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957章 脱身?(求票票,各种票票,感觉小仙女们都懒惰了,提醒下)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你们两个半斤八两。

    “你大爷!每到倒霉掉坑的时候,你总是在线!”

    ——不然呢?

    秦鱼“你少说风凉话,你以为我没办法?”

    ——哦,然后呢?

    这阴阳怪气的好想捅死啊。

    在秦鱼郁闷的时候,撕拉!

    她的衣领被扯开了。

    其实三庙前,上闻泠韫觉得自己被误会了,她看一眼秦鱼是出自于本能,没那个想法啊,这花白镜是故意的!

    她想为自己辩解,可显然没想到花白镜猴急猴急的,竟二话不说就把秦鱼衣领扯了。

    这力道~~把腰带都给扯断了。

    从领部一拉到底。

    上闻泠韫没想看,但她看到了,这人身上的“伪装”在被卸下。

    “上次这样,这次还这样,我说,你就不能选个女装吗?每次都要弄这么多东西,我每次脱也很累的好不。”

    秦鱼这特么怪我了?

    她真真对这个女采花贼没脾气了,确实,她经过这么多副本,委实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蕾丝狂魔。

    花白镜一边发牢骚,一边手底下越来越急。

    没错,猴急。

    眼睛在发绿光。

    上闻泠韫也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熏心的女人,而且引起她的对象——也是个女人。

    是的,上闻泠韫看到被衣襟下的裹胸了。

    女的,竟真是女的。

    上闻泠韫有些恍惚了,直看着那雪白的裹胸,上面是锁骨,下面是平坦雪白的小腹。

    腰果然很细。

    猛然,上闻泠韫对上秦鱼的目光。

    躺在地上的秦鱼在看着她,那眼神...上闻泠韫不是傻子,看到这眼神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下。

    这眼神是在暗示....

    “你看她做什么?看我!”花白镜不开心了,捏过秦鱼的脸,又转头看了看上闻泠韫,目光有些不善,“你们两个有一腿?”

    去你的一腿!

    秦鱼翻白眼。

    上闻泠韫脸色也不太好看。

    “有一腿也不要紧,反正你们的腿现在是我的,额,这把刀是你插的?”

    花白镜想摸腿的时候,摸到刀了,转头看向上闻泠韫。

    是,就是她插的,上闻泠韫目光倔强。

    花白镜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她长得多好看吗?!”

    上闻泠韫看了下秦鱼脸上的男人脸,不,她不知道。

    花白镜此时陷入了“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它~”的娇娇嗲精人设,摸着秦鱼的伤腿,骤然拔出刀,在秦鱼疼得眉梢都跟着一抽的时候红了眼眶,怜爱得不要不要的。

    “你太狠心了!”

    上闻泠韫“....”

    介于秦鱼跟上闻泠韫两人都说不了话,也只能冷眼看着花白镜陷入自己的演技无法自拔,很快竟演成了秦鱼是可怜的,她是真爱的,上闻泠韫的邪恶的...

    剧情深层次发展——花白镜准备脱秦鱼裤子了。

    上闻泠韫其实应该闭眼,毕竟眼前此事有点惨绝人寰,可她没有,因为....

    在花白镜一手去摸秦鱼裤腰,一边附身亲吻秦鱼脖颈的时候,香气。

    她闻到了。

    强归强,论体质之抵抗力,花白镜未必比得上秦鱼。

    秦鱼分分钟中招,花白镜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这香粉并非出自上闻泠韫手中,而是出自秦鱼。

    在察觉到外面的高手出事的当时,秦鱼把上闻泠韫翻过身来,在转换位置的瞬间,她的手摸进过上闻泠韫的袖内,上闻泠韫察觉到了顺势把香粉丸子给她两颗。

    而后...她们双双中招。

    但起码秦鱼还有余力。

    “你没被我点穴?”花白镜有些难以置信,秦鱼起身,拉扯上衣袍,系上带子,掩去那裸露的打扮春色,扶着墙吐出一口气,“之前被你点过,吃过那么大一亏,当然要有所突破。”

    论对身体构造肌理的了解,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比她了解?

    秦鱼不仅解了自己的穴,还伸手点了上闻泠韫两下,解了她的哑穴跟定穴,但哑穴刚解,上闻泠韫就说“杀了她!我的调香控不住多久,她毕竟是宗师!”

    论内力浑厚,秦鱼远不如此人,香粉对秦鱼作用远大于对花白镜,所以...

    “怎么不早说!”

    秦鱼刚拔起干将刺向花白镜。

    铿!

    依旧被挡住了,还有花白镜眯起眼凉凉一笑。

    要遭!

    秦鱼二话不说夺剑而走——顺便抱住了上闻泠韫,用最快的速度掠了出去。

    后面的花白镜跟着掠出。

    “你根本没中毒?”上闻泠韫出声。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要问这个?”她的确吸入了一点香粉,但后来及时屏息了,加上她的体质恢复能力更好,所以...

    “为什么?”

    明明没中毒,为什么非要伪装中毒?上闻泠韫不明白这个人所为。

    就好像她不明白这个人埋伏在她身边,为什么一而再救她。

    “那你为什么恨我入骨又不杀我呢?一个原因而已。”

    秦鱼的任何手段其实都扎根于她对人心的判断。

    对方无心害她,只求一个答案,她就给她一个答案,可惜,被某个丧心病狂的女采花贼打断了。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结果已经出来了。

    上闻泠韫沉默。

    因为她们都对彼此没有恶意跟杀心。

    就像是今晚她用的香粉,其实她学会的调香术里面有致命至少对人体伤害很大的手段,可她选择了伤害最小只是麻醉人的一种。

    “有些事,以后我们慢慢说,现在....”

    现在该如何呢?

    后面的花白镜追得越来越近,速度也越来越快,因为香粉对她的作用在变小,等她恢复,分分钟就能追上秦鱼。

    秦鱼找到了被点穴了的上闻家高手,把这人穴位点开,把上闻泠韫直接交到他手里。

    “她快来了,我们不是她对手,你带她去找上闻雅致。”

    上闻泠韫其实不同意这样的举措,看到秦鱼转身欲走,她急忙拉住秦鱼袖子,“我可以直接喊人,你不要去!”

    “你不能喊!信我,我有办法脱身,快带她下去!”秦鱼不欲多说,只是冷厉看了一眼那个高手,继而飞掠出去。

    黑夜中,上闻泠韫能看到秦鱼的身影在山林中穿梭,还有花白镜的。

    “小姐,她说得对,这件事您不能露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