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甄帅向往的生活〕〔我真的控制不住自〕〔纵横诸天小门神〕〔哥有个奇葩系统〕〔影后反转攻略〕〔重生之绝顶张狂〕〔网文超级写手〕〔锦鲤老婆你好甜〕〔我无敌了亿万年〕〔捡宝〕〔这个总裁有点二〕〔我就是富豪〕〔全职戏精〕〔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让我来毁灭世界吧〕〔5188张龙周晴〕〔魄逆乾坤〕〔傲娇爹地找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46章 清蒸鱼?(第二更,月票先留着,我问编辑是否有双倍)
    </h1>

    “走好,河图王。”

    “日后可就再无河图王了。”

    “越氏王权已灭。”

    河图王第一次觉得这个素来寡言冷酷的武痴如此恶毒。

    “是胜负还未可知!”

    “徐景川,我们来日再会!”

    河图王等人策马奔过边界线后,徐景川冷眼看着他们远去跟塞北草原部队汇合。

    待他们远去后,徐景川低头,嘴角微微一勾。

    “成了。”

    ——————

    同时!

    “成了!”帝都之外的乡野溪涧,虽然帝都变动很大,但这些偏离城池的乡村百姓生活还算正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没人知道一片溪涧往内延伸的深谷中,有一只猫正在溪边嗅着烤鱼,喜滋滋得喊了一句。

    然后他邀功式得跑向溪涧源头的湖泊。

    湖泊边上的大石头上,一个人正盘坐着,一动不动。

    娇娇跑到跟前,左看看,右看看,嘀咕:还没好啊,都好久了。

    到底还是没出声打扰,只是搬来小石头一屁股坐下去啃着烤鱼,时不时看着秦鱼。

    ——你管自己吃就是了,看着她做什么?

    黄金壁出声搭话。

    娇娇:“什么啊,她这次修炼太重要了,之前在那庭子里重塑天脉,成是成了,后来她又吐血了,万一那是回光返照呢?”

    ——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有绝技乌鸦嘴了?

    娇娇马上捂住嘴巴。

    但腮帮子还在动,吧唧吧唧咀嚼着烤鱼。

    咽下后,他嘟囔说:“你少吓唬我,反正她入定修炼,我不看着,谁帮她看着?”

    ——你现在只是一只猫。

    娇娇:“一只猫怎么了,谁敢来打扰,我照样挠死它!”

    这话刚说完,左前方出现了一头精瘦凶猛的山林野豹。

    ——上!

    ——加油!

    ——殿下,你行的!

    啃着烤鱼的娇娇:“...”

    卧槽!

    娇娇吓坏了,跳起来摆出了一个格斗的姿势。

    一分钟后,野豹挂了。

    娇娇一屁股坐在它脑袋上,轻哼:“我好歹也是天神之子,格斗技巧还是有的。”

    他正想跟黄金壁炫耀,忽一脸错愕。

    前方大石头上的秦鱼身上暗润流光游走于皮肤底下,有一缕缕白烟从她身上冒出。

    娇娇:“卧槽!红烧鱼变清蒸鱼了!”

    ——她成功了。

    是成功了,也基本预示着主线到最后结局阶段咯。

    ——————

    灵玉山,演武台。

    叶笙光洁清冷的小脸上露出些微凝重。

    “天策阁不动,青煌山已毁,那就只会动我们缥缈门,从上而下整顿,但前提是我们拒绝他。”

    蔺珩或许知道是他们出手救越太初,但缥缈门远离帝都,灵玉山也不利军队进攻,所以能动缥缈门的也只有武林力量。

    武林之间的仇怨,素来需要一个理由,这是规矩。

    救越太初的行动没有暴露,就需要另一个理由。

    而这个理由秦鱼已经帮他们想好了,以此提醒段流。

    “只要我们拒绝凝聚正道力量围攻魔宗,蔺珩就有理由了。”

    从前的越氏灭雾宗建天策阁。

    现在的蔺珩自然也有理由灭缥缈门,重塑完全臣服自己的第一宗。

    灵桓点点头,“蔺珩这个人的确危险,那师傅可说了对策?”

    “还未。”

    叶笙沉思片刻,“师傅这几日似乎一直在纠结什么。”

    她隐约察觉到自己师傅好像还藏着什么秘密。

    两师兄妹正要继续谈些什么,下面门人忽然送来情报。

    叶笙一看到密信就变了脸色。

    ——————

    而此时的段流正在缥缈门的密室之中,他打开了一个匣子,里面藏有历代宗主撰写的秘史。

    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段流往前翻,翻到最前面几页。

    上面是缥缈门第一代宗主写下的绝密,绝密到历代宗主看到这个秘密后都惊骇无比,后来一致守口如瓶。

    但这个秘密...他不久前从另一个人写来的书信里得知了。

    她知道,所以用这个秘密告诉他——蔺珩也知道,他迟早要杀来。

    沉默片刻,段流听到外面动静,于是出了密室,见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一双弟子。

    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

    “秦鱼...秦鱼被蔺珩杀了。”叶笙的声音很凉,带着许多无奈跟伤感,

    段流表情一窒。

    ————————

    “被杀了?”

    秦鱼被杀的消息很快通传各地。

    越太初,月灼等人都知晓了,另一边,隐秘处疗伤的皇后洛瑟也得知了,她看向山外寂静,挑了眉。

    “真死了?”

    她若有所思时,暗金壁忽然告知一个主线任务。

    ——击杀主要剧情人物:秦鱼,确保灭国主线不被影响。

    洛瑟:“...”

    死?死个屁!

    还不知在哪里活得好好呢,而且既然暗金壁单独列出对方为主线剧情关键人物跟主要击杀目标,可见此人...恐怕比之前威胁更大。

    洛瑟决定更改自己的计划——针对秦鱼这个天选者带来的意外,她自然需要更改原来的谋划。

    而且好像也不止她有这样的改变。

    “灵妃竟然走了。”

    洛瑟四处隐蔽躲藏,主要威胁她的不是月灼那老妖婆,反而是灵妃这个往日被她欺负的妃子。

    对方是宗师,而且是仅次于天宗之下的宗师,实力爆表。

    “实力这么强还肯出卖色相,这一代天选者真是太不要脸了。”

    暗金壁显然也认同。

    ——天选阵营大多数都很虚伪,还妄论正义,真是可笑。

    出卖色相这种手段本来就该是他们邪选者用得惯的,忽然对方阵营来了这类人才,洛瑟自然不悦。

    不过她也知道对方用的肯定不是自己原本躯体,就好像自己用的也不是本尊身体一样。

    否则生孩子什么的,用本尊生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样会给本尊血肉躯体牵扯上因果。

    洛瑟:“原本高武位面大多数邪选者天选者用的都是本尊躯体,但这个位面有些特别,剧情比较强,我们这些人所用的躯体大多有身份,所以例外了,但我想知道那个秦鱼...她用的是本尊躯体吗?”

    ——权限不够,无法彻查。

    “我的权限都不够?”

    ——如果她是邪选者,可以查,可她是天选者,隔着一层屏障,除非你是天生邪子,否则权限不够。

    天生邪子?

    洛瑟皱皱眉,那些个天生的邪子就相当于天选阵营里面的天生佛子跟道子,都是从前的一些神明陨落后轮回转世出来的,要么就是应劫而生的神明备选,非普通生灵所出的天选者跟邪选者可比的。

    “难道她是天生道子或者佛子?”

    ——你觉得以她的行事作风像吗?

    当然不想,看着都像是他们邪选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