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2章 看了个热闹
    也可能是被你之前那一劈坏了风水啊。

    这句话在兰香的嘴边转了转,又默默的咽了回去,毕竟她又不是跟甄家一伙的,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不过,若是真有风水,原本好好的镇门兽被一刀劈成两半,正门前的地面开裂,之后还送凶兽冲门,再好的风水也挡不住这样的折腾吧?

    兰香不确定的想着,侧头看到她家郡主面色虽清冷,双眼却隐隐发亮的看着甄家人,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也转头把视线落回到了吴国公府。

    巍巍国公府,那道寻常人轻易扣不开的朱红大门此时却敞开着,所有人都能看到里面的富贵堂皇在兵将的冲撞中倒塌,沾染了尘埃。府中人慌乱无措、哭爹喊娘,与兵将们的呼呵交织成一团乱麻,听得人心中直泛寒气。

    终于,骚乱逐渐安静下来,然后就看到所有的人,男子以吴国公为首,女眷则以甄老夫人和国公夫人为首,从主子到奴仆皆都锁链加身,串成一串如提蚱蚂一般的被押了出来。

    云萝看到了曾经趾高气昂的甄家人几乎人人都衣冠不整,神色惶然萎靡,甄老夫人曾经还有几许灰黑的头发也似乎一下子就全白了,而吴国公表现的更多的则是愤怒,仿佛受到了冤枉和污蔑的一代忠良,对推搡他的兵将怒目而视,厉声呵斥。

    “皇上定是受了奸人懵逼,我甄家世代忠良,从无二心,污蔑,那都是小人作怪的污蔑!”

    然,无论他再怎么叫嚣,旁边的兵将们全都不发一言,并毫不手软的把他押上了囚车。

    吴国公、甄家的男女老少们都各分到了一辆囚车,浩浩荡荡的绵延了好几十丈远,在囚车的后面,还跟着被束缚双手,拖着沉重锁链的仆从下人。

    囚车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坐的。

    一辆辆的囚车从眼前经过,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往前囚车的方向走,无论古今,世人都格外的喜爱凑热闹。

    吴国公府邸前很快就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影,云萝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抬头看着大门上方高高悬挂的匾额,眼中隐约有暗芒流转。

    把守大门的小将往这边看了好几眼,带着点迟疑,似乎在确认什么,终于走了过来,拱手道:“可是安宁郡主?”

    视线落到他的身上,云萝点头道:“是我。”

    他眼睛微亮,当即一躬身,道:“末将参见安宁郡主,不知有什么能为郡主效劳?”

    云萝顿了下,问道:“吴国公府抄家之后,他家的所有东西是不是都要进行拍卖后收归国库?”

    “确实如此,郡主是看上了甄家的什么东西?不妨告知末将,末将定会替您留意。”

    这般殷勤,成功引起了罗桥和兰香的几分警惕,两人都下意识的往云萝身边更靠近一些,打量着这个不好好守门,跑来他们郡主跟前献殷勤的小将。

    小将的年纪不大,二十多岁,颀长白净,一看就不是穷苦老百姓出身,就算不是权贵之家也是朝中有人,背靠后台的,莫非不自量力的想要来勾搭他们郡主?

    云萝不知身旁两人的想法,而是看着小将从头盔里露出来的大半张脸若有所思,“你看着有点眼熟,是谁家的?”

    小将又朝云萝一躬身,说道:“末将是泾阳侯府武长崎,在兄弟中行三,之前一直随父亲在横州,回京不久,尚无荣幸面见郡主。不过,末将的四弟和表弟之前曾冲撞长公主,长公主宽宏大量不予计较,郡主更是不计前嫌带末将的表弟入了西北军中,且多有照顾,末将时常在家中听祖母和姑母絮叨,两位长辈都对您十分感激。”

    哦,泾阳侯武家的人。

    云萝想起了那个被她扔在西北边军的王熠,还有刚刚过去的中秋,王夫人送来的丰厚节礼。

    听说,自从王熠离开京城,王夫人没了后顾之忧,一下子就仿佛打开了新技能,王尚书原配留下的几个孩子在家里有些不好过。

    “你们不心疼他吃苦就好。”

    “总得吃点苦头,才能懂事稳重一些。”可惜,两个混世魔王只被带走了一个,还有一个赖在京城里混吃等死,没一点上进心。

    云萝不欲过多寒暄,就说道:“吴国公府的这座府邸也在拍卖之列吗?”

    武长崎顿时一愣,说道:“此乃御赐的府邸,犯事之后理应收归朝廷,会不会拿出来拍卖,还需皇上定夺。”

    停了一下,又试探的问道:“郡主想要买宅子?”

