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被系统带偏了〕〔最强兵王〕〔神说世界之风起云〕〔重生之灰姑娘奋斗〕〔掌家小农女〕〔六零彪悍人生〕〔我家王妃超A的〕〔主播小傲娇〕〔楼主大人求放过〕〔刀不语〕〔世子在线求生〕〔仙道长青〕〔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锦绣田园:骗个夫〕〔侯府娇宠〕〔全能影后超酷哒〕〔罗马尼亚雄鹰〕〔启晗〕〔婚字当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970章 恒杀之!(推荐朋友新书浮生书孟《天子娇》)
    “秦霖那老东西吗?我偷看他来回跑,倒不像是他动手,不过嫌疑最大的就是他,毕竟又是那劳什子弯刀。”

    “月霭弯刀的确跟他有关,青煌山内部有一股雾宗遗留的人马,目前应该受他控制,云湘城的事也是他干的,但不排除有人顺势出手,把脏水泼他身上。”

    “谁啊?”

    “我。”

    “...?”

    娇娇错愕,忍不住转头一看,正好看到秦鱼赤身从瀑布中走出,哎呀我去!他捂住眼睛,但肉爪子又偷偷撇开,“你杀的?”

    “不是,是我把一些人的名字列了一个名单送了人。”

    秦鱼走出水池,踢了娇娇屁股一脚,娇娇挪了屁股,把包裹露出来,秦鱼则是换上衣物。

    “你的意思是你用这份名单吊了别人出手?”

    “嗯。”

    “那些人有什么特殊吗?”

    秦鱼目光深远,把薄薄的内衫披上比山清水秀更钟灵动人的酮体,纤纤素手拨出衣领压着的青丝,青丝在指尖湿漉漉的,但在内力跟阳光作用下也渐渐分明。

    她的唇齿清冽,语气有些冰冷。

    “杀人者,人恒杀之。”

    娇娇利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文化水平翻译了下——这八个人本来就该死。

    “那我们还过去吗?”

    “去啊。”

    秦鱼系上带子,手指勾起青袍。

    “得杀一个人。”

    ————————

    青煌水壁在宗青省算是一景,只是一直被青煌山把持,非得允许不可入,今日是全开放的一天,武林人多数都因它而逗留。

    水壁之所以名为水壁,是因为它位于青煌山中一巨大的石潭之中,潭水浅的大概一米深,深的地方就有好几米深。说它巨大,是因为面积不小,一块块如刀削的刀山石壁插入水潭之中,璧上刻录着诸多武功秘法,有字有图,想来是青煌山弟子才可独享的资源,如今开放了,对这些武林人来说自然是一个机遇。

    比起林桑跟蒋慕辰这两个为了一个采花贼不务正业的,其他人多数都心无旁骛在其中感悟,就地演练起来的也不在少数。

    玉宴之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觉得自己有些心不在焉,大概是因为得知小鱼公子死讯,心头有些复杂。

    “你的心太乱,我不在这些年,你就这点出息?”

    “让师傅失望了。”

    玉宴之低头承认错误,徐景川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他知道玉宴之是因为那小鱼公子,小鱼公子是女人,他知道,以为自己弟子也知道,于是猜想自己弟子这是喜欢上那女人...

    “情爱不过是弱者所好,强者从不会为此动摇心神,宴之,别让我失望。”

    玉宴之“???”

    什么情爱。

    他就是因为跟那小鱼公子有些合作道义,为之感到可惜而已。

    为什么你们老要把我跟男人扯在一块,还一个两个都是采花贼!

    玉宴之也是懵逼,徐景川却不理他,只是站在水壁边沿,眺望下方丛丛山林,目光一扫,落在裂谷方向。

    忽然听到惨叫声。

    “啊!尸体!”

    尸体是有人下水想要看清水下面的水壁功法,结果功法还没看到,就想看到了人头。

    ——————

    水下的尸体被拉了上来,估计是泡了一两天,有些浮肿。

    一击毙命,这是暗杀。

    在场的不乏江湖老手,林桑叔叔等人眼光独到,很快判断出被杀者是无意间就被暗杀毙命,根本来不及反应。

    如果只是死一个人,众人还可以猜想是彼此有仇怨的人动的手,但事情比他们想象的麻烦,因为尸体不止一具。

    集合起来后,一共死了八人,尸体被排列在地上,赶来的武林人都很震惊。

    这些人并无身份联系。

    这就不仅是仇杀了吧

    从裂谷下面出来的秦霖来了,在徐景川深沉的目光下,他没有露出破绽,只露出对此命案的震惊跟痛心,继而表达了这个命案彻查到底的决心。

    这是真心实意的,他对这些人的死——很在意。

    不是他所为,那是谁?有人故意在搞他?

    是谁?!

    自陈宴九无故失踪,秦霖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感。

    “刀口像是弯刀所致。”

    弯刀?

    河图王“西川月霭弯刀?”

    在场几个门派的老长老闻言都不太敢说话,因为这涉及太深了。

    如果是西川月霭弯刀,不是意味着前朝余孽跟雾宗已经涉及青煌山了?

    为什么忽然下手暗杀八个人呢?

    是这八个人身份有问题,还是对方目的只是为了杀人,引起动荡,把青煌山吊出来。

    众人浮想联翩。

    河图王乘机说“那就彻查吧,想来盟主会配合的。”

    徐景川也看向秦霖,淡淡道“难道盟主会拒绝不成?”

    秦霖眼里一沉,还未说话,后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自然不会拒绝,任何来青煌山中的江湖友人在我们这出事,我们青煌山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就会彻查,如是天策阁愿意鼎力相助,青煌山不胜感激。”

    高大英武的连炔走出来,步步沉稳,众人不自觉给他让步,哪怕是一些长老都有些慑服于他的气度。

    徐景川看了此人一眼,微微挑眉。

    他在水牢多年,当年知晓连炔这人的时候,后者还只是个毛头小子,却不知如今这般出彩。

    这一代倒是不一般。

    秦霖看到连炔后眼里复杂,但很快露出笑容,“阿炔,你可晚回来好几天啊。”

    五天前说要回来,却晚了五天,这本就不正常,秦霖素来心机深沉,甚至往别的地方想。

    “有些琐事耽搁了,让师傅久等了。”

    “无妨,回来就好。”

    河图王也是人精,忽觉得这一对师徒有些貌合神离,好像有些隔阂似的。

    “既然你们两师徒都在,青煌山想必重心衡稳,一般宵小显然也不敢动摇,那便查吧!”河图王态度温和,徐景川沉默配合。

    “首先就从五天前那晚的动静查起,我总觉得跟这些人的死有关,想来除了徐阁主之外,也要月咏夫人配合。”

    秦霖当然不愿意让徐景川等人借势彻查自己的地盘,因为他没把握自己的底细不会暴露,所以迅速甩锅。

    被甩了半个锅的徐景川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花白镜潜入意图不轨,被我等发觉追踪而已,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就看秦盟主怎么想。不过你要是真想问,去找月咏夫人也好。”

    花白镜,上闻雅致?

    在场有点消息的都察觉到了几分异样,妈的,谁敢去触这眉头啊,秦霖敢?

    秦霖表情微微一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