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05章 转机
    这一刻,北镇侯连自家府上养着的大夫都不相信,他毕竟不是真的什么事都没有经历过的老纨绔,几年的统帅也多多少少让他学了点东西,因此,他此时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怀疑不信任的。

    他指使车夫调转马头驾车去了京城最好的医馆,不给任何人反应时间,找的是医术最高明的大夫。

    结果究竟如何,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据说他气冲冲从医馆里走出来,回到府上就去找那个刚为他诞下麟儿的爱妾,亲自上手把她打了一顿,还差点把刚刚满月的苏小郎君当场摔死在地上。

    苏老夫人及匆匆赶来,骂他突然发的什么疯,但是此等事关男人尊严的**,就算是对着亲娘也是说不出口的,反而越发的怒火中烧,在屋里打砸了一通之后,指着小妾质问道:“说!这是你跟哪个野男人勾搭成奸生下的贱种?”

    虽然被戴绿帽子也很丢人,但是跟自己已经失去了某种功能相比,似乎也算不上大事了。

    小妾脸色大变,哭哭啼啼为自己叫屈,但是眼前这个之前还会因为她掉几滴眼泪就把她搂在怀里心肝宝贝似的疼爱的男人,突然就对她的楚楚可怜无动于衷,甚至还怒色渐浓,抬腿就又狠狠的踹了她一脚。

    她被踹倒在地,咕噜噜地滚了几圈,晕乎惊慌中又听见他说:“贱人!本侯供你锦衣玉食,万般宠爱,你竟不知足跑去找别的男人苟且,还敢胆大包天生下这个野种,我……我……”

    他气得原地转了几个圈,既是因为被戴了绿帽子,但更多的还是惊怒于自己的身体,借此把满腔的怒火狠狠发作出来。

    他突然看见被奶娘抱着躲在角落的襁褓,眼里顿时冒出一阵火光,大踏步上前欲要再次抢夺孩子,动作十分粗鲁,丝毫不顾及襁褓中娇弱的孩子。

    奶娘哪里敢让他把孩子抢走?争夺之中孩子被惊扰,吓得哇哇大哭,被踢翻在地上的小妾也慌忙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扑过来一起护着孩子。

    “侯爷,六郎真是您的孩子呀,您看看他的眼睛鼻子,那模样与您处处相似,您缘何疑心妾身的清白?妾身卑贱之躯,担些污名也不敢有怨言,但郎君金贵,无论如何都是您的血脉呀!”

    北镇侯又一脚把她踢了出去,“你真当本侯是傻子不成?由着你三言两语的就被哄骗了?”

    乱糟糟真是好大一场戏,原本是来保护小孙子的苏老夫人看着儿子这个模样,也不由得在心里犯起了嘀咕,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个襁褓。

    这小贱人妖里妖气的本就不是个安分人,只是一个以色侍人的玩意儿,她老太太平时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也向来是不管她们的,莫非真的守不住寂寞,跟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短短的一瞬时间,苏老夫人就把这府中能有机会跟她接触的雄性都扒拉个遍。

    “所以,那孩子被苏契摔了没有?”如果真摔了,倒是个罪过。

    想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千万别期望瑞王爷能有多少同情心。

    探听消息的暗卫禀报道:“奶娘和那个雪姨娘护得紧,没有被苏侯爷抢走,不过在争夺时,小郎君的身上被掐出了不少淤痕,哭得厉害。”

    这些景玥不是很关心,只问道:“苏契这是全然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体状况?”

    “是。”

    “那不知接下来他会如何保住他苏家的世代侯爵之位。”

    世子半废,再生不出第二个嫡子,不想被降等就只能身负足够大的功勋,但是一个把父辈功勋消耗殆尽的老纨绔,又有什么本事能够靠自己再立下功勋?

    这也正是北镇后头疼的事情,发作一通,小妾被关押,那个孩子暂时被苏老夫人带走了,他也从自己已经是个半废人的打击中逐渐冷静下来,很快就想到了自家的袭爵问题。

    跨过五月,又流进了六月,才准备了两个月的武学堂终于在驻扎于城外的营地中开学,第一批正式学员全都是有品级的武将,学的是兵书谋略、行军打仗,还有更系统的武学演练。

    将领中也有那大字不识几个的真正粗人,他们还得从识字学起。

    太子在这个花光了他所有积蓄,还欠下一大堆债务的产业中晃了两天,突然发现自己已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他也就能这样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了,且明白武学堂的核心课程并非识文断字,虽然识字必不可少。

