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02章 不要动(两更,限免恢复后万更,希望新来朋友正版看哦。)
    但秦鱼不是一般宗师,这里也不是一般的打斗场景。

    她之所以出手,是因为——药性开始有作用了。

    天宗-宗师的差距>女-男的抗药优势。

    但这种大于比原来的差距小了很多很多。

    等于大幅度拉近了秦鱼跟天宗的实力差距,外加她本就不是寻常的宗师,精简内力技术流战斗机。

    这一出手,血流河宗主就飞快判断出了自己的劣势。

    他知道秦鱼加入所带入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而外面的人会越来越多....他指的是想浑水摸鱼黄雀在后的人。

    所以他目光一闪,忽跳上屋顶,站在屋顶洞口瓦片上往下俯视,却不走?莫非是说些场面话,比如什么我还会回来的....

    璜宗追出去了,一来他也不想再待在这里,对他影响不小,二来他想驱赶对方,否则对方只待在外面,也是如鲠在喉。

    两大天宗屋顶对峙,还未动手,下面的管家等人布防分散开来,守住各个角落,也死锁上头两大天宗。

    他们人多势众,可还未说什么话,就见这威名赫赫的血流河宗主往下说了一句话。

    “阿鱼,好生奇怪,你为何还不动手杀他?”

    “难道,你不是秦鱼?”

    ——————

    两句话,很大的信息量。

    第一,血流河宗主跟秦鱼(原主)认识,并有共同目的跟利益,比如击杀蔺珩,至少这位宗主是这么认为的。

    第二,秦鱼没动手,事实上,她早应该动手的,便是在血流河宗主没来的时候,他以为她会动手,但她没有,所以他怀疑她另有目的,或者猜想她不是原主。

    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厮是故意这样抛下一句,为了让蔺珩跟璜宗等人怀疑秦鱼,以此产生同盟裂痕。

    秦鱼的脑算率太快,在这两种可能里面快速判断,最终快速锁定——原主并非无知无辜,或许,她并非单纯棋子,本身也是参与棋局的操盘手之一?起码她跟血流河宗主认识。

    如此一来,秦鱼对原主的那些部分记忆就得全部重新审视了。

    但在这里,她不能认。

    飞快瞥过池中蔺珩波澜不惊的苍白脸庞,秦鱼挑眸往上看去,淡笑了下,“良禽择木而栖,魔宗处境如檐下危燕,我放着好生生的相爷夫人不做跟你走?你当哄一个女人私奔那么容易?”

    你跟我算阴谋,我跟你谈风月,论杀机背叛,当然是后者的事儿无关紧要咯。

    管家:“??!!”

    卧槽,血流河宗主拐带勾引他们家夫人!

    他家相爷这么多年才青眼一个女的容易吗?!

    无耻魔宗,也想偷偷挖相爷的墙角!

    畜生啊!

    管家跟打鸡血似的,若非自己实力不及,操一把菜刀就上去干了!

    秦鱼偷换概念,璜宗一时也没判断,他知道自己用不着判断,这是蔺珩该干的事儿,他要做的只是将墨河对准血流河宗主。

    血流河宗主眯起眼,深深看了秦鱼一眼,脚下一点,来去皆是突兀。

    血影入黑夜,转瞬于无形。

    璜宗没追,只是目光一扫周遭空间。

    像是震慑。

    今夜,仿佛终于静了。

    璜宗也没走,步伐一脉就到屋檐翘顶坐下,双手墨河抵着瓦片,如一尊磐石静坐着。

    稳了。

    管家跟何棱等人放心了些,开始收拾残局,但温泉池内...

    屋顶走漏,热气往外。

    按理说这空间不密闭了,应比之前舒坦许多,但秦鱼莫名觉得很不舒服,大概是因为~~她转头看向池子里坐着的蔺珩。

    对上没看她,似乎又虚弱昏迷过去了。

    也不知真的假的。

    秦鱼心里冷笑,却也觉得对方这样也好。

    “看相爷应该也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秦鱼正想走,外面却传来狐狸大夫的声音。

    对方来问情况了。

    还问呢?还真是孜孜不倦。

    “你家相爷九条命,死不了。”

    “夫人,做大夫的哪能这么想啊,一个个都宅心仁厚菩萨心肠,可不得有头有尾么。”

    就你这心肝还菩萨心肠,治我毒伤的都不知道多阴损缺德,呸!

    “行吧,我就再帮你看一下,等下就走了,女人熬不了夜,伤皮肤...”秦鱼说着走到蔺珩身边,一边看他皮肤下的药性游走跟躯体情况,手指也测试了下药水温度。

    外面的狐狸大夫闻言嘴角抽了抽,心中暗想:就您这皮肤还怕伤呢?跟吃了仙丹千年灵芝似的,都不像凡人。

    他心理吐槽,却也认真等待,但须臾之后没照常等到秦鱼的回答,反而...

    哗啦一声,里面有不小的水声,好像什么人被硬生生拉进水里,他吃了一惊的时候,屋顶上坐着的璜宗也转头看向破洞,他看不到下面,但知道下面肯定出事了。

    正要有所反应。

    “我已无事,退。”

    声音冷凝,平稳如冰川。

    这种语气时的蔺珩是可怕的,最不容违抗的,包括璜宗。

    所以璜宗...啥也不想,直接走了。

    至于下面什么情况,他不管。

    而门外的狐狸大夫也吓了一跳,跟管家等人半点不敢怀疑,远离这个温泉池的时候,耳力好的人却也听到了池里的动静。

    水声哗啦的,却没出半点声音。

    夫人...没出声。

    这什么情况?

    ——————

    秦鱼没出声,是因为她不是言情剧女主女配,被什么人拽了温泉池里就有专业台词,比如xxx你干什么!

    xxx你放开我!

    xxx你不要这样!

    或者台词没这么长,就一句“啊!”,或者“不要~”

    秦鱼半个台词都没有。

    哪怕此时的蔺珩甚为可怕。

    双目猩红,气息阴冷,散发出诡异的阴森灰气,乍一看都让秦鱼以为这特么是修真副本走火入魔场景了。

    可不是,这是武侠,所以这就是他的隐疾?

    她啥也没说,也没动,安静无声息,甚至连呼吸也克制了。

    这是最好的方式,避免触动他。

    就好像野外野炊遇到眼镜蛇,这时候莫慌,不要动~~

    因为此刻蔺珩身上涌动的阴寒之气强横如斯,堪比天宗。

    他是天宗。

    而且是一个战力完全无法预测的邪恶天宗。

    杀她如屠狗。

    温泉中热水的温度在降低。

    秦鱼被他攥住的手腕皮肤上也有一层森冷冻灼,隐隐发红。

    两人皆不动,只四目相对。

    雾气蒙影,熏白,渐明。

    她看到他眼里的空洞里翻涌的猩红,那是戾气。

    直到她感觉到这人攥着她手腕的力道在渐渐加大,几乎要把她骨头捏断。

    他恐怕快控制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