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萌宝:尊上又〕〔都市大仙王〕〔天后的绯闻老爸〕〔井泉传〕〔捡个古人当特助〕〔冲出穹顶〕〔隐形学霸超A的〕〔都市透视医尊〕〔万兽朝凰〕〔重生之神极兵王〕〔诸天从魔童降世开〕〔隐婚盛宠:影后娇〕〔合租房长公主〕〔福满农门〕〔美人娇悍〕〔天外来客之苏满〕〔玄医暖婚:腹黑靳〕〔你是我以墨书写的〕〔超级医婿〕〔诸天万界的求道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742章 绷带(第三更,就三更了,再多没时间写,求安慰鼓励。)
    那个唯一青年突围了!他竟然从小矮子跟凌燕的封锁中突围了!

    温宿也叫了一声,但他猛然察觉到另一件事——苏挽墨不见了。

    因为他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不过他一扭头,看到苏挽墨还是在的。

    只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秦陵倒是仿佛无所觉,只看着前方。

    ——————————

    鹰眼实力最强,毕竟是特殊部门里面的一个小头目,实力过人,所以已经上了顶楼,顶楼们是被锁住的,门锁被破坏了,关死了。

    但鹰眼没有为难,他退后一步,手掌对着门锁,掌心无形有一团空气凝聚。

    然后~~

    气爆!

    轰!

    门锁爆开,鹰眼一脚踹出后冲出去,直接看到了顶楼巨大的水箱,以他的视力,很轻易就看到了地面上的一些血迹,还有水箱边沿上流出的血迹——那是一个人在被放进水箱时身体流出的血。

    该死!

    鹰眼二话不说,直接拿起边上的消防斧劈砍。

    砰砰砰!

    水箱终于破开,水流喷涌而出,但里面血却是粉红的。

    惊心动魄的粉——因为血被稀释了。

    口子既有了,水流挤压,将口子撕裂扩大,浑身湿透的鹰眼很快看到了水箱里面的人。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浑身**,双手腕上都开了血口,也不知流了多少血,但她的脸色很苍白。

    或者,已经被淹死了?

    如果是秦鱼在这里,会通过水流的血液颜色判断她失血的量,再判断她被放入水箱的时间,但鹰眼没那么变态的能力,他只能脱掉外套裹住人抱出来,不过刚抱起人,他就见到了一个让他脸色瞬息大变的事儿。

    这女子腹部被人写了一行字。

    ——抱歉,这个只是备用的,真正的祭祀品正在路上。

    ——————

    突围的卫衣青年其实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跟小矮子还有凌燕周旋,只等一个最恰当的实力——在秦鱼全心救治那个女人无法抽手的时候。

    此时就是最好的时机。

    秦鱼掌心还握着融雪剂子弹,血水从她手指流淌,她看到了濒死的萧庭韵。

    子弹已经出了,但她流出的血实在太多太多了,人一旦失血过多自然会死,何况内部器官受损。

    三秒,这三秒秦鱼脑子里在想什么?

    想两件事。

    第一件事,卫衣青年来了,从她后背突袭。

    但她把掌心的那颗染血融雪子弹放在了边上,然后她的后背忽然消失了。

    迅如闪电。

    只在瞬间就扼住了青年的手腕,一拉一拽,弹腿踢在他腹部,砰然一声,原本速度快到山壁了小矮子跟凌燕的卫衣青年瞬间就跪了,吐血。

    但他有一霎狐疑,因为秦鱼没有继续动手。

    她又回到了萧庭韵前面,半跪了,然后直接从衣领撕下了自己的衬衫。

    撕。

    对,就是撕,因为时间紧迫。

    她的衬衫是米白色的,像麻布,但苏挽墨之前第一次见的时候就觉得这衬衫有点奇怪——材质不太一般。

    但她没说,因为她总不能对人家的衣服说什么吧。

    现在一看,这衣服果然是不同的,但是~~显然没人会像苏挽墨那样更在意衬衫,他们关注的脱了衬衫后的秦鱼本身,从温宿这个角度,他只看到那一条纤细的黑色文胸带子,然后是大片雪白细腻仿若神造的肌肤跟流畅美感的美骨。

    皮肉生香,骨见俊像。

    这只是背面,若是正面呢?

    或者侧面。

    陈豹见到了侧面,见到她旁若无人脱衣的模样,说真的,他是个男人,男人有男人的本性,所以他流鼻血了,又捂着鼻子转头怒骂,“都特么给我闭眼,不许看!”

    不过他却见到不少女的面红耳赤目不转睛。

    靠哦,世道险恶人心不古,都是女的,你们怎么也这么色!!!

    陈豹如此凶。

    剧组的人暗骂又不是全脱,这不穿着文胸么,就跟游泳的泳衣差不多,没关系的吧。

    应该是没关系。

    在娱乐圈这算什么呢?

    可这个人是秦鱼,他们到底也是忌惮敬重的,所以齐齐转移目光,不敢再看。

    但约莫心里都明白,这样只脱了衬衫的秦鱼,恐是比娱乐圈里全脱了的百八十个美人还要活色生香。

    非人的躯体,自有凡人不能遥望的仙质。

    冷淡跟清妩结合一体,她又如此认真,如此认真解救一个人。

    这样的女人自然引人注目。

    萧庭韵也见到了,惊讶之后,略微眨眼,却虚弱到无法说话,只看到秦鱼心无旁骛把脱下的衬衫沿着衬衫之上不起眼的银线撕开,一条条,螺旋状,一两秒就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绷带?

    萧庭韵终于察觉到了——药香。

    这衬衫的材质恐怕不是普通布料,是药材!

    是了,她从来都是一个极有准备的人,恐怕这特殊衬衫是为她自己准备的,如今却用在了自己身上。

    萧庭韵眉眼舒展开。

    甚好,她没让人家办丧事。

    衬衫绷带弄好了,然后秦鱼伸手解开萧庭韵的睡衣带子,拉开一截腰肢,余留袖子被秦鱼扯碎在掌心揉捏,变成粉末,这些粉末落在已经不再撕裂但流血居多的腹部伤口上,萧庭韵感觉到剧烈的刺痛——这些粉末在刺激血肉凝聚。

    凝血药材吗?

    而后,秦鱼从后面把衬衫绷带迅速缠绕着腰肢,绑好。

    这一切连一分钟都不到,她的动作十分流畅迅猛,好像早已算计好。

    结束了。

    还未,她伸手要去拿起那枚子弹。

    忽而,手腕被萧庭韵抓住了,后者看着她,“别动它。”

    那子弹对人体伤害太大,萧庭韵并不希望秦鱼用手跟它直接接触,万一有伤口呢,它就可以直接伤害她的身体。

    她已经很疲倦了,但还惦记这件事。

    秦鱼看了她一眼,眉宇舒展,“好。”

    萧庭韵这才放松,微阖了眼,昏睡过去前却还惦记另一件事。

    “穿衣服吧。”

    然后她疲倦睡去了,好像累了许多许多年。

    秦鱼看了她一小会,陡起身走到那个卫衣青年面前。

    青年冷眼看她,眼里如狼一般血性冷酷,哪怕眼前女人的躯体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血脉喷张的诱惑。

    温宿看到她伸手,指尖勾了那个青年的下巴。

    这个动作....太特么撩了。

    第一次,陈豹第一次看秦鱼撩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攻击她要杀她的男人。

    卫衣青年也很惊讶,他的面容本来是藏在帽子里的,此时被秦鱼勾了下巴,才露出一张略不羁狂狞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