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3章 师姐有甜甜的药丸
    屹立多年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似乎也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当滇南总督甄庆伏法的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已在天牢关押了一个多月的甄家也就再没有翻身的余地。

    但他们还要在天牢里度过一整个寒冬和春日,直到开春天气回暖的时候,等甄庆被押解回京,也把在滇南的所有证据都送到京城审判之后,才会一同问罪。

    随便一算,也至少还能再多活半年。

    京城的冬天呵气成冰,今年又似乎格外冷,一夜大雪之后,积雪又增高了一层,一脚踩进去,需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脚拔出来。

    尤其对腿短的人来说,更是寸步难行。

    比如傅伯爷家的大姑娘——傅嫣儿。

    傅夫人季千羽今日带着一双儿女登门拜访,傅大姑娘是个活泼的小娘子,在屋里待不住,才一会儿就想往外跑,丝毫不惧外面的冰天雪地和师姐的冷脸。

    她拉着师姐,先是跑去跟啃竹子的毛团子玩了会儿,摸摸抱抱的爱不释手,然后被花园里未曾清扫的积雪吸引了目光,无惧无畏的跑进去,成功的把她自己陷在了雪地里。

    云萝站得远远的,冷眼看她在雪地里扒拉,一点都没有想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小嫣儿也不求人,吭哧吭哧的在雪地里艰难扒拉,还扒拉得很欢快,直到被云萝抓着后衣领子拎起来。

    身体突然悬空,她惯性的划了几下四肢,又愣了一会儿,然后扭过头来看云萝,一双猫眼亮晶晶的,带着几分娇憨和疑惑的喊了声:“师姐。”

    云萝晃了她两下,把她身上沾着的雪花抖落下去,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你是不是长胖了?”

    傅大姑娘虽然还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姑娘,但也已经知道漂不漂亮了,闻言顿时撅起小嘴反驳道:“才没有呢,我只是长大了,但是肉肉并没有变多哦!”

    “是吗?”云萝捏了下她脸上的嘟嘟肉,然后拎着她转身出了花园,也远离了积雪的范围,不顾她依依不舍地反抗,说道,“只能玩一会儿,不然你会着凉的。”

    小嫣儿还意图反抗,说道:“我不怕!师姐,我的身体可好了,才不会着凉呢!”

    云萝不为所动,径直拎着她回到了屋里。

    傅夫人正在和长公主说话,看到两人进来,不由得惊讶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嫣儿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忧伤地说道:“师姐不给我玩,抓着我的衣领子就把我拎回来了!”

    季千羽一点都不心疼自家闺女,还笑了起来,说:“你这只皮猴子,亏的还有你师姐能管一管。天寒地冻的你也不嫌冷,若是着凉了要喝苦药汁,你可别跟我哭。”

    傅大姑娘抓着云萝的袖子,得意的说道:“才不喝苦药汁呢,师姐有甜甜的药丸,一点都不苦!”

    这就是你不惧着凉的原因吗?

    刚过周岁几个月的傅家大公子扶着椅子在屋里转圈圈,本来有些闷闷不乐的,但是当看到他姐姐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撒手就飞奔了过来。

    却突然,两条小短腿在中途打架,原地转了半圈,然后“噗”一声趴到了地上。

    小嫣儿跑过去,在照顾的奶娘之前跑到他跟前,费力的把他从地上扯了起来,并嫌弃道:“你怎么这么笨?路都不会好好走!”

    傅大郎冲她傻乐,露出上下总计九颗小米牙,还有一滴控制不住的口水。

    口水往下落,直接挂到了他姐姐的新衣裳上,恼得小嫣儿直皱眉,掏出手帕一边给他擦,一边嫌弃地说:“你能不能把口水忍住?真是太脏了!”

    傅大公子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来自她姐姐的嫌弃,还摇头晃脑的想要把脸往她身上蹭。

    这边小姐弟俩自得其乐,长公主把云萝叫了过去,微微压低了声音,说道:“大郎都满周岁了,你师父镇守边关至今还没见过他儿子,你师娘想要把小嫣儿送到我们家养几个月,她带着大郎去边关探望你师父。”

    云萝诧异道:“现在?”

