸鱼臭你不用怕!

    ————————

    废地还是那废地,就是比往日更臭了,秦鱼有了纸团塞鼻护体,倒能凑到那个臭得人神共愤的咸鱼坑前面。

    其实她力气小,也就用锄头锄了几下,怎么就挖出了这么一诡异的咸鱼干呢,还做了那样古怪的梦。

    地上还有她家的锄头呢,证明她的确来过。

    咸鱼干也还在。

    秦鱼咬咬唇,若有所思,但忽然听到了猫叫声。

    阴森森的,她的神经顿时凛起。

    “不用看了,本殿下的神魂通达天地,无处不在,你,就在本殿的掌握之中。”

    这声音威严摄人。

    少女秦鱼或许是怕的,莫名看到了未来后的秦鱼——依旧是怕的。

    “你....你是妖怪?猫妖?猫精?是建国前的吗?”她颤颤问。

    “作为一个弱小愚蠢的凡人,你没有问的资格,本殿下只能告诉你,你是天选之人,要辅助本殿下前往三千世界铲除邪恶,若是不从,你看见的未来是什么样的,你将来就是什么样的。”

    蔑视加威胁,这很强势。

    秦鱼习惯性咬了下唇,“那真的是我的未来?”

    “是啊,虽然说你被活埋的时候已经三十四岁,人老珠黄,但长得像不像你,你心里没点逼~数?”

    秦鱼顿时一窒,到底骨子里也是韧的,问:“为什么你们神讲话会这么粗俗恶毒?”

    “你并不聪明,不直白点怕你听不懂。”

    “.....”

    秦鱼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愿意跟这个疑似猫神更似猫妖的“存在”对话。

    这一时刻,她的思考方式比较成熟,至少反复做了那个梦境的她比从前的木讷少女成熟多了。

    时间就是阅历,阅历就是时间,时间改变一切,阅历也是。

    少女秦鱼此时已经有了未来三十多岁的秦鱼大概雏形。

    不理会正猫妖,她想起未来的梦境,脸色越来越凝重。

    然后....她忽然冲向草丛猛地撩开浓密的荒草,直接看到里面正窝着一只瘦不拉几很脏很臭的小猫。

    猫神,猫妖?

    小猫:“.....”

    秦鱼:“.....”

    装逼没被雷劈,可被现形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秦鱼默默扫了它一眼,转身就要走。

    “不久以后,你们家会不得不离开这个村子,没钱没势没人脉,为了给你赚钱交高额的插班转学费,你爸死在工地,你~妈会得抑郁症,然后本来就成绩不好的你读了一个破高中,被坏朋友下了药,被拍了照,然后被学校里的人侮辱,最后被退学,你母亲因而抑郁症发作跳楼自杀,然后你被迫成了别人情妇,又被迫勾心斗角,最后被活埋.....”脏兮兮的小猫被秦鱼捂鼻子的动作给气炸了,顿时在后面阴测测说着。

    各种被迫足以证明她未来的惨淡。

    何况这猫的旁白声音相当渲染气氛,配合那一幕幕的景象一下子钻入她脑袋。

    秦鱼脸色煞白,腿软得跌坐在田埂上,过了一会,忽捂住脸痛哭。

    根本压不住情绪,一边哭一边说:“那不是勾心斗角,我是要报复那个害死我爸的矿主姜昆,我妈得抑郁症也是因为他,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特么我把他弄死了后才发现我妈跳楼是因为有人拿了我的luo照给她看....那个人就是我特么陪了十几年的畜生,我被下药也是他设计的....”

    哭得跟狗一样,悔不当初,最悔的还是她发觉自己哪怕被活埋了,那个人可能最后还是会逍遥法外。

    这就哭了?有点可怜啊。

    猫妖有片刻沉默,终于想起自己不是妖,是神,善良还是要的,于是安慰她。

    “你别怪老天了,老天也就是天帝那群人,他们其实是很忙的,一般管的也是三千位面宇宙和平这种大事,你们这种凡人的悲惨生活他们不管的,但你这么倒霉,主要原因还是....”

    它迟疑了下,酣畅淋漓而且还押韵:“还是因为你自己蠢啊,一而再坑了自己又坑妈,但智商情商也是天生的,能怪谁呢。”

    “本殿下难得安慰人。”

    “现在你感觉好点了吗?”

    秦鱼瞬间就哭不出来了——好你个锤子!

    猫顿感安慰——它第一次安慰人效果还是挺好的嘛。

    看秦鱼不哭了,猫也不急,就坐在草丛里默默等着。

    它知道她一定会屈服的。

    果然,秦鱼抹去脸上的泪痕,起身了,走过去拿起锄头就要走。

    说好的屈服呢?猫错愕,挥舞爪子:“你去哪?你要走?你回来!”

    秦鱼回头,居高临下看它,“别说我不信这个狗血的梦境,就算我信,既然已经知道未来大概,现在开始努力当然能规避,起码也能努力改变,为什么还要跟你去拯救那什么三千小世界呢?听说拯救世界的人最后都跟最后大boss同归于尽了,我才不会那么傻,是你太天真了。”

    然后她就走了。

    后面的猫愣了好一会,忽然抓起旁边一颗小石头砸向自己胸口。

    什么同归于尽,这是听哪个小贱人说的!!瞎说什么大实话!气死猫哦!

    然后它就吐血了。

    ——糟了,忘记刚刚凝聚的这具身体有点虚。

    “救命...救我....”

    猫朝秦鱼伸出猫爪子企图求救。

    但秦鱼忽然顿足了,盯着外面田野走过的一个人。

    那个人鬼鬼祟祟的,长得就有些贼头贼脑不正经。

    秦鱼很确定自己不认得这人,但在梦境里,这个人是隔壁村的赖春。

    也是会让他们家在竹内村待不下去的主要原因。

    猫妖忽然就来了精神,擦着嘴角的血像是回光返照凶狠叫嚣:“贱人一号已上线,本殿下看你还6不6!”

    秦鱼的确不6了,一点侥幸心理跟顽强的唯物主义精神也被摧毁得一干二净。

    因为从未见过赖春的她发现梦里的赖春跟现在见到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这也意味着她们一家人的悲惨未来是没跑了。

    这个人很可能在找一个人——找她的亲妈。

    然后意图不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