    云萝在另一边,教授将士们简单的外伤疗法,还十分顺利地找到了能帮助学员更简单直观的学习知识的工具——两名伤员。

    军营中从来少不了伤员,就算是在休战时期,每日的训练有人受伤真是不要太多,

    一大群人围着伤员,在云萝的指导下,七手八脚的给他止血、清理伤口、上药包扎,把受伤的士兵戳得龇牙咧嘴,还要被嫌弃给他治疗的时候随便乱动,让他们不好操作。

    终于做到最后一步,扎紧绷带,虽然伤员觉得他的伤势比来时更重了,原本只是指甲盖大的一个伤口生生被戳到铜钱大,皮破血流,周围还乌青了一片,但是当看到周围对他虎视眈眈,等着他夸奖的同袍们,他还是默默的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罢了,形势比人强,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

    旁边另一个扭了脚的比他更惨,浓烈的烟酒抹在受伤部位,被人用力的搓揉,如同油泼火燎一般,痛得他嗷嗷叫。

    他突然觉得铜钱这么大的伤口一点都不疼,伤口附近的那一块肉也没有火辣辣的。

    北镇侯府的消息就是这个时候送到景玥面前,也送进了云萝的耳朵。

    据说,苏夫人与长公主偶遇,提起了已故多年的苏老侯爷,说当年老侯爷亡故在海上,遗体送回家的时候,苏老夫人和苏契伤心欲绝,无暇顾及其他,老侯爷的后事是她一手操持的,连老侯爷留下的遗物,也都是她带着人亲自收拾。

    这话看似闲话家常,却又似乎透露出了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苏夫人和长公主并没有多好的交情,之前长公主打上北镇侯府,还把苏夫人堵在门口,拉着她连消带打的说了许多话。

    长公主生来强势,苏夫人却是个怯怯懦懦、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半天也憋不出几个字的受气包,不管有没有那件事,见了长公主从来都是绕道而行,怎么会偶遇,还聊上话了?

    聊什么不好,家长里短、衣裳首饰,大户人家的客套应酬不就这么回事?她却偏要说已故多年的苏老侯爷,仿佛她在老侯爷的遗物中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这如何能叫泰康帝不惊喜呢?惊喜之余又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懦弱的、存在感极低的北镇侯夫人竟然当真有这等手段,在苏老夫人和苏契的眼皮子底下藏下了老侯爷的遗物。

    只是不知她藏下的到底是不是寻找多年的那一份海图。

    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有了点转机,帝王不方便接待外命妇,皇后近来身体有些不适,不宜太过耗费心神,于是就把这件事交托给了长公主处置,同时,原本已经有所松线的北镇侯府内外也一下子多了无数双眼睛,就连晚上都不得安宁,时刻有人盯着苏夫人的一言一行。

    他们以前盯着苏老夫人,盯着北镇侯,甚至是盯着纨绔无用的世子苏珂,却总是在无意间把这位苏夫人给遗落了。

    这真的是一个被婆婆压制,被夫君不喜的懦弱女子,就连亲生的、唯一的儿子都刚一出生就被抱到了老夫人身边,长到这么大,她平时想要多见他一面,母子亲近一番都需小心翼翼。

    她和长公主偶遇了一次以后就没有动静了,仿佛真的只是一场巧合,而长公主也沉得住气,每天长公主府和报馆来回跑,一副忙忙碌碌,没有一点空闲的样子。

    苏夫人往宫里递了一封请安贴,却被皇后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她进宫探望。

    终于,在六月下旬的某一天,她再次找上了长公主,这一次她还正正经经的先往长公主府递了拜贴,而不是所谓的偶遇巧遇。

    长公主选了个日子接待她,云萝也放下了她的瓶瓶罐罐们,想要去听听苏夫人会说些什么。

    但是当苏夫人看到云萝在场的时候,却支支吾吾、东拉西扯了半天,有时候实在找不到话题,就安静的坐着,就是没有开口说正事。

    云萝懒得耗这个时间,告辞后出了花厅,却转个弯就进了花厅的后门。

    海图呀,她也十分好奇。

    隔着一扇门,她听见她家公主娘说:“如今这屋里也没有其他人了,苏夫人今日为何上门,也可告知了吧?”

    安静了会儿,然后苏夫人特有的怯懦的声音响起,“前几年整理公爹的遗物时,曾在一处隐秘的暗格中找到几样奇怪的东西,妾身也不知到底是作何用的,只是见它们藏得隐秘,大概猜测可能是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