    云萝其实也是刚才突然心思一动才有的想法,正好武长崎撞上门来,就随口问了一句,听了他的回答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样大的府邸大都会留着赏赐功臣,拿出来拍卖的可能并不大。

    又听武长崎另一个问题,便说道:“不过是心血来潮多问一声,细想想,这宅子太大了也不合适。”

    武长崎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再多问其他。

    云萝带着两人离开,没有回府,而是转道去了报馆。

    报馆的存在让曾经僻静的乌石巷大变了模样,因为多了文士读书人的走动,杂货胭脂铺纷纷转行开起了书画笔墨铺子,就连狭小的食肆都更多了几分文气。

    云萝到报馆的时候,长公主正埋首在文稿堆中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手上是多么惊才绝艳的一篇锦绣文章,但云萝知道,她家公主娘近来正沉迷于话本小说之中,不能自拔。

    痴男怨女,穷书生和千金小姐的故事向来被长公主鄙弃,所以能让她沉迷的自然不是这种品类。

    此事源于云萝一时心血来潮的随笔之作——穷书生贪慕富贵,痴恋年轻貌美的千金小姐,费尽心机接近,然后被千金小姐打断了狗腿。

    穷书生一朝金榜题名,抛弃糟糠娶官家小姐,后来事情败露,被官家小姐的父兄打断狗腿扔出门外,丢官位、毁前程,狼狈回乡找糟糠,被他抛弃的糟糠之妻却已另嫁他人,夫妻和乐、生儿育女。

    书生进京赶考,在郊野外偶遇勾魂艳鬼,春风一度后被吸成了人干。

    风流公子娶妻纳妾,享尽齐人之福,妻妾和睦,却暗中联手把公子弄成了残废,然后霸占其家产,当着他的面养面首,与人厮混。

    长公主无意间在她书房看见,顿时惊为天人,自己看了仍觉得不过瘾,大手一挥就新开了一份报纸,专门刊登此类话本。

    没错,就是这么壕!

    但出乎意料的,这份报纸一经发售就受到了无数人的追捧,已经看腻了才子佳人的人们一下子就被这清丽脱俗的故事给吸引住了,并且很快有人写了类似的话本送来,想要在报纸上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落。

    很快,长公主就不缺故事看了,雪花一般的故事朝她飞来,虽品质有好坏,但也都各有风采,尚可一观。

    云萝已经在门口站很久了,但是向来疼爱女儿的长公主却依然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捧着文章看到了如痴如醉。

    作为一个贴心又乖巧的女儿,她此刻是不是应该悄悄的退出去,不打扰母亲的兴致?

    退出去是不可能的,但云萝也没有立刻打扰公主娘,而是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手抽了一份文稿来看。

    薄薄十几页纸,写了一个俊秀郎君邂逅貌美小娘子,被小娘子的美色所迷,如痴如醉,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如胶似漆,然后,俊秀小郎君被小娘子卖进了小倌馆,大赚一笔。

    云萝……云萝默默的把它放了回去,“菡萏居士”四个字十分雅致,也不知这是哪个彪悍小娘子的雅号。

    一般郎君写不出来这样的故事。

    长公主看完一篇文章,终于发现了她宝贝女儿的身影,不禁惊讶道:“你今日怎么出门了?来多久了?怎么不提醒我?”

    云萝起身走了过去,“也没有很久,看您正认真,就没有打扰。”

    “这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长公主把她拉到了跟前,问道:“你是专程过来找娘的?出什么事了?”

    云萝摇头,“听说吴国公府被抄家,我去看了会儿热闹。”

    “那有什么好看的?闹哄哄的当心被冲撞了。你舅舅早就想动那一家子,如今是了结一个心腹大患还是再起波澜,只等南边的消息。”

    云萝就问道:“桂州在岭南和滇南的交界,此次叶总督逼入滇南,哥哥是否安全?”

    长公主摸摸她的手背,笑道:“安心,你哥哥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身边还有侍卫环绕,不至于连这点场面都经不住。”

    云萝其实也没有很担心,“想必叶总督也会护着哥哥,不然他自己看上的女婿岂不泡汤了?”

    长公主“噗嗤”一笑,又有些忧心的说道:“叶诀这个闺女脾性和顺,从未听说她与谁起争执,真担心她被人欺负,以后我还得多看顾着些。”

    云萝却说:“可是也从没听说过她被谁欺负不是吗?”

    “那是有温家丫头在护着她。”

    “以后有哥哥和娘护着,就更没人敢欺负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