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问道章〕〔诸天万界聊天论坛〕〔英雄联盟之我没有〕〔生声如宴〕〔海贼世界少年王〕〔佳州重案之苦雨〕〔诸天补给系统〕〔这个海军不正经〕〔非洲农场主〕〔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重生大亨崛起〕〔都市仙尊洛尘〕〔重生八九甜蜜蜜〕〔我就是卖猪肉的〕〔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如果爱情,没有如〕〔重生八零:家有媳〕〔主角是洛尘的小说〕〔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65章 不负?(第二更,呜,一个副本快结束啦,求鼓励拉!)
    灵桓自己都愣住了,然后颤抖着松开剑,扑过去抱住叶笙,拼命给她输入内力。

    “不可以的,小笙,不可以的。”

    “师兄错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我。”

    “你明明可以的。”

    灵桓慌乱中语句混乱,他知道自己与她天赋相差无二,真打起来,她未必不能杀自己,所以他一直在等。

    等她动手。

    可是没有,她把自己的心脏送到了他的剑下。

    躺在他怀里的叶笙红了眼,只能最后说出一句话。

    “从小,师兄从未犯过错,倒是我,犯了错,师兄都主动替我受罚...现在轮到我替师兄...受一次了。”

    她轻轻笑了下。

    跟蔺珩一战的秦鱼侧身时见到这一幕,愣了下,也是这一心念起伏,蔺珩的剑猛然逼来。

    轰!秦鱼被逼退好几步,每一步都踏碎一块厚重冰块,顿住后,噶擦!

    一块四五米长的大型冰块,悬浮。

    冰水蔓延出来了。

    众人终于见到了底下的水是什么样的。

    湛蓝的,极致冰冷的。

    刚流淌出来的新鲜鲜血被凝固了,成了绝丽的颜色。

    遍地绝丽。

    唯他二人屹立悬浮冰块之上。

    蔺珩看着秦鱼,淡淡道“你太容易心软,难过了。”

    秦鱼没有反驳他,只看着他,“他是你的人吗?灵桓。”

    蔺珩沉默了下,举起白麟剑,“若我说是,你可狠心杀我了?”

    秦鱼“你想让我杀你?”

    蔺珩“胜者为王败者亡而已。”

    秦鱼缄默了下,开口“你知道...我从不与你说对错。”

    蔺珩面色沉静,淡淡道“我倒宁愿你跟我说,你不说,只能说明你早已做了判断。”

    “是,我认定你不会收手,认定你为夺秘藏机密,终会走上这条路。”

    “与你之道相悖离?”

    “是。”

    于是他们对立。

    永无可能。

    “除非我放弃?”

    “我知道你不会。”

    秦鱼这个回答太笃定了。

    蔺珩一怔,后一笑,有些邪佞,还带着极致的愤怒,“这天地山河,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至今有这万年不化的冰川,年年岁岁尽飞雪。秦鱼,其实你知道,这天地永不为人逗留,也不为人不变。人,何其蝼蚁,何其卑微啊,你我...”

    秦鱼垂下眼。

    他用手指指了下秦鱼,又指了下自己,“太相似了,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我是一样的人。”

    “我们都在挣扎,为此,不择手段,不计自身得失,终究狠心取舍。”

    “可谁在意过...”

    蔺珩剑指后方,指着帝都,低喝“这万里河山,无数百姓,他人之道义,人间之苍茫,都要你我去在意,去取舍!可谁来在意我们!”

    “我们也会痛。”

    他转头看着秦鱼,目光幽凉,带着极致的冰冷跟霸道,“你不选我,无非认定我无资格登那人间帝王位,可你不知。”

    “我当帝王时,这天地间又有谁敢与我称雄!”

    “这天下负我!你还要我不负天下人!”

    “凭什么?”

    “今日,我就要这万里冰川荡平这天下河山,百年后,我一样可以开创新的盛世繁华!”

    “到时候,谁又能说我是错的!”

    刷!白麟剑陡然指着秦鱼。

    他的情绪忽然平静,恢复冰冷,剑尖锋芒比冰块周边散发寒气的寒流之水还冰冷。

    “它快结束了。”

    “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要么杀我,要么成就我,你没有别的选择。”

    轰隆!冰潮龙尾距离冰壁...的确也只有最后十秒的时间。

    秦鱼知道冰壁之下,管家他们没有败。

    除非蔺珩死。

    四目一对,恍惚间,仿佛回到那夜她救越太初时他在宫墙上射下一箭,也回到宿心庭他关上门时。

    那一对眼。

    两个瞬间,他们都知道彼此有抉择,无退路。

    此时亦是。

    秦鱼动了,蔺珩也动了。

    这一战,十秒。

    铁马冰河入梦来。

    风云染血不归去。

    四五米直径的冰块,他们在其中厮杀,每一剑都剑指命脉,论生死,论成败。

    上闻泠韫看到天脉之剑的纵横,也看到阴诡之剑的穿刺。

    唯独看不清他们的人。

    倒是能看到剑气切割飞溅起的寒流之水,它溅到半空的时候就诡异凝固住了。

    霎时,仿佛千树万树冰化开。

    冰川是一棵树。

    它盛开了一朵冷艳极致的花。

    冰清剔透无颜色。

    直到...

    白麟剑的剑锋幻化残影,干将也幻化残影,数百剑影对刺,碎碎碎!

    比冰雪还密集,最终一剑多余。

    白麟剑多余,多余的一剑...刺中秦鱼握剑的左手腕,蔺珩面无表情,将剑尖一削,在秦鱼的手腕划出一条血痕。

    天脉之剑毁?

    剑锋再转,俨然要朝着秦鱼的脖子去....

    狠辣绝情,不留后路。

    秦鱼侧身,左手反握剑——握住白麟剑。

    血肉之掌握住这世上锋芒最盛的剑。

    血肉必分离,但足够强硬。

    骨头几乎被斩断。

    蔺珩垂眸时,秦鱼已经近身了,右手干将剑花一转,悍然捅进蔺珩的心脏。

    这一切,在一秒内见分晓。

    当干剑刺入心脏的时候,很多人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蔺珩低头看着秦鱼,看到她的错愕。

    错愕她能杀了他?

    倒不是。

    是因为干剑刺入心脏的时候,碰到了什么东西。

    它被斩断了。

    蔺珩没说什么,只是伸手,直接扣住了秦鱼的脖颈。

    杀。

    他还有足够的力量捏断她的脖子。

    “松开手。”

    他凉凉说。

    秦鱼看了他一眼,松开握着白麟剑。

    铿!

    蔺珩把剑往后抛飞出去,它会坠落,坠落冰壁之下。

    管家他们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败了。

    可他伸手拢了秦鱼的后腰,往怀里拉。

    越靠近...越危险。

    噗嗤!

    干剑穿透了,从后背刺出,那血可太分明了。

    他搂住了她。

    脑袋靠在她肩头。

    “上一次,是你对我的施舍。”

    “这一次,算是我争取来的。”

    他的语气很轻,比天上的云还轻。

    秦鱼皱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嘴唇动了动,却没喊出他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隔墙追到时先生〕〔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