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64章 惨痛(第一更来了,求正版订阅咯)
    ————————

    灵妃如此想的时候,她也察觉到手中的剑出奇绝美。

    这把剑,她认得出来。

    十四名剑之醉泪?

    这是谁的剑?

    若是把灵妃所想的时刻往回拉二十五秒。

    那一时,玉宴之刚拿到短剑要扑灭火线,而冰潮的撞击并未只在十分钟时限一到的瞬间,它有一个持续期,而且这个持续期间冰潮的撞击是累积的,因为它如同一条寒冰巨龙,在冰川之地沉睡许久,到了觉醒的时间,按照既定的规律开始游动,朝着最终的目的地——撞击。

    从龙头到龙尾都是它的力量,撞击,持续,累积,震动!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它的震动,不说天崩,起码算地裂,其他人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只顾着躲藏,也就六个天宗还在。

    月灼还在动,她的实力本比璜宗高一丝丝,有了醉泪后,就高出了一两成,若是久战,必赢,可惜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而璜宗全力庇护之下,她无法短时间内拿下对方保护的上闻家两女,但...总有意外。

    在冰潮撞击汹涌的时候,月苍撇下了段流,直接往这边快速移动,不过两三个眨眼就逼近了璜宗。

    机会来了。

    月灼目光诡诈,在月苍牵制璜宗且段流还未赶到时,她来了,探手直抓上闻泠韫。

    一人来了。

    秦鱼?

    不,是花白镜,她拼命来了。

    挡在前面。

    上闻雅致愣了愣,看着花白镜,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死老妖婆!你还要害她?!”

    月灼看到花白镜,那眼神痛恨的啊,“你个蠢货!妇人之仁,无用至极!”

    “是,我是没用!所以你不要我!我死了你也无所谓,来啊!”

    花白镜也破罐子破摔了,用贪色指着月灼,“我不会让你再害她!”

    “滚开!”月灼挥出掌风要打飞花白镜,然而这一掌下去,停留在花白镜的脑袋上,没能下去。

    哪怕那眼神狠厉极致。

    花白镜后面的上闻雅致跟上闻泠韫有些错愕。

    月灼...这样冷心冷情的野心太后也有心软的时候吗?

    想来是有的。

    那一掌终究下不去。

    然而也是那一瞬间,秦鱼来了。

    她撇下蔺珩,以残影快如风的速度,本要一剑横扫的,见到花白镜惊慌的表情后,眸色一垂,干将劈下,月灼只能反身抵挡。

    轰!醉泪挡了干将,月灼几乎跪下,但月灼痛恨之下也是狠辣,若是她不可得,他人亦别想好过!

    她逼出内力,要一掌轰向因为震动而有些歪倒的上闻泠韫等人。

    这一掌怕是宗师妇人能远不能挡!

    花白镜脸色大变,要飞扑过去的时候,秦鱼左手指尖一并,天脉剑直接穿透了月灼握剑的手腕。

    血飞溅,醉泪被秦鱼一剑挑飞出去。

    刷!醉泪在冰川之上飞舞的时候,月灼几乎被断了战斗力,但秦鱼还未杀她,因为花白镜在场。

    秦鱼,素来顾念朋友感受。

    所以她没下杀手,但..秦鱼的脸色忽然变了变,因为蔺珩来了。

    铿!

    白麟剑击打在干将上的时候,冰块再次碎裂。

    月苍见月灼出事,面目狰狞,陡飞奔而来,秦鱼以为他要救月灼,她腾不出手。

    还好璜宗在。

    但璜宗也判断错了,月苍不是为救月灼。

    “都是你!!!”

    被璜宗一剑拦下后,月苍一掌轰向花白镜。

    “花大姐!!”萧甜甜看到这一幕吓呆了。

    但下一幕,所有人都吓呆了。

    因为月灼冲出去了,扑在了无人庇护也来不及庇护的花白镜身上。

    那全力一击的冰掌直接轰在月灼后背。

    那内力强横得连花白镜胸腔都震了震了,体内一口热血涌上,还未吐出,月灼吐出的热血的就先滚烫了花白镜的脸跟身子。

    她懵了。

    月苍也懵了,震惊。

    “不!”

    “不!..”

    月苍收回冰掌,冲过来要救月灼。

    月灼也只是嫌弃看了花白镜一眼,看傻子看废物看笨蛋一样的目光,然后夺下花白镜手中的贪色,反身朝赶来的月苍直接刺去。

    入心,穿透。

    月苍难以置信,看着插入心脏的剑,那双眼几乎化开。

    痛苦极致。

    “为什么...我..爱你。”

    月灼面无表情,“谁要你爱我?利用你而已。”

    冷酷。

    “狗东西,我还能让你杀她第二次?”

    狠辣。

    在月灼看来,收养此人不过是给他一条狗命给自己卖命,他的天赋,他的能力,都为她所用。

    至于他的爱,她不在乎。

    月苍闻言,几乎疯了,内力崩溃,双目猩红,濒死之前也要杀花白镜,然而..

    然后月灼拔出贪色,带着血,一脚把疯狂的月苍踢飞出去,又把贪色塞到花白镜手里,带血的手有些滑腻了,花白镜却没去握贪色,而是握住了月灼的手。

    她的眼眶红了,拼命不让眼泪落下。

    “为什么...”

    为什么不喜欢她还要拼命救她,若是在意她这个妹妹,为何当年不救她,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无情。

    为什么?

    “因为你笨。”

    月灼笑了下,“从小就傻乎乎的,老拖我后腿,还话多,叽叽喳喳的...可讨厌了。”

    在世人看来机灵狡猾的花白镜,在月灼看来也就是曾经傻乎乎缠着她小话痨似的小丫头而已。

    练功偷懒,好吃懒做,胸无大志,还老喜欢反驳她。

    忒不听话。

    然后月灼摸了下花白镜的脸,闭上眼,染血的手落下了。

    花白镜下意识去抓,抓住了,又滑下去了。

    都是血。

    血太滑了。

    月苍看着月灼死去,挣扎了下,想要爬起来,可是没办法,他只能趴在冰冷的冰面上,盯着她。

    一双眼里有泪。

    花白镜缄默了片刻,忽然搂着月灼的尸体崩溃大哭。

    她再坏,再狠绝,再泯灭人性,也总有人会为她心殇痛苦。

    花白镜以为自己不会。

    那是她一直没想过这个从小到大都不可一世,戏弄君王玩弄权术的女人...真的会死。

    死在她怀里。

    她没想过。

    ————————

    月灼跟月苍相继死,两大天宗死,璜宗一时无言,上闻雅致终于回神,下意识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花白镜。

    另一边,段流,那个一直没能赶过来的段流。

    他不是不愿赶来,而是无心了。

    “小笙!!”

    他惨痛一喊的时候,灵桓的剑正穿透叶笙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