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4章 只能走才华路线了
    度过了又一个年,当春日来临,积雪开始逐渐消融的时候,西南传来了动身押解甄庆进京的消息,而云萝则在家里越发的深居简出,连长公主也将报馆事务暂且放手给他人,专注于为云萝准备嫁妆。

    没错,就是准备嫁妆!

    婚期就在今年,再不赶紧收拾就要来不及了。

    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出生开始就会一点点把嫁妆积攒起来,但云萝流落在外十几年,回来的这几年长公主虽也早已寻摸起了嫁妆,却总觉得远远不够。

    古玩字画、金银珠宝、家具摆设、绫罗绸缎……景家的聘礼丰厚,长公主给女儿准备的嫁妆自然只会更多,还学着景玥也去专门定制了一批容量格外大的箱笼,全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就连陪嫁的恭桶里都装满了好东西。

    云萝被要求在家里做针线,她们这样的人家,女红活轮不到女主子亲自动手,但是成亲时至少也要给新郎做两身贴身的衣裳,好歹做个样子。

    对此,云萝也没意见,于是亲手裁了式样,飞快的穿针引线,几天就把两身衣裳给做出来了。

    长公主好奇的打开看了看,沉默半晌,又默默的放了回去,睁着眼睛说瞎话道:“针脚整齐工整,式样也新颖,就这样吧。”

    式样新颖吗?她明明是按照最正常的款式来裁剪的。不过针脚是真的整齐,每一针落下都是一样的距离,不偏不倚。

    云萝垂眸看了眼,又抬头看向公主娘,脸上明明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但眼中却流转着跃跃欲试的光芒,说道:“我给娘也做一身吧。”

    长公主嘴角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一瞬,然后拉着她的手说道:“这种活只管交给针线房去做便是,哪里值当你三番两次的亲自动手,没的把手指头都给磨粗了。”

    她从云萝的手指尖上一个一个的捏过去,又揉揉她的手掌,说道:“这手就是女子的第二张脸,平日也要仔细保养,不能损坏了。”

    云萝岂会不知她的意思?不由抿了下嘴角,再次看向笸箩里那件刚刚完成的男式内衫。

    明明挺好看的。

    长公主看着闺女那双微微发亮的眼睛,生怕她真的给她做一件衣裳,那她到时候是穿呢还是不穿?

    思绪转得飞快,长公主想要找一个完美的借口来婉转的打消宝贝女儿这个突然兴起的想法,还有点头疼。

    明明以前也没有想要拿针线的爱好,难道做了一回衣裳就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正在这里,门房突然来报,说宫中来人,皇后娘娘突然腹痛,将要临产了。

    二月的春风刮得人脸疼,春寒料峭,还远远不到脱下厚重棉袄的时候,在常年照不见太阳的阴暗角落,呼出的气还能看到白白的水雾。

    长春宫内却热得几乎要沸腾起来,所有人走路都是用小跑的,端着热气腾腾的热水进屋,然后捧着满盆血水出门。

    泰康帝在产房外的花厅内坐立不安,几次差点与端着水盆出来的宫女相撞,实在是碍手碍脚。

    无奈这个天下都属他最大,再是嫌弃他添乱也没人敢发表意见,只有在他意图往产房里钻的时候,嬷嬷们硬顶着君威把他拦了下来。

    他就趴在门上、窗户外面倾听屋内的动静,听了半晌,满脸担忧的跟同样守在门外的景玥说道:“你阿姐怎么一点声儿都没有?不会有事吧?”

    景玥抖了下腿,很快又按捺住了,说:“祖母和长公主都在屋里,若有事定会传话出来,皇上不如安心坐下来等候。”

    泰康帝斜睨了他一眼,老大的不高兴,指责道:“你倒是坐得住,等哪天你也要当父亲的时候,若是还能这样冷静,定要被逸之打断狗腿。”

    景玥下意识的转头去寻找云萝的身影,一眼就看到她正陪着太子坐在院里的石凳上。

    察觉他的视线,云萝也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清灵的双眸中带着一点疑惑。

    莫名的,景玥心里好像突然被烫了一下。

    产房内突然传出了一声轻哼,与之前稳婆嬷嬷安抚说话的声音截然不同,那是属于皇后的声音。

    泰康帝简直一下就跳了起来,不顾君主威仪的把耳朵贴在窗上,意图把产房内的动静听得更清楚一些。

    与他一起跳起来的还有太子,急匆匆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想是突然冷静下来一般,绷着脸在院子里转圈圈。