    “当然不是。”季千羽往儿女那边看了一眼,轻声说道,“等开春之后,天气暖了才好赶路,现在就是来提前询问一声,看是否方便。”

    总不能等事到临头再直接把人送过来。

    顿了一下,她又说:“照理来说,应该把小嫣儿送去她舅舅家,只是我兄长和大侄子都不在京城,嫂子一人管着家和好几个孩子,近来身子也不大好,小嫣儿又不是个安静省心的丫头,我实在不敢开口。”

    云萝点点头,说:“那就送来我家吧,我会看着她的。”

    季千羽笑道:“云萝总是格外的讨小孩子稀罕,再淘气的小子丫头到了你面前都乖巧得像是换了个人。”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其实云萝本身并不怎么喜欢这种脆弱的小东西,却无奈小东西们总是主动朝她靠近,赶都赶不走的那种。

    他们告辞之后,云萝才问公主娘,“师娘怎么突然想要去边关探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长公主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说:“有些心思不正的人见你师父身旁空虚,就往他帐中送了几个貌美丫鬟,你师娘得知风生,这是打算去问罪呢。将门虎女可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她这一去,要么打死****子和意图带坏你师父的那起子人,要么打死你师父。”

    云萝初时神色不愉,却在听见公主娘的最后一句话后忍不住笑了一声。

    长公主又趁机教导她,“但凡有些家底的人家,男人身边养几个貌美妾室、伶俐的丫鬟稀松平常,若是当妻子的稍有不快,还得背上一个善妒的名声。世道如此,委屈的却是那些身在其中的女子,所以有些疼爱女儿的人家会挑一个出身微寒的女婿,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家女儿少受委屈。你和阿玥身世相当,如今看来,他对你也算是情深义重,但往后如何却谁也说不准。若有一日,他让你觉得委屈了,你切莫忍着受着,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娘想一想,我的心肝宝贝不是跑到人家里去受委屈的。”

    云萝心中一暖,没有多做辩解,只管点头答应了下来。

    天牢最深处的审讯室内,在瘆人的惨叫声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喷嚏,刚从盐水中捞出刺鞭的无妄顿时关切的转头看了过去,“牢内阴寒,王爷不如到外面去等候,属下定把这几张嘴全部撬开!”

    景玥摸了下微热的耳朵和瞬间激起的鸡皮疙瘩,然后挥手说道:“继续。”

    这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又有人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了。

    鞭笞、惨叫、怒骂、呻吟……穿过天牢长长的甬道和石壁,形成了连绵不绝的回音,如恶鬼炼狱,十分瘆人。

    他托腮坐在太师椅上,面对着狠辣酷刑,却眼神放空,很显然的,心思已不知跑去了哪里。

    直到这一轮刑罚告一段落,他才目光聚焦,看向了被吊在最中间架子上的那个人。

    那个人蓬头垢面、血肉模糊,又低垂着头被两边落下的长发遮住了脸,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相貌。但他身形高大,被鞭子抽裂的布料缝隙中露出的身体肌肉虬结,甚是壮硕。

    景玥看了他一会儿,也是等他缓一口气,然后悠悠说道:“何必还要受这皮肉之苦呢?甄庆已经伏法,开春后就能来京城跟你们团聚,有些结局已经无法更改,但是你或许可以试着让有机会活着的人活得稍微好一点。”

    那人“呸”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却丝毫不影响他恶狠狠地瞪向景玥,张口还能骂:“竖子,你休要得意!你谄媚君主害我甄家,以为你景家能得个什么好结果?功高震主,总有忍无可忍抄你一族的那天!”

    景玥的指尖敲着椅子扶手,发出“笃笃笃”的声音,牵引着他人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跟上了这个频率,扰得人心绪不安。

    他轻笑了一声,“国公爷这话说的,仿佛本王是那陷害忠良的佞臣,就是不知道,你忠的是哪个君?”

    锁链碰撞的声音,是那人挣扎时发出的,“你还想往我甄家头上扣多大的帽子?”

    燃烧的火光映在景玥的眼里,仿佛一簇幽冷扭曲的鬼火,他幽幽说道:“听说,国公爷曾与三王交好,三王反叛被杀,你侥幸没有牵涉其中,却又三番两次的不把幼帝放在眼里,这些年来,费尽心思的与养兄弟联手把控滇南,还意图操控皇上。”

    “一派胡言,我甄家上下对皇上一片忠心,天地日月可鉴!”

    “啪”的一鞭子凌空抽到他身上,瞬间皮开肉绽,再添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疤,在吴国公强忍疼痛的闷哼声中,无妄阴着脸说道:“还有力气在这大喊大叫、胡言乱语,看来是用刑还不够。”

    在鞭笞声中,又听见景玥幽幽说道:“我知道你还藏了东西,把他们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你家女子不会沦落到烟花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