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899章 更坏?(就两更,别等。)
    按理说玉宴之的做法是没错的,理由也是很正规的,但那小鱼公子的确让人不舒服,尤其是她短短时间内实力突飞猛进,说她没有从画境里面得到上等功法,他们谁也不信,但对于那个画境的存在...于天策阁内部又是一个不能说的禁忌。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画境...”一个长老试图说起这个话题,但袖子忽被扯了下,他反应过来,绷着脸,有些微妙得扫过其他人,最终不语。

    沉默中,有一个人幽幽说:“当时不杀也无妨,可如今不杀却是不行的,那小鱼公子瞧着是个心机狡诈狠毒之人,万一记恨我们...诸位,她如能借蔺相的势,将来可就是我们倒霉之时。”

    玉宴之没说话,但他知道针对杀小鱼公子这件事,这里的人是多数不会对立的。

    他淡然瞥过他的师伯也就是上官云和的脸,看出了几分狠辣。

    明面上杀不得,暗地里会有刺客,一个跟天策阁毫无关系的刺客。

    ——————

    等散了后,两个长老一起走,走到隐蔽处才没忍住,“阁主闭关,这些时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副阁主却...”

    “那画境若是真的,那我们阁内的局势就凶险了。”

    “你说..玉宴之知不知道这件事?

    两个长老忧心忡忡,想从玉宴之身上找突破口,然而...人呢?

    玉宴之已经上了上顶,又下了山顶的囚牢,提着一个饭盒。

    守卫见到他就给放行了,还给拿了一个小板凳,没多久,玉宴之到了一个囚间前面。

    里面被锁链锁困着一个人。

    自然是萧甜甜。

    浑身血痕,悲惨无比。

    “你?你来啦。”

    萧甜甜一看到他就高兴了,尤其是看到他提着的饭盒,几乎想哭。

    玉宴之将饭盒放下,他撩起衣摆,坐在小板凳上,打开饭盒,拿出一碟碟色香味俱全的小菜。

    在这囚牢里伙食极差而且经常饿肚子的萧甜甜眼眶红了,很是感动,“我没想到你会对我这么好..说真的,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对你...”

    玉宴之抬眼看向他,为他的美貌神魂颠倒以至于被囚的萧甜甜立马转了话,“我是绝对不会起歹心的,大家都是纯爷们,对,爷们。”

    他一脸悻悻,也准备伸手去接玉宴之端起的饭,结果....

    玉宴之拿着筷子自己吃了。

    吃饭又吃菜。

    萧甜甜:“???”

    玉宴之:“这不是给你吃的。”

    萧甜甜:“!!!”

    玉宴之:“有人教我说有些人天生犯贱死变态,被抽鞭子了还觉得很舒服很享受,但看得着吃不着,基本上没几个人能忍得住,所以...”

    他夹起一块红烧肉,吃了下去。

    “我以后会每天吃一次中餐给你看,如果有空,我就连晚餐也吃,早餐就算了,早上我要修炼,没时间。”

    萧甜甜几乎要窒息了,也要哭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能说的我都说了!”

    玉宴之面无表情,“我要的就是你不能说的,比如到底是谁派你刺杀我的。”

    宗门形势如此,他已经猜想到好几个人想杀他绝后患了。

    刺杀?特么的,哪有人刺杀!老子就是想泡你啊!

    萧甜甜简直生无可恋了,但也知道自己说真话,对面这个脑子一根筋的纯爷们是绝对不会信的。

    “我...我其实也不知道,因为我是被人雇佣来的,就是躲我后面那个!我之前不知道她也在,但她派我来,就是要监视你的修炼情况,好确定如何刺杀你,我不是主力,只是小喽啰,探路的!对了,你如果要调查这个人,我可以给你建议。”

    玉宴之勉强信了,淡淡道:“说。”

    萧甜甜:“腿长,腰细,翘臀,以我采男色的多年经验来看,那绝对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玉宴之皱眉,表情古怪,“我当时追着倒没留意那些...”

    萧甜甜:“那当然,你不是我,没我专业!我们采花贼就喜欢看腰臀部跟腿!当然,脸最重要!如果是要采女色的同行,还得看胸..好吧,我不说了。”

    看到玉宴之把剑放在桌子上,萧甜甜闭嘴了,一脸委屈,但过了一会。

    “能留点菜吗?要么留点饭也行,我饿...”

    “...”

    玉宴之其实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看这人太过可怜,于心不忍,于是飞快把饭菜都吃光了。

    “免得你痛苦。”

    黄妈妈教过他,人始终要保留有一颗善心,所谓穷寇莫追,气人也不要过度,万一把人气死了呢。

    萧甜甜:“...”

    他可能看错男神本质了。

    为什么离开几天回来后人就变了!

    但他是一个对人性充满希望的励志boy,于是飞快说:“没事,你吃就吃了吧,晚上!或者明天!你再来..给我带吃的,馒头也行啊!你问什么我都说!”

    玉宴之本来不想理他,但临走时忽想起什么,回头问他。

    “你可认识小鱼公子?嗯..就是跟你一样是男采花贼,但选择比你正常的采花贼。”

    起码人家好的是女色。

    萧甜甜:“他?我认识啊!他正常?正常个屁!”

    以前他装作不认识,其实是认识的。

    紧接着他出口卖了一个超级大的瓜,让玉宴之瞬间一愣。

    “那厮胯下那根玩意儿比你吃饭的筷子细,而且坚持不了三口茶就不行了,我估摸着这厮是天残,将来是绝对不孕不育的。”

    “...”

    ————————

    停船靠岸采办了一些消耗品后,船只重新起航,从斛阳到帝都,果然在第二天中午就见到了恢弘庞大的帝都城池。

    码头近在眼前,秦鱼站在甲板上,忽然觉得鼻子有点痒,“有人想我了?”

    ——为什么不猜是有人黑你了呢?

    秦鱼不以为然,“我的名声还能更坏吗?”

    黄金壁想,其实是有的,但还是不告诉你吧,因为有惊喜才有刺激,我就喜欢看你被刺激到的样子。

    于是它难得温婉娴雅,闭口不言。

    船工们开始准备靠岸,秦鱼却知道今天靠岸不会那么容易,因为之前在江河上没有遇袭,那就说明大招都憋在码头这边。

    估计会...

    果然,船还没靠岸,秦鱼就看到码头那边忽然被官军包围了,说是户部调查码头海运商务,过往船只都要检查,以免夹带非法之物非法之人进都城。

    包围了码头后,岸上的哨塔吹哨提醒附近船只按次序靠岸接受检查,若是贸然转调,会被视为心虚...

    秦鱼转头一看,后面尾巴果然围过来几艘官船。

    被抄尾包围了。

    秦鱼心知肚明对方目的,别的船只却惊讶,有些不安,但还是不得不乖乖被包围,然后按次序进码头接受调查....

    检查是肯定要检查的,动手也肯定是要动手的,秦鱼摸了下腰上的剑。

    这次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