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龙皇在都市〕〔豪门契约:总裁,〕〔我真不是学神〕〔金主大人,请矜持〕〔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武术巨星〕〔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水果大佬〕〔百亿富豪的退休生〕〔37度冰〕〔都市极品医神〕〔都市王牌高手归来〕〔神级大明星〕〔抗战之最强兵王〕〔重返洛杉矶〕〔超级狂兵〕〔我的灵力能交易〕〔我有钞能力〕〔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之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934章 要看吗?
    ————————

    其实按理说昨晚发生什么事儿,不说整个城池,至少这边区域一片秦鱼是都能洞察到的,声音什么的,可她昨晚基本都在专心修炼,修炼状态下的她洞察能力是锐减七八成的,只固定在第一客栈,中间漏掉那些动静也不奇怪。

    但死人归死人,这都要在她脑袋扣锅盖,这就过分了啊。

    “我倒觉得小鱼公子你这床上没有女人才是最不妙的。”林桑高傲,被秦鱼怼了后反冷笑,但她今日的高傲强势跟昨天的又不一样,带了几分不安跟急躁,仿若出的大事把她吓到了,以至于她只能用这种表面强势来掩盖自己的惊慌。

    然而秦鱼却漫不经心挑眉看她,“怎么,你担心我?”

    什么鬼!林桑脸黑了,拉出鞭子就想甩秦鱼两鞭,还好蒋慕辰当和事老,又急忙把昨晚的事情说了转移注意力。

    的确是死人了。

    死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死得极惨。

    多惨?

    “只剩骨架了。”蒋慕辰脸色亦是苍白。

    虽是混江湖的,什么死人没见过,杀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心理承受能力总比普通人好太多了,可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哦,分尸剔骨啊,有点情调。

    秦鱼神色淡淡,“我们客栈?”

    “不,是潇湘客栈。”蒋慕辰指了下林桑,“林姑娘就住在潇湘客栈,也是刚刚被吓得来了我们客栈。”

    林桑闻言有点炸,“什么叫被吓到!我没被吓到!我只是觉得那边太吵了!”

    蒋慕辰也得罪不起这女人,就闭口不言了,秦鱼手指抵着脸颊,也不说话,因为她在搜集这片区域之人的言语信息——包括此时正在潇湘客栈调查的官差。

    不过她也挺庆幸这个案子的惨烈吓到了这些人,以至于这些人都一时没察觉到她身上的特异。

    “小鱼公子你不想解释下吗?”

    质问声传来,秦鱼看向说话的人,对方一脸质问,“死的人是天华宗的女弟子王玲,昨日下午与你有过冲突..”

    秦鱼懂了,转了清冽的眸子,淡淡道“你们判断真凶与否的前提就是她跟谁吵过架?哦,也没吵过,我直接上手打了。”

    质问的人吃瘪,但说“但你嫌疑最大!”

    秦鱼“嫌疑最大的不是白龙山的?怎么,惹不起白龙山的就来惹我?”

    在这几个人因为被戳穿而恼怒的时候,秦鱼笑了,“你们是不是不知道我现在为谁办差?”

    “谁给你们的胆子一大早来闯我的房门?”

    “有些事看来说了做了才算猖狂。”

    “想来宗青省总有些人是愿为蔺相效犬马之劳,替我抹去一些蝼蚁的死。”秦鱼陡然握住边上的干将剑柄,拔出,剑刃如流光,闪电般掠过话最多最开始质问之人的咽喉。

    见血,细线。

    但没死。

    林桑脸色大变。

    好可怕的剑术。

    在这些人惊恐无比之时,剑放在桌子上,秦鱼抬眸,冷冷看着他们,“滚出去。”

    一秒,这些人踉跄着跑了。

    林桑神色古怪,要走出去的时候,忽见秦鱼看来,“你可以不用走。”

    林桑“?”

    秦鱼“他们太丑了,你不一样,勉强可以原谅。”

    都特么这个时候了你还调戏人!

    林桑又气又恼,但也气笑了,“蔺相权倾朝野,小鱼公子自然不用怕自己被这个案子牵扯,但你恐不知道如今时期特别,这样一桩惨案,死的又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人家可都是有师傅师叔的。”

    秦鱼还是那句话,“担心我啊?”

    林桑转身就走。

    人一走,秦鱼看到蒋慕辰脸上一言难尽。

    “鱼兄,你这是...”

    品味真够剧烈的,这样高傲的小辣椒都喜欢。

    还是处于采花贼的好色本能?

    “我只是想把人赶出我房间,你没看出来?对了,好像你也是人?”

    卧槽,这话真毒。

    蒋慕辰总算听明白了,尴尬,忙提出告辞。

    “下去帮我叫三份早餐。”

    “...”

    人一走,秦鱼松口气,正要关上门,眼前闪出一人。

    是林桑。

    对方目光锐利,死死盯着她,“一个刚起床连衣服都没穿齐整的人,为什么这么着急先戴面具?毕竟昨天的时候你已经显露过真容了!要么你不是小鱼公子,要么你的脸...有问题!”

    卧槽!

    这个世界就不能来几个蠢人吗!再不济下拉到蒋慕辰那样的智商水平也行啊!

    面对林桑的质问,秦鱼漠了三秒,忽低低一笑,倚靠了门板,“林姑娘,挺敏锐啊,所以你现在要做什么呢?是要亲自取下我的面具呢,还是...”

    她陡伸手攥住了林桑的手腕,拉着靠近自己脸上的面具。

    林桑没料想到秦鱼有这样的动作,手腕触碰到的温凉柔软感让她整个人跟触电似的,就要抽回来,然而力气不及秦鱼的大,只能眼看着自己就要碰到那面具,就在她告诉自己只是掀下面具而已,也没什么...

    但下一秒,秦鱼忽然拉着她的手往下,就要去拉她的宽松外袍衣带。

    “要看我的身体呢?”

    啊!!!!

    林桑尖叫了一下,用力抽回手,一巴掌甩来,秦鱼避开了,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看着她雪白的脸颊气红了脸。

    “你!!!你等着!人渣,色胚!呸!”

    林桑找不出其他词骂,又自知不是秦鱼对手,只得狠狠一跺脚,跑了!

    黄金壁跟娇娇“....”

    这都行,真是丧心病狂到令人发指啊。

    “这就叫丧心病狂?对什么人用什么法子罢了。”

    秦鱼正要转身进屋,忽然察觉到一道目光,侧头看去,对面房间门开着,有人目光幽幽瞧着她。

    哦,熟人。

    玉宴之。

    娇娇“那么问题来了,对这个人,你打算怎么糊弄?”

    秦鱼“靠!”

    这厮什么时候住进来的,是她睡着之后吗?诶,大意了,就不该放松对方圆十里的洞察力,否则下次隔壁睡个蔺抠门、洛妖后、花蕾丝或者上闻白莲都有可能。

    秦鱼啥也没解释,凉凉瞥了玉宴之一眼,淡淡道“看什么看,没看过人渣调戏良家妇女啊。”

    脚一勾,门砰一下关上了。

    这明显放弃挣扎了。

    玉宴之“....”

    他挺想回答,但人家不给机会。

    他有点不舒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