    细细碎碎的,皇后忍痛到极致而忍不住哼出的声音从产房传出来,断断续续的,不似一般女子生产时撕心裂肺的喊叫,听起来却更让人揪心。

    泰康帝的脸色不大好看,忍不住想起了多年以前生太子时候的情景,那真是一个不大愉快的记忆。

    自幼相识,他的皇后是一个十分坚韧的女子,曾被人在背上砍了一刀,落下一道又深又长的疤,她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哼一声,就如当年生太子时,她能在生产中一刀划开心怀不轨的嬷嬷的脖子。

    泰康帝沉着脸在产房门前踱了几步,景玥坐在距他不远的椅子上,又动了一下腿,眉头紧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最冷静的似乎就是云萝了,她和太医院的御医一起,把每一样端进产房的东西都经过仔细检查。

    小心翼翼了大半年,总不能在这最后一步功亏一篑。

    她觉得,在宫里生个孩子真是太危险了,怪不得皇后娘娘这么多年了都不愿意再生第二个。

    云萝往她皇帝舅舅那边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从午后开始发动,断断续续的抽痛到持续连绵的疼,经历了一整个下午。明月高升,挥洒的光辉却比不上长春宫内的灯火通明,当启明星升起的时候,皇后偶尔传出的声音都已微弱了几分。

    外面等待的人也都跟着熬了一夜,太子已经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又会忽然惊一下。

    泰康帝看着他这样,想让他回东宫,莫在这儿碍眼,他都不乐意,趴在桌子上,谁若动他一下要趁他睡着带他离开,他就用一双睡眼朦胧的眼睛瞪人。

    就连到旁边的厢房里去睡都不愿意,一人占据一个凳子和半张桌,谁都不能动。

    这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灯光不及之处一片幽深,今日正逢大朝,文武官员此时都该起床,收拾收拾准备进宫了。

    赵大总管在门外探了好几次头,似乎想要提醒皇上是时候为上朝正衣冠,做准备了。

    可以皇上视若无睹,皇后娘娘又还在产房里挣命,已经快一整天了,皇上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不是说第二胎会比第一胎更轻松吗?”

    泰康帝沉着脸询问御医,他清楚记得,当年生太子的时候可只用了半天,清晨开始腹痛,正午时分就出世了。

    寒凉的清晨,御医的额头上却冒出了汗,他不敢伸手擦一擦,躬身说道:“每个孩子都不相同,娘娘腹中的孩子比太子当年要胖了些。”

    泰康帝狠狠一皱眉,不满的说道:“没事吃那么胖做什么?等他出世,朕还会亏待了他不成?”

    太子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在旁边煞有其事的点头,也说道:“害娘吃苦,不如小名就叫胖胖吧。”

    泰康帝胸口一哽,伸手呼噜了下他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有你啥事?给我安分点!”

    “怎么没我的事了?以后得叫我哥哥呢,给他取个小名怎么了?胖嘟嘟的小名就是他哥哥取的!”太子说得义正言辞,探着脑袋往产房那边看了看,又说道,“爹,你该收拾收拾去上朝了。”

    泰康帝一甩袖在旁边坐下,任性的说道:“不去!今日就由太子代朕主持朝会吧。”

    太子……太子目瞪口呆,刚想反抗,就又听见他爹大言不惭的说:“朕要在这里陪你母亲,你留在这里除了添乱还能做什么?”

    这说的好像他在这里就能帮皇后生孩子似的。

    太子没想到他爹还能这么不要脸,不由得重重哼一声,忽然听见产房内一阵欢呼,然后一个嘹亮而稚嫩的哭声响彻了整个长春宫。

    正逢天边晨曦微露,泰康帝和太子都猛的转头看向了产房那边,并瞬间挤到门前。太子更是直接趴到了门缝中,想要一窥究竟,泰康帝也想趴门缝,但这个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帝王威仪,不好意思跟儿子去抢,只能死死的盯着房门。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之后,房门打开,长公主亲自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面有疲色,却又洋溢着喜悦,说道:“恭喜皇上,本宫又多了个小侄子。”

    泰康帝已经伸头去看,太子也踮着脚尖探头打量,只看了一眼就忽然嫌弃的后退,整个表情都皱了起来,说:“好丑!”

    这么丑的弟弟以后恐怕都不好娶媳妇吧?毕竟是皇子,总不能娶个小门小户的,但京城贵女们的眼光可都高着呢!

    看来,只能走才华路线了。

    唉,愁!

    泰康帝没好气的敲了下他的脑壳,迈步进了产房,太子也想进去,却被拦了下来。

    好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