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重生之归途〕〔重生神医娇妻驭夫〕〔克斯玛帝国〕〔执念成宠〕〔唐残〕〔红尘渡君归〕〔绝望黎明〕〔万古狂尊〕〔全职赘婿〕〔穿越陪都之谍战重〕〔光明行者〕〔八零甜妻开挂了〕〔鬼医袅后〕〔女主是个钱罐子精〕〔别闹,薄先生!〕〔一切从考城隍开始〕〔明朝败家子〕〔大明咸鱼〕〔超牛女婿〕〔特战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63章 天脉成剑(今晚结束了,想着写好,不虎头蛇尾,明天继续。)
    最快更新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

    ————————

    平手好,平手意味着这两个人打到最后就算能分出生死,也终有一人重伤。

    月灼心生狡猾。

    蔺珩跟秦鱼却不会理会她的想法,他们都在全力倾心一战。

    对视一眼,确认十步退走。

    再看一眼。

    蔺珩笑了,右手举剑,指尖倾斜而出鬼魅阴寒无比的可怕阴气,从他隐疾而生的阴气,恰是他力量的源头。

    强大,痛苦,近乎无敌。

    秦鱼察觉到了可怕,因为连天地风雪跟地面森寒都有些畏惧他。

    蔺珩看着秦鱼,缓缓转刃,刃上照映他的寸截脸庞,一目锐利深邃,微眯起的时候。

    轰!

    冰潮第三次涌动来了。

    这一次..轰然巨响,地面因为受不了下面逼近的可怕的潮涌力量,从三千米之外就开始龟裂对面。

    冰层以一秒三百米的速度挤压碎裂,大范围裂断,挤压,凸起。

    众人震惊时,也就几秒,它们已经来了。

    蔺珩也动了。

    在脚底下冰块不断裂出凸起的时候,他冲过去,秦鱼也冲过来。

    凸起霸道,尖锐横生,像是刀剑纵横的冰寒地狱,他们在逼近对方,然后....

    剑气呼啸。

    白麟剑很霸道,修长剑刃如镜面齐整,菱面之上似有一寸寸麒麟甲辉,剑流一扫,仿佛一头雪白麒麟王者咆哮而来,秦鱼脚下一点,踩着一块崩断的冰块,一个后空翻,再一脚踢了这巨大冰块,让它朝白麟剑影飞去。

    轰!剑气魄冰块,蔺珩从中碎冰中出,对上再袭来的秦鱼,后者手中干将如成幻影,幻影一片。

    幻影剑。

    每一剑都真实,每一剑都可以随意跟其他剑归一。

    快,所以真实。

    真实,可是至强。

    对这样密集的恐怖快剑,要么以至强一剑破之,要么只能回以快剑碎之。

    天脉成,无双脉剑出!选择了前者,白麟剑横切,横山断海的气魄,阴山鬼纵的绝世。

    一剑破百剑。

    剑锋直指秦鱼咽喉。

    铿!剑锋格挡,连人带剑往后,后面是冰块倒刺,可以穿透秦鱼的后背。

    但...秦鱼没有被退到底,因为她右手控干剑,反手转剑盘,格挡外加缠剑,束缚白麟剑。

    左手指尖则是一并,体内所有经脉所有通达。

    内力凝聚,成修长脉剑。

    嗡,长而无限,光晕带纯白,至纯的内力脉剑,朝蔺珩脖颈也是一果断横扫..

    天脉成,无双脉剑出!

    脉剑尖端扫过,距离蔺珩苍白的咽喉也只有那么一寸距离,他后仰,从他脸面之上削出,到达后面...

    刷!

    三四米高倾斜凸起的冰块被一剑削断,落地,轰隆沉闷,引起地面一阵回响。

    这是什么样的剑,差点击杀蔺珩。

    反正这一剑绝对惊艳天下。

    也超过了所有人对武学的概念。

    月灼是震惊中又带顿悟的。

    “《天脉》?该死!洛瑟这个蠢货!”月灼用脚指头想也只当肯定是从洛瑟那个女人手低流出的雾宗立宗绝学。

    若是秦鱼没学会也无所谓,可问题是她学会了。

    她就不懂了,多少年了,多少代魔宗绝世天才都败在这门绝学前面,偏偏让一个非雾宗出身的女人学会了。

    凭什么?凭根骨?她是天地妖孽不成?

