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不知娇妻情〕〔窃天之人〕〔对你何止钟意〕〔神仙妙手林凡〕〔极品赘婿苏允〕〔万界之剧透群〕〔飞升之前〕〔狂猛战神〕〔师座的三世情人(〕〔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唐诗薄夜〕〔最佳女胥林羽〕〔张玄林清菡〕〔重生之长姐持家〕〔秦魔〕〔爹地,妈咪生气要〕〔超级弃少〕〔大刁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傲世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47章 看你睡觉(第三更来了,求推荐票跟订阅。)
    洛瑟“如果不是本尊躯体,那她运气够好的,分到一个根骨这么好的躯体,否则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武道修为这么强,若是本尊躯体,那就证明天选阵营的黄金屋对她是有所特例的,可以为她模拟身份特性,让她拿到秘藏地图。但不管怎么说,这人在天选者里面都算是十分特殊的存在...我能察觉到,那个灵妃肯定也察觉到了,我想她忽然放弃追杀我,肯定是因为得知秦鱼死讯,也因此改变了计划。”

    ——她这么锲而不舍追杀你,甚至放弃追随在蔺珩身边进行任务,定然是因为你也是她的击杀目标,奖励丰厚,可既然放弃你...

    “恐怕她也得到跟秦鱼有关的任务指示了。”

    洛瑟目光深沉。

    是跟她一样暗杀秦鱼呢,还是相助秦鱼呢?

    若是相助秦鱼,那这个灵妃可就麻烦了——她之前可选了蔺珩阵营,现在蔺珩杀秦鱼,她又要帮秦鱼的话...呵呵。

    洛瑟笑了。

    ————————

    有人笑,有人哭,也有人不哭不笑,没有情绪化的时间跟精力,因为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比如叶笙。

    她得到自己师傅的命令了——准备剿杀魔宗。

    决定臣服蔺珩了么?

    叶笙对此也谈不上什么情愿与否,只是觉得不久前一起患难共战过的人转眼死于对方手里,江湖人么,重情义一些,总觉得心里有些膈应。

    可能还有另一种原因。

    “听说帝都又被抄家了两户。”灵桓如今通过一些消息,反认可了叶笙他们之前的行动。

    “蔺珩此人太嗜杀。”

    灵桓沉着脸,“恐怕我们这次就算臣服他的命令去剿杀魔宗之人,日后也会被他过河拆桥。”

    “未来之事,谁也说不定,明日就要启程了,师兄早些安歇吧。”

    入夜了,冷风来,叶笙轻声说了这一局,灵桓点点头,伸手覆在叶笙头上,像小时候一样想摸摸她脑袋。

    他们之间已很久没有这样的互动了。

    叶笙愣了下,四目相对,灵桓却已经收回手,轻轻笑了下,“去睡吧,明日我来找你。”

    “好,师兄也是。”

    叶笙转生离开,缓步走回自己的居所,但她感觉到自己大师兄一直在看着她。

    她心里略微秒。

    进屋后,叶笙洗漱后上榻休息。

    不知为何,她梦到一片火海,火光强势,炙烤痛苦。

    猛然睁开眼,叶笙发觉自己额头冷汗淋漓,手掌刚好抚过额头,她忽然一惊,陡抓住身边的长剑,坐起后直接拔剑出鞘。

    锋芒直指榻前坐在椅子上倒茶的人影。

    桌子上还有一只圆墩墩的生物摸了碟子上的甜点,刚刚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惊动了叶笙。

    叶笙剑指后,定眸瞧着,忽一怔。

    “阁下...”

    坐着的人喝了一口茶,放下了茶杯。

    “你这茶过期了。”

    额...叶笙一听这声音就错愕了,握剑的动作也松了松。

    “秦鱼阁下?”

    秦鱼“怎么,这都能认出我?我可易容了。”

    叶笙“我没看清脸,但认得阁下的声音跟身体轮廓。”

    秦鱼“我身体轮廓你都知道?平常偷偷观察的?看不出来啊,你这么不正经。”

    叶笙“...”

