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92章 我知道
    ,!

    她要哭了可脖子被掐中,人整个要被她提起来似的,几乎要死。

    而此时,她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也在竭力抓紧那斧头割断绳子。

    再不断,她要死!

    断了,斧头挥起!

    秦苟眸子颤动....不得不松手,秦鱼落地,却因为被捆绑太久而腿脚一松,直接坐在了地上,根本来不及挥舞斧头反击,而秦苟暴怒之下将斧头从上往下劈下!

    “假的,都是假的!”

    “你也不肯帮我!”

    噗!

    斧头劈在血肉上,热血飞溅。

    秦鱼全身僵住,只晓得秦峰扑在了她身上。

    而那斧头劈在了秦峰的后背,不过刀术里面有一招叫承背,就是手握刀往后格挡。

    斧头劈在了刀伤,压着刀向后背,卸了力,但也足够对秦峰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只要秦苟再用点力气.....

    他能一斧头把秦峰胸膛劈烂!

    在那时刻,秦鱼右手撑地,左手挥舞斧头往上....

    杀了秦苟吗?在当时一瞬间她是有过杀念的,但又在下一瞬间,她将斧头一面调转。

    斧背打在秦苟握斧的手腕处,断了吗?反正足够打掉他手中的斧头。

    她不能杀秦苟,也杀不得,局面已经失控!

    她还能完成任务?不知道,秦鱼只知道尽可能控制已经崩了的秦家剧情。

    那么....

    秦苟手里的斧头飞了出去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地道中传来密集的声音.....

    秦苟忽然扯上脸上的人皮面具扔在了地上,然后转身就跑。

    秦鱼抱着秦峰急忙呼喊。

    她知道赵铁男张叔他们肯定已经来了.....

    但她不知道秦峰能不能撑到....

    “鱼...小鱼...”秦峰喘着气发出声音。

    “我...我在,我在。”秦鱼呼唤他。

    “我没有,我......”

    “我知道我知道。”

    秦鱼还想说什么,秦峰却低下了头,一动不动。

    秦鱼整个人僵住了。

    ——————

    偌大的秦家灯火通明,警车出入,救护车出入....

    秦鱼身上的睡袍上都是血,脸上也是血,越发衬托她此时的脸色有多苍白脆弱。

    奚景陪在身边,没说什么,只是给她一杯热牛奶。

    她比任何佣人还是女警员都来得贴心,而不远处的温绮心只在打电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很冷静的,冷静到让人几乎以为她才是幕后人物。

    她在插手袭击之后的善后工作——秦峰重伤垂死,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他也摆脱不了嫌疑。

    被秦苟扔在地上的人皮面具是齐蕴的。

    齐蕴在自己卧室被杀了!而且被直接剥掉了脸皮....

    尸体上有秦峰的指纹,脸皮上却是秦苟的指纹。

    得,这是要把两个夹带绿颜色关系的非正常父子一并处理了。

    如果说从前赵铁男等警方人员对秦峰的调查只能是隐晦而无力,那么今夜....是撕破脸的开端。

    他们两人跟秦鱼的在地下室的厮杀过程很重要,但剥离开厮杀,他们各自代表的身份跟罪行也很重要。

    秦鱼看到有两个刑警迫不及待上前来要询问什么的时候,她看向赵铁男,后者皱眉,嘴唇动了动。

    秦鱼眯起眼。

    警方内部调查权限更替了,有另一方要接管这个案子。

    也就是说.....有人要搞秦家了。

    分馅饼么?这个副本世界也不是秦家一家独大,但秦家占据的权利钱财资源又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蛋糕,都在等着秦家倒霉好瓜分蛋糕吧~~

    虽然无关自己的任务.....但冲着秦峰替她挡了一斧头,她也不能置身事外,何况任务结束了吗?

    还没有!

    黄金屋一直没有反应,这也意味着这个副本任务已经到达尾声,也到了最危险的阶段。

    秦鱼收拾好心情,看向远处在灯光下面色冷峻的温绮心,目光一转,也看向面无表情接受问讯的张叔。

    她知道,很快张叔会被警方当成秦峰的同党调查,或许温绮心也不能幸免,但最终温绮心有资本跟能力脱身而出。

    这些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秦家目前只剩下了她跟温绮心。

    她能脱身?

    假如秦峰秦苟over了,那么...幕后的人妖对付的就剩下她这个秦大小姐了吧。

    还真是时刻都不能放松啊。

    秦鱼握紧装着牛奶的玻璃杯,手掌被握住,柔软温润,她下意识转头看向奚景,后者眼神有安抚,也有暗示。

    她有发现了。

    秦鱼秒懂,也瞥了那边气急败坏跟上司通话的赵铁男。

    这家伙恐怕也要over,但不意味着她也从此出局。

    这局面还得重新洗牌。

    ——————

    目前秦鱼是干净的,又属于受害者,所以警方也没法对她做什么,只安排人陪护安全,等恢复了再继续问询,秦家也出于紧绷的状态,但因为司法干预,加上秦峰张叔一个在医院一个在警局,也不再是从前铜墙铁壁的秦家。

    秦峰被抢救,但被送入了军医院,这就不是警方能有的力量了,也不是秦鱼能接管到的秦家权势,是温绮心。

    秦鱼也被送过去一起开了一个单独的病房。

    秦峰在被抢救,但旁人都不建议秦鱼陪同,秦鱼只能待在病房里。

    被检查治疗后,秦鱼躺在了病床上,奚景坐在旁边,所有人走光,门关上后。

    两人对视一眼,秦鱼开始诉说自己经历的事情。

    奚景认真听,全程没有给予多少评论,等秦鱼说完了,她才说:“最后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鱼闭上眼,“林素不是他杀的,他想告诉我这个,估计是以为自己要死了,出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最后期待,他不想再背锅了吧。”

    那种情况下,任何人都没有侥幸心理——几乎必死!

    奚景:“那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她是信的,但期待秦鱼的说法。

    秦鱼垂眸,淡淡道:“从开始怀疑他杀了我妈时,我就已经推掉这个猜测了,无关他会不会杀她,而是以他对她的感情、他的能力还有他的作风,都不该在那样仓促中用那样的方式杀了她!”

    就不能是情绪上头无理智吗?毕竟是深爱的女人背叛了他!

    奚景在一旁列出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