    但让她更意外的是蔺珩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见识到天脉之剑的厉害后,他不退反进,双目深沉如空洞,只有一个念头似的。

    秦鱼看到了他的决然。

    也感觉到了他的内力变化——他在引阴气入丹田。

    隐疾爆发了!

    内力暴涨。

    一剑来,一剑去。

    这一次..冰层是因为他们而碎裂的,周边倒刺的冰块也被一寸寸外溢的剑气而切割损断。

    然后...他们都听到了冰潮来的声音。

    四分钟到了。

    轰隆!

    它撞了。

    冰壁发出沉闷响动的时候,蔺珩一个后跃,落在凸起七八米高的最大冰块尖端,高声:“启!”

    内力强盛,传音荡野。

    冰壁之下,管家等人听到了。

    管家也高声一呼喊:“点!”

    内侧早已准备就位的死士准备点火线。

    但山林陡起呼啸灵越之声,而后,一道如风似的残影从偏僻林间出。

    她穿过了那些防御坚守的死士,一路到这里。

    宗师顶峰,也许是除曾经的秦鱼之外的最强宗师吧。

    灵妃,她来了,直接杀入死士群中。

    天选者,其实也可以大开杀戒。

    其实从杀戮生灵方面,他们跟邪选者是一样的。

    不一样的是事件本身意义跟结果。

    灵妃知道从这冰壁火雷开始,她选的路就是对的——黄金屋绝对不允许任何位面出现以数十万生灵博个人利益的行径。

    它,代表这大义所在。

    所以秦鱼对了,她也对了。

    可她们都不谈错,因为这是战争。

    管家看到灵妃,有些惊讶,但也立马想到这是谁派来的,他也不慌,在跟几大门派的长老宗主们打斗时腾出时间指挥死士分布一部分。

    灵妃自然不可能拦下所有人——因为这些是死士,一生都愿为一个命令而死。

    有火线被点燃了,以极快的速度快速朝冰壁燃烧,眼看着就要烧到冰壁那边~~~

    忽然,灵妃在厮杀中从腰部抽出一把短剑,飞甩而出。

    嗡~~短剑在空气中飞梭,直达一个地方——玉宴之。

    猛然用腰肢力量跟双手撑地跳起的玉宴之双腿双脚都被捆绑了,但他在半空旋身,以负背捆绑的双手凌空抓住飞梭的短剑剑柄,抓住后,在半空直接切割绳子,然后落地,再一个弹射过去,剑过割喉,死士倒地,再一个飞扑。

    他用手掌按灭了火线,站起,握着短剑镇守冰壁前面。

    这操作也太帅了。

    原地依旧被捆成粽子的林桑跟蒋慕辰:“...”

    这就是他们跟武林顶级天才的差别吗?

    但危机解除了吗?

    相府的高手终究还是太多了。

    “你们疯了吗?如果这里炸了,我们都得死,你们也得死!”

    “我的天,蔺珩答应你们什么了!”

    林桑跟蒋慕辰就不懂了,这些人就一点也不会判断后果?

    但没人理他们。

    蒋慕辰忽然想起自己的将军爹爹说的一句话。

    “蔺珩的可怕不在于他在朝政上的运筹帷幄,也不在于他本人的无所不知,更在于他天然的那种领袖能力,某种意义上,他是真正的天生帝王。”

    而最顶级的帝王,往往是有无数人愿为他战死的。

    为了信仰。

    为了胜利。

    灵妃是切身体验过蔺珩能力的人,自然不意外这些下属的疯狂,所以她被三个宗师围攻了。

    他手底下的宗师那么多,恐怕不仅仅是笼络。

    更在于培养。

    他是最强的天宗,可能靠的是顶尖的天赋,可就算再妖孽,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年岁有直接培养宗师的能力吧。

    他的身上还有巨大的秘密。

    只是...恐怕轮不到自己去探索了。

    灵妃察觉到了吃力,因为这三个天宗都很懂自己的武功路数。

    她想,应该是这些人内部早做好了许多准备,蔺珩知道她反水了,所以把她的武功路数全部交代给这些人。

    铿!

    灵妃的剑被打飞,面临死亡之时...她忽然伸手往上。

    冰壁之上,忽然飞下一把剑。

    这把剑坠刺而下,被灵妃伸手抓住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剑,自然是上面来的。

    也自然只能是秦鱼扔下来的。

    可问题是她有余力给自己扔剑,莫非是击败蔺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六宫凤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棒打鸳鸯系统〕〔烈火雄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