    就算声音听错了,也总没有人会对她说这种话了。

    她知道自己师傅是怎么被说服的了——对方言词机锋太厉害,嗯,也很不要脸。

    作为一个传说正被烧死并且炸成灰的“死人”,你太活跃了,秦鱼阁下。

    “秦鱼阁下今夜前来是?”

    “偷看你睡觉总比偷看你师傅睡觉正常一下,不然总觉得很奇怪。”

    “....”

    叶笙哭笑不得,拉开被子,起身下床,取下薄袍披上,走过来。

    “阁下做事从来都是谋而后动,有缘由的,且说来意吧。”

    “你很急吗?”

    秦鱼笑问她。

    叶笙到跟前了,虽有些昏暗,对方还易容了,但她还是认真看着。

    听闻是瞎了,现在看来对方眼睛好得很。

    而且看她的手部皮肤,莹润如玉,更往前似乎都有些不同。

    叶笙隐约觉得对方修为可能有了大进益。

    “也不是,只是怕秦鱼阁下有要事着急。”

    “我不着急,你总得给我多待一会的时间——你看我家的死胖子,他还没把你房间的甜点吃光。”

    两人同时看向桌子上往嘴里狂塞甜点的娇娇。

    腮帮子鼓鼓的娇娇“...”

    干嘛!干嘛!这几天在外面风餐露宿的,我饿了嘛!

    叶笙笑了下,“不够吃我再去拿点。”

    秦鱼笑了下,“有纸笔吗?”

    叶笙心念一动,她知道对方来干什么了。

    ——————

    秦鱼很快把地图画好了。

    递给叶笙。

    叶笙小心收好,“我会尽快交给师傅。”

    顿了下,她低声说“我也会避开其他人。”

    秦鱼不置可否,“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

    她要离开的时候,叶笙准备送到门边,却见前者顿足转身。

    “阿,你跟你那位师兄关系很好吗?”

    嗯?叶笙愣了下,回“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其余不多说。

    “青梅竹马,甚好。”

    秦鱼看着她,目光有些悠远,“你也喜欢他么?”

    叶笙有些惊讶秦鱼忽然谈这样的事儿。

    “我不知道。”叶笙拢了衣袍,眉眼淡了一些英气,多了几分柔和,轻声说“可能也无心去验证吧,眼前局势凶险,儿女情长终究只能抛掷一边。”

    她说到这里,忽看着秦鱼。

    虽然活着,但她想眼前人死于夫君手中,那般惨烈的手段,恐怕她是心有所感了?

    可她又觉得这人对蔺珩也没什么深情厚谊,所以也谈不上伤害吧。

    “希望你能做到。”

    秦鱼瞧了她一眼,抱着娇娇转身无声无息离去

    叶笙看着外面沉默的夜色,脑海里不知为何多了几分厚重。

    ——————————

    “小鱼,现在我们去哪?去找蔺珩算账么?”

    秦鱼沉默了下,说“我中冰褫毒的时候,自毁经脉,本来是折寿的,是他用内力强行护佑,虽我依旧能活,但有差别。”

    躯体是她自己的,折寿的影响只有她自己知道。

    虽然后期可以用六芒韵养,到底也是毁伤大半。

    至于情感受伤什么的,那就更没说法了,她对他又无情感寄托,相应的,觉得对方这样做,她还松快一些。

    若是一战,也只能是为了各自权谋而已。

    娇娇惊讶,却又不好说什么,倒是秦鱼语气自然,“算扯平吧,何况现在我打不过他。”

    其实是扯不平的,她知道终归要再对上。

    “那咋办?”

    “要去一个地方。”

    秦鱼在夜色中穿行。

    她本就有一个约定要去履行。

    “什么地方?”

    “吃鱼的地方,很冷的地方。”

    那个地方叫冰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